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惡漢 » 第190章 韓與馬(三)懇請月票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惡漢 - 第190章 韓與馬(三)懇請月票字體大小: A+
     

    雒陽士子喜歡一個地方,那就是在南宮門外的英雄樓。

    毗鄰金墉門大街盡頭,和南宮門大街交接,東西方向一邊是建春門大街,一邊通往正陽門大街,可說是正在雒陽最為繁華的地段上,不論交通還是其他,都很方便。

    士子們之所以喜歡英雄樓,是因為這『英雄』二字。

    雒陽市井有一個說法:非真英雄不登英雄樓。也就是說,能在英雄樓上吃酒的人,都是真英雄。

    天曉得這個說法是從誰口中流傳出來?

    反正喜歡附庸風雅的士子們,對這裡情有獨鍾。

    衛梓和幾十個太學院的士子興高采烈的登上了英雄樓,上百個家人也因為主子們心情好,而被安排在英雄樓的一樓吃酒。原本客人並不多的英雄樓,一下子人滿為患。

    按道理說,客人多了,代表著生意好,史阿應該很高興才是。

    但不知道為什麼,史阿的眼皮子直跳,心裡更是感到了一陣陣的不安。

    酒樓上的士子們推杯換盞,一邊痛罵武人粗鄙,一邊又說著污言穢語,好不難聽。

    「沒想到那惡漢居然還有此艷福,那小丫頭倒是真水靈……哈哈,若不是大家拉著,我今日就不僅僅是砍她一劍,說不得要把她抓回去……好好羞辱那惡漢一番。」

    衛梓意氣風發,大聲說道。

    一群太學院的士子們紛紛點頭,不停的奉承。

    河東衛氏,聲勢雖然不如以前那般厲害,可瘦死的駱駝比馬大,依然很有威望。

    太學院的士子大都出身高貴,再不濟的也是個望族。

    說穿了,世族和世族之間休戚相關,彼此往來極為密切。特別是於河東、河內兩地,世族之間的利益可說是盤根錯節,誰也離不開誰的架勢。衛家,無疑是這些世族中的領頭人之一。

    衛梓也算得上是衛家的才俊,性情高傲。

    自家的事情,他自然知曉。但不管怎麼說,那蔡琰都是他衛家的媳婦,居然要嫁給一個鄙夫。這對於衛梓而言,是絕對不能接受的,甚至感到了一種莫名的羞恥。

    董俷大鬧建春門,讓衛梓看到了一點希望。

    在他看來,這一次那董家子就算不死,也要脫一層皮。

    沒想到,雷擊嘉德殿卻把這件事拖延了下去,讓衛梓很不高興。本來和一干損友出門散心,不想在金墉門大街遇到了蔡琰和董綠,就立刻糾集下人們過去挑釁。

    他不高興,董綠等人這段時間也不開心。

    雙方一下子就發生了衝突,衛梓等一百多個人一擁而上,圍攻蔡琰等人,他還砍了董綠一劍。

    說實話,事情結束之後,衛梓也有點擔心。

    可再一想,他怕什麼?他堂堂河東衛氏的人,砍個鄙夫的女人又算得上什麼事情?

    周圍損友再一戳哄,衛梓立刻把這件事拋在了腦後,帶著人來英雄吃酒。

    王越門徒無數,史阿雖然是豫州人,可從小就在雒陽附近長大,也是個地頭蛇。

    很快就打聽到了事情的經過,不由得暗自叫苦。

    「快,快去找人來……」

    史阿的意思是,找些官面上的人過來。這些日子盡聽的都是關於那董家子的事情,史阿也算多少有些了解,那是一頭瘋起來連天王老子都管不住的老虎。雖說那瘋虎現在被關在鸞衛營。可天曉得他知道了這件事之後,會做出什麼樣的反應呢?

