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惡漢 » 第157章 公子大才少有人及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惡漢 - 第157章 公子大才少有人及字體大小: A+
     

    董俷從將做營出來,飢腸轆轆。

    起的早,練完功之後就急急忙忙的趕到將做營進行視察,順便送一些圖紙過來。

    很久之前,就想要打造出桌椅之類的傢具,只是一直沒抽出時間。

    董俷不是木匠,也只能比葫蘆畫瓢的按照把記憶中的那些東西畫出一個輪廓來。至於如何做,那是匠人們的事情,他不需要去操心。如今將做營的人是越來越多,大小工匠足已經有三四百人,如果再算上家眷的話,小小的將做營居然有近千人。

    工匠包括各方面,有的精通鑄鐵打造,有點擅長木工機械。

    別小看這些人,雖然他們沒什麼特殊的本領,甚至也做不出發明創造。可當這些人聚集在一起的時候,所產生出來的能量,絕對不可小覷。為了得到賞識,匠人們會絞盡腦汁的進行各方面的改進。因為他們都知道,小董將軍似乎對此很感興趣。

    對這樣的局面,董俷覺得很開心。

    有競爭才會有發展,有希望才能有創造。

    他始終相信,任何細小的進步,都有著跨時代的意義。匠人們的幹勁兒越是高漲,就會有越來越多的進步出現。而這些進步,最終都將會為他,為董家來服務。

    回到住所,綠漪讓人端來了飯菜。

    依照董俷的個性,他對食物的要求很簡單。所以一日三餐盡量簡化,也不去搞什麼排場。綠漪笑盈盈的坐在旁邊,看著董俷狼吞虎咽,心裡甜滋滋的。

    董俷奇怪的說:「綠兒,你看著我傻笑什麼?」

    「公子,你也給綠兒做首詩吧。」

    一口飯還沒來得及咽下去,就噴了出來。董俷更是被嗆得臉紅脖子粗,咳嗽不停。

    「公子,你沒事吧!」

    董俷連連擺手,咳嗽著說:「你甚時候見我做過詩?綠兒,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哪有這本事啊。」

    綠漪的俏臉浮上了一層陰翳,看上去有些黯然。

    「你有做過的……早前你回來的時候,唱的那支歌子很好聽啊……還有,你給王姬姐姐也都做過詩,她那麼有才學的人,都說好呢。我,我知道,公子看不起我。」

    「我,我什麼時候給王姬做過詩?」

    「就是那一首:美人卷珠簾,深坐蹙蛾眉啊……王姬姐姐每次念這首詩的時候,都會感動的落淚。她還說,公子其實最懂女孩子的心,否則是做不出這樣的詩來。」

    董俷的腦袋一陣發脹。

    又是美人卷珠簾……那天也是嘴欠,好端端吟什麼詩啊!

    看著綠漪黯然的神情,董俷放下手裡的餐具,握住了她的手。

    「綠兒,非是我不給你做。只是這玩意兒要憋的,哪能說憋出來,就能憋出來?」

    綠漪聞聽,噗嗤的笑了起來。

    「哪有人說詩是憋出來的?那我不管,公子要給綠兒也憋出來一首,什麼時候都可以。」

    「好,好,好……」

    董俷說完,表情突然轉為嚴肅,「綠兒,我讓你盯著王姬,她可有什麼異常舉動?」

    「異常舉動?」

    綠漪歪著小腦袋瓜子想了一想,搖搖頭說:「也沒什麼異常舉動啊。平時就是陪我騎馬,有時候會看我和滕麗兒姐姐比武……大部分時間都是在你的書房裡面,讀書,寫字……哦,王姬姐姐會彈一手好琴呢?那天她還在大小姐的墳前彈了一次。」

    「她會彈琴?」

    綠漪連連點頭,「彈的很好,還說要教我……不過學一天,綠兒就放棄了。比習武還要辛苦。我寧可騎馬練槍,也不喜歡端坐那裡一動不動。王姬姐姐說,這叫做養神……彈琴需要心神與樂曲相合,才能彈奏出其中的精髓,所以精氣神相合,很重要。反正啊,我是聽不懂她說的那些東西,只是覺得王姬姐姐很有才華。」

