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惡漢 » 第124章 董卓會三英(祝大家端午節快樂)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惡漢 - 第124章 董卓會三英(祝大家端午節快樂)字體大小: A+
     

    或許董俷確實是最合適的人。

    但大家都知道,闖過黃巾大軍幾十里的聯營,同樣兇險萬分。那不是幾百人、幾千人,而是十幾萬人組成的黃巾軍大營。而他們的主帥剛被捉住,想必如今正惱怒萬分。

    闖營,很可能會撩撥起反賊的怒火。

    該怎麼闖,同樣是董俷等人需要進行反覆的商討。

    天亮后,黃巾軍沒有再攻擊宛縣,退後三十里,並且派人來告訴秦頡:只要放了張大帥,一切都好商量。

    秦頡的回復也很簡單:三日後在城外十五里處再具體商榷。

    三天,已經是能夠拖延出來的極限。超過三天,黃巾軍是否還能忍住,大家都說不準。

    董俷把這些事情都扔在了一遍,美美的睡了一整天。

    近三十天來,幾乎沒有睡踏實過,精神已經緊張到了極點,再不睡一覺,真可能會瘋掉。而宛縣所有的人,除了還在警戒的官軍之外,三十天來渡過了最寧靜的一天。

    時間過的很快,三天的期限轉眼就到了。

    清晨,董俷一如往日的起床,先練了一套五禽戲,洗漱一番之後,很精神的坐在院子里,擦拭他的兵器。

    「二弟,又在養神嗎?」

    聽聲音就知道,是典韋來了。

    董俷抬起頭,看見典韋正邁步走進來,笑了笑說:「大哥,早!」

    這種很奇怪的打招呼方式,典韋也習慣了。在董俷對面坐下來,靜靜的看著他。

    董俷繼續擦拭投槍,一邊擦,一邊說:「其實也不是什麼養神,只是想讓自己能冷靜下來。大哥,說實在話,我很害怕,真的很害怕。因為我不知道,什麼時候就會戰死疆場。雖然說馬革裹屍,是男子漢最好的歸宿,可我有時候還是會感到恐懼。只有在握住這些兵器的時候,我才能感覺到心靈的寧靜,所有的恐懼都沒了。」

    典韋似懂非懂的點點頭。

    他突然想起來,眼前這個粗粗大大的傢伙,實際上才十四歲而已。

    十四歲,我十四歲的時候在幹什麼?是和兄長打獵,還是無憂無慮的在山裡玩耍?

    嘆了口氣,典韋說了一句:「這該死的世道。」

    董俷笑了,把擦拭乾凈的投槍一一插進了背囊,整理了一下之後,拿起那件已經洗乾淨的筩袖鎧,遞給了典韋。

    「大哥,你穿上試試!」

    典韋一怔,「兄弟,你這是幹什麼?」

    「這種鎧甲在衝鋒的時候,用處不大。不過咱們在城頭上防禦的時候,還有些作用。輕便……如果不是這玩意兒,我可能早就受傷了。我今天闖營,再留著他用處也不大。你身上有傷,穿上它,至少能抵擋幾下。我不在,三弟就勞你多費心。」

    典韋捧著筩袖鎧,發獃的看著董俷。

    突然,把鎧甲扔在邊上,「兄弟,咱不去了,咱不去冒險了,好不好?」

    「大哥,軍中的事情豈能兒戲?說不去就不去,那可是要被殺頭的。再說了,這也是沒有辦法的事。如果沒有援兵,你認為我們能支持多久……呵呵,你放心好了,黃巾賊那些蝦兵蟹將,還傷不了我。你們在這裡撐著,我會儘快帶援兵回來。」

