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惡漢 » 第138章 黨人憂患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惡漢 - 第138章 黨人憂患字體大小: A+
     

    碧空萬里無雲,天氣格外的好。

    籠罩在雒陽上空多日的陰翳隨著各地頻繁傳來的捷報,一下子煙消雲散了。先是盧植攻佔了魏郡,又在下曲陽大敗張角,以五萬人圍困張角十五萬人於廣宗彈丸之地。

    隨後新官上任的董卓在潁川連戰連勝,更擊殺反賊首領波才,一改潁川頹廢戰局。董卓取得了勝利后不久,先前連戰連敗了朱儁也突然發力。在陳留圉城大敗彭脫,幾乎全殲了彭脫一部人馬,隨後在數天內有回師東郡,和盧植夾擊張梁,大獲全勝。

    雒陽人的臉上,又露出了久違的笑容。

    酒肆中的客人一下子熱鬧了很多,各地戰局成了人們茶餘飯後的談資。甚至有一些少不更事的人夸夸其談,指手畫腳的規劃,似乎黃巾軍數十萬大軍指日可破。

    漢帝也很高興,破天荒的接連幾日上朝,更大開錢櫃,灑出百萬大錢的獎勵。

    是的,一切都要過去了!

    反賊消滅了,天下太平了,接下來又該是什麼?呵呵,無需考慮,自然是歌舞昇平。

    不過,幾家歡樂幾家愁。

    有人高興,自然也就會有人不高興。

    至少大將軍何進,這些日子以來就非常不開心。

    大廳里,兄弟何苗剛派人送來了西域美女正輕歌曼舞。薄薄輕紗下,隱約可以看到令人血脈賁張的誘人春意。輕紗飄飛,妙處若隱若現。那新剝雞頭處的兩點嫣紅,隨著舞處,更波浪般的起伏,令整個大廳里,始終充斥著陣陣沉重的喘息聲。

    可何進卻絲毫沒有興趣,靠在胡床上,不時的唉聲嘆氣。

    有兩個美婢正在為他摩挲肩膀,何進看似享受,可但實際上卻在想著心煩的事情。

    誰會想到,那個整日里咋咋呼呼的董胖子,居然有如此好手段?

    先是在翼州大勝,斬殺了張牛角,連盧植也對他讚賞有加,甚至排在功勞簿上第一位。

    攻佔上黨,馳援幽、青……雖在高邑小敗,可馬上就扭轉戰局,立下大功。

    更重要的是,十常侍居然也幫董卓說話,在皇甫嵩被殺之後,董卓竟成了左中郎將。

    突然,何進倒吸一口涼氣。

    原來美婢的手上重了一點,讓他感覺很疼。

    睜開眼睛,反手一巴掌抽在那美婢的臉上,何進怒道:「賤婢,如此不知輕重?」

    是在罵這美婢,還是另有所指?

    只怕只有何進自己心裡明白。歌舞停止,所有人都看著何進,不知道是怎麼回事。

    那美婢嚇得撲通跪下,「大將軍饒命!」

    越是如此瑟瑟發抖,何進的怒火更熾,厲喝一聲:「來人,把這賤婢拉下去砍了。」

    「老爺饒命,老爺饒命啊……」

    美婢哭喊,可又那會被何進在意?幾個如狼似虎的家丁跑進來,把那美婢拖了出去。

    陰沉著臉,看著那些舞姬,何進一腳踹翻了酒案,「滾,滾出去!」

    舞姬們嚇得跑出了大廳,客廳里也只剩下三個文士,看著氣呼呼的何進,不明所以然。

    「大將軍……」

    「子遠,你真出的好主意啊!」

    何進看著其中一個文士,冷哼一聲道:「你當初向我許下的好處呢?如今在何處?」

    這文士名叫許攸,也是當今名士,是何進的幕僚。

    聞聽何進咒罵,他馬上就明白了其中玄機,連忙起身說:「大將軍,何必在乎一時得失?」

    何必在乎一時得失?

