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惡漢 » 第123章 俷公子突圍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惡漢 - 第123章 俷公子突圍字體大小: A+
     

    瓢潑的大雨,好像天上的銀河決口,把整個世界都覆蓋在水幕之中。

    雨水打在牛皮帳篷上,發出噼啪的聲響。給寂靜的夜,平添了幾分毛骨悚然的氣氛。

    咔嚓,一道閃電出現。

    慘白的光亮照在張曼成的臉上,讓那有些單薄的身軀,蒸騰出森森的鬼氣。

    他站在中軍大帳的門后,看著外面的雨勢越來越大,背著手卻一句話都沒有說。

    中軍大帳中,插著十幾個松油火把,火苗子噗噗的竄,把大帳里照的很通透。

    十七八個頭裹黃巾的渠帥靜靜的坐著,三十多道目光,都死死的鎖在了張曼成身上。

    「孫夏。」

    等了很久,張曼成開口了。

    一個渠帥站起來,拱手道:「末將在。」

    「今天是我們攻打宛縣的第幾天了?」

    孫夏想了想,「過了今晚,已經有二十九天了。」

    「我們的損失如何?」

    「大帥,二十九天中,我們死傷共兩萬三千餘人。不過從各地匯聚而來的教友接近四萬。較之當初我們抵達宛縣的時候,人數還增加了一萬多。而且經過這段時間的戰事磨礪,已經初步達到了大帥的要求,士卒的戰鬥力比當初要增加十倍。」

    「兩萬三千人……」

    張曼成深吸了一口氣。空氣里,還帶著一股血腥味,只是被雨水沖淡了許多。

    他好像是自言自語一樣,「兩萬三千多名教友就這麼沒了?此仇不報,我等何以為人?」

    大帳中,繼續的安靜。

    過了片刻,又有一名渠帥起身,「大帥,差不多該實施計劃了吧。」

    「趙弘,你先坐下。」

    張曼成笑呵呵的擺手,然後回到主帥的位子上坐下,「你的才能素來被我看好,南方十二個大渠帥中,以你將來的成就最高。但一如其他寒門出身一樣,你沉不住氣。需知越是關鍵的時候,身為主將更需要沉穩。在這一點,你可是比不上飛燕。」

    「大帥……」

    趙弘有些羞愧的低下頭,一副施施然的樣子。

    大帳中的渠帥們,都笑了起來。這趙弘不像他們,大都是泥腿子出身,是正經的破落戶。早先家中有些薄田,習過武藝,讀過書,是為數不多的能識字的將領。

    張曼成也笑了一會兒,讓趙弘坐下。

    臉上的笑容漸漸斂去,神色肅穆的說:「連番苦戰,想必宛縣的官軍也已經差不多了。說實話,我倒是挺佩服這宛縣的守將,面對如此瘋狂的攻擊,居然還能堅持下來。不過他們的好運氣也該結束了……今夜子時,我要四城齊攻,拿下宛縣。」

    「願從大帥調遣。」

    「趙弘……」

    「末將在!」

    「命你率本部人馬,攻擊西門。記住,不計損失,務必拿下西城,與我在城中匯合。孫夏,給你兩渠兵馬,攻擊東門;韓忠率兩渠人馬,攻擊南城。其餘諸將,隨本帥攻擊北城。東西南三城務必要保持對宛縣足夠的壓力,從子時發起攻擊。」