    要說史阿的反應不是不快,但還是有點慢了。

    小徒弟剛出酒樓大門,就發現事態已經變得嚴重起來。

    除了通往皇城南宮的街道之外,其他三條大街上,行人寥寥,商戶都關上了門扉。

    三隊人馬,分別堵在了三條大街上,清一色的女兵。

    金墉門大街和建春門大街,各有五百鉤鑲兵,五十人一排,盔明甲亮,殺氣騰騰。

    正陽門大街上,卻是四百騎兵。

    都是長槍馬刀,英姿颯爽。三隊人馬前面,各有大將帶領。

    金墉門大街的人馬,有王雙帶隊。三亭大砍刀寒光閃閃,一匹純血西涼鐵驊騮,身披鑌鐵甲,好不威風。建春門大街上的將領,是三員女將。任紅昌在最前面,身後有李信和司馬香兒。而正陽門大街的騎軍主將,赫然是那個名馳雒陽的惡漢。

    只見董俷胯下象龍,身披重鎧,手中一把獨腳銅人槊,細目微閉。

    在董俷的身後,董鐵一身勁裝。身背一對摺鐵刀,跨坐在馬背上,秀氣的面龐此刻顯得格外猙獰。

    隨著董俷催馬,四百騎軍行動如一,同時向前進。

    與此同時,金墉門大街和建春門大街上的鉤鑲女兵也徐徐而動。速度很慢,但是卻讓人心驚肉跳。

    唰唰唰,整齊的步法,透露出濃濃殺意。

    踏踏踏,那馬蹄聲中,充斥這一種陰冷的金屬氣息,回蕩長街上空。

    樓上正推杯換盞的士子們也發現了不對勁兒。為什麼呢?原本酒樓外面的街道喧囂熱鬧,突然間變得鴉雀無聲。有人探頭出來,向外面一張望,忍不住啊的驚叫起來。

    「主人,就是這個人,他參與了襲擊夫人的行動。」

    「任紅昌!」

    董俷厲喝一聲,任紅昌摘弓搭箭,對準了那酒樓窗口探出的腦袋,嗖的就是一箭。

    箭似流星……

    董俷同時催馬疾馳,衝到了酒樓下面。

    凄厲的慘叫聲響起來,利矢穿透了那士子的腦袋,鮮血噗的濺在了酒樓的地板上。

    衛梓等人不禁嚇了一跳,突然聽到酒樓下有人咆哮:「樓上的雜種們,你家董爺爺在此,還不滾下來受死……我數三聲,若你們不出來,我可就要衝上去殺人了。」

    「董校尉……」

    史阿大步流星從酒樓中出來,一臉笑容拱手道:「董校尉,有日子沒見了,一向可好。」

    「史東主,我今日並非是來找你的麻煩。一會兒有什麼損失,我雙倍賠償。不過你最好趕快離開,否則我認得你,可我手中的槊,卻不會認得你。」

    董俷的眼睛通紅,閃爍著一種野獸的凶芒。

    史阿心知這一次董俷是真的怒了,看起來是要出大事!

    暗自咒罵那些士子們腦袋壞了不成?明知道這惡漢是個凶人,還要招惹。你們招惹了也就罷了,趕快滾回你們的太學院唄,卻跑來我這英雄樓,簡直是殃及池魚。

    可是,史阿又不能說出這些話,只能苦笑一聲道:「董校尉,事情我已經聽說了一個大概,是非對錯咱們且放在一邊。只是我英雄樓有一個規矩,凡進了我英雄樓的客人,就要受到保護,否則……史阿斗膽,請大人給我個薄面,日後再說,行不?」

    董俷冷笑一聲,「史阿,我砍了你老娘,然後告訴你今天我要吃酒,日後再說,如何?」

    「這個……」

    史阿不禁苦笑搖頭,想再說什麼,可實在是說不出口了。

    這時候,衛梓在樓上大聲喊:「史阿,聽說你深得王越真傳,殺了這混蛋,我可以請你去河東做官。」

    史阿對這衛梓好生膩歪,但這規矩定下來了,他就要保護客人的周全。

    「取劍來!」

    史阿輕喝一聲,早有侍者捧劍走過來,遞到了史阿的手中。

    「校尉大人,咱們往日無怨,近日無仇……你要報仇,我要守我這英雄樓的規矩,史阿只能得罪了。樓里的人,我必須要保護,不過動起手來刀槍無眼,大人莫怪。」

    早就聽聞,史阿劍術絕倫。

    只是在坐鎮英雄樓之後,從沒有人見過史阿動手。

    衛梓等人又害怕,同時又興奮。有士子大聲說:「史阿,莫要害怕,我們一百多個人,加上你英雄百十號劍手,難不成還會怕一群女人?小的們,給我殺出去!」

    家丁抄起傢伙就往外沖,只聽一聲冷歷嬌叱:「放箭!」

    嗡——

    一排利矢飛出,首當其衝的十幾個家人立刻倒在了血泊中。緊跟著王雙厲聲喝道:「十連射,放箭!」

    只見那鉤鑲女兵早已經放下鉤鑲,捻弓搭箭,一排射完,自動後退,身後一排女兵再次射箭,而後退後,第三排女兵緊跟著就站出來。十排女兵輪射之後,隊形絲毫不亂,甚至沒有前進一步,依舊是立在原先的位子上,弓箭低垂,身形半蹲。

