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惡漢 » 第180章 鐵馬金戈入夢來(跪求月票)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惡漢 - 第180章 鐵馬金戈入夢來(跪求月票)字體大小: A+
     

    鸞衛營轅門外,兩顆高懸的人頭,觸目驚心。

    何進算是看出來了,這個董俷,還真他媽的是一個走到哪兒,都不讓人安生的主兒。

    那可是兩個美人!

    就被他這麼給一刀砍了腦袋,還炫耀似的掛在轅門外,生怕人不知道嗎?

    相比較起來,董俷花費一百萬大錢購買生活物資和分發軍餉,倒不是值得費心的事情。

    軍餉,是從董俷的口袋裡出,與何進一點關係都沒有。

    可如果這支人馬是羽林軍或者北軍,何進肯定會心生疑竇,認為董俷是在收買人心。

    鸞衛營……

    哈,一群娘們兒,收買了又能如何?

    難不成那董西平還真的指望這幫娘們兒能派上大用場?女人,就是用來睡的!

    其實不僅僅何進是這種想法,幾乎大半個雒陽城的人,都是這麼認為。

    那涼州董家子十有八九腦袋壞掉了!

    與此同時,那一首木蘭詩也隨之傳揚開來。

    董俷說那是從古書上看到的。可這雒陽城裡,看書多的人猶如江河之鯽,卻沒人能說的出出處來。這民謠格調雄勁,熱烈、樸質……與當下所流傳的那些歌賦辭藻華麗全不相同,帶著一種很粗野的美感。而且琅琅上口,很快的就傳遞開來。

    找不到出處,那十有八九是出自於董俷之手筆。

    名士文人們開始正視這個看似粗狂的武夫,並仔細體味那民謠之中的詞句。

    有褒之,說這民謠用詞簡約,甚好;有貶之,認為詞句粗俗,特別是那開頭的唧唧復唧唧,更是不知所云,不足以上大雅之堂,只能是市井小調,且不夠華美。

    反正不管是褒是貶,董俷再一次出名了!

    這《木蘭詩》甚至傳入了大內深宮,本一心撲在太子之爭上的何皇后,也是讚賞連連。

    誰說女子不如男?

    且看那木蘭,不也曾做出豐功偉績來?

    連帶著,從未過問過的鸞衛營,也一下子入了何皇后的眼。不管怎麼說,那鸞衛營名義上是護衛皇后的禁衛軍。可卻變成了現在的模樣,何皇后也不禁感到羞怒。

    這可是關係皇家體面的大事情啊!

    連夜招何進入宮,當著漢帝劉宏的面,好一番哭鬧。

    就連一向與何皇后對著乾的董皇后,這一次也和何皇後站在了一起,要重振鸞衛營。

    董皇后,是漢帝劉宏的母親。

    說起來這件事很怪異,她本來應該是太后的頭銜,可因為劉宏並非桓帝劉志的子嗣,而劉志死了,可他的皇后還在。劉志的皇后成了太后,劉宏的母親也就沒了資格。無奈之下,只好封母親為皇后,享受太后的資格……只是,這就成了筆爛賬。

    董皇后喜歡次子劉協,漢帝劉宏也是一樣。

    但何皇后的兒子劉辨呢,卻是長子。自古都有立長不立幼的說法,再加上何進身為大將軍,總掌天下兵馬。黃巾之後以後呢,這兵權更集中於何進的手中。外戚的權勢越來越大,漢帝劉宏也很擔心。所以只好用張讓來平衡權勢,徐徐圖之。

    聽到何皇后訴說鸞衛營的事情,劉宏很迷茫。

    說實話,他根本就不清楚有鸞衛營的事情,甚至不知道,這鸞衛營究竟歸屬於誰。

    「愛卿,那董俷既然有心整治鸞衛營,就讓他去做吧……好歹這件事也關係著皇家的體面,你應儘力配合。若董俷有什麼需要的話,就從你那裡調取吧……恩,總之這件事要做好,莫要再起什麼波瀾……還有,告訴那董家子,別再招惹是非了。」

    何進一聽,就是一陣心疼。

    任由董俷調取,那豈不是要從他的手心裡拔錢?

    「皇上,非是臣不願,只是鸞衛營素來屬於宗室編製,並非歸屬於我的麾下啊。」

    劉宏不高興了:合算著,你是打算從我手裡拔錢?

    「恩,既然這樣,那明天朕就下一道旨意,把鸞衛營正是歸納為愛卿的麾下就是。何卿,這鸞衛營是護衛皇后的人馬,而皇后又是你妹妹,由你掌管,天經地義。」

    何進嘴巴張的老大,心道:這樣也行嗎?

