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惡漢 » 第167章 請君入京為質子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惡漢 - 第167章 請君入京為質子字體大小: A+
     

    新婚的快樂時光,在悄然無聲中飛快流逝。

    董俷和綠兒白天騎馬在牧場中賓士,晚上則如膠似漆,顛鸞倒鳳,日子好不快活。

    經過滋潤的綠兒,水嫩的好像可以掐出水來的小花。

    看在人心裡,疼在人心間。那些原本對這椿婚事並不看好人,也不得不承認看走了眼。

    或是旁敲側擊,或是暗中觀察,董俷心中的疑團漸漸被解開。

    婚前,董俷因搬去了臨洮居住,在牧場的住所也就暫時的空閑下來。

    雖然平時董綠也會過去打掃和照看,可大部分時間,那裡卻是被王姬所佔用。王姬是感興趣董俷以前讀過的那些書,特別是那些斷句的分隔,無疑是一種對那些先人所流傳下來著作的一種另類解釋。對於此,王姬頗感興趣,有時會在書房呆到很晚。

    董綠看王姬來來回回的奔波辛苦,乾脆讓她住在了董俷的卧房中。

    一來方便看書,二來呢,她也方便找王姬說話。對王姬的才學,她還是頗為敬重。

    董綠也喜歡讀書,但大都是囫圇吞棗的,不甚了解。

    如今有這麼一個學養高深的女子出現,她自然不願放過。

    看看書,或是聽王姬演奏琴曲,倒也算是一種消磨時間的樂事。一來二去之下,王姬也就經常留宿在董俷的卧房中,甚至還把書房裡的書案,一同給搬了過去。

    那一夜,董俷渾渾噩噩的,習慣性的回到了自己的卧室。

    ……

    有時候,事情就是這樣奇妙。

    董俷心知肚明,董綠也很清楚,而王姬呢,則是有點啞巴吃黃連,有苦說不出。

    董綠和王姬見面時,依舊能說說笑笑。

    可一旦董俷出現的時候,氣氛就會一下子變得尷尬。

    三人都是心懷鬼胎,只是誰也不願意把這層窗戶紙給捅破。董俷不願意,因為他不知道該說什麼;董綠不願意,因為她害怕失去了董俷的寵愛;而王姬更不願意,她一個寡婦,借宿別人家裡本就是有寄人籬下的意思。雖說那一夜只是誤會,可說出去,誰又會相信?

    反正,就這麼耗著。

    大約過去了十天左右,王姬終於忍受不了那種天天和董俷見面的尷尬,提出離開。

    「姐姐,你為何這麼急著要走?」

    董媛不曉得這其中的奧妙,拉著王姬的手依依不捨。

    而王姬呢,則只能苦笑,「我離家也久了,想必那件事的風頭也過去了一些,所以想回家看看。家中尚有老父在,實心中牽挂。再說了,我也不可能總住在這裡,畢竟不是我的家啊。」

    「看姐姐說的,這裡就是你的家,看誰敢嚼舌頭。」

    「沒人嚼舌頭,是我真的牽挂老父,所以……我明天就動身。」

    王姬的口氣很堅決,帶著不容動搖的決心。

    董媛見是這種情況,也知道勸說沒什麼用處。再說了,人家說的也沒錯啊,想念老父,總不能攔著人家不讓走,是不是?真如阿丑所說的那句話:天下無不散的宴席啊!