    董俷想了想,「她現在何處?」

    「哦,四小姐一早就過來把她拉走了。你不知道,四小姐現在和王姬姐姐可好了,也很佩服王姬姐姐呢。昨天她們說好了,要去看虎女營的訓練,所以一早就走了。」

    也罷,這個王姬應該沒有什麼危險吧……

    董俷說:「那你知道她在書房裡做什麼嗎?」

    「我不清楚……不過王姬姐姐寫的那些東西都在書房,要不我給你拿過來看看?」

    「算了,還是我自己去吧。」

    董俷吃完了飯,站起身向外面走。

    說起來,回到牧場的這些日子,他基本上沒怎麼進去過書房。除了第一天回來,為了找東西進去過一次之外,就沒再進去過。可今天一進去,卻讓他吃了一驚。

    書房裡很乾凈,看得出是有人天天打掃。

    竹簡一卷卷的疊摞,非常整齊。紙張則擺放在桌案上,也是分門別類,很清楚。

    董俷疑惑的說:「這是我的書房?」

    「王姬姐姐說,有個什麼子說的,一屋不掃何以掃天下。所以她每天使用完之後,都會收拾一番。有幾次我想幫她,可都是越幫越忙。後來,基本上都是她來收拾。」

    轉過長案,董俷跪坐下來,抽出了一捲紙展開。

    《敕勒川集》?

    董俷奇怪的看了看綠漪,可很顯然,她對此一無所知。

    開卷有言:敕勒公子云,先天下之憂而憂,後天下之樂而樂……

    董俷一口血差點噴出來。

    這不是北宋范仲淹的名句,怎麼會變成了敕勒公子了呢?敕勒公子,貌似就是說自己啊。

    董俷說:「我什麼時候說過這句話了?」

    「您忘記了?早年成老太公教您《孟子》的時候,您曾經說過這句話,老太公當時還拍案叫絕呢。後來您再讀孟子的時候,還在上面寫了這句話,我印象很深呢。」

    「我,我,我……」

    董俷瞪大了眼睛,硬是『我』了半天,卻說不出第二個字。

    再往下看,全都是他在無意間剽竊的一些名句。開篇第一首詩,居然是那首『美人卷珠簾』。不過王姬卻起了一個名字,《情思》……

    有點懵!

    不,是非常的懵!

    董俷連聲說:「胡鬧,簡直就是胡鬧!」

    說著把長案上的那些書卷推下了案子,站起來大聲說:「這算什麼,這算是什麼?」

    「公子,你瘋了!」

    董俷怒道:「把這些東西燒了,都給我燒了……以後不許那個女人再進我的書房。」

    說完,他背著手怒氣沖沖的走出書房,只留下綠漪委屈的站在那裡,不明白他在怒什麼。

    ******

    晚上,董俷在小議事廳內看了一會兒書,覺得身體有點睏乏。

    對於古人的日出而作,日落而息,他是非常的贊同。只不過有些時候,確實睡不著。

    在庭院里打了一套五禽戲,只練得是大汗淋漓。

    說起來也奇怪,都已經進入了秋天,可氣溫卻好像是越來越高,反常的很。

    難道說,全球是全球變暖?董俷自嘲的笑了兩聲,脫去了衣服,穿著一件他讓人特地製作的大褲衩,光著上半身從深井裡提了一桶水,站在井邊上當頭澆了下來。

    真是暢快淋漓!

    就在這時,耳邊突然響起了一聲驚叫。

    扭頭看去,就見王姬滿臉通紅的站在小院門口,表情尷尬異常,呼吸也略顯急促。

    也難怪,馬上就要十五歲的董俷,好像打了激素一樣,發育的很好,就像二十多歲的人一樣。一身的腱子肉,散發出濃郁的陽剛之氣。古銅色的肌膚,更襯托出一種雄性之美。而那件遮羞的大褲衩,因為被水濕了,緊貼在大腿上,襯托出男性的雄偉。

