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惡漢 » 第171章 雒陽城內大宅門(一)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惡漢 - 第171章 雒陽城內大宅門(一)字體大小: A+
     

    漁陽人張舉反了!

    這張舉,是漁陽當地的土豪,聯合了另一個張姓的本家,並且勾結烏桓人扯大旗造反。

    右北平在旬日間就被攻破,張舉自立為天子。

    這中平年間,好像姓張的人一波接著一波的跑出來造反,先有太平道張角兄弟,後有漁陽張舉、張純……張舉造反雖然沒有太平道那麼聲勢浩大,可性質卻更嚴重。

    因為,因為張舉自稱天子!

    張角造反,好歹也只是自立為天公將軍,再怎麼鬧騰,都沒有自稱天子。

    可這張舉不知死活,居然敢自稱天子,並且還牽扯到了外族人,事態就不一樣了。

    之前還能說張角的太平道之亂不過是漢家人自己的事情,但現在,卻變成了國與國……不管漢家人是否承認張舉這個天子,這天無二日,國無二主,卻是眾人皆知。

    大將軍府的議事廳中,氣氛凝重。

    一般而言,軍事上的事情都是有大將軍說了算。出現突發事件,也是大將軍先聚集文武商議對策,而後才會稟報皇帝。像上一次蔡邕越級報告,已經是不合規矩。

    何進覺得自己的太陽穴突突直跳,不停的揉著。

    真是一個不順心的歲月啊。一波未平一波又起,這造反作亂,彷彿成了瘟疫一樣的傳染。原以為這新一年能有新氣象,可誰能想到,新年的第一天就聽到這消息?

    原本聚集幕僚,是為了接見董俷。

    現在正好,董俷的事情先放一放吧,說說怎麼平亂?

    曹操、荀攸帶著董俷來到議事大廳的時候,所有人都在沉思。

    在這些人當中,有的是何進的幕僚,有的卻不是。比如驃騎將軍、槐里侯盧植。

    他今日來,一是想看看被好友蔡邕極力稱讚的虎狼之將,二一來還是想找董俷商量事情。

    聽到漁陽作亂的時候,盧植眉頭緊鎖。

    新任的幽州牧劉虞是個溫和長者,治理民事頗有才幹,可遇到軍事,恐怕是危險。

    更何況,劉虞剛到幽州,只怕州內的事情還沒有理順,如何應對?

    眼角的餘光,發現曹操、荀攸進來。在這二人身後,還跟著一個身高九尺五寸,虎背熊腰的少年。那體格,稱得上雄壯二字。那大腿,好像廊柱子一樣,那胳膊,比大廳里的那些文士們的大腿不遑多讓。這少年站在門口,立刻讓廳中光線一暗。

    好一員虎將!

    盧植不由得心中暗自稱讚。

    說起來,自家學生劉備的三弟張飛,已經是那種很彪悍的人物。

    萬萬沒想到,這少年看上去,比之張飛更莽。略有些枯黃的頭髮盤成了一個髻,古銅色的臉膛,看上去格外威嚴。臉形很方正,只是這五官……細目橫眉,獅鼻闊口。

    盧植心裡暗笑一聲:伯喈所說的相貌秉異,果然不差。

    這相貌,誰敢說不秉異。

    「孟德、公達,你們來的正好,快點幫我想想,該怎麼處理此事?」

    曹操和荀攸只是猜測到幽州發生了大事,可並不知道究竟是什麼情況。旁邊陳琳連忙低聲向二人解釋了一番。

    暗吸一口涼氣,曹操心道:這叛亂此起彼伏,莫非漢室江山,真的沒救了嗎?

