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惡漢 » 第130章 陰錯陽差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惡漢 - 第130章 陰錯陽差字體大小: A+
     

    關於公眾版皇甫嵩的介紹,某位先生,您看清楚了沒有?俺在最前面就有一個很顯著的標註【轉自百度】。

    俺什麼都不是,沒資格評論皇甫將軍的一生。

    你要是覺得不滿意,找百度鬧騰去,找我鬧騰算什麼本事?

    ————————————————

    董俷萬萬沒想到,勢在必得的一擊,居然會失手了!

    投槍快,可是還有比投槍更快的利箭。就在皇甫嵩閉上眼睛的一剎那,一支利箭穿透了皇甫嵩的脖子,把他射翻在地。投槍幾乎是擦著皇甫嵩的耳朵呼嘯著掠過。

    連珠箭法?

    董俷一驚,順勢向山溝的方向看去。

    從山溝里湧出來了二百多人,清一色的筩袖鎧著裝,可並非是官軍的制式。

    這些人衝出來,圍著官軍就是一陣追殺。天黑,加上一連串的災難,官軍早已經不像是官軍。那甲胄上儘是黑泥,再加上跑了一整天,一個個盔歪甲斜,別說是匆忙間相遇,估計就算是面對面看上好半天,都未必能認出這些人是強銳的河內騎軍。

    騎軍沒了馬,甚至比不上步軍。

    對付董俷的巨魔士,他們靠著人多還能佔據上風。

    可如今突然間蹦出來這麼多人,而且殺法極為兇悍,本就在冰點的士氣一下子蕩然無存。

    有人看到皇甫嵩倒在血泊中,驚呼一聲:「將軍死了!」

    這一聲好像是壓垮房舍的最後一根稻草,河內騎軍再也承受不住了,呼啦啦四散奔逃。

    三十個五溪蠻人,死了十八個。

    董俷的目光凝注在最後兩個從山溝里走出來的人。

    一個身高七尺六寸左右,相貌俊秀,年紀在二十歲出頭,儀錶堂堂,氣概不凡。

    一手執強弓,腰間挎寶劍,身後還有一匹長了黑色半點的白馬,得勝鉤上掛著一桿大槍。在這青年身邊,是一個文士。長得其貌不揚,眼珠子滴溜溜,透著一股機靈。

    唐周?

    董俷看到這個人,吃了一驚。

    他怎麼會在這裡?怪不得那些士兵看著有點眼熟,原來是陳珪送給他的丹陽兵。

    可他們不是早就應該回河東了嗎?於靡呢?為什麼沒有看見於靡?

    董俷沒有放鬆警惕,盯著唐周兩人,手握斬馬劍,不由自主的握的更緊了。

    唐周一臉欣喜,快步走到了董俷面前。

    「主公,想死周了!」

    董俷疑惑的問道:「唐周,我不是讓你回河東了嗎,你怎麼會在這裡?於靡呢?」

    也難怪董俷會懷疑唐周。

    這傢伙變得太快,有時候讓人很難琢磨透他的心思。

    唐周苦笑道:「主公,這話說起來,可就長了。那日我與主公在廬江分手,護送君貢先生一家人到了卧龍崗。,可君貢先生又挽留了我們十數日,最後還是我非要走,他才放我們離開。可過了南陽之後,反賊卻鬧將起來……主公,你不知道當時的情況。漫山遍野的都是反賊,我發現情況不妙,立刻就進山躲了起來。可這一躲,就躲到了現在,原以為反賊很快就會……可誰知道愈演愈烈。」

    說的是絲絲入扣,倒也沒什麼差錯。

    可董俷還是覺察到了一個問題:唐周總是用『我』來稱呼他們一行隊伍,而不是我們。

    和於靡鬧彆扭?或者是……

    「於靡呢?」

    唐周表情一窒,似乎很難啟齒。

    倒是他身後的青年上前一步道:「敢問閣下就是俷公子?」

    「啊,正是!」

    「小人之前錯以為唐先生一行人是反賊,故而暗中偷襲,錯殺了於將軍,特來請罪。」

    「你殺了於靡?」

    董俷又吃了一驚,看著青年,心道:還以為是唐周為一己私心暗中除去了於靡,沒想到居然是誤殺。不過既然這樣,為何唐周和這人卻在一起?之前的連珠箭,應該就是出自於此人之手。有如此本領,可不簡單啊……這山野間,真藏龍卧虎啊。