    何進很想過去抽這傢伙幾巴掌。朝堂上,他推薦了皇甫嵩,袁隗推薦的朱儁,而看似和朝堂上沒有任何關聯的蔡邕,推薦了盧植。張讓等人呢,推薦的卻是董卓。

    如今,盧植在翼州可說的上是勢如破竹,風頭最盛。朱儁先前雖敗,可後來也取得了勝利。就連董卓,也立下了戰功,甚至在入主潁川后,更取得了輝煌的戰果。

    唯有他推薦的人,還沒怎麼著呢,就被人莫名其妙的殺了。

    何進覺得,他遭人算計了。按道理說,他和皇甫嵩沒什麼交情。那傢伙一心依附士人,並非是何進一系。是許攸告訴他,推薦皇甫嵩,可以交好士大夫,這才讓何進下定了決心。

    雖手握兵權,卻無治理天下之人。

    何進也為此煩惱了很久,幸好有黨人前來依附。何進也想擺脫屠家子的名聲,所以和黨人走的很近。而事實上,如果論起關係的話,何進和張讓等人的關係可能更密切。

    當初妹妹何蓉初入宮中,受人欺凌。

    是張讓等人出面維護。雖然這裡面有金錢的緣故,可不能不承認,沒張讓就沒今天的何蓉。後來何蓉又和漢帝吵架,甚至讓漢帝動了廢后的念頭。又是張讓等人出面,各出千萬大錢,哄得漢帝開心,這才把此事拋在腦後。否則,哪有今日的何進?

    更讓何進感到煩惱的,卻還是董卓。

    董卓原本是他的人,更是他一手提拔起來的親信。此前,對他可說的上是很忠心。

    可為了士大夫,何進拋棄了董卓。

    罷了司隸校尉不說,還在後來總督潁川戰事的問題上左右搖擺,一句好話也沒講。

    董卓,那可是立下了大功的人。

    如果沒有董卓,南宮可能被破,反賊甚至已經佔領了雒陽。

    想必董卓當時一定很難過吧……

    而造成這種結果的,就是面前這個許攸。

    何進看見許攸的那張臉,就覺得氣不打一處來,惡狠狠的罵道:「子遠,你給我推薦的好人才!」

    有些話,他不好說,只能以此借口發泄。

    許攸眼珠子一轉,就明白了何進生氣的緣由。心中暗自鄙視:屠家子就是個屠家子,一點擔待都沒有。

    何進還真的是冤枉了袁隗等人。皇甫嵩並非沒有才能,只是為人剛愎驕傲,再加上一點點的運氣不好。袁隗等人雖然沒安什麼好心,卻也希望皇甫嵩能有作為。

    只可惜……

    許攸說:「大將軍可是擔心潁川戰局?」

    何進是啞巴吃黃連,有苦說不出。哼了一聲,點點頭算是承認下來。

    許攸深以為然說:「大將軍的擔心不無道理。那董卓與宦閹走的很近,如今在潁川大勝,只怕宦閹的氣焰會更加高漲。他日若反賊平定,能威脅到大將軍者,定是董卓。」

    何進一皺眉,森然道:「子遠這話是什麼意思?仲潁乃種老太尉門下,又與我交好。此前立下顯赫戰功,實乃朝廷棟樑,如何又能威脅到我?」

    「大將軍,董卓真的與您交好嗎?如果是這樣,那宦閹為何會如此賣力的為他討官?」

    何進心道:還不是你們這些狗東西從中挑撥?

    坐在許攸下首的何顒站起身,「大將軍,子遠此言絕非恐嚇。董卓立下的戰功越大,將來對大將軍的威脅也就越大。大將軍莫要忘記了太尉段潁的事情,當年他與宦閹勾連,造成了何等危害?我觀今日之董卓,就是昨日之段潁,不可不防啊。」

    當年段潁依附宦閹,曾參與了對太學的屠殺。

    甚至連大將軍竇武也不能觸其鋒芒。這一句話,著實的刺中了何進的心。

    今日之董卓是昨日之段潁,那今日之大將軍,是否也會如昨日之大將軍竇武一樣?

