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惡漢 » 第189章 韓與馬(二)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惡漢 - 第189章 韓與馬(二)字體大小: A+
     

    劉洪登上太閣太史部,一下子引發了雒陽人強烈的好奇心。

    天象、讖緯……

    這個自先秦時期就出現的玩意兒,說起來玄奧詭譎,少有人能明白。而後又有董仲舒加入天人感應說,只把個讖緯之學吹捧的更加神秘,更加的高深莫測,令人難以理解。

    可越是這樣,人們的好奇心就越是嚴重。

    畢竟這種說不清楚,道不明白的東西,再加上之前董俷建春門活劈郗慮,鸞衛營擊潰官軍等一系列事件的烘托。莫說是雒陽人,一時間青、兗、豫、司以及三輔地區的百姓黎民都為之所吸引,把目光投注在雒陽方面。

    以至於那幽州的張舉作亂,涼州的羌人造反,反倒不為人所關心。

    甚至張舉的腦袋送進了雒陽的時候,也無甚圍觀者,讓前來傳送捷報的劉虞使者好不怪異。

    張舉人頭送上去了,卻沒有人接見於他。

    使者無奈,只好在雒陽尋了一間客棧,暫時居住下來,等候漢帝的召見。

    五月,連續十餘日的高溫過後,一場傾盆大雨,讓雒陽人再次感受到了那久違的涼爽。

    位於西園的鸞衛營內,董俷端坐在中軍大帳中,捧著一卷兵書,卻神遊天外。

    殺了郗慮,過後仔細想想,覺得這事情似乎鬧得有點過了。但殺了就殺了,也沒什麼好後悔……董俷在監牢的幾天里,終於想明白了一個問題。

    演義評書當中,董卓為何最後落得千夫所指?

    是他不懂得時務,有些看不清楚自己的份量,以至於干出了廢立的事情,引起天下人的反感。按照演義的說法,漢獻帝明明比漢少帝要聰明,如果董卓真想要奪取漢室,做那大奸臣的話,一個懦弱無能的少帝在位,不是比一個聰明的獻帝更有用處嗎?

    當然,這裡面肯定少不得士子的推波助瀾。

    至於歷史上的那個董卓,董俷已經不再是那麼相信了。

    史書,還不是士子文人所書。裡面究竟有多少真實,只怕誰也說不清楚吧。

    士子文人,可用而不可信!

    這是董俷得出的結論。

    不過也不是沒有收穫……原以為凶多吉少的結果,好奇心驅使下,董俷請求任紅昌摘下面具。

    且不論她是不是歷史上的貂蟬,董俷卻終於見到了那個傳說中有著閉月羞花容的絕色佳人。若論將起來,任紅昌的容貌和蔡琰在伯仲之間。若說蔡琰舉手投足中無不流露出一種大家閨秀的雍容氣度,有仙人之姿,若空谷幽蘭一般的神仙風采。

    那麼任紅昌,就好像是墮入紅塵的天使,帶著一種天生的妖媚嬌艷,令世間魯男子折腰。

    相比之下,綠兒顯得有些小家碧玉的氣質。

    容貌上比任紅昌要遜色三分,同時也少了一點那種蠱惑眾生的媚色。

    但從內心而言,還是綠兒要親近三分。

    任紅昌太美了,美得讓人有點害怕。而綠兒給董俷的感覺,卻是那種家一般的溫暖。

    回到了鸞衛營之後,和任紅昌之間的隔閡似乎一下子少了許多。

    董俷不能出去,但是有任紅昌陪伴,生活倒也顯得很有滋味。綠兒精於戰陣,而任紅昌似乎長於練兵。在大部分的時間裡,她還是帶著青銅面具,以遮掩她那絕世容顏。當然,這件事情綠兒和蔡琰都不知道。也算是任紅昌和董俷之間的小秘密。

