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惡漢 » 第186章 建春門血案(二)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惡漢 - 第186章 建春門血案(二)字體大小: A+
     

    已經是後半夜了,伍瓊送走了最後一個客人,終於得空坐下來,吃一點東西充饑。

    幾乎整整一個晚上,他這府上就不停的有人拜訪。

    從朝廷大員,到太學院的那些名士,紛紛而來,所談論的話題,也只有一個。

    懲治兇手,為皇甫嵩伸冤,為許劭報仇,為士人揚眉吐氣……

    總之,在一夜之間,全雒陽的人都變成了董俷的敵人,而董俷也被千夫所指,更成了一塊放在砧板上的肉,任由他們宰割。董西平的性命,也只在他們一念之間。

    但伍瓊真不這麼認為。

    且不說那份證詞上說的是真是假,就算是真的,就一定能治董俷的死罪嗎?

    在眾多義憤填膺的士人當中,伍瓊還算是能保持清醒。董俷也許算不得什麼,可他身後,還有蔡邕,還有大將軍何進至今都沒有表態,甚至連皇上都沒有給出定論。

    而最重要的是,董俷的老子董卓,如今還帶著十幾萬大軍在涼州和反賊激戰。

    難不成殺了董俷,董卓會一點反應都沒有?不說別的,董卓只需坐視羌人反賊長驅直入,就足以讓原本就不算太平靜的江山社稷變得更加動蕩。到時候,這筆帳怎麼算呢?

    整個雒陽,有數不盡的士人。

    可為什麼就沒有人替大漢的江山社稷去考慮一下?

    那飯菜入了口,也變得沒有任何味道。伍瓊就坐在書房裡,捧著碗獃獃的發愣。

    「夫君,可是為天亮后的事情擔心?」

    伍瓊的妻子出身於小戶人家,平日里操持家務,頗為賢惠。

    雖說不上漂亮,但卻有小家碧玉的味道。伍瓊平日里,對妻子也是格外的敬重。

    聽到妻子詢問,伍瓊強笑一聲,「你也看到了,這一晚上賓客不斷,所求的事情只有一件……我不喜歡那董西平,但這件事裡面蹊蹺甚多,我卻不能去冤枉人啊。再者,此事牽連甚廣,我擔心一個處置不好,就會惹出大麻煩,那才讓人擔心。」

    「夫君可是不想摻和這件事?」

    伍瓊點點頭,「我確實不想摻和。你看今天前來的人看似很多,可重要的人物卻一個都沒有出現。不管是那董家子身後的人,還是袁太傅,都沒有站出來說話。只怕此事也並非太傅的本意……可如果因此而得罪了太學院的人,也不是我的本意。」

    妻子明白了……

    「夫君若是為難,何不請辭?」

    「請辭?這時候請辭,豈不是讓人笑話?那我以後該如何在雒陽立足。」

    妻子笑道:「夫君糊塗了,平白無故的請辭固然是要得罪人,可如果你不得不辭,誰會說你呢?」

    伍瓊眼睛一亮,明白了妻子話中的含義。

    忍不住大笑數聲,「我得賢妻,實乃大幸事!」

    ******

    董俷在牢室中睡的很安穩。

    正如他所說的一樣,問心無愧,又有什麼睡不著?

    皇甫嵩本來就不是他殺的,就算是那些人找來證人,他還是可以矢口否認。上輩子曾聽人說過一個笑話,叫做抗拒從寬,回家過年,坦白從嚴,牢底坐穿。證人?又有什麼用處……雒陽城想他死的人多了去,可那幾個人不開口,誰也奈何不得他。

    所以,怕他個鳥!

