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惡漢 » 第194章 北宮校尉(跪求月票,請多支持)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惡漢 - 第194章 北宮校尉(跪求月票,請多支持)字體大小: A+
     

    中平二年中,冀州黃巾餘孽起複,九州狼煙又起。

    漢帝任命原司隸校尉袁紹為中郎將,兵發冀州,主持冀、青等地的鎮壓黃巾事宜。

    整個雒陽一下子就動作起來,為即將出發的大軍而忙碌。

    但董俷卻無心理睬許多,他正為這北宮校尉是幹什麼的,而感到有些不知所措。

    「北宮校尉是幹什麼的?」

    蔡邕呵呵笑了起來,「北宮校尉,顧名思義當然是鎮守北宮門的軍官,還能幹什麼?」

    「岳父,我也知道是鎮守北宮門,可……」

    蔡邕喝了一口酒,擺手示意董俷不要說話,「雒陽皇城自光武皇帝開始,分南北宮,設立南宮校尉和北宮校尉兩個職務,所承擔的責任,就是維護皇城的安全。說穿了,南北宮校尉的就是皇宮禁衛軍的主將。不過,二者之間的差別還是有的。」

    董俷兩邊坐著典韋和沙摩柯,身後站立成蠡和董鐵。

    大宅門的議事大廳外,還有王雙、成廉二人守護,不過所有人都豎起耳朵聽蔡邕講解。

    這是朝會當天,蔡邕第一時間就接到了董俷無罪釋放的消息,於是匆匆趕來。

    蔡邕雖然是漢帝的老師,不過如今一介白身,自然不可能知道朝堂上的每個細節。

    聞聽董俷擔任了北宮校尉,蔡邕愣了一下,不由得笑了。

    放下白玉酒觴,「南宮校尉,說穿了就是皇上的禁衛軍,負責守衛南宮,隸屬皇上直接指揮。早先南宮校尉是由十常侍之一徐奉所擔任,自徐奉死後,就孔雀了。」

    董俷最關心的是北宮校尉職務,忍不住問道:「那北宮校尉呢?」

    「南宮校尉既然是皇上直接指揮,北宮校尉……呵呵,當然是歸屬於皇后掌握。」

    「啊……」

    「北宮包括了永安宮、長樂宮等宮閣,隸屬後宮禁地。原北宮校尉封諝在去年因造反被殺,就一直被擱置起來。不過,北宮校尉雖說負責護衛北宮,可實際上呢,此前一直由閹寺擔任。你如今擔任北宮校尉,卻不能隨意出入宮門,皇上把鸞衛營調過來,說穿了是要鸞衛營護衛北宮。只是你掌控鸞衛營,換個人未必能成。」

    董俷懵了……

    怎麼聽上去,這南北宮校尉好像都是太監?

    蔡邕說:「此前南北宮校尉都是由閹寺擔任。可去年因為封諝二人的事情,皇上對閹寺的信任也確實減弱了許多。加之若非令尊在南宮血戰,皇城險些就丟失了……皇上就一直想加強皇城的護衛。你忠心耿耿,加之麾下鸞衛營又有了起色,而且早先也是擔任護衛皇后的安全,故而就任命你為北宮校尉,也算是對你的信任。」

    董俷輕輕點頭,似乎明白了一些。

    「南北宮校尉麾下各有兩個副將,左都、右監。左都負責宮門外二十里的安全,右監則是負責北宮內部的周詳。以前這兩個官職都是閹寺擔任,如今皇上既然沒有委派,想必是要你做安排。左都還好說,君明足可以擔當,不過右監,你卻要好好挑選才是。」

    「為什麼?」

    「笨蛋小子,你不想想,右監主管宮內,你讓個正常的男人去擔任,豈不是……」

    穢亂宮闈?

    董俷想了想說:「既然如此,右監我倒是有了人選。鸞衛營軍司馬任紅昌是宮內冊封的女官,正是合適人選。此女隨我也有半年,頗為忠直,而且在鸞衛營也很有威信。有她擔任右監職務,非常合適。而且紅昌心細,定能將北宮守護周詳。」

    蔡邕笑道:「這個和我無關,你自己去考慮就好。我今日來,一是要恭喜你洗清了那件事情……不管是有心還是無意,總歸是一個心病。如今天意既然說你為漢室忠良,此後就算有人再提起此事,想必也奈何不得你了。經此一事,阿丑你要吃一塹長一智,以後行事要謹慎小心。這雒陽城裡,想你死的人,可當真不少。」

    董俷沉默了片刻,輕聲道:「孩兒謹記。」

    對於董俷的這個自稱,讓蔡邕倒是樂開了懷。

    董俷問道:「岳丈,那天意真是……」

    「嘿嘿,天意即人心,你莫要多問。不過此事你要多謝一下劉洪和盧植二人,這段時間風頭正緊,你要韜光養晦。等過了一段時間,我再帶你去拜訪他們,當面感謝。」

    就說嘛,哪有那麼多天意?

