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惡漢 » 第192章 韓與馬(完)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惡漢 - 第192章 韓與馬(完)字體大小: A+
     

    清晨,金城被薄霧籠罩,遠遠的看去,若隱若現,極為神秘。

    韓遂神情複雜的眺望金城輪廓,心頭升起了無盡的苦澀之意,一時間思緒萬千。

    在他身後,黑壓壓有數千鐵騎,肅靜而立。

    這些人都是他的親隨,如今他必須要為他這些親隨們,謀一條生路。

    在積石山雖說聚集了幾萬人馬,可是在韓遂看來,那些人都不足以相信,只是烏合之眾罷了。至於北宮伯玉的湟中破羌,韓遂更不屑一顧,一群化外之人,也想稱王稱霸?

    被董卓壓著打了小半年,加之又有河湟地區的白馬羌人不斷襲擊,韓遂很清楚的認識到,積石山已經不能再呆下去了。被董卓和白馬羌人聯手封鎖,韓遂已經是彈盡糧絕。在這樣的情況下,還要去保證北宮伯玉的湟中破羌物資供應,非常吃力。

    北宮伯玉不可靠……

    在韓遂的觀念中,既然不可靠,那就可以拿來出賣。

    如今,正是出賣那北宮伯玉的最佳時機。

    月余前,韓遂戳哄北宮伯玉帶人在河谷地區發起了兇猛的攻擊,令董卓手上的人馬頓感吃力。為了取得北宮伯玉的信任,韓遂甚至不惜把手中的幾萬燒當羌人都交給了北宮伯玉,美其名曰是全力助戰,可實際上,韓遂卻是把包袱扔給了北宮伯玉。

    如今,他輕裝上陣,手下親隨都是酒足飯飽。

    「彥明!」

    韓遂輕聲道:「我給你五百人馬,詐開城門……該如何做,我昨天都已經說明白了。記住,詐開城門之後,立刻就發出信號,在大軍沖入金城之前,你要力保城門不失。」

    「小婿明白!」

    閻行翻身上馬,抄起一對梅花亮銀錘,帶著五百輕騎向金城飛馳而去。

    這對大鎚,是閻行又找人打造的兵器。董俷留下的那對擂鼓瓮金錘重量倒是能接受,可是那擂鼓瓮金錘的用法很複雜,特別是錘上的機關,閻行至今無法施展起來。

    他沒有董俷的那種力量,流星錘輪不了幾下,連馬都坐不穩。

    後來乾脆就拋棄了那對擂鼓瓮金錘,命人重新打造了一對梅花亮銀錘,這才順手。

    對於韓遂拋棄盟友的行為,閻行並不覺得有什麼錯誤。

    在西北苦寒之地,那弱肉強食,物競天擇的天道倫理更加清晰。

    閻行也算是官宦子弟出身,非常明白那政治上沒有永遠的盟友,更沒有永遠敵人的道理。

    再說了,當初若不是北宮伯玉和燒當老王,他好好的太守女婿又如何會淪為現在的反賊呢?韓遂拋棄北宮伯玉,非常好,非常妙……不如此做,不足以為大丈夫。

    薄霧繚繞,金城的守軍只能看到有人馬前來,卻看不清楚旗號。

    「什麼人?再不停下,就放箭了!」

    「莫要放箭,莫要放箭……我等奉刺史大人之命,是有要事前來稟報胡軫將軍。」

    「等著!」

    守軍將領立刻飛快稟報金城守將胡軫。

    由於北宮伯玉發瘋了一樣在河谷猛攻董卓本部,迫使董卓不得不將大部分人馬調往河谷。雖說現如今董卓手下是兵多將廣,可面對十幾萬羌人的攻擊,還是有些捉襟見肘。

    金城只好由胡軫鎮守,同時從牛輔手下調來驍將胡赤兒協助。

    如今董卓帳下的確是人才濟濟。在南陽招降了黃巾將領陳蘭、雷薄,擔任涼州刺史之後,又有武威厲祖人張濟、張綉來投。緊跟著北地郡將領李傕郭汜因遭受李文侯、邊章等人攻擊,敗退隴西,歸於董卓帳下,同時還為董卓帶來了九原名士,李肅。