    第二天,王姬動身啟程。

    董夫人也頗為不舍,但也不好強行挽留。

    有心詢問王姬的住所,他日也好來往。可王姬卻留了一句:若是有緣,自能相見。

    也許,有學問的人,都有點怪脾氣吧。

    不過出於安全考慮,董夫人還是拍了一支人馬,由馬嵩負責送王姬回家。

    至於送到什麼地方,那就由王姬來決定。若是她覺得安全了,可以讓馬嵩帶人回來。

    仔細想想,如今歲月兵荒馬亂,一個女人孤身上路,確實不安全。

    王姬接納了董夫人的好意,坐著馬車,在馬嵩和五百巨魔士的護衛下,離開了牧場。

    走的時候,董綠來送行了,可是董俷卻沒有。

    也明白董俷的苦衷,真的來了,怕又難免會有一番尷尬的場面,倒不如不見的痛快。

    只是這心中,有一種莫名的失落。

    當離開牧場已經有些路程了,王姬在馬車裡,突然聽到了一聲如野獸般的馬嘶。

    聲若巨雷,在曠野中迴響。

    王姬心中一動,連忙從車簾的縫隙中向外觀看。只見遠遠的一座山崗上,有一人一馬靜靜的立在那裡。

    馬嵩連忙讓馬車停下,走到車旁,輕聲道:「小姐,那是我家公子,可要見一見?」

    王姬的心思很複雜,猶豫了一下,「還是算了,我們走吧!」

    對於王姬和董俷之間的故事,馬嵩並不是非常的了解。不過也算是久經風浪的人,他能感覺到,也許在二人之間,發生了什麼事情。有時候想想也可笑,自古才子佳人……可自家那位公子啊,和才子真的沒甚關聯,甚至連長相也看著有些……

    可偏偏這桃花運,卻是好的出奇。

    王姬既然不願意見董俷,馬嵩也沒有強行作為。看了看遠處山崗上,跨坐獅鬃獸的董俷,心裡嘆口氣,催促車馬繼續前進。

    而董俷呢,則挽住了韁繩,看著車馬愈行愈遠,心裡頓時有悵然若失的感受。

    不過很快的,這感覺也就消失了。

    過去的就讓他過去,與其在這裡悵然若失,不如把握好手中的幸福,省的將來失去后再去追悔。

    「你保重!」

    董俷沖著馬車大聲的吼了一句,如同巨雷一般,撕裂了平原上空的寧靜。

    王姬在車上一顫,卻沒有在回頭看。

    也許,那隻能是一場夢吧……

    ******

    回到牧場后,董俷抖擻精神,再次忙碌起來。

    他有他的事情,他很忙,可沒有太多的時間來兒女情長。

    臨洮屯田已經開始,從宛縣押解過來的俘虜,在經過一段時間的修整后,開始了勞作。

    也幸好早年董俷的未雨綢繆,敕勒川牧場囤積了很多糧食,足夠這些俘虜渡過嚴寒的冬天。等開春的時候,隴西將會對羌人發動反擊。而那時張掖也基本上能穩定下來,再把這些俘虜分批送往張掖進行屯田,至於借口嘛,就讓賈詡去費腦筋吧。

    華佗在經過了一段時間的考察之後,決定暫時留在牧場。

    和馬真聯手組建醫護營,董俷派人往宛縣送信,請求老爹董卓給出一個校尉的頭銜。

    就叫醫護校尉,也算是軍中的高級軍官。

    相信老爹也不會拒絕,畢竟這醫護營的組建,對於維持軍中的生力軍有很好的作用。

    閑暇時,就拉著董綠一起騎騎馬,唱唱歌。

    不過每次出去,總會有一大群跟屁蟲在他們身後。典韋、沙摩柯這就不用說了,就連虎女營的新任都尉任紅昌,也總是帶著一群姑娘們跟著。有時候不無惡意的猜想,那老沙之所以這麼牢牢的跟隨,十有八九不是為了他這個二哥,而是為了姑娘們。

    馬上就要進入十二月……

    天氣一天比一天冷,而且連續下了好幾場大雪。

    涼州千里冰封,呈現出銀裝素裹的妖嬈。據隴西郡城傳來消息,羌人的攻擊越來越猛了!

