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惡漢 » 第136章 群英會(深情召喚月票)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惡漢 - 第136章 群英會(深情召喚月票)字體大小: A+
     

    槍杆子敲在董俷的頭上,其實並不痛。

    董卓也不是真的生氣,說實話,對於自家的這個兒子,他還是挺驕傲。只是,這個兒子讓他在享受無限風光的同時,又不斷的給他招惹是非。別的事情不說,董卓有七分的把握,那殺死皇甫嵩,面目醜惡的反賊,其實說的就是他這個寶貝兒子。

    心裡著實擔驚受怕了很長時間,開始的一段時間裡,甚至夜不能寐。

    不過後來又傳來消息,說皇甫嵩是死於流矢之下。這一來董卓才算是放下了心。

    聽小女兒提起過,董俷並不會射箭。

    可不管是不是董俷,有一件事董卓還是可以肯定,那就是皇甫嵩的死,和董俷有關。

    在來潁川的路上,董卓曾不止一次的對李儒說:「等老子見到那臭小子,定要好好的教訓他一番不可。」

    沒想到董俷真的出現了!

    而且是在最關鍵的時候,出現在最關鍵的地方。

    當董卓看到董俷吊著胳膊,滿身是傷的時候,心裡的不滿也一下子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種心痛,還隱隱的有一些自豪。

    此乃我董家之獅兒……

    ******

    父子二人相見后,自然少不了一番傾訴。

    華雄在中軍大帳中擺下了酒宴,為董卓接風洗塵,連長社的守將也帶著官員前來。

    董俷這時候才注意到站在荀彧身邊的兩個人。一個是相貌好像女孩子一樣清秀的少年,;另一個卻是帶著一股書卷氣,形容頗為俊朗的青年,身穿黑色的文士衫。

    不禁吃驚的長大了嘴巴,董俷心道:他怎麼會在這裡?

    和荀彧並排的青年,董俷並不認識。不過可以猜測出,應該是在荀氏田莊避難的潁川學子。

    而那少年,董俷卻不陌生。

    正是去年在潁川時,和蔡邕一起出現的少年。從顧雍口中知道,這柔柔弱弱,看上去很文靜的少年就是後來被世人稱之為鬼才,曹操未來的謀主之一,郭嘉郭奉孝。

    荀彧搶先介紹:「長文,我來和你引見,這位就是俷公子,伯喈先生未來的學生。」

    那青年一拱手,淡淡一笑:「在下潁川陳群,字長文。久聞俷公子之名,卻不想今日才得以相見。」

    陳群陳長文……

    董俷非常的麻木。這又是一個未來的牛人!演義中此人有過出場,似乎頗受曹操的信任。至於有什麼功績,董俷已經記不清楚,只是能得曹操器重的,絕非等閑。

    荀彧說:「長文是潁川望族,少有美名。早些日子曾聽人提起過俷公子的名字,一直說想要見上一見。呵呵,只是沒想到,我們會在這種情況下和俷公子相遇。」

    「長文先生客氣!」

    陳群文雅一笑,不再說話。

    雖然舉止很得體,但還是有一股子望族子弟的倨傲氣質,故而話語並不算多。

    這是郭嘉上前一步,笑道:「俷公子,我們又見面了!」

    「啊,你是郭嘉!」

    「嘿嘿,俷公子好眼力……早先顧師兄還寫信來提到了俷公子。沒想到在潁川一別之後,嘉竟然有幸再次目睹俷公子大展神威。昨夜一戰,俷公子當真是威武。」

    董俷臉一紅,「奉孝過獎了!」

    「過獎?」郭嘉的臉色一變,白皙的面頰湧上了病態的嫣紅,激動的指著董俷的鼻子說:「你以為我真的是在誇你嗎?敵情不明,而冒然出擊,若是波才的身邊再多些亡命之徒,你非但不能挽回戰局,連自己都要賠進去……也就是波才愚蠢,若是我的話,會立刻讓身邊護軍出動,把你圍殺在戰場之上。老師曾說過,凡事應謀后而動。你看似勇猛,實則愚蠢。若偷襲不能成功,豈不是白白漲了反賊的士氣?」