    「喏!」

    眾將起身,插手應命。

    看著眾將走出大帳,張曼成背著手再次站在了中軍大帳的門口,喃喃自語道:「該結束了!」

    ******

    子時,雨越來越大,甚至讓人無法睜開眼睛。

    松油火把熄滅了又點上,點上了又熄滅,火光此起彼伏,看上去極為的詭異。宛縣三城,喊殺聲震天。黃巾軍發動起了總攻擊,如同潮水一般的攻勢,一波連著一波。

    裝著松油的罐子點上往城下砸過去,雨水混合著血水順著城牆流淌。

    宛縣攻防戰,已經打到了白熱化的程度。在這一瞬間,生命變得再無任何意義。

    張曼成手挽馬韁,頂盔貫甲。

    緊緊攥著大刀冰涼的刀桿,看著遠處寂靜無聲的北城,突然一聲大吼:「攻擊!」

    這兩個字,好像是從肺里擠出來的一樣,帶著生硬的血腥氣。

    幾乎就是在他發出攻擊號令的一剎那,戰鼓聲轟鳴,數不清的黃巾軍嗷嗷的向北城衝擊。

    弓箭手瘋狂的向城頭仰射,雲梯搭在了城牆上。

    而城頭上的士兵,也瘋狂的展開了反擊,一瞬間,寂靜的北城被撕殺聲淹沒。

    數十個士兵,扛著粗大的撞木,在弓箭手的掩護下衝到了城門下。他們的頭頂蒙著一塊巨大的牛皮,更有盾牌手在旁邊掩護,防止城頭上砸下來的礌石。砰,砰,砰……撞木撞擊在城門上,城牆似乎都在顫抖。

    「城下有人,砸死他們!」

    無數塊礌石雨點般落下,裝滿了松油,被點燃的罈子砸下來。

    盾牌阻擋住礌石的攻擊,已經被雨水打濕的牛皮,把松油阻隔在旁邊。

    數百下的撞擊之後,只聽一聲巨響,堅固的城門頓時被撞擊開。黃巾士卒精神振奮,嗷嗷的發起衝擊。張曼成跨坐寶馬,手中大刀一舉,「黃巾力士,隨我進攻!」

    身後,有兩千名騎軍,清一色的盔明甲亮。

    這也是張曼成手中最精銳的人馬,比之當初李大目的黃巾力士還要精銳幾分。

    兩千匹戰馬在雨夜中衝鋒,馬蹄濺起一蓬蓬的泥水,粘在了旁邊的黃巾士卒身上。

    可所有人都不在意,腦子裡只有一個念頭:攻破宛縣。

    騎軍的衝擊力非常可怕,沒等宛縣北門做出反應,張曼成已經帶著人衝進了城門。

    可是一進城門,卻發現了一個奇怪的環形瓮城。

    張曼成心裡暗叫一聲不好,正準備撤出宛縣,就聽到轟隆的一聲巨響,從城門樓上傾斜下來一堆土石磚瓦,瞬間就把半個城門給堵住了。躲閃不及的黃巾軍,被砸死了上百人。

    緊跟著,瓮城兩邊響起了一陣梆子聲。

    緊跟著城頭上出現了一群弓箭手,二話不說,箭如雨下。

    隨張曼成沖入瓮城的大約有一千多人,拚命的叫喊,揮舞手中兵器撥打鵰翎。但飛蝗如雨點一般,怎能完全擋住?再加上進城后卻發現中了詭計,黃巾力士們也慌亂了起來。

    瓮城並不止是飛蝗,那簡陋的城牆呈現出一個梯形的坡度。

    上面搭著一根根圓木,如果仔細看就會發現,那其實大都是一些房舍中的橫樑。

    一兩人合抱的滾木,或者說是用造房的廊柱該做成的滾木,從數丈高的城牆上滾下來。滾木本身的力量,加上城牆坡度所產生的距離和衝擊力,砸落下來的時候,有萬鈞之力。一個個黃巾力士,被滾木從馬上撞飛了出去,還沒等站起來,四周驚亂的馬蹄已經踏踩了下來。

    董俷、沙摩柯、秦頡三人站在瓮城的城牆上,目無表情的看著瓮城中掙扎的反賊。

    「這叫瓮中捉鱉!」

    董俷冷冷說道,然後擺手讓沙摩柯上來,指著正在做垂死掙扎的張曼成道:「三弟,那傢伙似乎是個頭目,把他拿下,我要活的!」

    「這個容易!」

    沙摩柯二話不說,抄起鐵蒺藜骨朵,順著城牆往下跑。

    由於城牆上搭著許多圓木,對於從小在山裡長大的沙摩柯而言,就有了借力的地方。

    他三竄兩竄的從城牆上溜了下去,在距離還有三四米的時候,猛然騰空。

    「反賊,照打!」

    鐵蒺藜骨朵掛著風聲呼的砸向了張曼成。

    張曼成已經有點懵了,也弄不清楚對方怎麼就從幾丈高的瓮城上下來,本能的舉刀相迎。

    鐺!