    董俷本就對此道不甚相信,現在一下子明白。

    天意即人心……岳丈這句話,說的當真是很有玄機啊。

    「這第二件事!」

    蔡邕看上去很苦惱:「我原本想著讓你和琰兒早些成親,可沒成想出了這檔子事情。如今要想成親,卻是有些難了。你昭姬姐姐的身子……需想一妥當的辦法掩飾過去,至於成親的時候,我想還是再等一等吧。過些日子,我會把琰兒偷偷送過來……混賬小子,你要好生的把這件事給我解決,千萬別讓我丟了臉面,明白?」

    董俷下意識的點頭,「孩兒明白。」

    「好了,事情就這麼多,我還要趕快回去。你們這些孩子,真是不讓人省心啊!」

    蔡邕起身離去,董俷恭敬的把他送出了大宅門。

    沙摩柯愣頭愣腦的問道:「二哥,剛才老頭說別讓他丟了臉面,是什麼意思?」

    「我怎麼知道!」

    「那大哥你……」

    典韋咧嘴笑了起來,「二弟,恭喜你啊!」

    董俷一怔,「兄長,這喜從何來?」

    「只怕,你是要當父親了……」

    「啊?」

    董俷腦袋頓時一懵,好半天沒有反應過來這句話的意思。畢竟,他還不到十六,畢竟,上輩子他雖然是活的歲數大,可是沒娶過老婆,更別說那做父親的經驗。

    反倒是典韋很清楚,「你未入監牢之前,蔡小姐的身子雖然略有跡象,但還不算特別明顯。可這一個多月下來,蔡小姐……已經有點明顯了。估計過些日子會更明顯……若是這時候你娶她過門,只怕是會讓人恥笑蔡翁。故而蔡翁才會說這些。」

    「你是說……」

    典韋點點頭,讓董俷更加感到無助。

    孩子要生了,又不能說明是未婚先孕,自然是要等孩子生下來以後才能大婚。可這樣一來,孩子生下來,必須要給一個名分。這可不是容易的事情,牽扯非常的廣。

    首先,蔡琰過門,是作為大婦、正妻。

    若算起來,這是嫡長子,將來是要接手董俷的事業。如果把這孩子過繼在綠兒的名下,面子上是說的過去,可這名分上,卻變成了庶出的長子,性質就變得不同。

    且不說綠兒是否會同意,蔡琰能接受自己孩子的這個名分嗎?

    董俷感到無比頭疼,坐在議事大廳里抓耳撓腮的想著解決問題的方法。

    這時候,任紅昌帶著司馬香兒和李信前來大宅門向董俷道喜。她們因為不能擅自離開鸞衛營,故而也不是很清楚朝會發生的事情。直到那羽林軍撤走,任紅昌才得到了消息,立刻就帶著司馬香兒和李信這兩個部下,滿載鸞衛營姑娘的祝福前來道賀。

    任紅昌也算是大宅門的老人了,自然無需稟報。

    待三人走進議事大廳,看到屋子裡的人一個個愁眉苦臉的坐在那裡,不禁感到奇怪。

    「主公,如今大難已經過去,您這麼愁眉苦臉的做什麼?」

    沙摩柯和任紅昌也比較熟悉,就湊過去壓低聲音,把事情的經過說了一邊,「你說,蔡老頭把這難題扔過來,我們幾個大老爺們兒,又該如何解決這件事情呢?」

    任紅昌咯咯的笑了起來,「主公,若只是這件事情,紅昌倒是有個主意。」

    董俷眼睛一亮,「哦,快說說。」

    「蔡翁要保住臉面,還不能讓孩子吃虧……這其實不難。等昭姬姐姐把孩子生下來,對外就宣稱是綠兒所出。」

    「這個,我想過,可是對綠兒是不是有點不夠公平?」

    「主公啊,這也許對綠兒姐姐不公平,但也是唯一的方法。不管怎麼說,綠兒也是那孩子的小媽,道理上也說的過去。等將來綠兒姐姐有了孩子,你在好好補償……至於昭姬姐姐的孩子,過繼之後,您再讓他隨蔡翁的姓,不就解決了嫡出、庶出的問題?蔡翁身後再無血脈,如今有人能接手他的家業,想必也會很開心吧。」