    其中,那張綉師從三絕之一,北地槍王童淵,武藝高強,有萬夫不擋之勇。

    可在董卓的心裡,也許是出於對老部下的信任,故而派了胡軫來擔任金城的守將。

    金城無戰事,胡軫自然是格外的輕鬆。

    每天在府衙之中喝酒,甚至連巡城的事情,都是扔給了副將胡赤兒來掌管。

    昨日宿醉,胡軫尚躺在榻上酣睡,忽聞胡赤兒來報:「城外有人自稱主公派來的信使,說是要求見將軍。」

    「啊,既然是主公派來的,那就讓他們進來。」

    胡赤兒猶豫了一下,「將軍,那韓文約非常狡詐,如今主公正在河谷作戰,是不是再確認一下?」

    「有甚好確認?」

    胡軫爬起來,迷迷糊糊的說:「羌賊都集中於河谷,哪有可能來偷襲我金城?再說了,金城尚有精兵八千,區區五百人,除非他們有俷公子那般虎狼之將,休想在我金城撒野。」

    胡赤兒想想,似乎也是這個道理。

    當下奉命離去,回到城頭的時候,霧氣已經稀薄了很多。

    隱隱約約,看到城下有人手持雙錘。如今,在董卓帳下有一支親隨軍,名博浪士。不知道是受董俷的巨魔士啟發還是什麼原因,博浪士都是悍卒組成,以錘為兵器。

    胡赤兒放下了心,但還是隱隱覺得有些不對。

    「城下的人等著,這就開城!」

    說著,他擺手讓人去打開千斤閘。而這時候,城下有人高喊:「作甚如此磨蹭,快點!」

    不對……

    胡赤兒機靈打了一個寒蟬,博浪士是董卓在南陽成立的親隨軍,招收的大都是司州和豫州的壯士。而城下的人,怎麼說著如此流利的金城方言?不好,是敵人!

    「不要開城……」

    胡赤兒忙大聲叫喊,可已經晚了。

    城門千斤閘升起,大門徐徐開了一條縫,弔橋也隨之落下。

    只見城下竄出一騎,躍上弔橋大聲喊道:「兒郎們,隨我沖門!」

    話音未落,大鎚揚起,轟的一聲砸在城門之上。沉重的鐵門一陣巨響,緊跟著那人又連續三錘轟擊,城門后的士卒抵擋不住那襲來的巨力,不少人被城門撞飛出去。

    緊跟著,五百鐵騎衝進城內,立刻接陣衝鋒。

    胡赤兒指揮人馬企圖奪回城門,自己也匆匆上馬,提刀衝下了城頭。迎面正碰到那使錘的將領,二人也不多說,錯馬盤旋,只兩三個回合,胡赤兒被一錘掃下馬。

    與此同時,有鳴鏑響起,遠處傳來隆隆馬蹄聲。

    金城頓時大亂,閻行手舞雙錘,一馬當先。所到之處血肉橫飛,好不威猛。

    胡軫也聽到了消息,暈乎乎的騎上馬,提槍奔來。

    在大街上正好遇到了閻行,二人一照面,閻行大吼一聲,輪錘就砸。胡軫還沒弄清楚對手究竟是什麼來歷,匆忙之間舉槍相迎。只聽鐺的一聲,大槍被砸成了U形,胡軫手臂發麻,昏沉沉的腦瓜子也一下清醒過來,意識到不好,撥馬就走。