    「這個……」

    董俷哪兒會想到,這郭嘉上來就指著鼻子一頓臭罵,黑漆漆的臉頓時成了紫色。

    「俷也是一時蠻氣發作而已。」

    「蠻氣發作,哼哼……文若,你聽到了沒有,我今晨可沒有說錯話吧。」

    荀彧忍不住哈哈笑道:「奉孝,你牙尖嘴利的,誰能說過你?我看俷公子是不想和你一般見識罷了。」

    「是嗎?」

    郭嘉瞪著董俷,剛要再開口。

    董卓在李儒的陪同下卻走過來,「敢問那位是荀先生?」

    荀彧連忙起身,恭敬的說:「董將軍莫要如此稱呼在下,實不敢當先生二字。」

    「先生客氣了,若非先生前來救援,只怕文開和小兒都要折在此處。這救命之恩,卓不勝感激。」

    董卓為何會對荀彧如此客氣?

    說穿了不是因為荀彧的名氣很大,而是他的出身,讓董卓不得不客氣。

    早先在雒陽大將軍府,諸多士大夫當中,以劉表、荀爽二人對他還算比較客氣。

    投桃報李,荀彧是荀爽的侄子,而且荀家又是大族,董卓怎能不敬?

    而相較之下,對於同樣是白身的郭嘉,董卓就顯得有些怠慢。好在董俷機靈,拉著郭嘉低聲的說話,總算是把董卓的這種無禮舉動掩飾過去。這鬼才萬不可怠慢了!不過和演義中那個胸懷十萬甲兵的郭奉孝相比,如今的郭嘉顯然還有些稚嫩。

    荀彧舉止得體,和董卓客氣的寒暄了一陣之後,才分賓主落座。

    荀彧、陳群、郭嘉三人坐在上首,董俷和李儒在一旁作陪。

    而華雄、陳到、徐榮、裴元紹、董召等人則坐在另一邊。一眼看過去,卻都是武將出身。

    董鐵和成蠡沒有坐,而是站在董俷的身後。這兩個人一見到董俷,立刻就充當起了護衛的角色。要說起來,董鐵和成蠡如今也都是董卓帳下有職位的武將,卻一如從前般的恭敬,讓荀彧三人好生在旁邊好生的羨慕。

    酒過三巡后,荀彧突然開口道:「董中郎,不知接下來有何打算?」

    董卓一怔,「文若先生此話怎解?」

    荀彧正色道:「董中郎,今日雖拜俷公子勇猛,斬殺了賊首波才,擊潰反賊,可情況尚不容樂觀。據彧所知,在潁川尚有反賊近二十萬,更有賊酋張寶督率,手中聚集著十數萬大軍。波才被殺,必然會激起張寶的報復。到時候十數萬大軍兵臨長社,不知道董中郎是否已有腹案?」

    董卓聞聽,黑臉頓時變得陰沉。

    說實話,在得知波才被殺,自家兒子出現的消息之後,董卓一直很開心,並沒有考慮其他的事情。可荀彧如此一說,反賊聲勢居然如此浩大,讓他頓感壓力倍增。

    此次前來潁川,董卓共帶了兩萬多人馬。

    加上沿途收攏的敗軍,以及當初皇甫嵩留在長社的人馬,加起來也不足五萬之數。

    以五萬人對抗十數萬人,確實心裡沒底兒。

    側目看了一眼李儒,發現他正在低頭沉思。至於在座的武將,似乎除了阿丑新招收的那個陳到在思考之外,其他人都顯得無所謂,一副兵來將擋,水來土填的表情。

    向董俷看去,卻發現他正和陳群、郭嘉推杯換盞。

    似乎對這件事毫不在意,荀彧的這番話,絲毫沒有引起他的憂慮。

    心中一動,董卓笑眯眯的看著董俷,「阿丑……」

    「在!」

    「看你如此篤定,是否已經有了對策?」

    董俷大笑起來,「父親,如今這大帳中,人才濟濟。文若先生有王佐之才,長文先生更是當今青年才俊。至於奉孝,胸藏十萬甲兵,乃當今鬼才……加之姐夫足智多謀,父親帳下猛將如雲。區區張寶,又何足掛齒?至於我,不過以莽夫罷了,這種傷腦筋的事情還是不要問我,衝鋒陷陣,打仗殺人,這種事情才是我所擅長。」