    董俷上輩子是個處男,雖說社會風氣開放,可久在山林間,卻保持著古老的思想。

    就算是天氣再熱,他都會保持衣裝整齊,特別是在女孩子的面前。

    這一世亦是如此,除了小時候被董媛調戲了好幾次之外,似乎再也沒有赤身裸體過。

    眼下的模樣,和赤身裸體還真的是沒什麼區別。

    董俷頓感羞愧難當,抓著旁邊的大袍子,風一般的衝進了卧房,半天也沒有出來。

    反倒是王姬,已經恢復了平靜。

    看了看一旁的綠漪,她突然笑了,「綠兒,你這夫君,可真是臉薄啊。」

    董綠的臉一下子紅透了,輕輕推了王姬一下,「姐姐,你別胡說。我們還沒有……」

    「嘻嘻,老夫人不是說了,過兩天就是好日子,就為你們操辦婚事嗎?」

    「不理你了!」

    綠漪掉頭就跑,好像受驚的小兔子。

    王姬忍不住又笑了,來到董俷的卧房前,輕輕敲了一下門。

    「幹什麼!」

    屋中傳來的董俷瓮聲瓮氣的聲音,聽起來好像還是有一點害羞的樣子。

    王姬說:「俷公子,你且出來,妾身有事情找你。」

    「有事明天再說!」

    「不行,現在就說……你不出來,那我可要進去了!」

    「等等,你等等!」

    好半天,董俷磨磨蹭蹭的走出了房間,卻不敢看王姬,低著頭說:「什麼事情?」

    「聽綠兒說,你不讓我進你的書房?」

    「是!」

    「你還要她燒了我寫的那些東西?」

    「是!」

    「為什麼?」

    董俷一聽這件事就怒了,「還問我為什麼?我問你,你都胡亂寫了些什麼東西?還敕勒公子……我早就說過,那首詩不是我做的,那首歌,也不是我做的啊!」

    王姬毫不畏懼,大聲質問:「若說詩詞歌賦,妾身自認熟讀詩經楚辭,卻從未聽過這等五言絕句。那首歌,我同樣也詢問了很多人,大家都說是第一次聽你唱起。還有你對我……蔡大家說過的話,你說是一個叫什麼官君策的人所說。我也問過,你從小在臨洮長大,從沒有單獨和什麼人接觸過,更沒有那個叫官君策的人。」

    董俷聞聽,驚怒不已,「你,你居然打聽我?」

    「不可以嗎?」

    王姬瞪著董俷說:「俷公子,妾身不明白你為什麼要刻意的隱瞞。可妾身卻知道,你是個有才華的人。那些警句,那些詩歌,皆為上乘佳作……還有你獨創的那些斷句符號,足以讓天下讀書人受益匪淺。可你為什麼不願意讓人知道,讓人分享呢?」

    「我……」

    「敕勒公子之名,是出自妾身之口。若公子你覺得妾身辱沒了你,可以責罰妾身。可妾身卻覺得,你這樣子隱瞞,對你並沒有好處。妾身雖是女人,但好歹也是出身於望族,更做過衛家的媳婦……你若想得天下士人的認可,這些正是敲門磚。」

    董俷心裡一咯噔,用一種很異樣的目光,上下打量王姬。

    月色下,燭光中,王姬身穿一件單薄的長裙,卻勾勒出了她那絕美的曲線。豐盈的胸,纖細的腰,那如花一般絕美的粉面,薄怒之時,亦顯示出別樣的絕美風情。

    「你,我……」

    董俷想要辯解,卻不知道如何說才好。

    這個女人,不僅僅是面子好看,裡子同樣出色。深吸一口氣,董俷輕聲道:「那真的不是我做的。」

    「那好,你告訴我,這些詩詞歌賦,出自於何人之手?別又編出什麼遁世的官君策來,妾身可以去詢問。還有,那斷句的符號,你總不能也說是別人的吧。天下名士多如江河之鯽,但妾身卻自認都聽說過名字,從沒有人使用過這樣的符號來。」

    面對著王姬的步步緊逼,董俷再也沒有退路。

    沒辦法,這王姬……也許是因為她長得像大姐,也許是因為她別有令人無法抗拒的魅力。

    整個牧場的人,對她都頗為喜歡。

    董夫人更甚之,還想要收她做義女呢。若是她要打聽,只怕是沒有人能為董俷圓謊。

    至於說什麼受之於天的謊言……

    董俷說不出來,也不敢說。前面剛有個受之於天的張角鬧出一場大亂,如果他也跑出來受之於天,只怕不等他再說第二句話,就會有人提著刀過來砍他。天,豈是那麼容易就能借用的?

