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惡漢 » 第150章 疑似夢中(懇請月票)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惡漢 - 第150章 疑似夢中(懇請月票)字體大小: A+
     

    六七月的太陽很毒辣。

    已經是夏末秋初,可那秋老虎的力量依舊強大,似火驕陽在天上散發出滾滾熱浪。

    袁隗回到了府邸,脫下朝服,換上了便裝。

    房間外,綠樹成蔭。門前的那個老槐樹正茂盛,繁密的枝葉當初的陽光,把書房籠罩在一片涼爽的陰影里。袁隗坐在樹下的涼榻上,享受著綠蔭中陣陣的涼風。

    靠在一個美婢懷中,輕輕的摩挲他的肩頭。

    另有一美婢則跪在榻前,非常熟練的為他捶腿。

    年紀大了,變得格外喜歡這種享受。

    「大人,大公子求見!」

    美婢急促的呼吸,嬌柔的輕喘,讓袁隗快要忍不住了。

    就在這時候,突然有人來報,令他的慾火頓時熄滅。心裡頗為惱怒,卻也明白對方如果沒有要事,不會在這個時候出現。大公子,說的是袁紹。此子雖然是庶出,卻被袁隗所看好,對袁紹的期望甚至遠遠超過了對嫡出的另一個袁家子袁術。

    「帶他過來吧!」

    看了一眼美婢臉上的春潮,袁隗嘆了口氣,「你們先下去,沒事情不要來打攪。」

    兩個美婢怯生生的應了,起身退去。

    袁紹,也正從前面的夾道走出來,走進了院內,看了一眼那兩個美婢的背影,心裡頓時明白了其中的奧妙。

    袁隗擺手,示意袁紹坐下。

    「本初前來,是不是有什麼事情?」

    袁紹恭敬的坐好,輕聲道:「叔父,紹前來,正是有一事想要請教叔父。」

    有家人送來了一壇酒,滿了兩樽之後,又恭敬的退出了院落。

    「叔父,南陽方面的戰事已經結束,雖有小股流寇,卻已經是鱗介之癬,不足為慮。冀州方面,盧子干已經攻破了廣宗,俘虜反賊十萬,只是那張角卻已經病死。如今,只剩下在青、兗二州的張梁余部,但盧中郎已經回師和朱中郎成夾擊之勢,想必消滅張梁所部的反賊,也只是時間早晚的事情,應該造不成太大的危害。」

    袁隗一皺眉,「這些事情我已經知道了,本初今天來,應該不會是為了找我說這些吧。」

    「叔父,戰事結束,一應功勛之臣的名單也應該呈報皇上。」

    「這個我也明白。此事不是由大將軍一手安排,怎麼突然提起這件事情了呢?」

    袁紹說:「大將軍在猶豫!」

    「猶豫?」

    「冀州盧中郎和右中郎將都沒什麼問題,名單已經做好。盧中郎此次在冀州抵擋住了反賊主力,更兼殺張角,俘虜十萬反賊,實功勞顯赫。大將軍擬奏請皇上,封盧中郎左車騎將軍,槐里侯。據說皇上準備啟用州牧制,故而大將軍還奏請皇上加封他為冀州牧……不知道叔父對此有什麼看法?」

    袁隗笑道:「何遂高可真是捨得下本錢啊。不過盧子干豈是他所能拉攏的人?此人性情剛正,忠心耿耿,除了皇上之外,誰的帳也不會賣。這樣也好,至少盧子干不可能加入閹寺,而且與我等也頗有交往。這樣的人,想必皇上也會很放心吧。」