    如此一說,卻讓大帳中的緊張氣息隨之緩和下來。

    荀彧和陳群好奇的看了郭嘉一眼,「奉孝,你這鬼才之名從何而來,為何沒聽你提起過?」

    「這個,這個……」

    此時的郭嘉,還只是一個在求學的少年,也沒有達到未來鬼才的地步。

    聞聽董俷這麼一說,卻是面紅耳赤,吭哧吭哧的說不出話。別看他平時機靈聰慧,可在眾目睽睽之下,也頗覺得不好意思。惡狠狠的瞪了董俷一眼,苦笑道:「文若兄長,長文兄長,嘉有什麼本事,你們還不知道嗎?不要聽俷公子亂說,喝酒,喝酒!」

    「哈哈哈,沒想到奉孝也有害羞的時候!」

    陳群忍不住放聲大笑,把個郭嘉鬧得是臉紅脖子粗。

    董俷這麼介紹,大家也不覺得有什麼奇怪。說起來,董俷將來遲早會拜在蔡邕門下,也是郭嘉的同門師兄弟。人家同門之間相互吹捧一下,似乎也不是不能理解。

    李儒也笑了……

    董卓笑眯眯的捋著鬍鬚,連連點頭。

    「今日這帳中可說的上是群英薈萃,有諸多賢良相助,想那反賊也掀不起風浪。」

    董俷這時候,卻突然起身,插手道:「父親,孩兒還有一事相求。」

    「阿丑但說無妨!」

    「二月時,孩兒曾在宛縣和黃巾軍交手。苦戰三十日,俘虜了反賊南方大帥張曼成,並擊殺賊酋無數。只是宛縣雖依舊在朝廷之手,可是死傷慘重……大將軍之父何老太公,南陽太守秦頡和襄陽名士龐德公如今都在宛縣,苦盼朝廷的援軍。」

    說著,董俷單膝跪地,「孩兒兩個結義兄弟也都在宛縣協助,還有兩名部屬,也都留在宛縣。請父親給孩兒一支人馬,前往宛縣救援。若是遲了,只怕宛縣危險。」

    董卓不由得愕然,驚奇的問道:「宛縣還沒有失陷?」

    董俷點點頭,當下把在宛縣如何守城,又如何突圍的事情講述了一遍。

    董卓等人,莫不聽得臉色數變。雖然董俷並沒有太詳細的敘述守城的細節,可從那簡單的詞句當中,大家都還是聽到出了當時的兇險。

    陳群率先起身,「俷公子高義,群深敬佩之……早先聽聞伯喈先生贊公子為國士時,群尚不以為然。但現在……若非公子捨命相助,則南陽一旦失陷,大漢永無寧日。」

    荀彧和郭嘉也起身,齊聲道:「公子真國士也!」

    董卓眯著眼睛,看著手足無措,面紅耳赤的董俷,心裡湧現出無限的驕傲之情。

    我家獅兒,果然不一般啊!