    戰事趨於慘烈,但隴西郡城依舊穩如泰山。

    牛輔絲毫不在意羌人的猛攻,相反這些行動在他看來,只是羌人們的垂死掙扎。

    從臨洮源源不斷的送去糧草和兵馬,保持著郡城方面的兵力。

    與此同時,第一批訓練出來的醫護兵走上了戰場,有馬真帶隊,進駐於隴西郡城。

    一切看上去都很好,是按照董俷的計劃所發展。

    可是在進入十二月之後,一連串的事件讓所有人都大吃一驚。

    首先,從冀州送來了一批戰俘。人數倒是不算太多,只有五六千人左右。可真正令董俷感到吃驚的,卻是後續還會有六萬戰俘在三個月之內分批送抵涼州臨洮。

    「怎麼會這樣?」

    董俷倒也不是因為人多而吃驚。事實上涼州地廣人稀,人口最為匱乏。雖出產戰馬,兵士也非常悍勇,可無奈那人口的基數拜在那裡,想要獲得大發展,很困難。

    這些俘虜的到來,對於緩解這種尷尬局面很有好處。

    特別是平衡羌漢人口的差距,對日後的發展極為有利。可有一個問題,正值隆冬,哪有那麼多的糧草?本來是稍有充裕的糧草,如果加上六萬人,可真的就麻煩了。

    賈詡和黃劭也緊皺眉頭,對這突如其來的變故有些反應不來。

    「是哪裡來的戰俘?」黃劭忍不住詢問。

    「冀州!」

    賈詡苦笑一聲,「盧車騎平定冀州之亂,和董中郎採取了同樣的懷柔手段,不殺戰俘。這固然有助於加速平亂的過程,可同時也產生了一個數目巨大的戰俘群體。朝廷擬按照董中郎早先的呈報的策略,將這些戰俘分批分地,送往邊塞做戍卒。」

    「冀州,那可是有十幾萬啊!」

    黃劭忍不住說,「難道朝廷就沒有考慮一下邊塞的情況?」

    賈詡嘿嘿冷笑,「老黃,你怎地還這麼天真?朝廷裡面的事情,歷來都是百官動口,至於解決的辦法,他們是不予考慮的。如今這些俘虜即將抵達,只怕想我們的壓力就要增加許多了。不過,朝廷突然行此政令,難道是冀州方面出了變故?」

    董俷抬頭,愕然道:「冀州出什麼變故?」

    賈詡沉吟半晌,「冀州素來糧草頗豐,而且有眾多世族大戶,都多有存糧。如果盧植在,以他的本事想要解決這問題應該不難。他也應該明白,將戰俘戍邊固然是有好處,可同時也存在這很多風險……這樣連招呼都不打的送過來,只怕是……」

    「盧植有危險!」

    賈詡連連點頭,「沒錯,只怕朝廷是對盧植起了猜忌之心。」

    「那我們怎麼辦?」

    賈詡笑了笑,「接收……如果實在不行,咱們就要提前開始遷徙計劃。一俟陳到打下張掖,就準備遷徙戰俘過去。老黃,你可要早作準備,說不定要提前去張掖了。」

    黃劭點點頭,「提前動身倒是沒什麼,可張掖恐怕也是存糧不多吧。」

    賈詡陰陰一笑,「怕什麼?你想想這些人以前是幹什麼的?存糧不夠,就縱兵搶掠,這些人干這個頗為在行。張掖、酒泉、敦煌三地有西域荊揚的稱號,那些本地的羌人大豪們,都頗有家產。與其讓他們資助叛軍,倒不如資助一下我們的好。」

    「可這樣,好嗎?」

    「有什麼好不好的,張掖天高皇帝遠,正逢羌人作亂,那些當地豪強就算是想告狀,恐怕也沒有地方。老黃你要記住,酒泉、敦煌沒有了,咱們就再往西推進,西邊沒有了,就往北邊走。反正,只要能封鎖張掖,斷絕了西域的聯繫,想怎麼做都行。」

    「按照現在的情況,只怕也只有這麼做了!」

    黃劭雖然對這方案不甚贊同,但也認為是解決困境的好辦法。

    董俷在沉吟了片刻之後,「老黃,如今將做營的人太多了,在牧場里呆著,不免有些引人注目。我看……實在不行的話,把將做營也遷過去,說不定能起到什麼作用。這樣,等我們開春展開反擊之後,就讓將做營出發,老黃你統計一下,有多少人願意走。」