    袁紹說:「劭亦是這麼想……朱中郎被奏請為河南尹,右車騎將軍,和盧中郎差不多。」

    「這個也正常,朱儁是我推薦,何遂高這是在賣我人情,沒什麼啊。」

    「但是左中郎將董卓……大將軍至今仍在猶豫。」

    「董卓?」

    袁隗剛才一直是眯縫著眼睛,表情不甚在意。聽到董卓的名字卻睜開了眼睛,「本初,你觀此人如何?」

    「董卓雖鄙,卻不能不防。此人是一匹狼,若縛的太緊,只怕會被他咬斷繩索反噬;可若不縛他,日後必成大患。他長於涼州,不識中原之禮數。其人甚有野心,若說才能……倒也只能算是中等。只不過運氣太好,居然在潁川連戰連勝,還殺了賊酋張寶。此前我們能抑他,還可說他無甚功勞。但如今想要抑他,已經難了。」

    袁隗點頭,「本初所說不錯。董卓……不可不縛,卻又不能縛太緊。他不比皇甫規和張奐,骨子透著桀驁。之前南宮救駕也就罷了,如今又平息了潁川的戰亂,皇上定然會有所留意。只是此人和閹寺走的很緊,我只怕他將來會成第二個段潁。」

    「大將軍亦有此顧慮。」

    袁隗笑了。

    何進能有此顧慮,不正是拜他所賜嗎?

    「那何遂高的意思,究竟如何?」

    「大將軍的意思是,冷他一段時間。就算閹寺幫他,若我們壓著此事,皇上也不好有太多過問。而且皇上因禁軍之事頗不快,再加上封諝和徐奉二人,對閹寺有些疏遠。據說皇上有心組成新軍,以加強京畿的兵力,故而也不會太在意此事。」

    袁隗想了想,「此前許攸與何顒說的那件事,你認為如何?」

    「這個……」袁紹輕聲道:「我曾私下裡探過荀慈明的口氣,似乎他並不想談論這件事。估計想要讓他出面作證,非常困難。至於蔡伯喈,恐怕也不會出面指認,這兩人不出面,只怕潁川的那些人,皆不會出面。只有子遠和伯求二人,不一定能說明什麼。紹以為,如果以此事來打壓董卓的話,怕是要引起董卓的不滿。」

    袁隗笑道:「董卓那鄙夫無甚才學,可也不會是傻子。過了這麼長時間,他如果沒有準備,豈非笑話?許攸二人所說的事情,實不宜擺上檯面。不要忘了,那董卓現在手裡有數萬大軍,惹惱了他,再反一次就會演變為大禍。可壓制,可收買,但不可逼迫。」

    「那叔父也認為大將軍的決定沒有問題嗎?」

    「何遂高蠢材,這是把董卓往閹寺那邊逼啊……他猶豫,殊不知董卓也在猶豫嗎?段潁前車之鑒,以董卓此人的聰明,不會看不出來。若非如此,他又何必在何老太公的身上費周折?分明是在告訴何遂高,他並非是閹寺一邊的人,這是在求和。」

    「可惜大將軍沒有覺察。他想挽回董卓,可又害怕董卓左右逢源。」

    「左右逢源又怎地?只要他有這個本事,未嘗不可。何遂高不拉攏,可咱們卻不能眼睜睜的看著此人溜走。我擬派人前往南陽勞軍,本初可願意代我走上一遭?」

    袁紹眼睛一亮,「紹願走這一遭。」

    「另外告訴公路,讓他設法把那些人握在手裡,將來可是有大用處。」

    袁紹起身道:「侄兒明白了。」

    「何遂高想要猶豫,就讓他繼續猶豫去吧。你不妨問問董卓的心意……那屠家子猶豫的時間越長,對我們的好處就越大。不過如果把董卓這個人留在中原,只怕也會有很多麻煩事。對於他的安置,你我應該仔細考慮,需尋以萬全之策才好。」