    中軍大帳外,迴響一聲聲喊殺。

    天早已經大亮,任紅昌帶著李信和司馬香兒,已經開始操練人馬。

    由於女子天生的體質限制,不可能學習巨魔士那樣,習練鑿穿和金湯戰陣之法。

    那需要極為強悍的體力,還要有非常強悍的身體做基礎。

    想想當年裴元紹訓練巨魔士,從十幾萬人里才挑選出一千巨魔士。而董棄更加可怕,只選出了六七百人,其選人之嚴格,可見一斑。鸞衛營這些嬌柔女子,自然無法和那些悍勇的西陲猛士相提並論。於是董俷只好翻閱馬援留下來的兵書,又和任紅昌經過十日的苦苦鑽研,終於選擇出了兩套適合與鸞衛營女子們的戰陣之法。

    一名流風,為騎戰之法。

    兵書上有說,風無正形,附之於天。變而為蛇,其意漸玄。風能鼓物,萬物繞焉,蛇能為繞,三軍懼焉。

    馬援根據這句話,並模仿胡人的騎射之術,創造了流風戰法。

    仔細研究起來,就會發現這戰法很像是後世的遊騎兵戰術,以騎射為主,來無影、去無蹤,擊敵之所不備,飄忽不定。

    鸞衛營如今不缺馬,董俷把他從西涼帶來的三百匹戰馬送進營中,配合虎女營,共四百人。

    第二種戰陣,名為雲垂。

    一千女兵苦練射術,同時人手一張鉤鑲,配短刀。

    所謂鉤鑲,是一種鉤盾結合的複合兵器。上下有鉤,盾為圓角方形薄鐵,前面有凸出的尖刺。鉤為圓柱形的長鐵鋌,向後稍稍彎曲。上鉤頂端為銳刺,下鉤末端為小球,兩鉤中間連接盾后的把手。

    盾用以推擋,鉤用來鉤束。

    配合短刀,左手鎖住敵人的長兵器,特別是對用戟的敵兵極為有效,右手刀同時劈砍。

    這雲垂戰陣的關鍵有兩個,一是箭術,二是鉤鑲的使用。

    而鉤鑲製作非常複雜,價格昂貴,只有漢帝的親衛軍才能夠配備。

    可是董俷有錢,不需要擔心這個。從敕勒川牧場源源不斷送來了傢具,由馬嵩出面,如今已經在雒陽城中開設了店鋪,生意興隆,更日進斗金。別看董俷上一世只是個護林員,沒見過多少世面。可觀念的不同,畢竟造就了不同尋常的商業方式。

    每次傢具送來的數量都不算多,可由於早先使用敕勒川牧場傢具的人非富則貴,已經成為了一種身份的象徵。一套傢具,無百萬錢休想拿下,市井中雖也有仿製,可董俷在傢具上用黃金打造了巨魔士令牌的式樣,並有蔡邕題字,豈能同類而與?

