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惡漢 » 第168章 三丑戰三英(一)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惡漢 - 第168章 三丑戰三英(一)字體大小: A+
     

    太平道叛亂,雖然造成了不小的災難,可在另一方面,也為漢家江山選拔了一批人才。

    正是十二月中,紛紛揚揚的大雪覆蓋了冀州大地。

    按道理說,劉備應該很得意才是。

    在原有的歷史上,盧植在把張角圍困廣宗之後,就遇到了宦閹的陷害,使得劉備的命運也變得撲朔迷離。可如今,歷史上那個陷害盧植的宦官左豐並沒有出現,也就使得盧植能夠順利的完成平叛,連帶著劉備三兄弟,也因此而得了不少好處。

    可劉備卻覺得很煩悶。

    如今,他擔任著安喜縣尉的官職,就一個小民而言應該是很不錯的結果。

    但劉備心裡卻很清楚,他被流放了……被盧植流放了!今後的命運,只怕也會變得動蕩不安。而之所以有這樣的結果,全都是因為劉備對盧植所說的那一席話。

    二十天前,朝廷傳來旨意,調盧植入京。

    時正在盧植帳下擔任校尉的劉備聽到這個消息之後,敏銳的覺察到了裡面的危機。

    急匆匆的趕到了府衙,見盧植已經開始收拾行李。

    盧植依舊是那副古井不波的平靜表情,看到劉備的時候,臉上不禁露出了一抹笑意。

    對於這個學生,盧植還算滿意。

    「玄德,急匆匆的趕來,有什麼事情嗎?」

    劉備唱了個喏,然後走過去問道:「老師,備剛才聽說,朝廷下旨讓您回雒陽,是真的嗎?」

    「哦,這消息傳的可真夠快啊!」

    盧植呵呵笑了,點頭回答:「沒錯,朝廷命我儘早迴轉雒陽,我這不正在收拾東西嘛。本來想走之前再告訴你們,以穩定軍心。沒想到……呵呵,新任冀州刺史王芬也是當朝名士,和我也有些交情。玄德可留在這裡好好輔佐,定有錦繡前程。」

    「老師,雒陽,萬萬回不得啊!」

    盧植臉上還是很平靜的表情,「玄德這話又是什麼意思?我為什麼回不得雒陽呢?」

    「老師,難道您沒看出來嗎?這是朝廷忌憚老師您啊。您在冀州,可安全無恙。數十萬雄兵可為壁障,保護老師的安全。可回到了雒陽,您無兵無勢,豈不危險?」

    盧植深吸一口氣,笑呵呵的說:「玄德此言差矣,我若不回去,背著個無父無君的罵名,那才是真的危險了呢。你說的這些,我怎能不明白?可君命不可違,皇上既然要我回去,我自應當回去,難不成還要和皇上討價還價?若如此,和反賊有什麼區別。」

    劉備陡然熱血沸騰,緊握拳頭。

    看看房間里沒有別人,他忍不住輕聲道:「老師,備有一言,不知當講不當講?」

    盧植目光閃爍,當下在屋中坐下,示意劉備也座。

    「玄德有話,但說無妨。」

    劉備猶豫了一下,「敢問老師,這世上最難得,又最容易失去的,是什麼?」

    盧植想了想,「機遇吧,我說的可對?」

    「正是!」劉備說:「機遇來了而沒有錯過,這就是機會。古之聖賢也都說要伺機而動,聰明的人也正是有了這種機會,才能有所表現。而現在,老師你已經有了難得的機遇,卻要偏偏錯過。老師愛惜名聲,殊不知若錯過了機遇,又如何能保全聲譽?」

    盧植沉吟了一下,「玄德有話明講。」

    劉備上前一步,躬身壓低聲音道:「天道不會無緣無故的袒護某一方,百姓也只認同有能力,能讓他們活的好的人。如今老師擁兵征伐,已經立下的不世功勛,如周文王於商紂,全天下的人都已經知道了您的威名和功德……民謠曰:賴得盧公兮復安居,這是湯武在世都不一定能超越您的聲譽啊。既然如此,您又要一心做臣子,怎麼可能呢?」