    那雙透著黃芒的虎目中,有一些不安。

    典韋想要再說什麼,董俷卻已經起身,走進房間。

    戴上八寶圈金獅子開口盔,穿上八寶獅子連環鎧,胸口一個碩大的獅頭護心甲。

    這是何老太公送給董俷的禮物,是他收藏多年的珍品。

    董俷披上黑色的披風,威風凜凜、殺氣騰騰的走出房間。早有龍騎十二牽著象龍在門口等候。把馬鞍帶束了再束,緊了再緊,然後掛上雙錘,背上兜囊翻身上馬。

    「十二,你們都準備好了沒有?」

    「主公放下,都準備妥當了!」

    董俷滿意的點點頭,長出了一口氣。

    龍騎十二和狂狼在過去的三十天中並沒有出戰,而是一門心思的訓練五溪蠻人。

    雖然還比不上成家的護衛,可是論戰鬥力,卻絲毫不遜色於巨魔士。

    此時,這三十個五溪蠻人都已經整裝待發,在門口靜靜的等候。董俷在馬上朝典韋一拱手,「哥哥,你要保重啊!」

    「兄弟,你保重!」

    典韋不能陪董俷闖營,因為他如今已經是東城的主將,由黃劭在一旁輔佐。

    北城方面,有沙摩柯和徐晃搭檔,也是萬無一失。南城則是文聘和李嚴兩人搭檔。

    至於黃忠,則是此次陪同董俷闖營的主力軍。

    董俷騎馬衝出大門,卻發現所有人都已經聚集在門口。龐德公抱著龐統,秦頡,文聘、李嚴,一個個神情肅穆。看到董俷出現,眾人齊刷刷的拱手側身讓出路來。

    一路默默無語,送董俷來到了西城門口。

    黃忠帶領五百騎兵已經準備妥當,看到董俷過來,催馬上前。

    「丑鬼,你記住,你還欠著我的命!」

    當董俷出了城門的時候,文聘突然嘶聲喊叫。

    董俷一怔,扭頭向文聘看去。卻見文聘頂盔貫甲,手持大刀端坐馬上,朝他拱手一揖。

    「仲業已經明白了你那天的苦心。」

    黃忠輕聲說了一句。董俷呵呵的笑了,朝文聘擺了擺手,卻見文聘一扭頭,故作不見。

    「黃大哥,我們出發吧!」

    黃忠點點頭,「我們出發!」

    兩人帶著五百三十二騎人馬,向遠處飛馳而去。

    黑色的披風在風中獵獵,如同一面旗幟漸行漸遠。

    文聘忍不住問李嚴說:「正方,你說那丑鬼真的能帶來援軍嗎?」

    「能不能帶來援軍不是俷公子說了算,但是我知道,他一定會把消息傳遞給朝廷。」

    李嚴突然輕笑道:「仲業,前些日子不還信誓旦旦的要那俷公子試劍嗎?」

    文聘臉上的那條蚯蚓一樣的傷疤,非常難看。他臉一紅,尷尬的說道:「正方怎麼還取笑我?若非俷公子當日的責罵,文聘今日仍在渾渾噩噩。說心裡話,我真的很感激他。如果此事之後,我們都還能活下來的話,定要好生的向俷公子請罪。」

    「放心,我們都能活下來!」

    都能活下來……李嚴雖然這麼說,可心裡卻不免有些惶惶。扭頭向城頭上看去,只見那代表著宛縣的大纛扔在風中飄揚,兩個醜陋的漢子,站在大纛兩邊向遠處眺望。

    仗義多是屠狗輩……

    李嚴突然精神振奮:那兩個丑鬼都不怕,難道我李嚴堂堂男子漢,卻如此沒信心?

    我們都能活下來!

    ******

    大雨過後,空氣格外的清新。

    淯水河畔的垂柳,露出了生機盎然的綠色。

    董俷和黃忠抵達談判的地方,遠處可以看見黃巾軍連綿數十里的聯營。

    前來負責談判的,是趙弘和韓忠兩人。

    也是為了防備萬一,兩人帶來了一千黃巾軍。雙方把隊形展開,趙弘看到是董俷和黃忠到來,都不禁為之一愣。

    「怎麼秦大人沒有來?」

    黃忠催馬上前,一笑道:「秦大人今日身體有些不適,故而命我前來商討。」

    「你?能做的了主嗎?」

    趙弘眼睛一眯,警惕的看著黃忠。目光從黃忠的肩膀掠過,落在了董俷的身上。

    乍一見董俷的樣子,趙弘嚇了一跳。

    不過他也聽說了,在宛縣裡面有三個相貌醜陋的猛將,殺死了很多黃巾軍將領。

    就是這個傢伙嗎?