    「屬下立刻就辦理這件事。」

    「接下來嗎……」董俷看了看賈詡,「我們就等陳到的消息吧。」

    三人正準備商量具體的步驟,卻突然有成蠡從牧場匆匆趕來,氣喘吁吁的跑進廳中。

    「主人,三老爺回來了!」

    董俷一時間沒反應過來,「哪個三老爺?」

    「就是老主公的兄弟,您的三叔……」

    「他不是跟著我爹在宛縣嗎?怎麼突然跑回來了?」

    董俷感到非常詫異,疑惑的看著成蠡,「三叔回來做什麼?我爹呢?他們什麼時候回來?」

    「這個小人就不知道了,不過老夫人命你立刻回去,說有重要的事情要商量。」

    董俷想了想,起身道:「老師,老黃,關於我們剛才說的那件事,你們再好好的盤算一下,無比要做到萬無一失。我先回去,你們做好計劃,咱們回頭再商議。」

    「喏!」

    賈詡和黃劭也拱手應命,目送董俷在大廳外叫上典韋、沙摩柯和董鐵,和成蠡一起離開。

    「三老爺來臨洮幹什麼?」

    賈詡眼睛一眯,「只怕是朝廷,要有大動作了!」

    「大動作?」

    「冀州遣送戰俘,董校尉又在這時候回來。以我之見,恐怕中郎將大人要回涼州了。」

    「啊……」

    「老黃,我們要加速行動了。主公說要這件事神不知鬼不覺,最好能在董中郎回來之前,把一切事情都安排妥當。」

    「劭明白!」

    賈詡和黃劭在臨洮繼續商議事情。

    董俷則跨上獅鬃獸,風馳電掣似的向牧場飛奔。

    如今獅鬃獸已經有三四歲了,按照普通馬的年紀,應該屬於成熟的年齡。但由於獅鬃獸的壽命較之普通戰馬要長很多,故而其成熟期至少還要三四年的時間。

    不過即便是這樣,獅鬃獸拖著董俷,已經是毫不吃力。

    董俷也想讓象龍多休息,順便和阿丑聯絡感情,故而整日的騎著獅鬃獸,把象龍放在牧場中休養。

    進入牧場,發現牧場里多了很多官軍。

    在大宅門口,也有官軍守護。董俷還沒到跟前,就有人大聲喝道:「何人縱馬飛奔,還不趕快停下來?」

    話音未落,從門后閃出了一個都尉,上前就給了那衛兵一腳。

    「喊什麼喊,沒看見那是俷公子來了嗎?」

    董俷勒住了馬,疑惑的問道:「你們是誰?為何守在我家門口?」

    都尉連忙上前行禮,「末將趙岑,在前將軍的帳下效力,此次是奉命護送董校尉回來……董校尉要我等在此守護,這小子是新丁,不識公子尊嚴,若有冒犯還請恕罪。」

    這時候,典韋等人也騎馬感到。

    董俷、典韋、沙摩柯跳下馬,一個個如同凶神惡煞一般,嚇得那新兵心裡就一哆嗦。

    「哦,沒事……趙都尉一路辛苦了!」

    董俷倒也沒有在意那新丁的冒犯,而是客氣了一聲之後,帶著眾人走進了大宅內。

    把個趙岑長出一口氣,過去又踹了新兵一腳,「這裡不是宛縣,眼睛放亮點。剛才若非我眼睛尖,你小子肯定被董煞星給殺了。你沒見過董煞星的厲害,那可是個殺人不眨眼的主兒。」