    正要開口詢問,耳聽龍騎十二的呼號:「老狼,醒來;老狼,醒來!」

    扭頭看,只見龍騎十二正抱著屍體已經漸漸冰涼的狂狼在痛哭。戰事大都已經結束,丹陽兵正在打掃戰場。而五溪蠻人,也在默默的收拾同伴的屍體,眼中流露悲傷。

    莫名其妙的打了一仗,莫名其妙的折損了一大半的人手,連狂狼也……

    那是當年轉戰西北之時,僅存下來的兩人之一。如今狂狼也死了,只剩下了龍騎一人。

    道了一聲歉,董俷走到了龍騎的身旁。

    拍了拍他的肩膀,蹲下身子為狂狼擦拭去臉上的血污。

    那青年看到這一幕,不由得一怔。輕聲道:「唐先生,俷公子可真是宅心仁厚啊。」

    唐周笑了笑,走到皇甫嵩的身旁,撿起了地上的硬弓。

    突然,他臉色大變,蹲下身,用袖子擦拭皇甫嵩盔甲上的污泥,大聲吼道:「取火來!」

    有丹陽兵立刻跑過來,舉起了火把。

    就著火光,唐周又擦去了皇甫嵩臉上的血污,然後在他身上摸索了半晌,在他腰間找到了一塊環形玉佩,正面是猛虎圖案,背面卻有一行字。唐周看清楚了上面的字,面如死灰一般。也顧不得和那青年打招呼,急匆匆跑到了董俷的身邊去。

    在董俷耳邊輕聲說了一句話,正在給狂狼擦拭面孔的董俷呼的站起來,瞪大了眼睛問道:「不會吧!」

    「是真的……主公請看。」

    把玉佩遞給了董俷,就著火光仔細看:義真安定。

    唐周輕聲道:「據說早年大將軍竇武曾經想要徵辟皇甫義真,但是卻被他推辭掉。大將軍非但不生氣,反而命人送了一塊猛虎佩,上面寫著義真安定四個字。義真,是皇甫嵩的字;安定是皇甫嵩的家鄉。另一個意思是,有皇甫嵩在,北地平安。」

    咽了口唾沫,董俷結結巴巴的說:「如此說來,此人是皇甫嵩?」

    「傳聞皇甫嵩對那玉佩非常喜愛,終日帶在身上,時常會拿出來把玩。如果這玉佩不假,那麼……應該就是皇甫嵩。」

    「那麼說來,這些人不是流寇?」

    唐周苦笑點頭,「非但不是流寇,甚至可能是官軍。」

    對皇甫嵩,董俷一點好感都沒有。也許是評書中的講述讓他的影響太大,總覺得能狠下心殺死一個白髮蒼蒼的老嫗的人,絕不是什麼好人。更何況,那老嫗是他這輩子的奶奶。乍聽剛才死掉的人是皇甫嵩,董俷先是不相信,隨後卻有些欣喜。

    可緊跟著,卻是一陣沒由來的緊張。

    「唐周,我們該怎麼辦?」

    董俷有點失去了主張,輕聲的向唐周請教。

    唐周看了一眼遠處正在幫丹陽兵打掃戰場的青年,「主公,我們立刻撤走……進山,只要進了山,誰也拿我們沒辦法。對了,把所有的痕迹都要抹去,屍體,兵器,還有馬匹全部拉走,絕不能留在這裡。」

    而後抬頭看了看天色,決然道:「主公,我們現在就走。」

    「那官軍的屍體……」

    「扔在這兒……對了,把他們的甲胄剝下來,兵器拿走。」

    「就以你所說!」

    立刻轉身喝令龍騎十二協助打掃戰場。把戰馬收攏過來,把巨魔士的屍體放在馬上。

    「進山,立刻進山!」

    看看天色,已經不早了。董俷連連催促,一行人扔下一具具赤裸裸的屍體,很快的進入了深山。

    董俷等人離開了大約兩個時辰后,接到潰兵報告的官軍急匆匆的趕到了出事地點。

    「將軍被殺了,快向朝廷稟報!」

    領隊的將領自從知道皇甫嵩的死訊之後,就嚇得不輕。皇甫嵩,那可是總督潁川戰事的左中郎將。他這一死,潁川的戰事該怎麼辦?數萬大軍,又由誰來指揮?