    可人家是皇上,屁大的事情,也是金口玉言。你不同意?那就叫抗命,要砍頭的。

    何進只好領旨謝恩,垂頭喪氣的走了。

    而董皇后帶著皇子協回了宮中,越想就越覺得,這鸞衛營最好還是能控制在自己的手裡。

    好歹也是一支人馬,說不定就能起作用。

    是不是應該讓人去拉攏一下董俷呢?自己姓董,那董家子也姓懂,說起來是本家,應該是有希望。如果能拉攏過來的話,那麼今後對付何皇后,就多了一點手段。

    畢竟,鸞衛營的職責,就是維護後宮不是?

    想到這裡,董皇后又找來了漢帝劉宏。

    把想法說了一遍,劉宏的眼睛一亮,頻頻點頭。

    早就想立次子劉協為太子,如果後宮之中能有一支人馬支持,可是能起到大用處。

    「母親此言甚好……只是朕聽人說,那董家子與何進走的很近,而且為人粗鄙不堪。我實在擔心,如果走漏了風聲,那何進會有什麼異常舉動。前車之鑒,不可不防啊。」

    這前車之鑒,指的是以前那些擅權的外戚行廢立之事。

    董皇后說:「皇上可是擔心那屠家子的兵馬?」

    「正是!」

    「皇上不是有打算組建新軍嗎?」

    劉宏苦笑道:「母親,這新軍組建說起來容易,可要做起來……要尋找好機會,然後找個好借口,讓那些人沒機會進行反駁。就好像當初我興立州牧的事情一樣,必須要有萬全之策才行。否則何進定然會聯絡朝中大臣,對這件事進行打壓吧。」

    董皇后笑道:「皇上真是太小心了……難不成袁隗那些人,真的會依附於那屠家子?給他們些好處,這同盟不就被拆散了嗎?可選一心腹之人,主掌新軍,而後分設軍職,表面上是把軍權給了袁隗他們,可實際上……至於借口,我有一計。」

    劉宏連忙道:「還請母親指點。」

    「皇上,每年秋收不都要有大典嘛……去年因反賊之事耽誤了,今年肯定會舉行。到時候就以重現漢軍威武之說大演兵,然後不管他們演的好壞,一律否定。再以此為借口設立新軍。等何進反應過來,新軍也已經設立完整,還怕他作甚呢……至於那董家子,我準備以本家之說拉攏他過來。皇帝和大將軍,想必他能有選擇。」

    劉宏聞聽,喜出望外。

    「母親之計果然高明,就這麼辦!」

    ******

    鸞衛營歸納進了大將軍府的序列,一應軍備很快就送了過來。

    這裡面,多虧了何皇后。

    在漢帝發出旨意后,何皇后就不停的催促何進,把個何進給擾的是焦頭爛額。

    既是妹妹,又是皇后!

    一千二百人的編製也不高,董俷也沒有提出特殊的要求,何進一狠心,也就應承下來。

    不過整個雒陽城的人都在看他的笑話。

    昔日的軍妓營,如何能重現威武之師的姿態呢?

    何進是憂慮重重,但董俷卻格外的有信心。

    這不,一大早,天還沒亮,西園就喊殺聲震天響,鸞衛營的士兵們開始了一天的訓練。

    如今的鸞衛營和當初大不相同。

    門口有巨魔士看守,尋常人休想靠近。

    而大營之中,一頂頂嶄新的帳篷依照著九宮八卦的方位排列。營帳門口刀槍豎立,寒光閃閃。

    一定赭色的牛皮中軍大帳,矗立於營地之內。

    門口有虎女守護,全副武裝,殺氣騰騰。

    校場上,刀槍林立,陣型整齊。隨著有節奏的鼓點聲不斷響起,令旗飄擺,身著筩袖鎧的姑娘們不斷發出喊殺聲,變化出各種各樣的隊形,但始終保持整齊一致。

    人道是:知恥而後勇!

    董俷那句話,深深的打動了她們的心。

    若要別人尊重自己,自己就要先尊重自己。

    如今,衣食無憂,糧餉也都補上了。雖然不可能全部補齊,可這畢竟是有了改變。

    對於點將台上那個凶神惡煞般的主將,姑娘們又懼又愛。

    但至少,他把她們,看作了士兵。

    「殺!殺!殺!」

    士兵們不停發出口令聲,隊形整齊一致的進行各種演練。

    董俷端坐在太師椅上,看著這些面目煥然一心的女子們,心中多少也感到非常滿足。

    「紅昌,乾的不錯!」

    他讚賞道:「短短十數日的時間,就能有如此出色的成績,實應該嘉獎於你才是。」

    看不見任紅昌的表情,但從那面具后透出的眸光里,有一絲絲欣喜。

    「主公,還差的遠呢……這些人只不過是剛開始訓練,表面上看著威武,卻是不堪一擊。修要看她們一千多人,只我虎女營出馬,一炷香之內就能將她們全部擊潰。」

    董俷知道,任紅昌這話並不是吹牛。

    虎女營全都是騎兵,早年曾被胡人襲擾,後來更經歷過戰陣,其戰鬥力自然不同。

    而鸞衛營……

    董俷笑道:「紅昌,飯要一口口吃,誰都不可能一口吃成胖子。慢慢來,咱們有的是時間。先讓她們能從早先的麻木中走出來,然後再說其他……呵呵,我倒是沒想到,我們家紅昌還有這樣的本領呢。將來,說不定真的能成為了不起的將軍。」

    董俷是隨口一說,可任紅昌的眼睛卻亮了起來。

    主公剛才說,我是他家的嗎?