    鐵蒺藜骨朵砸在了刀桿上。沙摩柯的力氣,可不見得比董俷小多少,加之又是凌空撲下,力道更猛。刀桿被砸彎,張曼成雙臂發麻,虎口鮮血淋漓。巨大的衝擊力,更讓他胸口發悶,一口鮮血就噴了出來。胯下坐騎唏溜溜一聲暴叫,四蹄撲通跪倒在地,把張曼成掀下了戰馬。

    沙摩柯也在這時候雙足落地,一手拎著鐵蒺藜骨朵,一手抄起張曼成的腰帶,噌噌噌往城頭上飛奔而去。

    這說起來,似乎很慢,可在當時卻只是一眨眼的事情。

    正在做最後反擊的黃巾力士還不清楚發生了什麼事,主帥就被人抓走了。

    更加的慌亂,而瓮城的飛蝗更加密集。黃巾力士的哀號聲,戰馬的慘叫聲,混雜在了一起。幾十個城門口小山似的土坡爬過來的黃巾士卒,正好看見一個個被飛蝗射的好像刺蝟一樣的黃巾力士倒在血泊中,看到他們最敬重的大帥被人擄走,一時間有些懵了。

    秦頡興奮異常,命人把沙摩柯抓來的張曼成捆綁起來,壓在城頭上。

    「太平道反賊,爾等看看,這是誰!」

    秦頡沖著宛縣城下的黃巾士卒大聲的吼叫。有幾個渠帥抬頭觀看,啊的一聲驚叫:「是大帥,大帥被他們抓住了!」

    原本正瘋狂進攻的黃巾士卒們,攻勢為之一緩。

    「爾等再不退下,休怪本太守心狠手辣,立刻斬了你們大帥!」

    「退兵,退兵!」

    幾個渠帥大聲吼叫,並立刻派人通知其他城門的主將。

    喊殺聲,漸漸的停息了。張曼成終於醒過來,發現自己被五花大綁,口中還塞著一塊破布。

    城頭下,趙弘等人匆匆趕來。

    「放了我家大帥!」

    趙弘雙眸通紅,厲聲吼道。張曼成代他如同親生父親,可說的上是極為照顧。在太平道有兩父子是出了名的,一個是張牛角和褚燕,一個是張曼成和趙弘。自從加入太平道,張曼成就對趙弘甚為看重,更把他從一個普通的寒門子提升到了渠帥。

    秦頡弄清楚了俘虜的對象,欣喜若狂。

    「立刻兵退三十里,否則我立刻殺了你們大帥。」

    怎麼辦?眾渠帥你看我,我看你,都失了計較。張曼成嗚嗚的叫嚷,意思是說:「你們不要管我,繼續攻擊……」

    可嘴巴里塞著一塊布,別人也不知道他在說什麼。

    眼睜睜的看著趙弘帶人緩緩退下,張曼成心裡一急,就昏過去了。

    看著黃巾軍退後,秦頡等人都長出一口氣。城內瓮城的設計,可說的上是一個創舉。事實上也證明,這城內瓮城,較之在城外建瓮城,效果更加的明顯。

    ******

    張曼成被俘,迫使黃巾軍兵退三十里。

    二十多天的瘋狂攻擊,功虧一簣。唯一的收穫,就是黃巾軍已經不在是一群烏合之眾。

    趙弘命人和秦頡談判,而張曼成則被關押起來。

    這時候,談判只是拖延時間的手段。宛縣不能丟,張曼成不能放,這是大家共同的看法。

    可心裡也清楚,雙方遲早還會再來一場殊死的較量。

    黃巾賊不會拖延太久,如果總是不放張曼成,他們遲早會忍不住。可如果殺了張曼成,也只是激怒黃巾軍進行瘋狂的攻擊。現在,時間很緊迫,該如何應對呢?

    天一亮,秦頡在何府中召集了所有人。

    諾大的議事廳,除了董俷、秦頡、黃忠、李嚴、龐德公、蒯良和徐晃之外,典韋、沙摩柯、黃劭和馬真,也都被邀請過來。作為此次瓮中捉鱉計策的總策劃人,黃劭得到了秦頡等人的認可。而馬真在這一段時間來,也著實起到了非常關鍵的作用。

