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惡漢 » 第184章 流言四起(跪求月票)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惡漢 - 第184章 流言四起(跪求月票)字體大小: A+
     

    「蔡伯喈要和董卓做親家?」

    當曹操聽到了這個消息時,突然忍俊不住,放聲大笑起來,也不顧他正坐在何府大廳內。

    「孟德何故大笑?」

    何進也是乍聽到這消息,正盤算這裡面是否隱藏了什麼不為人知的勾當。聽曹操在那裡笑,何進眉頭一蹙,心中不禁對曹操這有些狂放的舉動感到了些許不滿。

    曹操連忙起身道歉,「大將軍莫怪,只是操想起了一件事,故而有些忍俊不住。」

    袁紹問道:「孟德想起了什麼事?」

    「操是在想,聽聞蔡翁的女兒蔡琰頗嫵媚……一個嬌滴滴的美人兒被董西平那黑炭頭壓在身下,該會是什麼景象?」

    原以為,曹操想起了什麼了不得的大事,大廳里的人都側耳傾聽。

    哪曉得他說出這樣一番話語,卻讓何進等人愕然呆愣,好半天硬是沒有反應過來。

    「孟德何以如此輕浮!」

    在座有不少人和蔡邕關係不錯,聽曹操說出這番話,不禁勃然大怒。

    「是啊,孟德這話說的太輕浮了些。」

    袁紹嘴角一撇,輕蔑的看了曹操一眼。不過轉念一想,也忍不住在心裡笑了幾聲。

    曹操連忙道歉,而後正襟危坐,再也不說話。

    大廳里一陣安靜,好半天,也不知是誰噗嗤的笑了一聲,所有人都哈哈笑開了去。

    何進一邊笑一邊搖頭,暗道:這曹孟德才華不俗,只是有時候卻也太過於狂放了些。

    本來是對此事有些憂慮,可曹操這一說,卻被沖淡了不少。

    「本初,你如何看這件事?」何進笑著問道。

    袁紹說:「我對董西平並不是非常了解,但想來這件事,恐怕並不是蔡翁說的那般簡單吧。」

    「哦,此話怎講?」

    「實不相瞞,我那兄弟袁術,也對蔡家女頗為愛慕,曾拜託王子師前去提親,可沒成想被蔡翁趕了出來。雖說公路這件事做的有些冒昧,但我袁家,怎麼也比那董家子強百倍。蔡翁舍公路而選董西平,莫非是想要拉攏涼州的董卓不成?」

    何進愕然道:「他拉攏董卓作甚?」

    袁紹說:「蔡翁拉攏董卓或許沒用處,可不要忘記,蔡翁的立場所在……若是……」

    何進一皺眉,也不禁深思起來。

    漢帝至今未立太子,而且他對長子劉辨不滿,屬意次子劉協的事情,可說是滿朝皆知。只是礙於何進手握天下兵馬,故而無法開口,索性就把這立太子的事情推拖不停。難道,這是漢帝的意思?借蔡伯喈和董家聯姻,來拉攏董卓手中的兵馬?

    若是這樣的話,問題可就嚴重了!

    有時候,人就是這樣。

    心裡有鬼的話,挺簡單的事情,越想就越會覺得複雜。

    曹操看了一眼袁紹,心裡不停冷笑。

    他站起來說:「大將軍,其實這件事並沒有本初所說的那麼嚴重。裡面的內幕,操倒是略知一二。」

    何進忙道:「那孟德快說。」

    「早些時候,操曾聽聞衛家尋找那蔡家女,好像是蔡家女從衛家逃走,而後失蹤數月。年前回來后,蔡翁為避免麻煩就帶著蔡家女去了圉城。在圉城,也曾想為蔡家女尋找夫家……可不知為何,後來這件事就不了了之。操聞聽,似是蔡家女有了身孕。」

    「啊?」

    「董西平那一日本和我等一起吃酒,聽聞蔡翁回來,就急急忙忙的趕去拜見。而後就傳出他和蔡家女定親的消息……呵呵,操以為,蔡家女失蹤的那段時間,很可能是和董西平在一起。兩家匆匆聯姻,想必也是為了那蔡家女有身孕的緣故吧……否則以蔡翁那種性情,怎麼會同意和董家聯姻?莫忘了,他可是敢在皇上面前拍桌子。」

    何進恍然大悟,心中的疑慮頓消。

    「那孟德以為我們該如何呢?」

    「何不順水推舟?想必那董西平正為了找人提親而焦頭爛額,大將軍若是主動提起,不正好是向董涼州示好?董涼州如今正在和羌人作戰,恐無法來主持婚事。若是大將軍願意出面的話,想必董涼州定然會對大將軍非常感激,而且還結好蔡邕,更成全了董西平。虎狼之將還能不盡心為大將軍效力?這可是一舉三得的美事?」

    何進深以為然,連連點頭。

    袁紹旁邊一笑,但是對曹操卻生出了一分提防。

    這曹操平日里瘋瘋癲癲,可不知不覺中,已經坐在了他的下首。何進對他的信任也是與日俱增,他日必成自己心腹之患……二人雖有交情,可袁紹還是起了疑心。

    ******

    且不說何進出面為董俷提親。

    蔡邕決定把女兒嫁給董俷,卻惹怒了兩個人。

    一個是袁術袁公路,另一個卻是認為被蔡邕掃了麵皮的王允。

    袁術自恃甚高,請王允提親,雖然有準備被拒絕,可還是難免會生出一些失落之意。

    可蔡邕寧可把女兒嫁給一個蠻夫惡漢,卻是讓袁術有些無法接受。

    難不成我堂堂四世三公的家庭,還比不得你一個區區莽夫,涼州的良家子嗎?