    閻行怎容他逃離,飛馬追過去,大鎚突然脫手飛出,正砸在了胡軫的後背上。

    六七十斤的大鎚砸的胡軫口吐鮮血,一頭砸下馬來。閻行也飛馬掠過,探手抓起錘柄。

    「將軍死了,將軍死了……」

    金城兵馬一陣慌亂。

    此時韓遂也帶領人馬衝殺進城內,好一陣子撕殺,把個金城兵殺得是人仰馬翻,抱頭鼠竄。

    待薄霧散去,金城已經落入韓遂的手中。

    看著久違的金城重又回到自己的手裡,韓遂無比的感慨。

    「岳父,我們接下來怎麼辦?」

    韓遂站在城頭上,沉思片刻后輕聲道:「金城不可守……我們不能在這裡久留。」

    「啊?」

    「命令兒郎們收集糧草,隨時準備出發。還有,可曾抓到俘虜?」

    閻行很遺憾的說:「董卓的主力人馬都隨他在河谷激戰,金城並沒有留下什麼厲害的角色。守將胡軫被小婿所殺,不過小婿俘虜了一個都尉副將,這就押他過來。」

    不一會兒的功夫,狼狽不堪的胡赤兒被一群虎狼之士押上了城頭。

    韓遂笑眯眯的問道:「這位將軍,可否報上名來,也好讓在下稱呼?」

    胡赤兒戰兢兢的回答:「小將胡赤兒,乃隴西太守牛輔將軍麾下的都尉,見過將軍。」

    「牛輔?」

    韓遂眼中寒光一閃,「好像是董卓的女婿,對嗎?」

    「正是!」

    閻行眼珠子一轉,輕聲道:「岳父,我們何不藉此人之手,炸開隴西郡城,佔領隴西?」

    韓遂心裡不由得一動。對閻行的這個提議頗為讚賞。這個女婿,並非是個有勇無謀之人,只需要在磨練一番,定能助我成就大事。奪取隴西,聽上去很吸引人啊。

    可一想,韓遂卻罷了心思。

    「不可……」

    「為什麼?」

    「牛輔不同於胡軫,此人行事謹慎,是個不求有功但求無過的傢伙。我們能詐開金城,但卻不一定能詐開隴西。而且那隴西郡城不同與此處,隴西是董卓的根本,必然守衛森嚴……而且臨洮和董家牧場據說還有十萬戍卒,我們占不到便宜。」

    閻行一聽,也輕輕的點頭,心道:還是岳父想的周詳。

    命人將胡赤兒帶下去,韓遂沉吟了片刻之後,突然握緊拳頭狠狠擂在了城垛上。

    「候選、張橫!」

    「末將在!」

    「立刻點齊人馬,一個時辰之後,撤離金城。只帶糧草、馬匹,其他的一律不許攜帶。別心疼什麼金銀珠寶,他日我韓遂保證,定會讓大家獲得比今日更多的財富。」

    「末將明白!」

    閻行不解的問道:「岳父,我們要去何處?」

    「往安定,我們和李文侯、邊章匯合。」

    「為和要和他們在一起?而且往安定,就必須要通過隴西,岳父不是說不走隴西嗎?」

    「我們的確不走隴西,而是過鵲陰河,從靖遠入安定。」

    「走靖遠?」

    韓遂微微一笑,輕聲道:「我與靖遠守將馬騰早就認識,此人乃伏波將軍馬援的後代,不過野心甚大。他非董卓嫡系,定然不受重用。而又因是涼州人,司隸一部人馬也會對他排斥。我們走靖遠,可將我之遭遇告知,而後說服與他。只要能在靖遠立足,邊章等人得勢,我們可趁機出兵相助,若失勢,則可與馬騰聯手,圖謀武威。」

    閻行聽完這些話,陷入沉思。

    「岳父的意思是……佔據武威,我們背靠西域,若時局不利則往西域;若時局有利,趁機奪回金城?」

    韓遂讚賞的點頭,「彥明所說的不錯。不過我所謀並非只在金城,而是整個涼州。你看著吧,就算是邊章、李文侯敗了,朝廷的人也不會讓董卓一人做大,定然會拍出人前來分他的權。到時候我們就能在裡面左右逢源,不過要說服馬騰,我們還要請出一人方可……彥明,你帶人先行,我和程銀、梁興前去請人,隨後跟上。」