    盧植心裡咯噔了一下,瞪著劉備,半天沒有開口。

    劉備也不催促,心知盧植要消化他這番話,只怕也需要時間。

    過了片刻,盧植冷冷說:「我一心為國家,對朝廷忠心耿耿,為日月可鑒,心安理得。」

    「您心安理得,可朝廷會心安理得嗎?」

    劉備既然已經開了這話題,當下也不再猶豫什麼了,沉聲道:「老師難道忘記了韓信嗎?那韓信只為一點點恩惠,卻拋棄了三份基業。人家把利劍放在他喉嚨上,他才悔不該當初。錯過了,機遇也就丟……如今朝廷失政,天下正需要明公啊。」

    見盧植還是一臉的平靜,劉備一咬牙,再勸說道:「老師您現在的武力,已經超過了韓信。只需振臂一呼,徵集冀州精銳,調動七州兵馬,渡漳河,飲馬孟津,誅除閹寺,消滅群凶……則大功告成,天下歸心。到時候,老師想做什麼,豈不是易如反掌?」

    盧植眼睛一眯,閃過一抹殺機。

    而劉備正說的激動,手舞足蹈道:「當今政局,小人當道,主上昏庸。老師您建立了令朝廷無法賞賜的功業,已經被別人猜忌。若不搶先下手,只怕將來追悔莫及。」

    「不要說了!」

    盧植起身鏘的抽出寶劍,一腳踹翻了案子。

    大步上前,劍指劉備,怒目圓睜喝罵道:「劉備,我還以為你是大漢的忠臣良將,故而苦心培養你,希望他日你能為守護大漢而出一份力。可沒想到,你居然是狼子野心,口出忤逆之言,要我背叛朝廷?劉玄德,莫非你以為我手中寶劍不利。」

    劉備的腦袋嗡的一聲響,有點懵了。

    這番話如果晚個十年,或者對另一個人說,也許真的能讓人心動。

    可偏偏盧植……

    劉備疏忽了盧植那份對朝廷的赤膽忠心,更忽視了朝廷雖然失政,但漢室威望仍在。

    可事到如今,已經騎虎難下。

    劉備一咬牙,「老師,備句句出自肺腑,都是為老師著想。若老師想要殺我,備絕不會反抗。只是,還望老師三思而後行,如果一旦離開冀州,可就真的完了啊!」

    說著,劉備跪在地上,眼睛一紅,鼻子一酸,兩行熱淚流淌下來。

    盧植的手微微顫抖,心思好生複雜。他何嘗不知道入雒陽,他就好像入了狼窩的羔羊,到時候任人宰割。可是,自幼培養的忠君思想,讓他無法接受劉備的好意。

    天下方平靜下來,涼州和司隸尚有胡人作亂。

    如果他真的這樣做了,那就是為剛獲得喘息機會的漢室江山的傷口上,撒一把鹽。

    到時候,兵禍再起,生靈塗炭。

    為一己之私而令天下蒼生受苦,盧植絕不為之。

    可劉備說的情深意切,讓盧植也真的無法下毒手殺害。

    片刻后,他鐺的把寶劍扔在地上,「玄德,你這番好意,我心領之。可大丈夫有所為有所不為,我盧植深受朝廷厚望,絕不會為一己私利而禍亂蒼生。你……走吧,我不殺你,但今後莫要再稱我為師,我與你再也沒有半點干係。明日你就離開,前往安喜縣任縣尉。從此你好自為之,若我知道你禍亂天下,死也不會放過你!」

    盧植的最後一句話,幾乎是吼出來的!

    劉備失魂落魄的離開了府衙,甚至不知道是怎麼回到了住處。

    「大哥,您這是怎麼了?」

    關羽和張飛看他的樣子,都忍不住上前關切的詢問。

    看著這兩個結義兄弟,劉備悲由心生,忍不住放聲大哭起來。

    哭什麼?