    何進不禁倒吸了一口涼氣。

    「那我該怎麼辦?」

    許攸說:「大將軍當儘力拉攏盧植……如今平叛的三路中郎將,唯有盧子干立場不明。我等應該盡量拉攏盧植,以抵消皇甫嵩所造成的後果。同時,我們不能再讓董卓立功了……他立的功越多,只怕將來造成的後果會越嚴重,大將軍不可不防。」

    何進一蹙眉,「董卓督戰潁川,我又如何阻止他立功?」

    「大將軍,反賊不過鱗介之癬,不足為慮。不妨讓朱儁和董卓換防,命董卓駐防虎牢關一線,由公偉剿滅反賊。這樣一來,董卓就算有天大的本事,又能怎麼樣?」

    「臨陣換帥?」

    何進臉色一變,厲聲道:「爾等不知道,此乃兵家大忌?」

    「大將軍,雖是大忌,可總好過將來死無葬身之地啊!竇武、陳蕃前車之鑒,將軍莫忘。」

    何顒冷冰冰的一句話,卻讓何進立刻閉上了嘴巴。

    心裡非常苦澀:仲潁,莫非你真的要變成那昨日之段潁嗎?

    同時也感到莫名的惱怒。董卓和張讓等人走的近,那豈不就是背叛與我?實可惡也!

    何進知道,造成這種局面的人,實際上就是自己。和董卓翻臉嗎?何進還沒有做好這個準備。且不說多年的交情,但只是那同病相憐的命運,讓何進也很躊躇。

    「此事事關重大,容我三思。」

    說完,何進做出送客的姿態。許攸與何顒都是有眼色的人,哪能不明白何進的意思?

    當下起身告辭,走出了大將軍府。

    何進的目光一轉,盯著一直不出聲的那人,「恭祖,你覺得他們說的可有道理?」

    此人年約五旬上下,鬚髮已經顯出花白色。

    雖是一派文士打扮,可眉宇間卻透著赳赳武夫的豪邁英氣。聞聽何進詢問,他站起來大聲說:「大將軍,許攸、何顒目無君父,其心當誅,其心當誅!」

    「哦,恭祖此話怎講?」

    「軍國大事,怎麼兒戲?許攸、何顒,皆豎子,不足與謀。董卓之事,實大將軍你有錯在先。如今他立下大功,將軍正應該設法拉攏。以將軍和董卓的交情,想必不會太難。董卓是聰明人,大將軍和張讓等一干宦閹之間,何去何從他自有輕重。」

    雖然不入耳,可何進卻連連點頭。

    「恭祖之言,果然是老成謀國。」

    「謙還有一言,大丈夫若想成事,不可手中無兵。如今大亂將歇,正是大將軍收攏兵權之時。袁隗等人,皆謀一己私利,況手無縛雞之力,如何能成大事?謙有一謀,荊、揚、徐三州皆富足之地,大將軍應派心腹之人,接掌三地。而後徐徐謀划……若朝中有事,則振臂一呼,各州大軍響應,則振奮朝綱,重興漢室指日可待。」

    何進點頭,「此言大善。那仲潁……」

    「董卓之事也不難辦。他如今在潁川風頭正盛,若冒然撤走他,定會徹底把他激怒。倒不如讓他繼續督戰潁川,若戰事順利,是大將軍有知人之明,董卓焉能不感激?若戰事不順利,則大將軍再設法把他撤走,想必那時候董卓也不會留戀潁川……而且,大將軍莫忘記,宛縣尚在危險中,臨陣換帥,即便公偉有經天緯地之才,也要從頭收拾,到時候……大將軍何不催促董卓加緊剿滅潁川反賊,出兵宛縣?」