    不想再看董俷,趙弘把目光收了回來。

    黃忠說:「我出門的時候,秦大人說讓我全權處理。」

    「很好,既然如此,那我就把話說明白了。交出我家大帥,開城投降。我保證麾下不動宛縣分毫。將軍,如今漢室將傾,朝廷更是奸臣當道,百姓苦不堪言。天公將軍乃是順應天意,挽救蒼生。將軍難道沒有看見,南陽十數縣,一夜換了旗幟?」

    趙弘看著黃忠,真誠說道:「我觀將軍也是有本事的人,何必螳臂擋車,自尋死路?不如加入我太平大軍的對我,以將軍的本領,弘敢保證他日地位定在弘之上。」

    黃忠突然哈哈大笑:「我不知道南陽十數縣在一夜間換了旗幟。我只知道,宛縣三十天依然屬於我大漢朝廷的治下。反賊,你們囂張的一時,卻得意不得一世。」

    這句話,刺痛了趙弘的心。

    的確,為了宛縣,黃巾大軍死傷無數。

    苦心策劃了三十日,最終卻被別人計算,連自家的主帥也……

    趙弘臉色陰沉,「將軍,你這話是什麼意思?」

    兩人交談中,董俷卻在盤算。這傢伙看上去似乎是個頭領,而且地位相當的高。

    如果能殺死這傢伙,黃巾大軍定然會自亂陣腳。

    我闖營能容易一些,還能給宛縣多爭取一些時間。秦頡讓我趁著談判的時候突然襲擊,如今正是最好的機會。對,只要殺了這些人,定然能安全闖過黃巾軍聯營。

    聽到趙弘詢問,董俷突然開口喝道:「意思就是……你去死吧!」

    兩桿投槍帶著萬鈞之力出手。

    事情很突然,連黃忠都沒有想到董俷會突然出手。

    兩國交兵,不斬來使,這是大多數人所認同的一個規矩。如今趙弘前來談判,自然沒有想到董俷會生出這樣的想法。猝不及防下,投槍正中額頭,噗的把他打下馬去。

    韓忠吃了一驚,出於武人的本能,舉槍封擋。

    但距離太近,投槍的速度又太快。韓忠剛舉起手中兵器,投槍已經到了他的胸口。

    一聲慘叫,那投槍從前面穿透了韓忠的胸膛。

    「俷公子,你……」

    黃忠還打算斥責,可董俷已經一馬當先的衝過去,大鎚舞動,大聲說:「黃將軍,這些是反賊,何必和他們說道太多?我們殺過去,至少能讓黃巾賊混亂一些時間。」

    啊……

    也是,黃巾賊算什麼東西,和他們商討個什麼?

    黃忠雖然覺得這樣做有點不太道義,可又一想,董俷說的一點沒錯。

    當下摘下大刀,厲喝一聲:「兒郎們,隨我殺過去!」

    五百三十二頭狼,在兩頭老虎的帶領下,衝進了黃巾軍的陣型中。趙弘沒想到黃忠等人會不守規矩,雖有所防備,可帶過來的大都是步軍。人數雖然比黃忠的人馬多,可是趙弘和韓忠兩人先死,黃巾軍硬是沒有反應過來,究竟是發生了什麼事?

    董俷已經沖了過來,大鎚揮動,噗噗數聲輕響,把為首的幾個小頭目砸的是腦漿迸裂,血肉橫飛。象龍已經跑起來了,帶著巨大的衝擊力。黃巾士卒被直接撞出去,骨斷筋折,人還沒有落地就斷了氣。一排排騎兵衝鋒,把一千多個黃巾士卒打得狼狽而逃。董俷等人並不急於追殺,不急不緩的跟在黃巾士卒的後面。

    眨眼間,就來到了黃巾軍的大營門口。

    誰都沒有想到宛縣的官軍竟然會在這種時候出擊,大營門口沒有任何的防禦。

    象龍突然提速,超過了前面的黃巾軍士卒,大鎚一擺,氣沉丹田一聲怒吼。

    半虛掩的大門被砸的粉碎,木屑四濺。

    董俷帶著三十二個隨從一路瘋狂的衝鋒,見人就殺,見人就砍。

    黃忠一不做二不休,從找來了火把,一路看見帳篷就扔過去。下面的官軍是有樣學樣,殺人放火的事情也不是頭一次干,不一會兒的工夫,火勢就開始蔓延起來。

    中軍大帳中,黃巾軍各部渠帥還在等候,那裡會想到發生這種事情。

    等他們聽到消息,大半個聯營已經燒了起來。更有人大聲的叫喊:「趙弘死了,韓忠死了!」

    這是黃忠的主意,抓了兩個黃巾軍問清楚了趙弘兩人的身份,心中大喜。

    兩個領頭的渠帥被殺了嗎?

    那豈不是說,黃巾軍如今是群龍無首?