    也許是為了前程,也許是因為連累了兩個兄弟,也許是……

    這一哭,可真的吧關羽張飛二人嚇壞了。張飛更是個實誠的傢伙,連忙跪了下來,「哥哥何故哭泣?莫非是兄弟們做錯了事情?翼德以後再也不在軍營中偷喝酒了,哥哥莫哭啊……」

    「是啊,大哥!」

    關羽也說道:「有什麼事說出來,咱們兄弟一起想辦法。」

    劉備當下說出了被發配到安喜縣的事情。當然他沒有說是他說了忤逆的話語。經過盧植這件事,讓他清醒的覺察到,有些事情,火候不到的話,萬萬不能說出。

    張飛聞聽勃然大怒,「那老頭好沒道理,我等為他立下汗馬功勞,他怎能如此對我等?」

    關羽的反應很奇妙,丹鳳眼一眯,輕捋美髯,若有所思。

    「翼德莫要胡說,老師……唉,千不該,萬不該,都是備之錯。還連累了兩位兄弟隨我一同倒霉,我這心裡實在是……也罷,我這就去再見老師,求老師把你們留下。我一個人獨自前往安喜算了。大丈夫一人做事一人當,萬不能連累了兄弟的前程。」

    張飛環眼一瞪,「哥哥這是什麼話?當日我們桃園結義,不是說過有福同享,有難同當嗎?哥哥走了,翼德也不在這勞什子軍營里呆了,沒了哥哥,好生無趣。」

    關羽點頭,「三弟此言大善,我等隨哥哥一起去安喜縣。」

    也就是這樣,從堂堂校尉,一下子變成了安喜縣尉。

    劉備坐在堂前,看著滿天的大雪,心中悲苦叢生。這安喜縣貧瘠至極,人口也只有八九千人而已,就連縣衙也是殘破不堪。

    老師啊老師,學生一心為你考慮,你不聽也就算了,為何把我扔到了這種鬼地方?

    心中不免生出了怨恨,端起大觴,一飲而盡。

    就在這時候,有縣吏急匆匆的跑進了縣衙:「大人,大事不好,大事不好了!」

    本就心煩,聞聽縣吏喊叫,劉備更加惱怒。不過他天生性情堅忍,經過這一次事件后,更是變得喜怒不形於色。起身,和顏悅色的問道:「發生了什麼事?慢慢說?」

    「三爺今日心煩,又吃多了酒!」

    劉備不免鬆了一口氣。也難怪,從熱熱鬧鬧的軍營里出來,變成了現如今的馬弓手,讓那天生就是為了大場面而生的張飛怎麼能受得了?

    有道是曾經滄海難為水,月前還是堂堂都尉,可一眨眼就變成了馬弓手。

    這種事情,恐怕換做誰,心裡都不會很舒服吧。

    「可是又砸了人家的酒肆?損壞了多少東西,讓酒家呈報上來,我這裡賠給他就是。」

    縣吏聞聽,連連搖頭。

    「大人,若是砸了酒肆也就好了。三爺喝多了酒,聽人說外面有一隊騎軍路過,而且都是上等的純血大宛良駒。三爺說那大宛良駒也只有大人才配擁有,故而……」

    劉備激靈打了個寒蟬。

    「騎軍,可是朝廷的騎軍?」

    「不是的,看上去好像不是漢人,但裝束被朝廷的騎軍還要精良,並且都是一人雙乘。」

    劉備聞聽大驚失色,「快快告訴雲長,讓他隨我一起去攔住翼德。」

    為何會有此反應呢?