    董俷聞聽,不由得連連點頭。

    「紅昌這話說的不錯……不如這樣,你去和綠兒商量一下?她身子還有些虛,晚上你們三個就別回去了,在這裡陪陪她。我這邊,貌似還有很多事情要忙啊!」

    董俷這話不是推脫,他手頭的事情,還真的不少。

    馬嵩、唐周回了臨洮,估計還要過段時間才能回來。家俬坊的生意需要有人打理,這件事董俷是一竅不通,也僅僅是靠著一些上輩子的印象勉強支撐。鸞衛營過幾天要進駐北宮,還要把一系列大小軍官的名字呈報上去,也是非常繁瑣的事情。

    最為難的,卻還是來自於涼州的張綉和他帶來的博浪士。

    大宅門已經有點擁擠了,五百博浪士根本就不可能安頓下來,到現在還是住在客棧。

    張綉,這是個在評書三國演義中早期出現的人物,據說非常勇猛,和賈詡聯手數次打得曹操丟盔卸甲,狼狽而逃。不過在他歸降曹操之後,似乎就變得不再彰顯。

    但不管怎麼說,這可絕對是是個人才。

    此時的張綉,還遠沒有歷史上的那個張綉成熟和勇猛。

    如今才只有十八歲,對董俷極為敬佩。這個人,已經落入轂中,董俷自然不會讓他逃走。

    看起來,好像還要購買宅子啊……

    雒陽城內,顯然已經不太可能再買到這麼大的宅院,董俷輕輕的敲著腦袋。唐周和馬嵩不在身邊,好像很多事情都變得很麻煩。這兩人才能倒不是很彰顯,不過有他們在,煩人的瑣事就變得非常輕鬆。正是人各其能,每個人都有自己所擅長的領域。

    「大哥,馬上派人往臨洮去,要馬嵩、唐周儘快啟程。對了,嫂子他們也應該是一起過來吧……」

    典韋點頭,「馬嵩是這麼說的。」

    果然,那如此一來,馬嵩他們肯定還會帶人過來,那大宅門就更不夠地方了。

    「讓馬嵩唐周先行動身,這邊少了他們,還真不行……張綉哥哥,這些日子就拜託你先代為照看博浪士吧。好在客棧距離此地也不算太遠,等馬嵩他們過來了,就儘快的安排,委屈哥哥了!」

    「主公這是什麼話,此乃繡的本份!」

    董俷對張綉很尊敬,讓張綉頗有種受寵若驚的感覺。

    早就聽說過巨魔兒的聲名,原以為是個很狂妄的人物,可見了面才知道,董俷其實很好相處。

    把一應瑣事安排妥當,沙摩柯突然說:「對了,那天二嫂她們在街上遇到危險,多虧了有兩位好漢出手相救,還受了傷。如今就住在咱們這裡,哥哥要不要去見他們。」

    董俷點點頭,「理應過去拜會!」

    正說著,有巨魔士前來稟報,「主公,外面有一老者,自稱王越,求見於主公。」

    王越?

    董俷感到愕然。

    那天在英雄樓被王越所敗后,王越曾說過要來拜會。

    但當時董俷沒有在意,這件事後來也就被他拋在了腦後。沒想到,他還真的來了?