    如果宛縣的秦頡等人看到火勢,聰明的話肯定會乘勝追擊。雖不一定能完全擊潰黃巾軍,但是至少也能保證宛縣在一段時間中不會有戰事。如此一來,宛縣安矣。

    對董俷不講規矩的行事方法,突然間也就釋然。

    黃忠揮舞手中大刀,上下翻飛,帶起一片片刀光血影。

    十數里的聯營,硬生生被他們鑿了一個對穿。衝出聯營之後,只見黃巾大營火光衝天。

    從宛縣方向,傳來了嗚咽的號角聲。

    雖然聲音並不是很清晰,但可以肯定,秦頡他們行動了。

    登上了高崗,看著已經亂成一片的黃巾軍大營。黃忠如釋重負般的長長出了一口氣。

    扭頭在馬上向董俷抱拳,「俷公子,黃忠多謝了!」

    董俷一怔,「黃大哥謝我什麼?」

    「聽到號角聲了嗎?秦大人他們肯定看到了火光,準備衝殺出來了。這一戰,至少能讓宛縣在十五天之內不沾戰事。待朝廷援軍一到,則南陽反賊必將煙消雲散。」

    董俷倒是沒考慮這麼多,這樣做主要還是為了闖聯營。

    可事情真的這麼簡單?

    也許是來到這個時代太久的關係,董俷已經快要記不清楚評書中黃巾之亂究竟持續了多長時間。有一點可以肯定,黃巾之亂提前了……至於宛縣究竟有沒有被攻破,卻已經是印象模糊。如果真的如黃忠所說,那可絕對是一件天大的好事啊!

    但,真的會這樣嗎?

    董俷的心裡不免忐忑。

    黃忠拱手說:「俷公子,我要殺回去了。你此去尋找救兵,一路要多多小心。我估計這一路上,不會太安全。對了,我這裡有一卷習武多年的心得,也是當年先祖從伏波將軍手中學到的本領,加上忠這些年的領悟。俷公子可以拿回去,看一看。」

    啊?

    黃忠的本領,也是伏波將軍馬援傳下來的?

    董俷愕然,可轉念一想:成方老爺子曾說過,伏波將軍當年有四個家將。成龐嚴黃。

    難道黃忠……

    猛然想起了一件事情,董俷催馬過去,叫住了黃忠。

    「黃大哥,前些日子我看到小侄兒的氣色似乎不是太好,你最好帶著他去找馬真檢查一下。小孩子體弱,這些日子來宛縣的氣息又……小心無大錯。您可要記住。」

    前些日子,董俷看到了黃忠的兒子,已經滿歲了,挺可愛的小傢伙。

    不過時常會咳嗽。

    董俷隱約記得,評書中提起過黃忠的兒子是病死的,但具體是什麼病,記不清楚了。

    最好還是提醒一下黃忠,小孩子得病要早點看,時間一長,會發生病變。

    黃忠愣了一下,感激的看了董俷一眼,拱手道:「俷公子高義,忠牢記在心中。」

    說完,帶著麾下騎軍離去。

    董俷看了看手中的牛皮卷,又看了看黃忠的背影。

    我能做到的,也只有這麼多了……黃大哥、大哥、三弟,你們可一定要多保重。

    把牛皮卷放進懷裡,董俷撥轉馬頭。

    「我們出發!」

    朝著潁川方向疾馳而去,龍騎十二和狂狼帶著五溪蠻騎兵,緊緊的跟在董俷的身後。

    愈行愈遠……

    ******

    中平元年二月十五,回到河東的董卓點齊一萬人馬,以華雄為先鋒經過三天苦戰,攻破了上黨。

    從河東至幽翼二州的大門,被打開了!

    按照李儒先前制定的方案,河東大軍將直取西河郡、太原郡、雁門郡進入幽州,先行剿滅幽州反賊,而後從中山國穿過,經河間抵達渤海郡,肅清幽、青之地的黃巾賊,把反賊壓制在翼州一線,配合盧植大軍,於巨鹿郡和反賊進行最後決戰。

    事實上,這個作戰方案和盧植所制定的方案,相差不多。

    可是沒想到,在抵達雁門郡之後,沒等董卓大軍進入幽州,就得到了一個驚人的消息。

    幽州黃巾已經被平息了!