    劉備清楚一件事情,那就是冀州世族林立,豪強多不勝數,而且大都是百年的望族。

    盧植在,還能壓制那些人,畢竟盧植本身的名望不小。

    可現在盧植走了,新任冀州刺史王芬,也出身冀州望族序列,對於世族的利益格外看重。也正因為這個原因,王芬才能在短短的時間裡在冀州站穩腳跟。

    如果張飛搶了普通的商隊,也還好說。

    就算是搶了朝廷的騎軍,憑著他在盧植帳下效力過一段時間,多少也有不少的熟人,也能矇混過去。可如果是搶了世族豪強,且不說這些百年望族本身就實力很大,就算他們不計較,那冀州刺史王芬,能不開口嗎?雖說王芬與盧植有交情,可在這種事情面前,只怕也不會站在劉備這一邊,去維護劉備三兄弟的周全吧。

    騎上馬,帶著當初從涿郡一起應募的鄉勇,風馳電掣的衝出安喜縣城。

    那邊關羽正在操練手下的百餘名軍士,聞聽這件事之後,也急忙帶著人趕了過去。

    在距離安喜縣大約十里的地方,遠遠就看見有人在撕殺在一起。

    和張飛交手的,是一個手持鐵蒺藜骨朵,胯下是一匹讓關羽和劉備都眼紅不已,垂涎三尺的純血大宛良駒的紅臉漢子。那漢子看上去年齡應該不算太大,可生的是膀闊腰圓,黃髮碧眸,相貌奇醜,如同一頭野獸般,不停的大聲咆哮,聲若巨雷。

    戰場兩邊,一邊是張飛帶出來的百人騎隊,另一邊卻又大約三百人以上。

    一百人左右的女兵,全部著銀盔銀甲,清一色的銀槍,身披雪白的遮風大氅。胯下是一色的白龍馬,一個個英姿颯颯,好不威風。臉上都帶著青銅打造而成的面具,乍看讓人心驚肉跳。

    此外尚有一百多人,全部只著式樣奇特的筩袖鎧,披黑色大氅。

    看相貌,不似漢人,但裝備,卻讓關羽忍不住咽了一口唾沫。最讓劉備二人眼紅的,還是他們身旁的馬匹。騎一匹,牽一匹,空著的戰馬身上,掛著盔甲包,包的嚴嚴實實。

    還有數十輛大車,有一百多個隨從負責看管。

    為首的兩個大漢,也都是九尺身高。

    一個面色黑油,呈現古銅色彩,另一個如同淡金,跨坐馬上如同下山猛虎。

    這兩個人,都有一個特徵。

    那就是丑……非常的丑!

    在二人身後,還有兩員女將。內罩銀甲,一個披水綠色的斗篷,一個卻是著大紅色披風。

    臉上也帶著青銅面具,看不到長相。

    只是那盔甲勾勒出曼妙的曲線,想必長得也不會差了。

    黑臉漢子和黃臉漢子不時的低聲交談。戰場上,紅臉少年舞動鐵蒺藜骨朵,上下翻飛,勢若奔雷;而三爺張飛,也不遑多讓,丈八蛇矛好似出海的蛟龍,招招致命。

    這二人打在一起,走的全都是至剛至陽的路數。

    那紅臉少年在招數上不及張飛的精妙,力氣也是和張飛在伯仲間,漸漸落在下風。

    只是,他殺法驍勇,更兼招數帶著一種悍不畏死的兇狠蠻性。

    張飛雖然略佔上風,可是要取勝,沒有一百個回合也不太可能。

    這些人是誰?

    正是從臨洮出發,前往雒陽的董俷等一行人。

    董俷決定去雒陽之後,在和賈詡商議一番,就派唐周帶著成蠡等一百名成家巨魔士先行前往雒陽打點一切。去雒陽,總不成住在何進的家裡吧。董俷可不想寄人籬下……再者說,還要疏通一下關係,自然少不得要一些時間來打點溝通。

    唐周走後第三天,董俷才帶著人離開敕勒川牧場。

    心裡都清楚此去雒陽的目的,董俷也不想帶他那六百巨魔士一同前往,畢竟太扎眼了。

    故而,只帶了沙摩柯剩下的一百多五溪蠻人。

    本來董俷覺得帶這些人已經足夠了。可臨行之前,董綠突然吵著要和董俷一起去。

    想想也是,新婚不過一個月,綠兒怎能捨得分居兩地?

