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惡漢 » 第173章 雒陽城內大宅門(三)上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惡漢 - 第173章 雒陽城內大宅門(三)上字體大小: A+
     

    袁隗從皇宮回到家,已經是中午了,飢腸轆轆。

    張舉的造反,並沒有引起太大的凡響。畢竟剛太平道剛平定下來,雖說還有邊亂,可情況在董卓到達涼州之後,很快就穩定下來。目前正在對峙,董卓上奏朝廷說,最遲會在三月初就對叛軍展開反擊。而司隸地區的胡人,也無聲的退卻了。

    不論太平道還是邊亂,哪個不是幾十萬人的動蕩?

    區區張舉,不自量力。靠著五千人打下了右北平就自以為是,真就覺得自己是真命天子了。殊不知,在朝廷的官員看來,張舉雖然蹦躂的很歡實,已經是冢中枯骨。

    接下來的事情,就是朝廷中的爭鬥。

    對袁隗而言,這才是他所需要關注的重點。

    閹寺橫行,對那些投降的黃巾軍官肆無忌憚的盤剝,已經讓這些人感到了不滿。

    同時也加大了對朝廷黨人的打壓,先後向盧植、朱儁索賄。

    盧植和朱儁,那都是老實人,可說兩袖清風,哪有錢財供奉?雖然張讓等人沒下文,可袁隗很清楚,只怕盧植和朱儁的風光到頭了!這裡面,是否有皇上的意思呢?

    侍婢端來了一碗鹿脯肉羹,香噴噴。

    袁隗正準備用餐,下人來報:「大公子和二公子來了!」

    「哦?快請!」

    袁隗忙示意美婢把肉羹撤下,不一會兒的功夫,就見袁紹和一個青年走進了書房。

    「本初,公路,你二人今天怎麼有時間來我這裡了?何遂高那裡也忒清閑了吧。」

    這話語中,帶著打趣的味道。

    袁紹笑道:「何遂高奉命入宮,估計今天是不會再來煩我們了。」

    那瘦瘦的青年一屁股坐在了太師椅上,扭了兩下身子說:「叔父,這東西坐著可真舒服,在您這裡坐過之後,我回去怎麼坐都覺得難受……嘿嘿,沒想到那涼州的良家子,居然還有這等本領。我找人想要仿製一套,卻總覺得不是那麼個味道。」

    袁隗聞聽,哈哈大笑,這心裡的煩惱也一下子減少了很多。

    青年是老袁家的嫡出之子,名叫袁術,表字公路。比袁紹小一些,此前在朱儁帳下效命。黃巾之亂平定之後,袁術就被調入了京城,如今擔任雒陽城門校尉一職。

    袁公路頗有才幹,只是有些輕浮,讓袁隗不太喜歡。

    這二兄弟相比之下,袁隗還是更喜歡袁紹一些。雖然,袁紹只是一個庶出的長子。

    書房裡的傢具,是董俷派人送過來的禮物。

    俗話說的好,物以稀為貴。再說,這玩意兒卻是舒服,而且實用。就說那經過將做營能工巧匠設計出來的書架吧,比之原來那幾塊板子搭起來的架子,也氣派的多。

    據說,整個雒陽城一共只有十套這種傢具。

    大將軍府里有一套,迎春門內的董家大宅門裡有一套。張讓和趙忠,估計也從董俷那裡索取了兩套,此外還有驃騎將軍盧植,也被送去了一套。剩下的四套傢具,據說一套是要送給蔡邕的,另外三套,卻是準備獻給皇上的禮物,誰也不能用。

    袁隗曾為這幾套傢具煩惱了一些日子。

    何進、蔡邕各有一套,倒也是正常的事情。

    可張讓、趙忠,還有盧植……

    盧植如今中立,是個標準的帝黨。不過聽說他那學生好像因為董俷的事情而被扣上了反賊的帽子。這裡面有蹊蹺,估計是董俷想要彌補一下心意,所以才送去的?

    袁隗很快就解開了這個心結,畢竟在他眼中,盧植沒有任何威脅。

    倒是那張讓、趙忠也有一套傢具……

    是董家想要腳踩兩隻船?或者他們和閹寺之間,有勾連?

    可若是有勾連,大可不必如此明目張胆的行賄吧。這一套傢具,市值可是不低啊。

    若說他們沒有關係,袁隗不會相信。

    後來還是荀爽的一番話,讓他打消了懷疑。

    「袁公,閹寺深得皇上信賴,如今氣焰正囂張。如果他們真想為難什麼人,就算是有大將軍和我等阻攔,估計也不太可能。特別是在這雒陽城裡,誰敢忤逆他們?那董家子能反抗嗎?能拒絕嗎?嘿嘿,既然他明目張胆的送禮,未嘗不是向我們表明心跡的一種方式。事無不可言,非問心無愧之人,絕不會這麼做。莫要忘了,我們現在不也在向閹寺退讓……連我們都沒辦法,區區一個董家子,能做什麼?」

    想想,也是這麼個道理。

    對荀爽還是很信賴的,因為他曾經是個黨人。

    袁隗解除了疑心,也就把這事情拋在了腦後。聽袁術誇獎他的傢具,頓覺很有面子。

    「對了,那董家子最近幹什麼呢?」

    袁紹苦笑道:「還能幹什麼……那小子真是個敗家子,好好的一個宅子,硬是被他改成了練武場,整天的操練不停。左鄰右舍都苦不堪言,可偏偏不敢過去說話。叔父,那小子練兵卻有一套,我雖然沒進去,可從那門前的侍衛可以看出,訓練有素。」