    而王允,更感到羞恥。

    二人聚在一起,喝起了悶酒。

    袁術突然拍案罵道:「董西平一莽夫,蔡翁棄我而就一惡漢,實乃我生平奇恥大辱。」

    王允悶聲道:「公路何必如此?你感到羞恥,我何嘗不是?那蔡伯喈好生無禮,把我趕出他蔡府大門。現如今,這雒陽誰不知道我這羞恥的事情,連門都不敢出。」

    二人你一句,我一句的責罵。

    就在這時,有門子來報:「何顒和許攸兩位先生在門外求見。」

    「快快有請!」

    不一會兒,何顒和許攸走進了房間。看袁術二人桌上的酒菜,不由得都笑了起來。

    「伯求、子遠莫不是來嘲笑王某?」

    王允有點高了,看到這二人的笑容,不免心生不快。

    何顒自坐下來,招呼家人配上酒具,然後自顧自的斟上一觴,一飲而盡后長出一口氣。

    「公路居然有此美酒,為何不早說?」

    袁術笑罵道:「我家中有甚好酒,你二人會不知道?」

    王允眼珠子一轉,笑問道:「伯求,子遠,你二人來,是不是有事情?」

    許攸瘦削的臉上浮起一抹笑意,輕輕點頭,「如今外面盛傳蔡伯喈棄公路而就良家子的事情,更有子師被掃地出門……呵呵,我二人一想,就曉得你們定然在這裡喝酒。故而登門拜訪,一是為了討一觴酒水;二來嘛,則是想為二位主持公道。」

    「什麼公道?」

    袁術那有些混濁的眼珠子一轉,「難不成你們還能為我和子師出了胸中這一口惡氣不成?」

    何顒冷笑一聲,「何止是為你二人出氣,我何嘗不是被那董家子羞辱過?那日張舉作亂,他當場削了我的麵皮。至今還被人拿來說事,我心中也是多有不滿。如今董卓在涼州風頭正盛,大將軍對他越發的看重了。若是董蔡兩家結親,只怕那董家的勢頭會更加厲害……到時候,只怕你我都要被涼州鄙夫壓在下面,再無出頭之日。」

    袁術倒是沒什麼,他出自四世三公之家,怎麼都能在朝堂上站穩腳跟。

    可王允就有點不一樣了……

    如果真的出現何顒所說的情況,那可是士人的悲哀。難不成,讓這天下名流去依附一個鄙夫?

    「伯求有話,不妨直言。」

    「那就要看公路是想要出一口惡氣,削了那董家子的麵皮,還是想要把董家……」

    袁術眼珠子一轉,「削了麵皮如何?把董家連根拔起又如何?」

    「若是只想削了那董家子的麵皮,事情倒也簡單。聽聞皇上準備在秋祭之時行閱兵大典。那董家子不掌握鸞衛營嘛……可以要他也出戰,到時候一群女伎組成的鸞衛營,如何是我北軍的對手?落個慘敗,他董家子那虎狼之將的名號恐怕……嘿嘿。」

    袁術眼睛一亮,想了想:「若我想要把那董家連根拔起,又如何?」

    「此事倒也不難,關鍵就看公路你敢不敢做。」

    「伯求,你這話是什麼意思?」

    許攸開口道:「公路難道忘記了嗎?你手中尚有一把利刃……如今正是好時機。」

    「利刃?」

    袁術想了想,猛地醒悟過來,「子遠,你說的可是那皇甫……」

    沒等袁術說完,許攸阻止他說下去。

    「當日伯求建議董家子入京為質,本想是給那董卓一些教訓。可誰想到,董家子入京之後,行事肆無忌憚也就罷了,而且還越發的猖狂。長此下去,只怕大將軍府內,日後再也沒有你我等士人的立足之地。如果不把董家除掉,必成心腹大患。」

    袁術沉吟許久,「只是那些人,叔父不開口,只怕我也不敢妄動啊。」

    「何必要那些人出面?公路只需命人在街頭巷尾散布謠言,就說殺死皇甫嵩的人,與董家子頗為相似……自然會有人出頭。到時候,水到渠成,太傅還能如何選擇?」

    王允聽明白了……

    「伯求,子遠,還有這種事?我怎地從未聽過。」

    何顒說:「此事知曉的人並不多,連大將軍也被蒙在轂中。若非那董家子的名頭越來越大,隱隱有壓制不住的勢頭,我也不會出此計策。子師,武夫當政,則經學難興,我等士人恐怕到時候連性命都難以保全……如今該是下定決心的時候了。」

    「伯求此話,深得我心。」

    王允說完,突然冷笑:「董家子必死無疑,到時候倒要看蔡邕老兒,有如何下台。」

    ————

    大神新作《機神傳說》

    作者開玩笑

    http:www.qidian.combook1028417.aspx(未完待續,如欲知後事如何,請登陸www.qidian.com,章節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閱讀!)



    上一頁 ←    → 下一頁

    誘婚試愛:總裁老公太會都市逍遙修神透視醫聖神醫小獸妃我是系統之女帝養成計劃
    重生落魄農村媳金手指販賣商都市最強裝逼系統修羅武神史上最牛輪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