    還別還價,誰都知道,敕勒川牧場的傢具絕不會和你討價還價。

    要買就買,不買算拉倒。這就是所謂的品牌效益吧……

    總之,董俷一點都不缺錢。

    請曹操出面,幫忙打造鉤鑲。同時為了適應女子的體質,還專門做了一些改動。

    以至於曹操戲稱說:「董西平如今留戀眾香國,估計給他做羽林軍校尉都不會幹。」

    沒錯,董俷如今一心都撲在了鸞衛營上,還真的沒其他心思。

    在董俷心中,有他獨特的想法。

    鉤鑲造價很高,全鐵打造,女孩子家用的的確是麻煩。

    秘密派人通知沙摩柯,請沙摩柯設法聯繫武陵山的老蠻王,去尋找傳說中的藤甲秘方。

    記得評書中有說過,諸葛亮七擒孟獲的時候,曾遭遇南蠻藤甲兵。

    那藤甲以獨特秘方製作,能刀槍不入,而且極為輕便。若能找來,配合董俷的將做營,一定可以打造出一支與眾不同的鉤鑲兵來。至少,能適合這些女人的使用。

    現如今,鸞衛營流風陣法由任紅昌主抓,雲垂陣歸李信和司馬香兒訓練。

    基本上董俷已經不需要再去操心,乾脆整日就在中軍大帳當中,很少再出去檢驗。

    可不要以為董俷無事可作,他有更重要的事情。

    蔡琰送來了一部《道德經》,讓董俷做標點分隔。這實際上是對標點符號運用的一種解釋,也是等同於讓董俷進行點評。本來蔡琰是想要送來一部論語或者春秋。但一提出來,就把董俷給嚇住了。那兩部作品,厚厚的一摞,若是標註標點,足以讓他吐血。

    漢室早期信奉黃老之術,而且《道德經》只有五千字。

    似乎比較容易。但是拿過來之後,董俷才知道那做學問的痛苦。每一個標點,都要小心翼翼。因為不同的標點,所代表的意思也不同,他還真的不敢輕易的下手。

    道可道,非常道……

    開頭兩句標註了標點之後,董俷就有點懵了。

    可又不能不做,因為蔡琰說了,若不好好的做完這件事情,就不要再去找她了。

    做學問,好難!

    董俷扔了手中的兵書,把桌子上的竹簡也收攏起來。

    苦著臉,撓著頭,走出中軍大帳,只見日頭正烈。不過因為那一場雨,倒也還算是比較涼爽。

    「主公,學問可是做完了?」

    在大帳門口守護的王雙笑呵呵的問道。對於董俷,王雙很尊敬。可時間長了,卻也知道這個主公其實比他大不得多少,有時候很好說話。這些日子來,董俷整天長吁短嘆,哭訴做學問的苦楚。以至於王雙每次見他的時候,都會嘻嘻哈哈的說笑。

    「做完個屁……我終於知道,那做學問的人真是不容易啊。」

    由於不放心家裡人的安全,董俷讓沙摩柯帶一部分人留在大宅門,還讓典韋帶了一部分人去蔡邕家守護。成蠡、董鐵、成廉,也都各有用處,只剩下王雙無事可做。

    乾脆就帶來了鸞衛營,也算是做個伴兒。

    董俷伸了一個懶腰,看看天色之後,突然說道:「王雙,這已經過去多少天了?」

    「二十天!」

    「還有十天……」董俷在心裡咒罵了一聲,「早死早超生,媽的天天在這裡熬著,真他娘的快要我瘋掉了。有日子沒有活動筋骨了,王雙,咱倆練幾招怎麼樣?」

    王雙也是個武痴,聞聽自然大喜。

    「小將遵命!」

    立刻跑去準備馬匹兵器,董俷在大帳門口舒展了一下身子,正準備去校場的時候,突然鸞衛營外有人大聲叫喊:「主公,主公何在?我是董鐵,出大事了,出大事了!」

    董俷一怔,忙向營門外走去。

    大營門口有一隊羽林軍把守,就是為了看住董俷。董鐵無法進入大營,只好在外面叫喊。

    眼見董俷過來,羽林軍如臨大敵。

    惡漢之名,已經在雒陽是婦孺皆知,天曉得又要生出什麼事情來嗎?