    清晨的第一縷陽光,透過小窗照進了牢室當中,把那潮濕腐臭的氣息驅散了不少。

    董俷伸了個懶腰,微微活動了一下筋骨。

    牢室的門被打開來,從外面進來了十幾個公人。

    「準備過堂了!」

    公人大聲喊道,隨即臉色一變,露出阿諛的笑容,「俷公子莫怪,這也是上面的吩咐,小的們也沒辦法。這裡有一套枷具,還要給公子帶上,還請公子原諒則個。」

    有公人手中拿著木枷和鎖鏈。

    董俷眉頭一皺,冷哼了一聲,卻把一群公人都嚇了一跳。

    「過堂有要帶枷具的說法嗎?」

    「這個……」

    「算了,你們也是奉命行事,我不為難你們……過來吧。」

    董俷說完閉上眼睛,心道一聲:不過這筆帳,咱們總有一天是要好好的清算一下。

    公人小心翼翼的把重三十多斤的木枷和鎖鏈給董俷帶上。

    固定住了董俷的雙手,身上還纏了一根十幾斤中的鏈子,鏈子的一端拖著一個鐵球。

    也難怪這些人如此小心,董俷虎狼之將的名號實在太響。

    萬一出了事情,到時候可收拾不住。三十多斤的枷具,在大理監里屬於重刑具。

    不過董俷倒沒覺得有什麼不便,站起來隨著公人們走出了牢室大門。

    穿過夾道,還能聽到白馬寺的鐘聲。

    董俷走上了大堂,卻意外的發現,那大理廷尉的位子上,坐著的居然是個熟人。

    就是昨日前去抓捕他的郗慮。

    原來,天還沒亮的時候傳來消息,由於昨夜伍瓊府上的客人太多,以至於廷尉伍瓊過於疲憊,在起夜的時候不小心摔了身子,現在躺在床上根本就無法動彈了。

    有郎中證明,伍瓊的傷勢不輕,至少要休養三個月。

    如此一來,身為大理廷尉之下的左平郗慮,就被推上了主審的位子。

    郗慮看到董俷,頓時怒火熊熊。昨日抓捕董俷的時候,險些被沙摩柯給撕了,更讓郗慮丟了好大的臉面,幾乎淪為笑柄。今日他來主審,怎麼也要把這面子找回來。

    給董俷上枷,就是郗慮的主意。

    「升堂……」

    隨著公人們的呼喊,郗慮大喝一聲:「堂下何人?」

    按著規矩,董俷應該跪地磕頭,然後恭恭敬敬的回答說:「罪犯董俷見過大人。」

    可董俷才不理他這一茬,冷笑一聲,不言不語。

    大理堂口,站了許多人在觀看。有人高聲喝罵董俷不識禮數,但大多數人卻發出了噓聲。

    郗慮的臉上有點掛不住了!

    「兇犯無禮,本官問話,為何不答?」

    「你算是什麼官?若非本校尉攔著,你昨天怕不是要尿了褲子吧……我乃堂堂校尉,而不過是個小小的左平。我一未曾被定罪,二也無罪,為何要答你的廢話?」

    堂口轟的傳來了一陣爆笑聲。

    董俷想的很清楚:這件事一定是有人暗中操縱,想要置他於死地。既然你們出招了,我也無需和你們客氣。大家都是官,端架子誰還不會?讓我跪你,卻是休想。

    郗慮的臉青一陣,白一陣。

    一拍桌案,怒吼道:「來人,把這無禮的兇犯拉下去,杖脊二十!」

    有公人衝上來,但是卻被董俷一聲巨雷般怒吼喝止:「郗慮,我是不是兇犯還沒有定論,你卻先給我上枷過堂。大漢律之中,何時有此規矩,案子未審,卻要打我?」

    「兇犯……」

    「你若再敢叫我一聲兇犯,信不信我立刻把你抓下來撕了!」

    郗慮沒由來哆嗦一下,看著董俷那猙獰面容,心裡有點發寒。可在這眾目睽睽之下,他卻不能退縮。否則日後,他就休想在雒陽立足。

    當下陰冷一笑,「董西平,爾一莽夫,居然也和我談論漢律?我就叫你明白,依大漢律,兇犯過堂,必須要受二十杖脊,稱之為殺威棒。我今日打你,正是依大漢律而行。」

    董俷有點傻眼了!

    殺威棒,不是水滸里的故事嗎?怎麼在漢朝就有了?

    幾個公人上前就要動手,卻不想如此一來,惹惱了正在堂外觀看的一人。

    「狗官欺人太甚……大漢律為兇犯過堂需受杖脊,我家主人又不是兇犯,為何要受杖脊?而且大漢律,何曾有過堂需佩戴枷具的說法?分明是狗仗人勢,公報私仇!」

    郗慮聞聽,頓時大怒。

    原以為今天能扳回面子,可沒成想這還沒開始審問,就弄的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誰,誰在咆哮公堂?」

    人群分開,只見一個女將軍大步流星走上公堂。

    她頭戴九頭扭獅子亮銀盔,面罩青銅具,身穿九頭扭獅子亮銀甲,肋下配三尺青鋒劍。

    董俷一見來人,不由得愣住了。

    「紅昌,你不在營中練兵,為何來這裡?」

    「主人……」

    任紅昌見董俷身上纏繞鎖鏈,頸中配帶枷具,聲音頓時哽咽,「紅昌本在營中練兵,昨夜聽人說主人您被緝拿,故而今日前來觀看。這狗官欺人太甚,分明就是想要找你麻煩……主人,您辛辛苦苦為皇上練兵,卻被宵小嫉妒,我們,我們回涼州吧。」