    要知道,荀家也好、陳家也罷,不僅僅是潁川的望族,更是這大漢天空下的老牌世族。

    阿丑能得到他們的認可和支持,與我董家的確是大有好處。

    只是……

    董卓猶豫了片刻,輕聲道:「阿丑,非是父親不肯出兵救援,實在是目前潁川兵力薄弱。各地援軍尚未抵達,右中郎將朱儁之前在陳留被彭脫和張燕夾擊,損失慘重,如今還在管城整備。你有所不知,反賊的另一賊酋張梁率兵出青州,奇襲東郡,已經威脅到了雒陽的安全。朱中郎即便是整備完畢,也需要留在原地拱衛京師。」

    荀彧一驚,「如此說來,豈不是潁川如今只有董中郎一軍?」

    董卓苦澀笑道:「正是如此!」

    大帳中人,都陷入了沉默。董俷焦急的看著董卓,見他不開口,忍不住向其他人看去。

    一干武將,都低下了頭。

    荀彧、陳群兩人,也都是憂心忡忡。

    反倒是李儒、郭嘉神色平靜。董俷心中一喜,「姐夫,奉孝師兄,可有什麼好主意?」

    李儒和郭嘉相視一眼,突然都笑了。

    「主公,這潁川要戰,宛縣也要救援,此二者並沒有什麼衝突,可以同時進行。」

    董卓一皺眉,「文正,潁川反賊勢大,我軍集全部力量堪堪能有一戰之力。若是分兵的話,只怕……阿丑剛才也說了,南陽的反賊人數眾多,可不比潁川的少。」

    李儒說:「宛縣當務之急,是要繼續守住,所以無需分出太多人馬。以我之見,裴元紹,董召麾下都是阿丑的本部人馬,再加上我們自河東帶來的八千步卒,足以令宛縣堅持到潁川戰事結束。而我軍尚有四萬人馬留在潁川,尋機消滅張寶一部。」

    董卓翻了個白眼兒,心道:你說的輕鬆。老子五萬人還覺得不夠呢,你平白的就分出去一萬,聽你的意思,好像是想讓阿丑去宛縣?這小子能征善戰沒錯,可也是個惹是生非的坯子。讓他跑去宛縣,如再鬧出點風波的話,我可實在受不了。

    不過,既然李儒這麼說,董卓又不好當場翻臉。

    「文正,說了半天,你還沒有說出擊潰張寶大軍的辦法啊!」

    李儒陰陰的一笑,「奉孝篤定,想必也有了腹案。不如你我把各自的計策寫在紙上,看一看奉孝的想法,是否和儒相同?」

    這是在向郭嘉挑戰!

    先前董俷贊郭嘉是鬼才,李儒當然不服氣。

    荀彧、陳群都是名門望族出身,而且頗有賢名。李儒雖然不服氣這兩個人,可是也不敢觸這二人的虎鬚。但郭嘉年幼,又沒什麼名氣,故而李儒準備試上一試。

    郭嘉惡狠狠的瞪了董俷一眼,那意思是說:你給我找的麻煩。

    董卓說:「既然如此,立刻上筆墨伺候。」

    已經是騎虎難下,郭嘉暗自咒罵董俷多嘴。而荀彧和陳群,在一旁一副看好戲的模樣。

    他二人對郭嘉的才華是清楚的,但能不能當得起董俷所讚譽的『鬼才』二字,尚存著幾分疑慮。李儒有什麼本事,荀彧和陳群並不知道。但能做董卓的軍師,想必也是有本事的人。

    郭嘉搖搖頭,沉思片刻在紙上寫了一個字。

    而李儒卻在紙上寫了三個字。兩人交換著看了一下,而後同時大笑起來。

    荀彧、陳群和董俷都探過頭去,見郭嘉寫的是一個『水』字,而李儒寫著白登河。

    三人一怔,荀彧和陳群率先明白過來。

    他二人臉色一變,駭然看著郭嘉和李儒,暗道一聲:這二人,果然是心狠手辣啊。

    董俷也明白了李儒二人的意思。

    當下轉過身道:「父親,孩兒願親率人馬,前往宛縣救援,還請父親能夠恩准。」

    ——————————————————————————

    牛人出現,不代表主角就會虎軀一震。

    深情召喚月票……

    今日還有一更。(未完待續,如欲知後事如何,請登陸www.qidian.com,章節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閱讀!)



    上一頁 ←    → 下一頁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重生似水青春恐怖修仙世界庶子風流星級獵人
    絕世兵王霍太太她千嬌百媚重生之悠哉人生鄉村小仙農冷婚狂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