    袁術冷嗤了一聲,「兄長也太過誇獎那董家子了吧。再有本事,也不過是個小孩子,練兵……我看是小孩子把戲還差不多。那小子奪了你兵曹掾的職務,你居然不生氣?」

    「有何值得生氣,只要對袁家有好處,我又有什麼捨不得?」

    袁隗聽這話,覺得非常順耳。

    「本初的胸襟果然寬廣,公路要多多向本初學習才是。」

    袁術一向看不起袁紹,聞聽這話,頓時不快。但在袁隗面前有不能表露什麼,只是哼了一聲。

    「何遂高還沒有讓他接掌大將軍府的兵將嗎?」

    「沒有……估計大將軍也是對那董家子不放心吧……不過這樣也好,就讓那董家子掛個名頭就是了。真要是把兵權給他,我還真擔心那小子把大將軍惹怒了呢。」

    袁隗想了想,「他最近除了練兵,還在做什麼?」

    「也沒什麼,除了去拜訪了一下蔡邕的府上,基本上沒怎麼出門。蔡邕年前就回鄉祭祖了,那小子也沒有見到蔡邕。從這一段時間的觀察來看,應該沒有威脅。」

    「那就好……」

    袁術突然坐直了身子,「叔父,聽說蔡伯喈並不是單單為了回鄉祭祖。」

    「哦?」

    「我聽人說,年前時,蔡伯喈的女兒回家了。」

    「可是那蔡昭姬回家了?」

    「正是!」

    袁紹很少打聽這些事情,疑惑的問道:「蔡家的女兒,不是嫁給河東衛氏了嗎?那傢伙叫什麼來著?好像挺有才氣……哦,衛仲道……公路,你怎麼知道的這事兒?」

    「衛仲道?那小子我早就說過,是個短命鬼。」

    袁術一撇嘴巴,冷笑道:「蔡伯喈的女兒嫁過去沒多久,衛仲道就死了。據說老衛家……嘿嘿,你也知道,衛行那老兒,素來有爬灰兒的習慣,估計是……蔡伯喈的女兒回來沒多久,蔡伯喈就帶著她回陳留去了。估計最早也要到四五月回來。」

    「老衛家的人,能放她回來?」

    「當然不會放嘍。」袁術提起這種事情,就顯得格外來勁兒。他興緻勃勃的說:「我聽人說,當初蔡伯喈的女兒是逃出來的。老衛家還派了人去追趕,結果一個都沒有回去,連帶著那老衛家的衛正,也被人幹掉了。估計老蔡頭也是為了避難吧。」

    袁紹皺了皺眉頭,「你是說蔡伯喈的女兒,弄死了衛正?」

    「我可沒這麼說……」

    袁術沒好氣的回答:「只不過衛正確實死了,隔了幾個月,蔡老頭的女兒才回家。」

    袁隗問道:「公路,你從哪兒打聽的這消息?」

    「嘿嘿,老蔡頭的門子被我給買通了,他告訴的這些事情。」

    袁隗和袁紹更加疑惑,「你好端端的買通老蔡頭的門子幹什麼?打聽這些事情又是為了哪般?」

    袁術有些難為情的低下頭,「叔父,侄兒其實有一件事情想要求叔父幫忙。聽說蔡老頭的女兒不但才情高絕,長得更是如花似玉。我想請叔父過去說項一下,為我做個媒人。」

    「這……你妻子又如何辦呢?」

    袁術說:「我可以娶那蔡老頭的女兒做妾啊……反正也是個寡婦。」

    「胡鬧!」

    袁隗抓起筆筒朝著袁術就砸了過去。也幸得袁術手疾眼快,躲閃開來。

    「你可以娶她做妾,你有沒有想過,那蔡老頭會不會答應?別說那蔡昭姬只是一個寡婦,就算她嫁了三次、四次,一樣也是做大,而不是做妾。我若是上門說這話,估計那蔡老頭會拎著刀滿街的砍我。這件事情,你想都不要想,明白了沒有?」

    袁術心有不甘的哦了一聲,而後又低聲道:「要不,我休了家裡的婆娘,娶蔡昭姬做正妻。」

    「胡鬧……」

    袁隗看桌子上沒東西了,氣得拍著桌子罵道:「你那婆娘,是你爹當年為你訂下的妻室,不但是皇室中人,更是揚州的望族。你若休了她,定會惹惱揚州世族,這後果……我早就告訴過你,和你哥哥學著點兒,莫要天天弔兒郎當的不務正業。」

    老頭真的發火了!

    袁術嚇得不敢再吭聲。

    待火氣平息了一點之後,袁隗想了想,「本初,那董家子的事情還要派人盯著點。至於蔡老頭,他現在很明目,我們也不要去找他麻煩,這老傢伙的火氣現在是越來越大,聽說上次和皇上也是拍桌子瞪眼,活脫脫人越老,脾氣越大,別招惹。」

    「侄兒明白!」(未完待續,如欲知後事如何,請登陸www.qidian.com,章節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閱讀!)



    上一頁 ←    → 下一頁

    諸界末日在線獨家婚寵:老婆送上門我的女友是聲優極品修真邪少斬龍
    都市極品醫神六零小甜媳重生棄女當自強武俠世界大穿越抗日之川軍血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