    而那百十個家人,卻已經變成了刺蝟,屍體橫陳於英雄樓外,沒有留下一個活人。

    史阿倒吸涼氣……

    樓上的士子們也是一陣頭皮發寒……

    這,這些真的是鸞衛營的女兵嗎?只看這一輪連射,就算是羽林軍也未必能比得上。

    史阿握劍的手更穩,心知今天的事情,恐怕要麻煩了!

    師父啊,徒兒也只能儘力而為了……

    媽的,誰說鸞衛營只是一群烏合之眾?什麼樣的人,帶什麼樣的兵。一頭瘋虎,怎麼可能帶出一群綿羊?

    董俷冷聲道:「史東主,現在帶著你的人走開,我就當什麼都沒有發生。」

    「校尉大人的好意,史阿心領。但英雄樓的規矩是我老師定下來,請恕史阿得罪了!」

    鏘的一聲,寶劍出鞘。

    三尺青鋒劍寒光閃閃,史阿騰空而起,一招長虹貫日,青鋒劍帶著一抹寒光,直刺董俷。

    只這一劍,就足以展現出史阿深厚的劍術功底。

    撲面而來的劍氣,令董俷吃了一驚,心道一聲好劍法,舞槊就要迎上。

    「主人,這個人交給小鐵吧!」

    陡然間,身後的董鐵一聲大喝,從馬背上竄出,身體在空中連翻三個跟頭,折鐵刀鏘的出鞘,雙刀在空中交錯,左手丘里刀橫抹,右手摺鐵刀卻是一招力劈華山,當頭砍下。

    只聽叮,鐺,兩聲響。

    史阿在電光火石間變招,舉劍連刺,崩開了董鐵的折鐵刀。

    董鐵在空中一個翻騰,飄然落地,隨即糅身而上,雙刀舞成了一團光毫,撲向史阿。

    董鐵的武藝,源自於羌人刀法。

    在學習了五禽戲中的猿戲之後,又糅合了一些步戰的經驗,形成了一種獨特的體系。

    刀刀狠辣,偏偏身法輕靈。

    圍著史阿不停的轉動,如同野狼奔襲,每次出招必然是狠辣至極,全不顧自身安全。

    有一種慘烈的血戰之氣。

    而史阿的劍術卻是傳自於王越,他早年也曾做過遊俠,故而劍法處處透出一種端正之氣。任憑董鐵轉動,史阿卻始終站在原地,見招拆招,章法絲毫不見混亂。

    這二人打在一起,董俷一眼能看出,董鐵不是史阿的對手。

    有心過去幫忙,卻聽董鐵大聲喊:「主人,傷綠夫人的兇手就在樓上……」

    「史東主,休怪我無禮了……王雙,和董鐵纏住史東主!」

    說著話,董俷跳下馬就朝酒樓衝去。而酒樓的侍者,也二話不說,拔劍試圖阻攔。

    董俷大槊輪開,一招玉帶纏腰,握住大槊的中央一轉,叮叮噹噹一陣響,碰觸大槊的利劍紛紛折斷,幾個侍者被打得倒飛了出去。也是董俷沒下狠手,故而侍者們也沒大礙。可即便如此,那幾個人還是虎口震裂,雙手鮮血淋漓,倒在地上哀嚎。

    史阿也急了,「大人留步!」

    「史東主,我家主公說了,你還是留下來吧!」

    王雙下馬,三亭大砍刀展開,一招鳳凰三點頭,擋住了史阿。史阿一劍崩開砍刀,董鐵已經糅身貼上,雙刀抹丘,朝著他脖子就砍上來。這二人一個長兵器,勢大力沉,一個短兵器,卻招招狠辣。

    若論造詣,史阿遠勝二人。

    可想要一下子取勝,卻也是非常困難。

    三人走馬燈似的站在一起,任紅昌大槍一擺,身後的鉤鑲女兵迅速逼來。

    幾十個侍者一下子被女兵圍住。別看這些侍者劍法高明,卻沒有任何實戰的經驗。

    而鉤鑲女兵卻是經過嚴格訓練,雖說雲垂戰陣尚不純熟,可是配合起來,卻是天衣無縫。五人一組,迅速的把侍者切分開來,斗在一起。外圍尚有三百名女兵包圍,把英雄樓的這些劍手侍者包圍的風雨不透。