    不等董俷開口,郗慮卻已經是暴跳如雷。

    長案啪啪啪的拍的震天響,「反了,反了……賤婢竟敢咆哮公堂,把她給我拿下!」

    任紅昌鏘的拔出寶劍,厲聲喝道:「誰敢上來。」

    公人們先是一怔,但旋即想,這不過是個女人。而真正有危險的董俷,卻帶著枷具,已經成了籠中的老虎,算不得威脅。膽子陡然大了起來,衝上來就要捉拿任紅昌。

    只聽一聲口哨,從面具下發出。

    公堂外面頓時大亂,近百人一下子衝進了公堂,手拿寶劍,朝著公人們一頓劈砍。

    郗慮被這變故嚇壞了,眨眼間就有五六個公人被砍翻在地。

    「反了,反了……」

    郗慮反應過來,大聲吼道:「拿下這些賤婢。」

    衝進公堂的人,全都是跟隨董俷入京的虎女營衛兵。

    這些人的心中可沒什麼大漢律,只有董俷一人的存在。任紅昌揮劍向郗慮衝去,卻被董俷一把拉住。

    「紅昌,你們都住手!」

    也就是這一眨眼的功夫,大理的公人們就衝上了公堂。

    這裡是雒陽,是大理,可不是州府衙門可比,衛尉的公人足有數百人。

    大堂外,一群士子高呼大逆不道,為郗慮吶喊助威。論戰鬥力,一對一虎女營未必會比尉衛差,可一對二,一對三就顯得有些不足。而且,尉衛都是用的長兵器,而虎女營因為是來觀看,並沒有攜帶長兵器,只能憑著寶劍和對方激戰起來。

    一眨眼的功夫,就有四五個虎女營的姑娘倒在血泊中。

    這一下子就惹怒了董俷!

    「爾等該死,該死!」

    雙手用力,五禽戲中的熊戲之力驟然勃發。木枷只聽喀吧一下子就被董俷斷開,身體一晃,一口氣憋足,猛地一聲巨雷般的虎吼,那身上的鎖鏈被董俷生生掙斷。

    抓住鎖鏈,論起來就打。

    那鎖鏈一段的鐵球呼嘯,砰砰砰砸在了尉衛的身上,頓時血肉橫飛。

    董俷這狂性發作,出手毫不留情。

    十幾個尉衛被打得頭破血流,骨斷筋折。而董俷視若不見,怒吼一聲道:「爾等要我死,我就要你們陪我一起死。紅昌,你們都給我退到身後……」

    任紅昌等人一聲回應,在狹小的公堂之上結成了戰陣。

    董俷手中的鎖鏈上下翻飛,如同一條巨蟒。華稜稜響聲不斷,身外丈余,竟無人能近。

    誰也沒想到會發生這樣的情況。

    誰也沒想到,董俷居然敢咆哮公堂,並且大開殺戒。

    郗慮扭頭就想逃走。可是董俷又怎麼可能給他機會。鐵索拋出,竟如同靈蛇一般轉動,一下子纏在了郗慮的脖子上,隨後用力向後一拽,把個郗慮硬生生拖了過來。

    這時候,建春門外已經亂成了一團。

    典韋、沙摩柯等人也在觀看,一見這情況,衝上去輪拳就打。

    有尉衛吹響了號角,駐紮於建春門外的官軍隨之行動,迅速封鎖了整個建春門。

    他們在行動,別人也在行動。

    只聽長街盡頭突然馬蹄聲大作,踏踏踏踏,數百匹西涼戰馬風馳電掣般沖了過來。

    馬隊之後,是一個個身披筩袖鎧的女兵。

    官軍剛展開隊列,鸞衛營的人就到了……

    「立刻停步,否則格殺勿論!」

    官軍大聲呼喊,根本就不把這些女兵放在眼中。

    可沒成想,女兵騎隊在距離百步的時候,突然張弓搭箭,利矢飛射,呼嘯刺耳。

    為首的幾十個官兵在一輪箭矢下,被射的好像刺蝟一樣倒在血泊中。

    隨後,步兵停下,百人一列,張開弓箭,對準了官軍。

    這可是鸞衛營全軍出動,人數遠遠超過了官軍。

    有點懵了!

    這些早先還只是供人取樂的鸞衛營,怎麼一下子變得如斯冷血,殺人不眨眼呢?

    而在公堂上,董俷見事情已經鬧的有點不可收拾,也慌神了!

    「紅昌,這是怎麼回事?」

    任紅昌壓低聲音道:「這是王姬姐姐讓我們這麼做的。她說既然有人想鬧事,那就把事情鬧的更大一點……廷尉已經不足以審查此案,最好鬧到嘉德殿上再說分曉。」

    嘉德殿?