    沙摩柯問道:「王越是誰?」

    董鐵開口:「回三爺的話,王越就是那天在英雄樓阻攔主人報仇的人,劍術高絕。」

    「什麼?那老東西居然敢找上門來了……若不是大哥和二哥阻攔,我早就帶人去砸了他的酒樓。帶我過去,好生教訓他才是。」

    董俷大聲道:「三弟,不要衝動,坐下來!」

    他沉思片刻之後,長身而起,「大哥,我們一起去迎他一下。不管怎麼說,那也是一個前輩,不管他今日前來是什麼目的,你我都不能失了禮數,三弟就別去了。」

    沙摩柯黑著臉說:「那怎麼可以,哥哥們都去了,我也去!」

    典韋笑道:「沙沙,你要去也可以,但是不許無禮。先禮後兵,咱們要站住道理。」

    「我知道!」

    三兄弟當下走出了議事大廳,身後呼啦啦跟了好多人。

    大宅門儀門開啟,巨魔士雄立兩旁。街上的人看到這狀況,呼啦一聲就散開了。

    「惡漢出門了,快跑啊……」

    咋咋呼呼的聲音此起彼伏,董俷心道:看起來,我如今在雒陽還真是惡名遠揚啊。

    走出儀門,就看見王越依舊如那天在英雄樓相見時的打扮,一襲洗的有些發黃的青衫,猶如古松般挺直而立。

    說實話,王越今日是有求於董俷而來。

    卻沒想到,董俷竟然大開儀門,親自相應。

    這儀門,可不是說開就開的,那是一戶人家的臉面。有儀門的人家,非富則貴,地位若是不夠彰顯,根本沒有資格從儀門進去,更別說人家開儀門出來迎接了。

    一時間,心中有種感動。

    漂泊半生,從一介江湖遊俠,而成為今日皇子的劍術老師,聽上去很榮耀,可王越還是非常遺憾。他出身貧賤,幼年時曾立志要為官,光耀門楣,卻遇到無數挫折。

    江湖上的人說他是個官迷兒,看不起他。

    殊不知,那只是一個人幼年的志願,何來官迷的說法。

    可想要當官,就要有門路。那些世族門閥,何曾把一個遊俠看在眼中?用的時候召之即來,不用的時候揮之即去。每次登門拜訪,也大都是從角門進入,哪裡走過儀門?

    若年輕十歲,王越絕對會拜入董俷門中,求一官職。

    可現在,王越當了皇子的劍術老師,屢次遭受挫折,那求官的心也已經變得淡了。

    但這並不能妨礙王越對董俷的感激。

    上前幾步,拱手道:「草民王越,見過北宮校尉大人!」

    消息傳的還挺快啊……

    董俷先是一怔,旋即笑得,「王先生,咱們不論這個。我等武人,講的是真刀實槍,你功夫比我好,我很敬佩。有道是達者為先,你在我眼中,就是我的前輩。」

    心裡暖洋洋的,漂泊半生,王越從未有過如斯的感動。

    鼻子一算,險些流下淚來。

    誰說這北宮校尉凶神惡煞,其實,人真的很不錯。

    董俷卻不知道,他這番話觸動了王越的心弦。扶著王越的胳膊,「前輩,咱們進去說話。」

    「大人請!」

    「不,前輩先請……」

    「還是大人先請……」

    這二人一番客套,惹惱了旁邊的沙摩柯,上一步抓住了王越的胳膊,「老頭,我二哥說了要你先進去,你就進去,不要廢話……聽說你很厲害,等一會兒你三爺要好生的和你討教一下。快點進去,快點進去……否則三爺可就要生氣了,哇呀呀!」

    「沙沙,不得無禮!」

    董俷感到有些尷尬,笑道:「前輩,我家三弟就是這脾氣,您可千萬不要見怪。」

    「三爺乃性情中人,王越怎會生氣?」

    二人客套完畢,一起走進了儀門之中。

    待分賓主落座之後,董俷這才開口道:「前輩,不知道您今日前來拜訪,有何指教?」

    王越起身拱手道:「今日前來拜訪,草民實為向大人要一人。」

    「要人?」

    廳上的人都愣住了,不知道這王越究竟是唱的那一齣戲。

    王越正色道:「王某漂泊半生,如今寄情於劍道之上,對許多事情也已經看的開了。但心裡始終有一個牽挂,那就是王某畢生所學,至今還沒有找到一個能繼承的人。」

    董俷奇道:「聽聞那史阿不是前輩的弟子嗎?」

    王越說:「史阿雖學了我的劍術,但不足以繼承我的本領。史阿在拜我為師之前,已經學了十餘年的劍法,其對劍道的理解,和我南轅北轍。故而他雖學會了我的劍,但是卻沒有能理解我的道……所以,我一直苦苦尋覓,想找一人繼承我的道。」

    董俷等人相視一眼,然後說:「但不知,前輩看中了我們中的哪一個?」

    「他!」

    王越抬手一指,眾人順著他手指的方向看去,都愣住了。

    董俷扭頭,看看站在自己身後的董鐵,「前輩,您是說小鐵,能繼承您的劍道。」

    「正是!」

    王越回答的斬釘截鐵,而董鐵卻顯得是一臉迷茫。

    ——————

    等一會兒還有一章。

    今天隔壁在裝修,吵的俺頭昏腦脹,更的晚了,請原諒撒。(未完待續,如欲知後事如何,請登陸www.qidian.com,章節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閱讀!)



    上一頁 ←    → 下一頁

    超能小農夫我的合租老婆絕色毒醫:腹黑蛇王溺寵辰少的霸道專寵:強婚8陰間神探
    龍珠之最強神話帝國吃相燃鋼之魂男人當自強影視世界當神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