    人手佔劣勢,雖然個人的武藝遠遠超過對方,可女兵的鉤鑲卻能剋制他們的長劍。

    只幾個回合下來,就有一半的侍者被鉤鑲女兵拿下。

    也幸好董俷沒下絕殺令,否則……

    史阿一見這情況,心知攔是攔不住了。人家已經留了手,若再不知道好歹的話,那可就不好收場了。當下提起精神和董鐵、王雙二人周旋,再也不理董俷的行為。

    而這時候,董俷已經走進了英雄樓,直奔二樓而去。

    兩個士子手持寶劍從樓上衝下來。董俷卻冷笑一聲,大槊探出,一招鳳凰三點頭。

    同樣的招數,在董俷手中卻已經變得不同。

    沉甸甸的大槊卻快如閃電,氣流從銅人七竅串流,那刺耳的歷嘯聲令人魂飛魄散。

    鐺鐺……

    兩聲脆響,銅人大槊磕飛了士子手中的寶劍,槊頭正點在了對方的胸口。

    兩個士子慘叫一聲,身體一下子飛了起來,砰的就掉在了地板上。口中大口的吐出鮮血,再看胸口,卻已經是骨頭緊隨,留下了一個深深的凹坑,顯然是沒救了!

    休看衛梓平日里咋咋呼呼,可又何曾真刀實槍的和人交手過。

    眼睜睜的看著同學就死在面前,那口中吐出的血沫,讓衛梓不免感到了一陣恐懼。

    「我們人多,殺了這丑鬼!」

    士子當中,仍有那不怕死的二楞子,大聲的叫喊。

    人多膽子大,衛梓也是腦袋一熱,「沒錯,我們人多,他一個人,有什麼好怕……殺了他,殺了他!」

    一群不知死活的人拔劍衝上來。

    董俷的臉上流露出猙獰笑容,對衝上來的士子視若無物,大槊一挺,一招最最普通的撩槍上步,獨腳銅人槊發出鬼哭狼嚎的歷嘯,直刺而出。衛梓沖在最前面,眼見大槊刺來,心裡不禁咯噔一下,猛然醒悟。他對面的人,可是大名鼎鼎的虎狼之將。

    也只是這一錯愕的工夫,手上隨之一慢。

    「大人手下留情!」

    樓下有人高呼,一個人影飛快的沖了過來。但已經晚了,只聽噗的一聲,槊頭砸在衛梓的臉上。董俷何等巨力,只這一下,就見衛梓的腦袋好像被砸爛的西瓜,腦漿絆著鮮血,飛濺四方。

    與此同時,樓下的人挺劍刺擊。

    董俷也覺察到身後有人,大槊一轉,一招玉帶纏腰呼的橫掃出去,同時想要轉過身來,可哪知道鐺的一聲,足有萬鈞之力的大槊居然被崩開,來人原本是想要阻攔董俷殺人,可看到衛梓三人的屍體,卻不由得勃然大怒,再次挺劍疾刺而出。

    大槊居然被崩開了?

    而且是被一把寶劍崩開?

    董俷驚怒不已,想要轉身,卻被對方一劍阻攔。

    前方還有不知死活的士子想要上前,董俷心知不能再留手了……

    「擋我者死!」

    隨著董俷這一聲咆哮,獨腳銅人槊橫掃千軍。四五個士子被打得骨斷筋折,同時依靠著大槊的慣性,董俷旋身而動。只聽叮的一聲脆響,萬鈞之力的大槊,再次被崩開了。

    一股巨力傳來,董俷噔噔退後兩步。

    只見樓梯口,一個年過五旬的老者挺拔而立,橫劍胸前。一襲青衫,帶著一絲仙人飄逸。沉冷的面容上,卻是平靜如水,看不出半點的情感出來。目光如電,掃過一干士子,猛然冷哼一聲:「不知死活的東西,還不趕快給我從樓上滾下去?」

    一連死了七八個同伴,士子們也醒悟過來,忙向樓下跑去。

    「休走!」

    董俷糅身撲上去,想要阻攔士子離開。那老者未見如何動作,呼的攔住了董俷。

    邁步上前,一道閃電疾刺。

    董俷舉槊封擋,哪知那老者劍如疾風暴雨,閃電般連環刺出。

    叮叮噹噹的聲響不絕於耳,董俷揮槊連續封擋。每擋下對方一劍,就感受到一種奇特的力道,如受雷擊一般,迫的董俷後退一步。只眨眼間的功夫,老者刺出二十餘劍,董俷也退了二十多步,一路上撞翻了無數桌案,顯得有些狼狽不堪……

    這人是誰?