    ******

    中平元年三月初,黃巾軍潁川渠帥褚燕設計決口飲馬河,大敗皇甫嵩之後,星夜趕赴陳留。

    在譙縣與彭脫夾擊,大敗朱儁。

    太平道的地公將軍張寶自青州殺出一條血路,入豫州和褚燕等人匯合。

    這時候,褚燕才知道衣服張牛角在高邑被董卓所殺,悲憤之下,改名為張燕,誓要為張牛角報仇。但被張寶所勸阻,準備聯手擊潰朱儁后,揮師攻破虎牢關,直逼雒陽。

    可也正是這個時候,宛縣傳來張曼成被俘,黃巾軍大敗的消息。

    張寶思忖之後,命令已經改名為張燕的褚燕立刻南下宛縣,總督南陽戰事。張燕雖然不太情願,但是也知道南陽的重要性。在與張梁商討了一番后,次日啟程動身。

    幾乎是在同一天,皇甫嵩的死訊傳到了雒陽。

    漢帝劉宏大驚失色,一時間也不知道該如何是好。朝堂上更是人心惶惶,連平素里老奸巨猾的袁隗也失了分寸。當務之急,是由誰來接替皇甫嵩,督戰潁川呢?

    東漢初年,名將輩出。

    可是至漢帝劉宏,卻已經寥寥無幾。

    皇甫威明,已經在十年前病逝;段潁段紀明,在光和初年因宦官牽連,在獄中自殺;張奐張然明,也在三年前卒於家中。早年威震西北的涼州三明,都不在人世。

    還有誰,還有誰能在這個時候頂替皇甫嵩,力挽狂瀾呢?

    大小官員都惶惶然。有才能的膽小,害怕接了這個燙手的山芋后,一旦失敗身家性命難保。膽子大的不是年紀輕,就是才能不足,擔當不得大任。

    直到此時,有一些人才醒悟過來,是不是對武人的壓迫太甚?

    張讓趁機推薦董卓,這讓漢帝想起了月前曾在雒陽拚死護衛南宮的臨洮良家子。

    而這一次,誰也沒有再跳出來阻攔。

    這朝堂上的紛紛擾擾,無需太過於繁瑣。總之,董卓出任左中郎將,總督潁川戰事。

    董俷呢,卻心慌慌的帶著眾人進入了深山中。

    巨魔士的屍體,埋在了深山裡。身為五溪蠻人,他們的相貌特徵太過於明顯,董俷也只能這樣做。心裡很清楚,這一埋,以後休想再找到他們。只能割下了頭髮,保存起來。

    深山老林中,有一個很隱秘的山谷。

    當董俷等人進入之後,才發現這裡居然住了不少人。

    大都是從汝南、陳留,還有潁川地區的百姓。為了躲避戰亂,不得已住進了山谷中。

    射殺皇甫嵩的青年,名叫陳到,字叔至,是汝南人。

    經過名師的指點,兵法韜略出眾,更善於治兵。同時,武藝高強,弓馬嫻熟。他是保護鄉鄰從汝南逃到了這裡。後來與唐周相遇,雙方先是因誤會而產生衝突,於靡和陳到交手三個回合,就被挑於馬下。經唐周說明情況,陳到這才明白殺錯了人。

    又聽說唐周是董俷的手下,不由心嚮往之。

    董俷並不知道自己如今有多大的名氣,可轉戰數千里,縱橫青徐二地,火燒盤龍谷的事情,已經悄然在民間流傳起來。不過,大多數人不知道董俷的身份,故而把他形容成身高過丈,腰圍過丈,青面獠牙的妖怪。一張口能吞十萬甲兵,放個屁也能崩死幾千人。