    何進擊掌而起,「恭祖此話,深得我心。不如這樣,我明日上表朝廷,委派恭祖任徐州刺史,如何?」

    「陶謙定不負大將軍厚愛!」

    ******

    何進與陶謙謀划。

    許攸與何顒出了大將軍府,同樣也會死憂心忡忡。

    可以看出,何進對目前的狀況非常不滿。若不設法改正,只怕矛盾會越來越多。

    許攸兩人坐在馬車中,在往袁府的路上,默默不語。

    「推薦皇甫嵩,難道真是敗筆不成?」

    許攸忍不住問道:「義真乃名將世家,兵法韜略出眾。原以為他能助我們令何遂高與我等站在一邊,可沒成想……我就不相信。義真難道還比不得一個良家子嗎?」

    何顒沒有回答,臉上流露若有所思的表情。

    「伯求,為何不說話?」

    何顒抬起頭,「我突然想起了一件事。」

    「哦?」

    「戰報上說,殺死義真的人,是一個手持雙錘,面目猙獰的反賊。我總覺得這個形象似乎在何處見過……剛才你又提起義真,我覺得,這個殺死義真的人,和一個人很像。」

    許攸眼睛一亮,「誰?」

    「董卓之子,董俷!」何顒說:「當初在潁川第一次見到此子時,我就覺得此子性情殘暴。而且對他所用的武器印象非常深刻,正是一對大鎚。之前我還沒想起來,不過今天你們開口董卓,閉口董卓,倒是讓我想到了這件事。難道殺死義真的人……」

    何顒沒有把話說完,但許攸已經了解。

    「伯求,你沒有記錯嗎?」

    「怎麼可能記錯。當時慈明,還有伯喈先生都在場,還有很多人可以證明此事。」

    「如果是這樣的話……」

    許攸目光一寒,森冷的說:「無毒不丈夫,董卓崢嶸已顯,必須要設法將其除掉。」

    「正當如此!」何顒對當初董俷的囂張氣態念念不忘,「不過我們首先應該找到證據。若是能有人指認,想必那董卓就算是渾身長滿了嘴,也無法把此事解釋清楚。」

    許攸想了想,「我記得義真不少親兵跑去了公偉那裡,想必指認起來並不困難。」

    兩人相視一笑,頓覺精神振奮起來。

    就在這時候,大街上一陣騷亂。緊跟著就聽到有人大聲的叫喊:「潁川捷報,潁川捷報!」

    「怎麼回事?」

    許攸挑起車簾,大聲的問道:「怎麼如此騷亂?」

    家人卻是喜氣洋洋,一臉的笑容說:「老爺,好消息,好消息啊……潁川大捷!」

    「啊?」

    「剛才聽人說,潁川送來戰報,潁川大捷!賊酋張寶被斬殺,首級已經送至雒陽。」

    許攸聞聽,大驚失色。

    他看了看何顒道:「怎麼會這樣?那良家子,居然有這等本領,居然斬殺了賊酋?」

    何顒的臉色,變得更加的陰沉。

    ————————

    好吧,俺宣布,今天是俺生日,請把月票做禮物送給我吧。

    董俷突然站出來,「不對吧,我記得一月份你已經過生日了啊?」

    「這個,這個……今天是俺的陰曆生日……」

    「無恥之徒,剛和俺搶月票,找打!」

    董俷把俺打翻在地之後,大鎚胸口擺了個pose,「其實,今天是我生日,請把月票給俺,哇呀呀……」(未完待續,如欲知後事如何,請登陸www.qidian.com,章節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閱讀!)



    上一頁 ←    → 下一頁

    恐怖修仙世界庶子風流星級獵人絕世兵王霍太太她千嬌百媚
    重生之悠哉人生鄉村小仙農冷婚狂愛野性小叔,別亂來!地獄電影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