    竟有如此可怕的劍術?

    董俷難受極了,對方的劍法很古怪,每每刺擊,總是令董俷無法使出全力。

    只能屈肘封擋,十成力氣也只發揮了四五成。若一劍是這樣也就罷了,二十餘劍都造成這樣的結果,足以顯示出對方那出神入化的劍術造詣,端的是個絕世高手。

    最重要的,自己這近二百斤的大槊,居然擋不住對方只有八九斤重的寶劍?

    老者突然停止攻擊,依舊橫劍胸前。

    董俷站穩身形,厲聲喝道:「你是什麼人?」

    「果然是虎狼之將……在我所見過和你同齡的人之中,以你的武藝最為出眾。」

    老者深吸一口氣,「不過我這英雄樓乃英雄聚會之地,可不是你們爭強鬥狠的地方。」

    「我管你什麼英雄樓不英雄樓,有人砍傷我親人,董某定不罷休。」

    「既然如此,那就手上見分曉吧,看劍!」

    老者說完,再次挺劍刺擊。

    還是先前的動作,可是速度卻好像一下子提升了幾倍。

    只見流光閃動,綻放劍氣千幻。森冷的寒芒直撲而來,把董俷完全籠罩在劍光之中。

    董俷也不甘示弱,大槊上下翻飛,如同巨蟒出洞。

    氣流自槊頭上銅人七竅川流不息,產生出古怪的音符,忽而高,忽而低,擾的人心浮氣躁。

    但那老者,卻好像聾子一樣,對歷嘯聲聽而不聞。

    手中利劍不斷的帶出一道道風雷聲響,把董俷一步步逼到了死角。說起來奇怪,每一次利劍點擊在大槊之上,總會有一個很奇特的弧線,生生的將槊頭給崩開。

    好像打在了空氣里一樣,半天沒有發出半點聲音。

    董俷心裡那種憋屈的感覺簡直無法用言語形容。在被逼入死角之後,全身的力氣好像一下子都聚集在了一處,若不發泄出來,勢必要讓整個人都炸開一樣的感受。

    「我和你拼了!」

    董俷一腳蹬在牆壁上,雙手緊握槊干,撲稜稜一抖,全身的力氣好像都集中在這一槊之中,直刺而出。說起來奇怪,如此大的力氣使出來,大槊卻突然變得輕飄飄。

    老者的臉色突然一變,手中風雷立刻止息,利劍好像掛上了千百斤的重物,刺擊而出。

    這是一種古怪的視覺錯誤,一邊輕飄好似無物,而另一邊,卻是快過了閃電,偏偏看上去非常緩慢。

    劍槊明明沒有交擊,卻發出了一聲巨響。

    董俷哇的噴出了一口鮮血,身體撞破了牆壁,從二樓上摔落樓下。

    也幸好樓下有一堆屍體當墊子,否則只這一下,至少也摔掉了董俷的半條性命。

    腦子裡一片空白:那老傢伙,使了妖法不成?

    殊不知,在董俷摔下樓的同時,老者手中的寶劍喀吧吧碎裂成了一片片,劇烈的咳嗽了幾聲,也嘔出了一口鮮血。

    「果然是虎狼之將,沒想到我居然傷在了這小傢伙的手中。」

    說話間,老者扔掉了手中的劍柄,走到了破開大洞的牆壁前停住,看著樓下的董俷。

    「校尉大人,還要打嗎?」

    董俷抓起大槊,呼的長身而起。

    神色更顯猙獰可怖,厲聲吼道:「傷我親人者,皆可殺之……鸞衛營,出擊!」

    說完,抬頭向那樓內看去,獰戾狂笑一聲,糅身再次衝過去。

    從樓上下來的士子們,躲在一樓的角落裡。看到董俷從樓上掉下來的時候,都不禁心中狂喜。可是沒想到,這董俷好像是個打不死的蟑螂,那麼高摔下來非但沒有死,反而更加兇狠的撲過來,一時間驚恐萬分。