    很多受了小傷的士兵,在經過馬真等人的處理之後,很快就又返回戰鬥。

    而在以前,這些小傷可能會產生更大的害處,造成士兵的死亡。處於尊敬,馬真自然也被列入席間。

    如此一來,董俷身邊的人馬,幾乎得到了所有人的認可。

    如今的董俷,再也不是當初剛來宛縣,被眾人所輕視的一介武夫而已。

    除此之外,還有一個特殊的人物也加入進來,那就是何府的主人,何進的父親。

    何真年過六旬,身寬體胖,精神很好。

    他閉著眼睛,一言不發的坐在上首位置。本來他是不想坐的,只是由於身份的關係,他不得不做在這裡。在他的上首,是龐德公和秦頡。

    「雖然抓住了張曼成,可我們的情況並不是太好。」

    秦頡開門見山的說:「如今之計,我們一方面要加緊修護城牆,另一方面要設法拖延時間,等待援軍到來。」

    黃劭斂眉道:「可關鍵問題是,援軍在哪裡?」

    一句話,讓大廳眾人都沉默了。

    何老太公突然睜開眼睛,「南陽十數縣丟失,朝廷不可能沒有反應,大家還要沉住氣。」

    董俷開口道:「太公,非是我們不沉住氣,而是援軍如果再不出現,我們真的支持不了太久了……老黃,把最近的戰報告訴老太公吧。說實話,我們的損失很大。」

    黃劭點點頭,「太公,如果加上正月二十七的一戰,宛縣至今天被困了足足三十天。三十天中,已經有八千多人喪命,另外還有三千多士兵重傷,性命難以保存。剛才我和蒯先生計算了一下,我們的箭支損耗甚巨,兵力也已經損失了一大半。」

    蒯良說:「如果不是臨時召集了宛縣百姓協助守城,我們的損失會更大。」

    何老太公的臉色有些陰沉。

    董俷和黃劭的態度還算不錯,可這蒯良說話……

    也知道,自己這個屠家子的身份,並不被蒯良等士子接受。如果不是兒子、女兒,他恐怕連列席的資格都沒有。不過,宛縣的損失卻是出乎了預料,何真張了張嘴,沒有再開口。

    秦頡說:「各位說,怎麼辦?」

    龐德公想了想,「朝廷至今援軍不見,只有一個可能。不是沒有援軍,而是被反賊拖住了腳步。看起來,我們都小覷了反賊的勢力,反賊之中,可真是藏龍卧虎。」

    被反賊拖住了腳步?

    其實大家也清楚,龐德公這是往好聽里說。

    說難聽點,援軍說不定已經被擊退了。雖然大家都有這樣的念頭,可是卻都不敢說。

    龐德公這一說破,等同於把大家心裡的那點希望也給捅破了。

    怎麼辦?怎麼辦?

    秦頡深吸一口氣,突然起身大聲說:「即便真如龐公所說的那樣,援軍被反賊拖住,可我們也要設法讓朝廷,讓天下人知道。南陽還沒有丟失,南陽還在我大漢手中。宛縣不失,南陽不亡。我秦頡誓與宛縣共存亡。」

    董俷心裡在狂笑,可臉上卻要表現出很激動的樣子。

    這些士大夫啊,有時候可真的是可愛。都這時候了,還要喊口號?真的有用處嗎?

    不過,秦頡說的也不是沒有道理。

    朝廷早一天知道宛縣尚未丟失,援軍就會早一天到達。

    可問題在於,怎麼讓朝廷知道這件事?還有,怎麼能守住宛縣,堅持到援軍到達?

    龐德公說:「如今之計,最好的辦法就是找一個驍勇將軍,衝出重圍,前往雒陽尋求援兵。此人當要武藝絕倫,而且要很機靈。最關鍵的是,他在朝廷中有關係。」

    若要說勇武,在座的不少。

    黃忠、典韋、沙摩柯,還有徐晃,都有萬夫不擋之勇。

    可如果說機靈,典韋和沙摩柯就要首先被刨除。朝廷里還要有關係,黃忠、徐晃也沒戲。

    這四個人都沒戲了,還有誰?

    李嚴、文聘?似乎還差了一些吧。

    一雙雙眼睛,不由自主的落在了董俷的身上。

    董俷嚇了一跳,苦笑著對眾人道:「你們不會是要讓我去送信吧。」

    龐德公、秦頡、何老太公三人相視而笑,同時起身道:「除俷公子外,再無合適之人了。」

    ————————

    下章預告《董卓會三英》(未完待續,如欲知後事如何,請登陸www.qidian.com,章節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閱讀!)



    上一頁 ←    → 下一頁

    放開那個女巫三界紅包群寒門狀元西遊大妖王最強妖孽
    三國之召喚猛將會穿越的流浪星球唐朝好地主明天下我的大小美女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