    新兵哪敢還口,連連道謝,一連串的馬屁送出,讓趙岑好不得意。

    而董俷這時候,已經進入了大議事廳。

    「三叔,你什麼時候回來的?」

    董俷一進門,就看見了董旻正和老夫人、董夫人說話。

    廳中還有董媛、董照以及董綠三人在旁邊作陪。董旻如今比當初在宛縣分別是,似乎又胖了一圈。只是臉龐比以前黑了,也不知道他天天究竟是在宛縣幹什麼。

    對於董旻,董俷還是頗有好感。

    這個三叔人不錯,只是有時候太喜歡和稀泥了。

    本事不大,也沒甚主見。可若說喝酒玩樂,那絕對是一把好手,而且為人很親切。

    董家上上下下,對董旻的印象都很好。

    而董旻呢,頂著張彌勒佛似的大圓臉天天嘻嘻哈哈,見誰都是笑眯眯的。

    這個人沒本事,但卻有自知之明。也無甚野心,小時候對董俷,也還算是不差。

    至少比起其他人而言,態度好很多。

    董旻見董俷進來,嚇了一跳。

    也不回答,走過去裝模作樣的比劃了一下,苦著臉說:「娘,嫂子……你們天天讓阿丑吃什麼東西啊。這才幾個月啊,怎麼又長個頭了?怎麼我就不見長高呢?」

    廳中人都不禁莞爾。

    也難怪,董俷的個頭如今有九尺五寸左右,比起董旻七尺多的身高來,可是整高出一個頭來。以至於董旻要想和董俷說話,不得不仰著脖子,感覺非常的滑稽。

    眾人說笑了一會兒,分別坐下。

    「阿丑,這玩意兒聽說是你鼓搗出來的?」

    董旻坐在一張太師椅上,又是扭,又是晃,笑呵呵的詢問。

    這太師椅也是幾天前才從將做營出來的產品。隨之一同出品的,還有八仙桌和茶几。

    老夫人和董夫人就坐在八仙桌左右,兩邊是太師椅,每張椅子旁邊,還拜訪有小茶几,可以放置一些物品。對於董俷的這個發明,董府上下都很滿意。如今,董俷已經欠下了好幾套傢具,老夫人、董夫人、董媛是必不可少,他自己也需要一套,就連董照,也興緻勃勃的向董俷要了一套傢具,準備在她的房間里擺放裝飾。

    董旻搖著頭說:「我早就說這孩子不一般,不但是勇武,這腦子裡稀奇古怪的東西還真的是不少呢。等哥回來了,肯定又要樂得合不攏嘴,這玩意兒挺好,不錯。」

    董俷聞聽一怔,「爹要回來了?」

    董夫人開口道:「沒錯,你爹這次因平叛有功,故而被皇上加封為涼州刺史,東鄉侯,前將軍……如今已經在宛縣準備動身,預計在年底之前,就能抵達咱們臨洮。」

    「爹回來很好啊……正好能趕上開春的反攻。」

    董俷說著,疑惑的看著董旻,「三叔,你提前回來,莫非是有要事?」

    董旻收起笑容,點點頭說:「我是奉命回來,明天就要奔赴安定,去拜見一下先零羌的豪帥。二哥和先零羌豪帥的關係非常好,準備說服他歸降朝廷,在開春反攻時,從安定出兵,協助我們平叛。先零豪帥在羌人中的威望不小,說不定還能策反其他羌人豪帥呢。反正,說服的越多,我們反攻時的阻力就越小,勝算越大。」