    「王大俠救我!」

    從前在他們眼中是笑料的王越,如今卻成了他們心中的救星,大聲的叫喊不停。

    王越臉色大變,怒吼一聲飛身跳下來。

    可就在這一剎那間,任紅昌大喝一聲,「放箭!」

    數百支利箭對準了王越飛出,就見這位劍客驀地從袖中滑出一柄短劍,舞開來化作一團銀光。箭矢飛來,被銀光絞碎。王越飄然落地,剛要去阻攔董俷,哪知道四面八方用來鉤鑲女兵,呼啦啦把王越困在了中間,也不主動進攻,只是立在原地。

    與此同時,董俷已經闖進了酒樓。

    大槊輪開上下翻飛,從銅人七竅中傳出的歷嘯聲刺耳至極,更帶著令人心驚肉跳的氣息。

    二十幾個士子被一下子圈入槊影之中,雖然並不想和董俷這樣的人交手,可董俷有怎容得他們選擇。大槊一招撥草尋蛇,撲稜稜槊干輕顫,兩個士子被當先砸的口吐鮮血,胸口盡碎。四五柄利劍襲來,董俷卻視若無物,旋身一招老樹盤根。

    只聽慘叫聲不斷,被大槊砸中的人,不是當場死亡,就是血肉模糊的倒在血泊中哀嚎。

    二十幾個士子,又則能比得在千軍萬馬中撕殺出來的董俷。

    一眨眼的工夫就死傷殆盡,胸中的怒氣,這才算是得到了一些舒緩。

    遠處,傳來羽林軍出動的號角聲。

    「都給我住手!」

    董俷一聲大喝,樓下所有的戰鬥立刻停止下來。

    英雄樓的侍者已經全部被拿下,不過史阿和董鐵二人的戰鬥,卻隱隱佔據了上風。

    董俷拄著大槊站在遍體的死屍當中,看著那被鸞衛營困在中間的老者。

    而對方,卻只能苦笑連連,不停的搖頭。不是打不過,而是沒辦法打。一個人再厲害,又怎能敵得過這麼多對手,而且還都是女人,就算是贏了,也是丟人顯眼。

    任紅昌等人過來,「主公,你沒事吧。」

    董俷心中苦澀:我最後一擊,明明已經達到了舉重若輕的巔峰,為何卻失敗了呢?

    這老頭,分明已經到了舉輕若重的水準……

    「老頭,你是誰?」

    那老者呵呵的笑了,「校尉大人,在下王越,乃這英雄樓的主人。多有得罪,還請見諒。」

    王越?

    這個名字,在評書中似乎也沒有出現。

    但是董俷卻不止一次的聽到了這個名字。

    文有三君,武有三絕……

    王越、鄧展,乃是南北兩大劍術宗師。據說王越的劍法脫胎於袁公劍,而鄧展的劍術源自於越女劍。除此二人之外,還有槍絕童淵。這三人不習戰陣,專攻武藝,論造詣,都已經達到了武道的巔峰。

    這裡面有多少誇張,有多少吹捧,董俷不知道。

    可是現在,他心裡很失落。

    原以為自己至少能和那三國第一戰將呂布有一拼之力,不想如今卻輸給了一個老頭。

    不管這老頭有多厲害,在董俷的心中,也許還是比不得那呂奉先的勇武。

    遠處,羽林軍已經把鸞衛營團團包圍,奉車校尉何苗衝出來,看到董俷,一陣頭疼。

    「董校尉,你……」

    董俷深吸一口氣,「何將軍,今日的事情,是有人傷我家眷,我故而反擊。錯在我一人,與鸞衛營眾人無關。我不會為難將軍,要拿就拿我一人,讓鸞衛營回去吧。」

    何苗嘆息道:「董校尉,事情緣由,皇上已經聽說了……你今日之舉雖有抗旨之嫌,但也在情理之中。我敬你是性情中人,也不為難你。帶著鸞衛營回去吧,等候皇上發落。只是望你莫要再做出格的事情,否則我和家兄,就真不知道如何是好了。」

    「多謝何將軍!」

    董俷倒是沒想到,事情就這麼解決了?

    正要率人離去,突然王越從樓上飛身跳下來,看看董鐵,又看看董俷,「校尉大人,若你能脫出牢籠,王某定當登門拜訪……別誤會,王某隻是有事相求與大人。」



    上一頁 ←    → 下一頁

    金手指販賣商都市最強裝逼系統修羅武神史上最牛輪迴超能小農夫
    我的合租老婆絕色毒醫:腹黑蛇王溺寵辰少的霸道專寵:強婚8陰間神探龍珠之最強神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