    眼中有一絲羞澀,好在臉上帶著面具,看不到她的表情。

    對於這個主公,任紅昌一開始也是懷有敵意,甚至是非常的反感。也難怪,董俷的長相,怎麼看怎麼不是個好人。長得丑,而且還是個官宦子弟,總是容易讓人想到別的方面去。

    可時間長了,任紅昌對董俷的感官似乎有點變了。

    特別是董俷和董綠成親后,恩愛的樣子讓人羨慕的要死。

    只要不去招惹他,在大多數時候,董俷還是很能讓人親近。在任紅昌看來,董俷思考問題的時候最讓人心動。有的時候,她甚至會忘記了,董俷只不過十五歲。

    這樣一個男人,或者用大男孩兒來形容更妥帖些。

    看上去粗魯不堪,醜陋難看,卻偏偏能做出美人卷珠簾的婉約詩詞,還能高歌敕勒歌的豪邁民謠。他殺人不眨眼,但有的時候卻顯得格外憂鬱。在牧場的時候,任紅昌好幾次遠遠的看見董俷坐在那山崗上的墳塋旁邊,喃喃自語。

    那種感覺,真的是……

    姐妹們說,墳塋中是主公的大姐,一個非常好,非常漂亮的女人。當年董俷轉戰西北的故事,如今成了虎女營的姑娘們時常談論的話題,大姐,姐夫,還有那一匹被主公親手所殺的斑點獸,每一個細節,任紅昌都聽得明明白白,清清楚楚。

    「紅昌……」

    「啊,主公有何吩咐?」

    任紅昌想的走了神兒,董俷連叫她幾聲,她都沒聽見。

    還是身邊的虎女輕推了一下任紅昌,這才算是反應了過來。

    那臉,一下子羞臊的通紅。幸好有面具遮掩,否則真不知道該如何是好了。

    董俷也不清楚任紅昌在想什麼事。不過見她回過神來,笑呵呵的問道:「前兩天宮裡派人,好像還給你了一個女官,是不是?」

    「恩,是何皇後派人來賜封的。」

    「呵呵,沒想到,咱們的紅昌,如今也是堂堂的皇家女官了……對了,是什麼官?」

    任紅昌倒不甚在意。

    在她看來,也許漢帝劉宏親自給她封官,都比不得自己主公的一句誇獎。

    「唔,好像是要配合軍司馬的女官……是什麼,什麼貂蟬……我也記不太清楚了。」

    「貂蟬啊,不錯的名字!」

    董俷隨口一問,任紅昌隨口那麼一回答,本來都不甚在意。

    可等轉過了身子,一股寒意突然從后脊樑上蔓延開來,汗毛孔一下子張開,令董俷刷的打了個哆嗦。

    「你說什麼?貂蟬?」

    任紅昌奇怪的看著董俷,不明白主公為何如此大的反應。她點點頭:「是啊,貂蟬。」

    日他羅貫中先人板板!

    董俷恨不得破口大罵一頓才好。

    一直以為,那貂蟬是個人名,沒想到居然會是個皇宮裡的女官。

    難道說……

    董俷看任紅昌的目光有點不一樣了,帶著一股森森的寒意,拳頭不由自主的緊握起來。

    如果真是這個女人,在歷史上,她將會禍害的我家破人亡。

    如果任紅昌真的是那連環計中的貂蟬……

    董俷不由得倒吸一口涼氣。

    任紅昌也感覺到了董俷情緒上的變化,不明白董俷為什麼突然變得如此殺意騰騰。

    「主公,您怎麼了?可是不開心紅昌做這貂蟬嗎?要是如此的話,紅昌回頭就辭了……」

    董俷沒有回答,表面上雖竭力保持平靜,可心裏面,卻是波瀾起伏。

    貂蟬!

    殺,還是不殺?

    ——————

    下一章,蔡邕歸來

    至於老蔡會帶什麼歸來,嘿嘿,嘿嘿……(未完待續,如欲知後事如何,請登陸www.qidian.com,章節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閱讀!)



    上一頁 ←    → 下一頁

    重生棄女當自強武俠世界大穿越抗日之川軍血歌隔墻有男神:強行相愛1誘婚試愛:總裁老公太會
    都市逍遙修神透視醫聖神醫小獸妃我是系統之女帝養成計劃重生落魄農村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