    剛開始的時候,幽州戰況並不樂觀。

    幽州太守劉焉緊急招募鄉勇,同時調集漁陽、上谷和代郡地區的邊軍加入平亂。

    總督幽州戰事的黃巾軍首領是張角的弟子白雀。

    一開始也是連戰連勝,直逼幽州。哪知道在路過涿郡的時候,遭遇了鄉勇的埋伏。

    白雀被一個紅臉漢子所殺,副將鄧茂被一個黑臉青年活捉,在押送到幽州之後,被劉焉斬首示眾。白雀和鄧茂一死,使得幽州的黃巾軍陷入了群龍無首的狀況里。緊跟著邊軍出現,在劉焉的指揮下一路追殺,黃巾賊潰不成軍,從幽州退出。

    董卓聽到這個消息后,不禁哈哈大笑。

    「天助我也,天助我也!」

    華雄不禁疑惑的詢問:「主公,何事如此高興?」

    「我的責任是總督幽州戰事,如今不費一兵一卒,幽州戰事卻已經平息。雖然劉焉當居首功,可是我這個總督幽州戰事的副帥……嘿嘿,也應該是平白得了功勞。」

    想想也有道理,雖然董卓沒有真正參與幽州的戰事,可不管怎麼說奪下了上黨,卻已經把黃巾賊的一條退路堵死。既然幽州戰事結束,那麼就可以直撲青州了。

    大軍沒有做休整,連夜開拔。

    自雁門郡一路殺下來,先是在中山國剿滅的黃巾軍一部,緊跟著又在河間大獲全勝。

    但在這時候,渤海郡傳來了消息。

    張牛角在渤海郡被龔景打得打敗,已經退回翼州去了。

    「龔景有這麼大的本事?」董卓聞聽這個消息,不禁一撇嘴,對李儒說道。

    李儒神色肅穆,沉思了片刻后,抓住那探馬問道:「龔景是如何戰敗了張牛角?」

    很顯然,他也不信龔景有這個能力。

    探馬回報:「剛開始的時候,龔景也是節節敗退。但後來劉焉派主簿鄒靖領兵救援。於渤海郡外設下埋伏,三路夾擊大敗了張牛角。據說立下功勛的還是一個紅臉漢子和黑臉青年……哦,對了,還有一個白臉漢子。但是具體的情況尚不清楚。」

    董卓一皺眉,「哪兒跑出來的三個人,竟然連番壞我大事?」

    李儒想了想后,沉聲道:「既然是這樣,我們乾脆放棄原來的計劃,不理幽州、青州的戰事,追著張牛角打。我就不信了,這樣子難道還能有人和我們爭功不成?」

    「此計甚好,就依文正所言!」

    董卓下定了決心,立刻命令大軍再次轉向,由河間郡直撲安平國,並且在安平國追上了張牛角的大軍。雙方鏖戰七天七夜,張牛角退守高邑。董卓不做休整,繼續追擊。但是在高邑城下遭遇張牛角的伏擊,大敗而回,更損失了足足有三千多人馬。

    這一下,卻徹底激怒了董卓。

    就在他重整人馬,準備再打高邑的時候,盧植率領北軍三校人馬兵出河內,抵達清河郡。

    在得知了情況之後,盧植立刻派人傳令,命董卓星夜行軍,與大軍匯合。

    雖然不忿,可軍令不可違。

    董卓無奈之下,帶領大軍連夜啟程,在兩天後抵達清河郡,與盧植大軍匯合一起。

    此時,巨鹿的黃巾軍已經達十二萬餘人,加上張牛角的人馬,總兵力超過十七萬。而盧植的手中,加上董卓的部隊,才不足八萬。雙方的兵力對比超過了一比二。

    董卓抵達清河郡后,立刻前來拜見盧植。

    對於這個和蔡邕、鄭玄幾乎是同一時代的人物,董卓還是非常的尊敬。

    哪知道,剛到轅門外,就被人攔住。

    不一刻從中軍大帳傳來命令:「命河東太守董卓報門而入!」

    什麼是報門而入?就是讓你走一步,報一次名字,走兩步,就要報兩次命。從轅門到中軍大帳,距離何止百步?你一步一報名,說穿了就是刁難,給你個下馬威。

    古時人,大都是敗軍之將才會被命報門而入。

    董卓不明白:我雖然在高邑戰敗,可也不至於讓我報門而入啊?

    可軍令已經出來,他也不能違抗。鐵青著臉,咬著牙,邁步走進轅門,大聲道:「河東太守董卓,奉命前來!」

    ————————

    今日兩更,晚上不再更了……

    俺祝所有的讀者,端午節快樂啊!(未完待續,如欲知後事如何,請登陸www.qidian.com,章節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閱讀!)



    上一頁 ←    → 下一頁

    三界紅包群寒門狀元西遊大妖王最強妖孽三國之召喚猛將
    會穿越的流浪星球唐朝好地主明天下我的大小美女花爆萌小仙:撲倒冰山冷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