    陳到出身並不算太好,聽聞唐周的介紹后,就毛遂自薦,幫助唐周統領丹陽兵。

    不得不說,此人統兵的確有些門道。

    丹陽兵本就是天下少有的悍卒。經過陳到的調教,雖然只有月余時間,卻已經脫胎換骨。

    了解的這些情況后,董俷不禁對陳到生出了好奇心。

    ******

    董俷等人的到來,讓山谷里的百姓感到了一陣惶恐。

    原因無他,董俷長得太丑。大半夜的猛然出現,嚇得幾個小孩子哇哇的大哭不停。

    把個董俷弄的好生尷尬,乾脆也不進山谷了,就在谷口住下。

    龍騎把狂狼埋葬,一個人在墳塋邊上絮絮叨叨的說個沒完沒了,似乎在傾吐心聲。

    董俷、陳到和唐周三人卻聚在了一起。

    丹陽兵還抓了兩個中央軍的俘虜,押到了三人的面前。

    一聽說自己殺了朝廷的左中郎將,陳到的小白臉刷的一下子變得煞白,沒有半點血色。

    董俷強忍著驚慌,仔細的詢問了俘虜一番,這才算是明白了事情的緣由。

    看著那兩個瑟瑟發抖的俘虜,董俷突然問道:「唐周,你知道太平道中,有誰能出此狠毒的計策?能不計自己人馬的損失,敢用萬人來全殲官軍的精銳,此人不簡單。」

    唐周歪著腦袋,沉思不語。

    而陳到則是目光發直,喃喃自語道:「我竟然殺了皇甫將軍?」

    此時,董俷已經由最初時的驚慌失措冷靜下來。看陳到還在發獃,不由得一皺眉。

    看了一眼那兩個俘虜,突然召喚來兩個巨魔士。

    「這二人交給你們,好生的祭奠一下五溪蠻的兄弟。你們自行處置,處理的乾淨些。」

    五溪蠻巨魔士平白無故的死了十八個人,這心裡正憋著一股氣。

    聞聽大喜,「多謝二老爺!」

    陳到驀地醒悟過來,呼的站起身,厲聲道:「不行,你不能殺了他們……」

    董俷眼睛一眯,「為何不能殺?」

    「先前還可以說是誤會,可現在……我們殺錯了人,卻不能一錯再錯啊。」

    董俷卻笑了,「叔至兄,我不殺他們,難道讓他們還活著出去,稟報朝廷殺我嗎?」

    陳到連連搖頭說:「這我不管,可我不能讓公子在錯下去。「

    起身抓住了陳到的胳膊,董俷示意巨魔士把兩個官軍帶走。陳到拚命的掙扎,想要過去阻攔。可董俷的大手,好像一把鐵鉗一樣,死死的把他按在原地,動彈不得。

    「叔至兄長,你要弄清楚,我這是在救你,救你一家人啊!」

    陳到一怔,看著董俷說:「公子這是什麼意思?」

    「其實傳揚出去,我是不害怕的。誰都知道我善用投槍,不會弓箭。可皇甫嵩卻是死在箭下,死在你的箭下。我家人都在臨洮,了不起我帶著人去西域,誰能奈我何?可叔至你呢?你怎麼辦?如果朝廷知道是你殺得皇甫嵩,又會如何處置……呵呵,就算是你不怕死,那你的家人呢?我記得山谷中有你的母親,還有親戚吧。」

    一句話,捅在了陳到的軟肋上。

    「那,那我該怎麼辦?」

    「叔至兄長,男兒大丈夫應該浴血沙場,求取功名。若你不嫌棄,可以帶著家人去臨洮。那裡山高皇帝遠,時常會有羌胡作亂,正是建立功名的好時候。我觀兄長也是有本事的人,與其呆在這大山當中碌碌無為,倒不如去邊關建立功業啊。」

    「這個……」

    陳到有些動心了。

    董俷一聳肩膀,「當然,你也可以不隨我去。可如果事情一旦敗露,你怎麼辦?你的家人怎麼辦?最好的結果,也是你被砍頭,你的父母卻要成為官奴。叔至兄,你母親這麼一把年紀了,嬌妻有正是好年華,你就忍心讓她們因為你而受牽連?」

    「容我想想,容我想想……」

    陳到真的是很為難。一方面是自幼被灌輸的忠於朝廷,一方面卻是父母妻兒的周全。

    如何取捨?

    董俷之所以說這些,則是因為他手下確實沒有能統兵的人物。

    唐周對陳到的能力推崇備至,卻讓董俷動了心。三國演義中,似乎並沒有陳到這個人。可董俷卻明白,這天下之大,能人倍出。天曉得有什麼人才就被埋沒了。

    而這個陳到,簡直就是老天送給他的禮物。

    見陳到猶豫,董俷也不勉強,「叔至兄,俷不勉強你。只是如何取捨,你當謹慎。」

    陳到陰沉著臉,輕輕的點了點頭。

    這時候,唐周突然啊的一聲驚叫:「主公,我想起了一個人!」

    「什麼人?」

    「太平道中,有韜略的人不算多,可說得上是屈指可數。不過我想起了一個人,擊敗皇甫嵩的,肯能就是這個傢伙。此人是北方大帥張牛角的乾兒子,地位不顯,只是個小渠帥,可深得張牛角的信任。他頗有謀略,識進退,更兼心狠手辣。」

    董俷忙問道:「唐周,你說的究竟是誰?」

    「褚燕,只可能是褚燕……除此之外,我實在是想不出,又有誰能有如此的手段。」

    ——————————————————————————

    推薦一本俺兄弟的書:

    書名《清虛》,作者清虛道君

    說的是通天教主的大徒弟的故事……哦,不是多寶道人。三清當中,俺覺得也就只有通天教主這個人不錯。

    鏈接:http:www.qidian.comBook1011214.aspx(未完待續,如欲知後事如何,請登陸www.qidian.com,章節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閱讀!)



    上一頁 ←    → 下一頁

    唐朝好地主明天下我的大小美女花爆萌小仙:撲倒冰山冷上電影世界私人訂制
    這個大佬畫風不對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重生似水青春恐怖修仙世界庶子風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