    「好吧,好吧,你說是我寫的,就是我寫的,這樣總可以了吧!」

    王姬笑了,笑得好像一個得意的小狐狸。

    那杏眼彎彎,好像新月,嘴角上翹,更有一種性感的風情,令董俷的心砰砰跳。

    「你承認了就好!」

    她笑道:「那我能不能再進你的書房?」

    「隨便!」

    「那我能不能繼續收錄你的詩詞,警句?」

    「隨便!」

    「還有,妾身看了你書房裡的《論語》、《春秋》、還有《孫子兵法》之類的書籍,皆有你斷句符號標註。故而,妾身以為,此乃公子的註解,當找人傳告於天下。」

    董俷聞聽這話,那吐血的衝動更加強烈。

    「不行……」

    「要麼你殺了我,要麼我就要進書房。這是恩澤天下的好事,妾身絕不會妥協。」

    說完,她扭頭就走。

    只把董俷一個人扔在卧房門口,獃獃的不知道該如何是好。

    詩詞警句還好,可是若把那春秋、論語之類的標註傳揚出去,不曉得會引起什麼風波呢。

    可他也看出來了,這王姬是鐵了心要做這件事。

    怎麼辦?總不成真的和王姬說的那樣,一刀砍了她吧。

    這女子……絕對是個外柔內剛的主兒。當初救她的時候如果知道會有這樣的麻煩,就該讓她抹脖子算了。

    深深的呼吸了一口氣,抬頭看了看繁星閃閃的夜空。

    明天會更美好……明天,也許再也不會平靜!

    ******

    第二天,董俷依照著習慣,早早的起床了。

    氣溫一夜之間就降低了下來,牧場中,升起了霧。

    獨自來到了山崗,墳塋旁的松樹枝上,有一滴滴晶瑩剔透的水珠。

    獅鬃獸竄出茅廬,搖頭擺尾的打著響鼻。

    和董俷親熱了一會兒之後,一聲長嘶衝下山崗,在牧場中風馳電掣的奔跑了起來。

    這叫做晨練……

    董俷把大氅脫下,掛在樹枝上。

    先是活動了一下身子,又做了兩百個伏地挺身,等身體完全熱起來之後,長出一口氣。

    昨日綠漪說的那些話,雖然是對樂曲而言。

    可董俷覺得,似乎也能夠把這些套用在練武當中。武術裡面,不也有精氣神之說嗎?

    輕輕的抬手,緩緩而動。

    五禽戲的招式變得比以前更加緩慢,身上好像是壓了一座大山,使得動作格外滯澀。

    以前,需要把整套五禽戲練完,還會感到疲憊。

    可這一次,只練到了鹿戲,尚有虎戲和熊戲兩套功法未曾練習就已經是氣喘吁吁。

    好不容易把整套功夫練習完整,董俷已經是全身都被汗水打濕了。

    從茅廬中,取出剛打造出來的兩柄大鎚。待氣血平復了之後,又緩緩的練習起來。

    把那三十六路長恨錘的招法完全分解,極為緩慢。

    感受體內的氣機雖錘法而動,看似輕如鴻毛,沒有半點力氣。可那錘上所產生的氣勁,卻圍繞著董俷的身體悄然產生。這是一種全新的境界,至此時,董俷已經達到了黃忠所說的舉重若輕的水準。大鎚砸在一塊石頭上,一點聲音都沒有發出。

    可是巨石之上,卻出現了一道道細密的裂紋,隨著董俷收錘,嘩啦一聲散落。

    石屑飄飛,一旁在觀看的獅鬃獸阿丑,不禁仰頭一聲巨雷般的長嘶,撕破了牧場清晨的寧靜。

    長嘶聲還沒有停息,突然間有一陣牛角號的聲音響起。

    低沉,庄肅,久久不息。

    董俷聽到這號角聲,不由得頓時一驚。

    這是牧場特有的集結號,一旦這種號角聲響起,就代表著有重大的事情將要發生。

    連忙披上大氅,把雙錘放進了茅廬。

    董俷快走兩步,飛身跳上了獅鬃獸的背上。

    「阿丑,議事廳,立刻去議事廳!」

    獅鬃獸似乎感受到了什麼,興奮的一聲巨雷般長嘶,如同離弦之箭,竄下了山崗。

    ——————————————

    七劍下麵條大大的《我為內衣狂》,粉淫蕩,粉無恥,粉曖昧……

    在他的眼中,女人都是光光滴。

    喜歡都市文的朋友可以去踩一腳啊,正在沖新書榜,需要支持。

    鏈接:http://1019799.qidian.com(未完待續,如欲知後事如何,請登陸www.qidian.com,章節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閱讀!)



    上一頁 ←    → 下一頁

    總裁的女人兩界搬運工深情不枉此生全服最強刺客吞噬星空
    東方夢工廠你是我的榮耀曖昧技師男神抽獎系統超級神基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