    可還不能在臉上有所表露,連聲道:「容我三思,容我三思。」

    何進的目光,落在了董俷的身上。

    早就聽老父親說過,董卓那兒子生的比老虎還要暴烈。今日一見,果然是名不虛傳。

    「可是俷賢侄?」

    「小侄見過大將軍!」

    董俷上前要行禮,被何進攔住。

    「俷賢侄不必多禮,本想為你接風洗塵,可誰成想……你且一旁落座,咱們過後再說。」

    董俷在靠著議事大廳門口的席位上跪坐下來,順便打量了一下廳中眾人。

    有幾張熟悉的面孔。

    上首位置,有一個熟人,正是荀爽。覺察到董俷在看他,荀爽抬頭朝董俷一笑。

    這個人,其實也不錯。

    董俷目光落在了荀爽旁邊的人身上。何顒,也是個熟人。

    但何顒顯然沒有荀爽那般友好,臉上露出輕蔑的笑容,哼了一聲不看董俷。

    另一邊的上首位置,坐著一個老者。

    相貌清癯,但是眉眼之中,有一種威武之氣。他也正在打量董俷,見董俷向他看來,微微一笑,算是打招呼。而在他旁邊,卻是一個青年,年紀看上去不到三十。

    他閉著眼睛,似乎是在沉思。

    俊朗的相貌,頜下黑須,有一種世家子的孤傲氣質。

    這廳中在座的人,和他年紀差不多的都是坐在下首,也只有他,是在一群老者中間。

    想必,是個了不得的人物吧。

    何進見沒有人說話,心裡不免感到有些不痛快。

    咳嗽了一聲,「好了,大家也考慮了一些時候,有什麼主意,都出來說說吧。」

    何顒下首的文士想要開口,卻被何顒攔住。

    只見他站起來,「大將軍,這件事其實也不難。俷公子被譽為虎狼之將,又是將門之子,更先後平定了太平道之亂,還奪回了隴西郡城。想必,這也難不倒他。」

    在說到隴西郡城四個字的時候,何顒特意的加重語氣。

    說實話,何進對董俷當初不經過他,而通過蔡邕直接稟報皇上的舉動也不甚滿意。

    可這時候也覺得何顒有點……

    董俷是個武將,年僅十五歲而已。

    就算他當初做的事情不合規矩,可也是年少無知。

    董卓這次表現出了非常大的誠意,很爽快的就把董俷送來了雒陽,而且還命人帶來重金以示忠心。何進也覺得老大不好意思,當初董卓投靠閹寺,不也是他一手造成?

    想當年,他和董卓推心置腹。

    結果人家第一次進京,二話不說先拿走了一個官職不說,而後在南宮血戰,何進也沒有站出來為董卓說一句好話。這事情放誰身上,只怕都不會太高興。現在,董卓已經回來了,還在信中口稱『大將軍吾兄』,多真誠,何必要去為難一個孩子?

    何進正要站出來打圓場,董俷卻呼的起身。

    陳琳向曹操、荀攸解釋的時候,董俷已經聽清楚了原委。

    多大點的事情啊,用的著一個個愁眉苦臉?他自然能看出何顒對他的針對和敵意,但是一點也不放在心上。老子這次來你雒陽,說穿了就是要惹事,怕你個球啊!

    「大將軍,小侄雖魯,可也聽說過兵來將擋,水來土填的道理。張舉造反,乃大逆不道之舉,何需商量,打他就是。誰造反,就滅了誰,殺得血流成河,看誰還敢造反?小侄不才,願領三千人馬,前往漁陽平叛。若拿不到那張舉的人頭,小侄提頭來見!」

    一番話,說的大廳里的人,有一半直翻白眼。

    董俷說完,挑釁似的向何顒看去,「只是不知道伯求先生,敢不敢雖我一同出征!」

    「你……」

    一句話,把個何顒憋得臉紅脖子粗。

    董俷就是挑明了:你丫不敢隨我一起出戰,最多也就是耍弄嘴皮子。

    那孩子氣的表現,讓滿屋的人不禁莞爾。

    一直閉目的青年也睜開了眼睛,笑道:「俷公子這話,說的倒也真實在。」

    盧植看何顒有點下不來台,忙站起來說:「大將軍,俷公子這話乍聽是有些可笑,可說穿了,也就是這麼回事。張舉造反,我們打就是了。朝廷百萬雄兵,難道還怕他一個漁陽土豪?呵呵……不過盧植以為,打、撫必須配合使用。對張舉一干亂臣賊子,我們不但要打,還要打得狠……而烏桓人,我建議由劉幽州來應對。」

    這個人,就是盧植?

    董俷不禁好奇的向盧植看去,而盧植說完,朝著董俷一笑。

    這老頭,沒老爹說的那麼可惡啊!挺和藹的一個人……

    董俷素來是你敬我一尺,我敬你一丈。盧植表現出了善意,他自然也是投桃報李。

    何進連連點頭,「子干說的沒錯,打、撫相合……恩,烏桓人由劉幽州來解決,那征討張舉,該有誰來統兵?賢侄,你且坐下,你剛入雒陽,若是蔡伯喈聽說我讓他的虎狼之將連休息都不休息就派出去打仗,他鐵定找我拚命,說不定還會參我一本。」

    很奇怪的氣氛,大廳里的人,笑容很有些古怪。

    其實,這一路上董俷想了很多。

    來雒陽主要就是兩個危險因素,一個是士人對他的挑釁。這一點董俷不怕,他已經做好準備,誰他媽的敢找我挑釁,我打得他好像豬頭一樣。反正老爹在涼州一日,那何進就要保我一天。至於第二個危險因素,也是董俷心裡最為擔心的一點。

    皇甫嵩!