    閻行愕然,「岳父要請誰?」

    「郭寵!」

    「皋蘭人郭寵?」

    「正是此人。郭寵與馬騰交好,而且郭寵的先人,曾有恩於馬騰父,有他出面,說服馬騰則易如反掌。」

    閻行笑道:「岳父當真是老謀深算,小婿佩服。」

    ******

    且不說韓遂如何說服馬騰。

    當金城被韓遂攻陷的時候,董卓於河谷大破湟中破羌。

    五萬鐵騎,橫衝直撞下,十餘萬飢腸轆轆的羌騎根本無法做出有效的抵抗,在數日激戰之後,北宮伯玉倉皇敗逃。

    戰場上,屍橫遍野。

    董卓一身戎裝,騎著一匹大白馬,得意非常。

    在他身邊,有李傕郭汜和李儒陪伴,其餘眾將分成三路掩殺,誓要將北宮伯玉拿下。

    李儒看看天色,笑道:「想必那韓遂已經佔領金城了吧。」

    李傕郭汜對這個清瘦的傢伙很有點畏懼。

    這可是個連自己人都敢算計的傢伙……

    李儒和胡軫之間的矛盾,源自於南陽。當初李儒謀划不周,令董卓險些喪命淯水河畔。若非董俷率領奇兵出現,可能……故而在此以後,胡軫對李儒時常冷嘲熱諷。

    這二人的矛盾,在回到涼州后更加厲害。

    北宮伯玉反常的在河谷猛攻,李儒立刻覺察到了一絲陰謀的氣息。

    在仔細分析之後,李儒就得出了結論:韓遂想要棄卒保帥,捨棄北宮伯玉而護自己周全。

    也就在這時,忽有車騎將軍董承派心腹之人董金,求見董卓。

    董金是個很機靈的青年,大約二十四五歲的樣子,表字三石。

    李儒也見到了此人,當晚的談話,也僅限於董卓、李儒和董金三人。

    董金說:「聽聞董大人祖上本是徐州彭城人?後來才舉家遷移到了隴西?可有此事?」

    董卓的祖上,的確在彭城居住過,不過那已經是三代以前的事情了,董卓自己都不是很清楚。在骨子裡,多年的涼州生活,已經讓董卓的打上了非常明顯的涼州人烙印。

    不過董金這話似乎暗藏玄機,董卓自然不會否認。

    「那已經是很多年前的事情,家父曾與卓談起過此事,說彭城尚有親族在,不過卓沒有回去過,對族中還有什麼人,並不是非常清楚。」

    「哦,那小人倒是知道一二。」

    董卓做出很激動的樣子,「敢情先生指教。」

    「我家主人,也是彭城人。大人公子入雒陽之後,我家主人聽聞大人也是董姓,而且祖籍曾在彭城,故而就命小的回家查閱了族譜,竟發現上面有董大人父親的名字。」

    「哦?」

    「大人父親,可是名雅?」

    董卓連連點頭,「正是!」

    「不過族譜之中,董大人這一支只到令尊而止,不知是什麼原因,卻不見大人之名。」

    「這個,許是長久不與家族聯繫,故而不知吧。」

    董卓看了一眼李儒,見李儒輕輕點頭。

    董承,乃是董皇后的弟弟。而彭城董氏,卻是當時之望族,頗有名氣。董卓和李儒都敏銳的覺察到,這董金此次前來,恐怕是別有目的。但不管是什麼目的,能入董家族譜,不管董卓是不是真的和董家有關聯,那都等同於換了一個老大的身份。

    族譜這玩意兒,還不是人寫的?

    董金說有董雅的名字而無董卓的名字,意思就是要董卓表明態度。

    董卓起身,「請先生轉告車騎將軍,就說董卓無時無刻不在想著歸宗認祖……懇請將軍看在董卓一片誠心,圓了卓這個念頭吧。」

    話中之意,卻已經表明了心跡。

    董金沉吟了片刻,從貼身的內衣夾層取出兩封信,遞給了董卓。

    「這兩封信,一封為我家主人所寫,另一封信……大人看罷,告知小人答案就行。」

    董卓掃了一眼信封,不禁打了一個寒蟬。

    其中一封信上,赫然蓋著皇帝的印信,這分明是一紙詔書啊。

    打開信,仔細的看了一遍。董卓肅容道:「請轉告大人,就說董卓定奉旨而行。」

    董金說:「在小人出發之前,主人曾讓小人轉告大人幾句話:公子在雒陽為士人不容,但只要有主人在一日,定然會保公子周全。大人當積蓄力量,來日方能有所作為。若能成事,則大將軍一職非將軍莫屬,故而如何作為,請大人三思而行。」

    這番話,說的很巧妙,但清楚的表達了董承的意思。

    究竟是董承的意思,還是皇上的意思?

    董卓不想詢問。這可是個天大的好處,正可以助他在涼州站穩腳跟。

    董金離開不久之後,雒陽就傳來了董俷被打入大理監,險些被人陷害的消息來。

    緊跟著,袁紹派來了張邈,美其名曰協助。

    可明眼人都能看出那袁紹的心思。張邈前來,恐怕並不只是單單為協助董卓那麼簡單。

    張邈很明事,來到隴西之後,並不急於插手軍務。

    可董卓心裡很清楚,這張邈不是不想插手,而是在等待時機。只要涼州戰事一平息,他肯定會竄出來。那時候,以袁家四世三公的能力,分了董卓的權,易如反掌。

    袁家人,你們好算計啊!