    「小鐵,出什麼事了?」

    「出大事了,出大事了……」董鐵身穿一件武生勁裝,不過看上去有些破破爛爛。

    身上還帶著血跡,髮髻也有些散亂。

    看到董俷出現,他跪在地上放聲大哭:「綠夫人,綠夫人被人打傷了!」

    董俷先是沒有反應過來,怔怔的問道:「被打傷人?綠兒怎麼會被打傷了……你說什麼?綠兒被人打傷了?誰那麼大膽,居然敢傷了綠兒,她,她可有生命危險?」

    羽林軍已經覺察到了不妙,眼看董俷衝過來,連忙讓開了路。

    董俷過去一把抓起董鐵,怒喝道:「誰傷了綠兒,說,究竟是怎麼回事?」

    「今日夫人和大夫人約好了,準備去犬市散心。可誰想到走到金墉門大街的時候,被一群無賴子阻攔。當時三爺沒在,兩位夫人只帶著我和成廉,還有兩三個小廝。那些無賴子上前辱罵大夫人不知廉恥,綠兒夫人就怒了,要出手教訓他們……沒想到突然就湧出了一大堆人,圍過來就和我們打在一起,綠兒夫人為保護大夫人被砍了一劍,幸好當時酒樓上有兩位壯士出面,總算是把夫人們救了出來。」

    「人呢?人有事沒有?」

    「大夫人還好,可綠兒夫人……我出來送信的時候,已經有郎中去了。」

    董俷的臉,猙獰而可怖,手握成了拳頭,身子不停的顫抖。

    這時候王雙已經準備好了馬匹和兵器,看到這種情況,連忙跑去找任紅昌報信。

    「可知道是誰,是誰傷了綠兒?那些人,那些人可曾被抓住?」

    董鐵哭道:「官府根本奈何不得對方,任那些人走了。我後來知道,那些無賴子,大都是太學院的學生。還有河東衛氏的子弟糾集的人手,是故意來找我們麻煩。」

    董俷咬碎鋼牙,握拳仰天一聲怒吼。

    「爾等欺人太甚,欺人太甚……」

    說著話,董俷嘬口一聲長嘯,只聽營內傳來了象龍的爆吼聲,風一般的沖了過來。

    董俷翻身上馬,王雙已經趕過來了。

    「主公,帶著兵器!」

    有羽林軍的都伯上前,戰兢兢問道:「校尉大人,皇上有命……」

    董俷抄起了獨腳銅人槊,在馬上輪了一下,槊頭銅人七竅發出一陣刺耳的聲響。

    「爾等誰敢攔我?」

    王雙和董鐵此時也已經翻身上馬,「主公,我們去哪兒?」

    「官府不管,我就自己解決。哪裡有士子,我們就去哪裡。今日我若不為綠兒報仇,董俷誓不為人……」

    羽林軍有點懵了……

    可沒等他們反應過來,就聽大營之中一陣人喊馬嘶,任紅昌帶著鸞衛營騎兵就沖了過來。

    「紅昌,你們回去!」

    「不,紅昌誓與將軍一起。」

    「鸞衛營誓與將軍一起……」

    女兵們大聲叫喊,李信和司馬香兒此刻也已經集結了營內所有的女兵。

    這些女人,手持鉤鑲短刀,清一色的特製筩袖鎧,殺氣騰騰,如同一群母老虎。

    羽林軍的士兵們有點懵了!

    幾曾何時,這些曾經靠著身子才能吃飽肚子的女人,竟然會有如此可怕的殺氣?

    看那寒光閃閃的兵器,看那一張張殺氣騰騰的面孔,簡直好像換了人一樣。

    早先這些士兵們對鸞衛營的訓練還不屑一顧。在他們看來,董俷花了那麼多錢打造鸞衛營,簡直就是浪費。可現在,他們突然明白過來。當一群綿羊配上了獠牙和利爪之後,她們可以很快的從羊變成狼,而且是那種吃人不帶吐骨頭的兇殘母狼。

    看著姑娘們一張張真摯的面孔,董俷心中也不由得感動。

    「姑娘們,隨我一起殺人去!」

    董俷兩腳一磕馬肚子,象龍猛然一聲如雷般的暴嘶,衝出了鸞衛營的大門。(未完待續,如欲知後事如何,請登陸www.qidian.com,章節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閱讀!)



    上一頁 ←    → 下一頁

    重生落魄農村媳金手指販賣商都市最強裝逼系統修羅武神史上最牛輪迴
    超能小農夫我的合租老婆絕色毒醫:腹黑蛇王溺寵辰少的霸道專寵:強婚8陰間神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