    皇甫嵩的死,如果有人要詳查的話,那可真不好辦。

    不過從目前來看,好像所有人都沒有把他和皇甫嵩的死聯繫在一起。

    何進開了口,董俷也不再多說。

    反正讓所有人領教了他的蠻性,這就足夠了!

    那個青年,為何要幫我說話?而且他一開口,原本想幫何顒說話的人,似乎都退了回去。

    偷偷的詢問身邊的曹操,「剛才說話的是誰?」

    曹操此時在大將軍府的地位也不甚高,故而和董俷坐在一起。

    聽得董俷詢問,曹操笑道:「第一個開口的,是本初……哦,就是袁隗太傅的侄子,袁紹;後面說話的老者叫盧植,和伯喈先生的關係非常好,算是你的長輩吧。」

    「唔,原來是他!」

    董俷點點頭,忍不住又開了袁紹一眼。

    正好和袁紹的目光相觸,董俷敏銳的覺察到,那目光中帶著一種很複雜的含義。

    盧植說:「讓董賢侄領兵出征是個好主意,但不太現實。從雒陽到幽州,加上整點兵馬,至少也要一個月的時間才能到達。一個月的時間,對於反賊實在太寬裕了。」

    袁紹說:「盧公所言不差。」

    盧植接著說:「我有一人舉薦……我那學生遼西令支人公孫瓚,為人勇武,頗有機智。其人也是出身遼西望族,對朝廷忠心耿耿,而且頗有義名。早年他跟隨涿郡太守劉基,后劉基因事獲罪被發配日南。身邊隨從都散了,唯有伯圭始終跟隨。」

    「哦,這件事我倒是聽說過。」

    盧植笑道:「劉基被赦免后,伯圭曾被舉為孝廉。後來到遼東郡任長吏,更多次擊潰鮮卑人。此人剛正不阿,更兼嫉惡如仇。如今是涿縣縣令,可命他就地招募幽州精銳,攻打張舉。」

    何進沉吟深思片刻,拍案而起,「就這麼決定,命公孫瓚為幽州都督行事,賜符節,總督平叛。劉幽州主持安撫烏桓之事,務必要儘快解決張舉之亂,以定皇上之心。」

    「大將軍英明!」

    廳中眾人躬身應命,董俷也是趕緊行禮。

    「我這就去見皇上……啊,俷賢侄,今日恐怕無法為你接風洗塵了,改日我在專門設宴。你在雒陽可有住處?若是還沒有找好的話,不如就先住在我這裡,如何?」

    董俷忙道:「大將軍,我父在我出發之前,已經派人在迎春門外買了房子。」

    「既然如此,那我就不留你了!」

    何進說完,對袁紹等人說:「本初,慈明,你們都先留一下,我還有些事情要說。」

    董俷在大將軍府的家人帶領下,走出了府門。

    董鐵牽著馬,在門口等候。

    「主人,咱們接下來去哪兒?」

    「回家,先回家!」

    董俷說著,正要翻身上馬,這時候從大將軍府門後走出一人,大聲道:「賢侄,等我一下,我有話要說。」

    扭頭看去,就見盧植匆匆的走過來。

    對於這位長者,董俷還是很有好感的。

    連忙躬身道:「盧公,有何吩咐?」

    盧植似有難言之隱,看看大將軍府門前的那些侍衛,苦笑一聲說:「咱們邊走邊說!」

    ——————————

    今天是七月第一天,先奉上一萬字,懇請月票。

    上個月有賴大家的幫忙,讓俺取得了一個很不錯的好成績。

    這個月,還請繼續支持,俺也會努力創作出更好的內容,以報答大家的厚愛。(未完待續,如欲知後事如何,請登陸www.qidian.com,章節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閱讀!)



    上一頁 ←    → 下一頁

    女村長的貼身神醫絕品敗家系統諸界末日在線獨家婚寵:老婆送上門我的女友是聲優
    極品修真邪少斬龍都市極品醫神六零小甜媳重生棄女當自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