    那是漢帝平日里和文武百官議事的地方啊!

    蔡琰這是什麼意思?

    不過董俷堅信,蔡琰絕不會害他。既然她這麼說了,那就放開手腳,大鬧一場再說。

    想到這裡,董俷猙獰一笑,盯著那幾乎嚇暈過去的郗慮。

    「狗官,你不是要打我嗎?」

    說著話上前一步,一把抓住了郗慮的大腿,一隻腳踩著郗慮的一條腿,怒吼一聲,「我先把你撕了,看你如何打我!」

    氣沉丹田,力貫雙臂。

    董俷一聲大喝,只聽郗慮慘叫一聲,血光崩現。活生生的一個人,被董俷硬給撕裂成兩半。鮮血飛濺滿天,沾染的董俷一身血污。連帶著那腸子、肝臟,也灑了一地。

    任紅昌早就聽說董俷兇狠,卻沒想到會兇狠到如此地步。

    雖嚇得是心臟砰砰直跳,可這心裡卻感到無比自豪:這才是我家主人,快意恩仇,心狠手辣的虎狼之將……

    公堂外,此刻已經變得是鴉雀無聲。

    典韋、沙摩柯帶著董鐵、王雙衝上了公堂。

    這一路上,儘是血淋淋的腳印子。成蠡成廉兄弟沒有出現,隨董綠在家中負責守衛。

    「二哥,我們殺出去,回涼州!」

    沙摩柯握著一把繯首刀衝上來,大聲叫喊道:「我們不在這雒陽受這鳥氣了,回家,回涼州去……」

    典韋也說:「沒錯,我等忠心耿耿,卻被這狗官所辱。兄弟,我們殺回涼州吧。」

    董俷意外的發現,典韋沖著他眨了眨眼睛。

    心裡一下子明白了,只怕典韋和沙摩柯,也是被人叮囑過的。

    就在這時候,建春門外一陣號角聲響起,緊跟著一隊隊、一列列的羽林軍從大街小巷中走出來。

    遠處,有一輛輦車徐徐而來,各種旌旗隨風飄揚。

    雒陽城的老百姓也算得上是見多識廣,一看這架勢,都不禁激靈靈打了一個寒蟬。

    我的個老天,怎麼連皇上都出動了?

    滿城山呼萬歲的聲音,眾人匍匐在地。

    就連感到了大理公堂上的鸞衛營姑娘們,也都嚇了一跳,忙跪地迎駕。

    「董西平,你要造反不成?」

    大將軍何進全副武裝的衝出隊伍,沖著在公堂台階上站立的董俷厲聲喊喝起來。

    緊跟著,蔡邕也出現了,「阿丑,還不趕快迎駕!」

    董俷一聽這話,頓時懵了……

    這老丈人還真的是疼我啊,居然把皇上都給弄出來了?

    看著隊形嚴整的羽林軍,董俷擺手示意所有人放下兵器。他整了整一閃,帶著眾人大步流星走下公堂,在鸞衛營眾女的最前方屈膝跪下,「罪臣董俷,叩見皇上……吾皇萬歲萬歲萬萬歲……」

    從輦車上,傳來了一個聲音:「董俷,你可知罪?」

    「罪臣知罪!」

    「那你可知道,你犯了什麼罪?」

    「大理左平郗慮公報私仇,辱我太甚。罪臣一時蠻性發作,撕了那郗慮,還請皇上治罪!」

    這話說的很巧妙,我殺了郗慮沒錯,但那是他惹我在先,這個罪,我承認。

    但其他的罪名,我卻一概不知。

    輦車中,一陣沉默。而周圍的人,卻不由自主的倒吸了一口涼氣。

    蔡邕看著董俷,忍不住輕嘆一聲:阿丑啊阿丑,我只是讓你把事情鬧大,何必鬧的這麼大呢?

    「董俷,你好大的膽……擅殺朝廷大臣,實在是……來人,把董俷拿下!」

    漢帝一聲令下,自有金瓜武士走上前來。

    而董俷也不反抗,卻大聲喊道:「皇上,董俷不服!」

    ——————

    昨天更錯了章節,建春門血案(一),應該是一五六章(未完待續,如欲知後事如何,請登陸www.qidian.com,章節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閱讀!)



    上一頁 ←    → 下一頁

    透視醫聖神醫小獸妃我是系統之女帝養成計劃重生落魄農村媳金手指販賣商
    都市最強裝逼系統修羅武神史上最牛輪迴超能小農夫我的合租老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