    在一番哭鬧哀求之後,董俷很無奈的答應了綠兒的請求。不過她一個女孩子也不方便,董媛乾脆把虎女營交給她,現任的虎女營統領任紅昌,隨董俷一同進京。

    滕麗兒是沒時間,因為裴元紹和董棄被董俷從招了回來。

    接下來,裴元紹和滕麗兒要帶領將做營大部分人手前往張掖。牧場的將做營中,只留下百十號人,而且大都是木匠,所涉及的將做營機密,也不算是非常的多。

    幾十輛車裡,裝了二十套傢具,還有金銀無數。

    董旻說,這些都是敲門磚。去了雒陽,就別怕花錢……今日花一百金,明日能賺回一千金。些許小錢,無需太在意。若是不夠的話,可以讓家裡在給予支援嘛。

    典型的花花公子態度,但是說的卻很有道理。

    董俷聽從了董旻的話,決定到了雒陽之後,就這麼做。

    反正,那些傢具送出去了也不值錢,但是如果當商品販賣,卻是一筆穩賺不賠的生意。

    以上言論,由董媛發表。

    董媛現在不舞刀弄槍了,卻開始喜歡上了錢帛金銀。

    甚至翻出了一些先人們對於經商之道的典籍,任憑董夫人如何責罵,也是痴心不改。

    做商人,在這個時代是一件很低賤的事情。

    不過董家早年也是靠這個起家的,董夫人雖然責罵,可畢竟是自幼在羌人中長大,也沒有那麼多的觀念。故而責罵了幾次之後見沒效果,乾脆也就由著董媛去了。

    董俷並沒有直接去雒陽。

    他轉道冀州,先是前往常山郡。

    記得演義里那常勝將軍,大名鼎鼎的子龍哥就是那裡的人,所以準備去碰碰運氣。

    可常山何其大,人口眾多。

    想要在茫茫人海中找一個人,如同大海撈針。

    更重要的是,真定多山。有很多人是依山而居,想要一個村落一個村落的挨個走過來,沒八九個月,至少也要半年的時間。可如果董俷半年還不到雒陽,何進會怎麼想?

    所以在走訪了一些村落之後,董俷也只好放棄。

    帶著人往雒陽走,好不好的卻遇到了大雪。在雪地上趕路,本就是一件很痛苦的事情,可誰有能想到,會突然竄出一個黑面豹頭大漢,叫嚷著要他們把馬匹留下。

    沙摩柯生長在南方,對這北方的大雪本就有些不適應。

    加之和他心愛的丹犀分別,心裡老大的不痛快。也難怪,騎著一頭牛進雒陽,實在是有點……

    倒不如留在牧場,讓丹犀和獅鬃獸暫時做伴。

    那黑面貨蹦出來,破口就罵,沒有半點的道理。沙摩柯勃然大怒,催馬就沖了過去。

    雖然馬術不算太精通,可董俷的馬上,卻都配著雙鐙,足以讓沙摩柯彌補這一點。

    董俷覺得這貨很眼熟,張口閉口的三爺……

    難道是張飛?這運氣未免太好了吧。他是沒見過三將軍,可演義里,三將軍也算是極有特徵的一個傢伙。這可是三國武將中排名前十的人物,董俷不得不加了小心。

    沙摩柯的年紀畢竟比張飛小,見見落了下乘。

    典韋一蹙眉,夾雙戟催馬沖了出來。

    「三弟莫要慌張,我來助你!」

    「爾等好不要臉,竟然以多欺少?三弟莫擔心,我來也!」

    一個紅臉美髯公策馬飛出,向典韋就撲了過來。這美髯公手持一把青龍偃月刀,馬快刀疾。

    董俷暗叫一聲不好:「大哥小心,當心他的頭三刀!」

    話音未落,美髯公已經來到了典韋面前,青龍偃月刀劃過一道奇異的弧線,如同一道閃電,向典韋劈去。(未完待續,如欲知後事如何,請登陸www.qidian.com,章節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閱讀!)



    上一頁 ←    → 下一頁

    首輔家的小嬌娘戰天龍帝陰人勿擾女村長的貼身神醫絕品敗家系統
    諸界末日在線獨家婚寵:老婆送上門我的女友是聲優極品修真邪少斬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