    不過董卓卻不擔心,既然有董家支持,那就放馬過來吧。

    故而當李儒說出韓遂可能有陰謀的時候,董卓很配合的把金城人馬全部調到河谷。

    想突圍,那就突圍吧。

    只要你在涼州,就跑不出我手心。

    而在李儒方面,也正好除了胡軫,出心中一口惡氣。

    ******

    北宮伯玉被張綉拿住,押到了董卓的面前。

    看到北宮伯玉,董卓不由自主的就想到了自家的大女兒和大女婿,心中頓時升起殺意。

    「北宮玉,我可是久聞你的大名了!」

    董卓故意叫出北宮伯玉早先的名字,臉上流露猙獰的笑容。

    北宮伯玉面色灰白,心中充滿了絕望之意。他很清楚,董卓絕不會饒了他的性命。

    有心做的硬氣一些,可這腿卻不停的哆嗦,撲通跪在了地上。

    「當日你殺我女兒,可想過今日?」

    深吸一口氣,北宮伯玉說:「要殺要砍,隨你的便……」

    「哈哈哈,我要殺你,如同碾死一隻螞蟻般簡單。不過我現在突然想告訴你一件事,相信你一定願意聽。就在你和我交戰的同時,你那好友韓遂,佔領了金城。」

    北宮伯玉眼睛一亮,但看到董卓臉上的笑容時,好像一下子明白了什麼。

    「不過他沒有來救你,而是帶著糧草兵馬,往安定投那李文侯和邊章去了。嘿嘿,你那最信任的盟友,如今已經拋棄了你,不知你這位破羌之王聽了,有何感想?」

    「他,他又……」

    北宮伯玉只覺得胸口一陣發悶,張口吐出了鮮血。

    韓遂,我為什麼總是要相信他呢?都說讀書人識廉恥,講忠義,可他為何一次次的出賣我?

    看著北宮伯玉慘白的面容,董卓一陣快意。

    「來人,把這反賊推出去斬了!」

    有小校過來拖著北宮伯玉就走,不一會兒一顆血淋淋的人頭被逞到了董卓的面前。

    「華雄、徐榮!」

    「末將在……」

    「自今日起,湟中破羌人馬歸你二人掌管。不管怎麼說,那破羌也曾是我女兒的部屬,你們要好好打理才是。秦胡兵交由韓猛指揮,原南陽兵,歸於張濟指揮。李傕、郭汜,帶本部人馬前往立刻前往金城,通知牛輔增派人馬、糧草,各部就地休整。」

    「喏……」

    「李儒、李肅,你二人隨我去一趟白馬羌,我要去見見那白馬羌王……」

    說到這裡,董卓目光一轉,盯住了張綉。

    張綉年方十八,生的儀錶堂堂,頗有威嚴。

    董卓想了想,「張綉,我將我麾下五百博浪士交予你,你即可攜帶北宮伯玉人頭,前往雒陽。到了雒陽之後,先去求見我家獅兒,將人頭交給他,就說我沒有忘記當初和他的約定。要他再忍耐一下,若是有問題,就去找他岳父和董承商量。」

    張綉聞聽,先是一怔,可旋即驚喜異常。

    「大人,人頭交給公子之後,綉當如何呢?」

    「留在他身邊,好生保護他……西平迴轉涼州之時,你就是這厲祖軍校尉。」

    張濟叔侄興奮無比。厲祖是他們老家,厲祖軍校尉,豈不是說董卓會讓張綉獨領一軍嗎?

    厲祖啊,到時候我叔侄就能衣錦還鄉。

    張綉單膝跪地:「小將誓死,定護衛公子周全。」

    ——————————————————

    晚上有點事情,第二更可能會很晚,十二點前更新,還請見諒(未完待續,如欲知後事如何,請登陸www.qidian.com,章節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閱讀!)



    上一頁 ←    → 下一頁

    修羅武神史上最牛輪迴超能小農夫我的合租老婆絕色毒醫:腹黑蛇王溺寵
    辰少的霸道專寵:強婚8陰間神探龍珠之最強神話帝國吃相燃鋼之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