    「哦,那麼說,三叔只在這裡停留一天了?」

    「沒錯!」

    董旻說完這句話,突然沉默了。

    老夫人率先覺察到了他這種奇怪的沉默,問道:「叔穎,你是不是還有什麼事情?」

    「這個……」

    董夫人一皺眉,「三弟有話就說,吞吞吐吐的一點也不爽快。」

    「是這樣!」董旻看了一眼董俷,沉聲道:「隨同大哥朝廷旨意一起抵達宛縣的,還有一封徵辟令。是大將軍府發出的,要徵辟阿丑為大將軍府的兵曹掾,所以……」

    沒等董旻說完,老夫人就反應過來,厲聲喝道:「什麼兵曹掾,莫非是要阿丑做人質?」

    「這個……」

    董旻生平一怕老哥,二怕老娘,聽老夫人發火,嚇得立刻縮脖子不敢開口。

    董媛和董綠臉色蒼白,看看董俷,又看看廳里的眾人,可不敢開口。這種情況下,輪不到她們說話。

    董夫人說:「那你二哥怎麼說?」

    「二哥的意思是,讓阿丑拿主意。如果阿丑不願意去的話,他大可把此事推掉。」

    「阿丑不能去!」

    老夫人斬釘截鐵的說:「雒陽太危險了,阿丑的性子純良,又是個火爆脾氣。萬一他惹了禍事,只怕到時候性命難保。我寧可仲潁不做涼州刺史,也不同意阿丑去雒陽。」

    董俷在聽到這消息的一剎那,也是吃了一驚。

    但他很快就平靜下來,認真的考慮了一下這裡面的機巧。

    只怕是何進對老爹頗有顧忌,所以才會要我去雒陽做人質吧。如果我不去,他肯定會想辦法找老爹的麻煩。涼州大戰即將開始,如果被自己人算計,豈不危險?

    可是去……

    董俷也實在是不想去。

    雒陽那是什麼地方,大漢江山的中心所在,也是世族力量最為龐大的地方。且不說那些人對武人是何等的看不起,就算是看得起,天天陪著他們勾心鬥角,天天和這些人空談國事……董俷心裡冷笑一聲:他們看不起我,我還未必看得起他們。

    再說了,涼州大戰開始之後,董俷還想參與。

    畢竟這是一個找韓遂報仇的最好機會,如果喪失了時機,只怕以後再報仇就難了。

    「相公,我們不要去雒陽,好不好?」

    董綠憂心忡忡,從王姬口中聽到過,也曾從黃劭、唐周那裡了解過。雒陽雖繁華,卻是步步兇險。想當初老爺身為河東太守,在雒陽還不是遭人算計,受人侮辱?

    再說了,這才新婚不到一個月,她可捨不得離開董俷。

    董媛更是以堅決的態度說:「阿丑,我們不去雒陽。那地方有甚好,不能騎馬,不能唱歌,和一幫子酸書生天天在一起,就算再好的一個人,也要被變得發餿。」

    董俷笑了,貌似姐夫李儒,也是個酸書生吧。

    就連一向對董俷不太友好的董照也忍不住說:「娘,還是別讓阿丑去雒陽,他那性子,肯定會惹禍的。」

    老夫人聽董俷不說話,沉吟了一陣道:「阿丑,你說話啊。奶奶想聽聽,你有什麼見地。」

    「奶奶,雒陽不能不去!」

    董俷在沉吟了片刻之後,「朝廷既然讓爹出兵平亂,正是我董家壯大自己的絕佳機會。如果我不去,定會讓朝廷心生不滿,同時交惡大將軍,對父親極為不利。至於兇險……嘿嘿,其實如今這天下,又何處不兇險?放心吧,孫兒自會小心。」

    老夫人和董夫人都沉默了!

    好半天,老夫人嘆了口氣說:「阿丑,你已經長大了,知道為這個家族的未來考慮,奶奶很開心。也罷,既然你拿定了主意,奶奶也不攔你,只是到了雒陽,你一切都要小心。」

    「我有一個要求,想請轉告父親!」

    董夫人點點頭,「阿丑,你說……娘定會為你轉達。」

    董俷的眼中閃過戾芒,周身陡然散發出濃濃的殺意,「請父親定要為我手刃了韓遂和北宮伯玉二賊子,大姐的仇,我從未有一日忘記過。不殺韓遂,孩兒誓不為人!」

    ————————————————

    下章預告:三丑戰三英

    董俷前往常山尋找趙雲,但卻不見常勝將軍的蹤跡。

    卻不想在前往雒陽的路上,遇到了企圖搶馬的三將軍張飛……三丑三英初次交鋒,本已偏離軌道的歷史,在不經意中,悄然的回復……(未完待續,如欲知後事如何,請登陸www.qidian.com,章節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閱讀!)



    上一頁 ←    → 下一頁

    魔天記首輔家的小嬌娘戰天龍帝陰人勿擾女村長的貼身神醫
    絕品敗家系統諸界末日在線獨家婚寵:老婆送上門我的女友是聲優極品修真邪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