    「紹明白!」

    送走了袁紹,袁隗獨自坐在樹下,閉目沉思了一會兒。

    董卓嘛……

    一良家子而已。本初是不是太高估他了呢?不過如果能把他收買,倒也不失一個好幫手。

    ******

    董俷最終只帶了一百個巨魔士上路。

    鑒於河東目前時有馬賊出現,他也不甚放心董夫人等人的安全。

    於是留下了沙摩柯和三百五溪蠻人,同時也留下了四百名巨魔士。如此武力,恐怕兩三千馬賊是奈何不得董夫人她們。特別是沙摩柯的武力,足以保證一路的安全。

    典韋是心急和家人團聚,董俷沒有把他留下來。

    和典韋、董鐵二人一起出發,一百名巨魔士也換上了便裝,一路風馳電掣向隴西前進。

    過了黃河,就是三輔之地。

    董俷等人一路上馬不停蹄,很快就出了安邑。

    官路上的人不是很多。兵荒馬亂的,加之有馬賊的困擾,誰也不願意出門冒險。

    但說實話,這裡比起關東的話,卻是安全了很多。

    一路上也沒有遇到什麼麻煩,在離開安邑的第二天早上,董俷就看到了滾滾黃河東流水。

    人道是不到長城非好漢,不見黃河心不死。

    董俷也曾幾次從這條河上路過,但是卻沒有一次很認真的來看這千古母親河。

    渡口還沒有開放,董俷立馬在河邊,耳聽那河水流動,感到一陣心潮澎湃。

    在不遠處,停著一輛車。

    有四五個僕人打扮的男子在忙碌,翠綠色的車簾低垂,卻看不見裡面的人。

    想必,那些人也是等著渡河吧。

    董俷沒有太在意,跳下馬之後,舒展了一下懶腰。

    「主人,那些人好像很緊張!」

    董鐵突然開口說了一句。董俷這才留意到,那些僕人的行動很慌張,不時的看看自己這邊,又不時的朝官道方向張望。

    「一大早,這麼多人出現在這裡,他們可能有點害怕吧。四姐不是說了,河東時有馬賊出現嗎?呵呵,只是他們倒也大膽,這麼點人就敢跑出來,難道不怕出事?」

    董俷笑著自言自語,而後說:「好了,反正和咱們無關。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不要招惹是非。」

    話音剛落,突然從官路方向傳來了一陣馬蹄聲。

    那些人的臉一下子變得煞白,從馬匹上抄起了兵器,緊張的觀望。

    大約有四五十匹戰馬出現在董俷的視線中,為首的一人年紀大約在二十齣頭,身穿錦袍,看上去非富即貴。他隔著老遠就大聲的喊:「弟妹,為何不辭而別,這是要去哪兒呢?」

    說著話,那些人就已經到了渡口。

    只見青年一抬手,身後的騎隊呼啦啦圍住了車輛。

    一名家將上馬提槍,厲聲道:「衛正,你們不要逼人太甚了!」

    「哈,逼人太甚?我什麼時候逼人了呢?只是弟妹進了我家的門,就是我家的人。這麼一聲不響的走了,傳揚出去人家還會說是我們衛家不識禮數,欺負了她?」

    說完,臉色一變,「滾到一邊去,否則休怪我心狠手辣。」

    「你們老衛家的那些齷齪事,想瞞得過誰?」

    家將憤怒的說:「讓小姐回去,先問問我手中的槍是否同意。」

    「不知死活的東西,既然弟妹不願意說話,就休要怪我無禮了。來人,請夫人回去。」

    數十人立刻沖向了家將。

    四名家將毫無懼色,舞動手中兵器和對方就站在一起。

    大清早,叮叮噹噹的碰撞時在渡口上空回蕩。四名家將顯然抵擋不住對方的人多,一眨眼的功夫,一個個遍體鱗傷,岌岌可危。

    遠處,一艘渡船從對岸緩緩駛來……(未完待續,如欲知後事如何,請登陸www.qidian.com,章節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閱讀!)



    上一頁 ←    → 下一頁

    佛本是道豪門小妻子情陷極品美女上司:無限初婚有刺魔禁之萬物凍結
    我的功法全靠撿婚不由己,總裁情深不負總裁的女人兩界搬運工深情不枉此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