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惡漢 » 第115章 以漢之名(一)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惡漢 - 第115章 以漢之名(一)字體大小: A+
     

    雒水滔滔東流去,混濁的河水打著旋兒一往無前。

    二十名身穿囚衣的犯人,有男有女,被押送到河畔,跪在地上,一個個都是面無表情。

    「斬!」

    一名羽林軍將領厲喝,二十個刀斧手手起刀落,二十顆人頭掉進了雒水中,冒了兩個血泡旋即就不見了蹤跡。無頭的死屍被士兵抬起來堆在了一旁,脖腔里仍噴著血,和其他的屍體疊摞成一座京觀。血水已經把大地染紅,匯成小溪流入河中。

    那羽林軍的將領也記不清這是第幾波了,從早上到現在,他已經喊得聲音嘶啞。

    而刀斧手,更換了三批,砍頭的鬼頭刀也更了無數把。

    老天啊,這究竟要殺多少人?看著從雒陽方向仍不斷有囚車駛來,將領都已經麻木了。

    昨日,這些死囚裡面,還有他不敢仰視的士大夫、大小姐。

    可一夜之間,昔日的士大夫,就成了無頭的死屍。將領有些受不住空氣里瀰漫的血腥味,對身邊的副將說:「你來監斬,我去透口氣。這裡的血腥味實在太重了。」

    那副將苦笑:「能不重嗎?這已經是第三批了……聽說雒陽城裡還殺了一批,曦陽門到望春門一條街上全都是血。將軍,我在這兒撐一會兒,估計今天是閑不下來。」

    將領點點頭,嘆了口氣。

    這都是何苦呢?日子雖然過的苦,可總還能活下去。

    為什麼偏偏要造反,結果連個完整的屍首都沒法子保住。人啊,有時候真的是愚蠢。

    耳邊傳來副將的聲音:「把犯人押上來!」

    哭喊聲縈繞耳邊,緊跟著副將一聲果敢的厲喝:「斬!」

    一切聲音都消失了,只是那血腥味變得更加濃烈,濃烈的讓將領簡直無法呼吸。

    雒水對岸,董卓立馬凝視。

    華雄,還有幾十個倖存下來的河東士卒面無表情,可從他們的眼中,能看出莫名的憤怒。

    「皇上真的生氣了啊!」

    董卓看著泛著紅色的河水,扭頭笑道:「文開,別生氣了。我們還活著,只要活著,就還有希望。」

    「主公,雄只是覺得不值。我們那麼拚命,您險些……可到最後只得到了一個關內侯。可有些人,什麼都沒有做,又是封賞,又是陞官。那盧植有何德何能,竟然要我們去協助他?」

    董卓正色道:「文開,這話到此為止,你可以在我面前牢騷,可絕不許對外宣揚。」

    華雄點了點頭,「雄明白。」

    「走吧,別看了……今天雒陽會有五千多人喪命。皇上既然要築起京觀來警告世人,那些傢伙一個都別想活。我們出發,估計李儒那邊也準備的差不多了……咱們沒有功名,就去疆場上討功名。老子就不信了,等我平定了幽州之亂,那些士大夫還想怎麼說?」

    一行人縱馬疾馳而去,對岸那副將高亢的聲音在空中回蕩:「斬!」

    中平元年正月二十六到二十八,共有兩萬人被殺。除了被俘虜的幾千個太平教徒之外,雒陽城內大小世族共有六家被徹底拔掉,其奴僕家人總和數量,是教徒的兩倍。

    三天下來,從邙山到雒陽的這一路上,一共築起了二十八座京觀,令人觸目驚心。

    雒水染紅,直到許多年後,人們還能從河水中打撈出一顆顆白森森的骷髏頭。

    ******

    丹犀那對鋒利的彎角上,滴著鮮血。

    那對牛角本來就帶著暗紅的顏色,可如今看上去,更有一種妖異的感覺。

    沙摩柯揮舞鐵蒺藜骨朵,砸碎了一個黃巾頭目的腦袋。黃而白的粘稠之物,濺的他一臉都是。

    遠處董俷手舞大鎚,在數千名黃巾士兵中來回衝殺。

    象龍帶著萬鈞之力衝擊,剛躲過一劫的黃巾士兵還沒來得及站穩,就被撞飛了起來。那骨骼碎裂的聲音,清晰可聞。人還沒有掉在地上,就已經變成了一具死屍。

    典韋帶著巨魔士,保護龐德公、黃劭等人的安全。

    而八百五溪蠻人更嗷嗷的嚎叫著,各自為戰。這些人並不懂得什麼叫做配合,只是懂得一點點的陣法。可就是這群人,殺法更加兇殘。本就是一群爭強鬥狠之輩,即便是在武陵山中,他們也沒有如此痛快的殺過。各執兵器,殺得黃巾士兵狼狽逃竄。

    從縣城裡,一直殺到了縣城外。

    天已經大亮,董俷猛然勒住了象龍,喘著粗氣抬手喝令:「停止追擊,停止追擊。」

    沙摩柯渾身是血的騎著牛來到董俷的面前,「二哥,怎麼不殺了?」

    董俷也不回答,撥轉馬頭往縣城裡走,一邊走一邊大聲說:「三弟,立刻收攏人馬,咱們回城再說。」

    心裡有一百個不願意,可二哥的話還是要聽。

    沙摩柯嘬口一聲長嘯之後,周圍的五溪蠻人也隨即停止了攻擊。

    而此時,縣城裡已經變成了一片狼藉。至少有半數的房舍在燃燒,長街從頭到尾,也到處都是死屍。有黃巾士兵的,有縣衙官軍的,但更多的還是那些無辜百姓。

    縣尉被殺,縣衙已經變成了火海。

    董俷看著昨日還是頗為熱鬧的縣城,如今卻……

    典韋帶著巨魔士,保護著龐德公等人趕過來。

    「主公……」

    董俷抬手制止了典韋,看著龐德公說:「先生,如今看起來,張角已經造反了!」

    龐德公臉一紅,露出慚愧之色。

    他早先還信誓旦旦的說四十天的時間,可如今從長沙到南陽,不過兩三天而已。

    沉吟了一下,龐德公恢復了正常,「俷公子,看起來張角身邊有能人啊。」

    「此話怎講?」

    「名單一失,張角肯定著急。但依照我對他的了解,此人行事頗為謹慎,不到萬不得已,絕不會造反。因為他兵馬尚未召集起來,你襲擊青徐二州所造成的影響還沒有消除……他身邊定有高人,與其坐以待斃,不如破釜沉舟,提前行動啊。」

    董俷點點頭說:「俷亦如此認為。只是如今張角已反,我們該如何應對?早先的計劃已經沒有用處了,我們現在要面對的,是已經明目張胆造反的黃巾叛賊。」

    「去宛城,我們先去宛縣!」

    龐德公說:「宛縣不失,則南陽可保。如果宛縣失守,對於朝廷而言,其害甚巨。與朝廷而言,顏面盡失;於黃巾而言,則會士氣大漲,還可能會影響其他各地。」

    黃劭也點頭說:「主公,太平道南陽大方是南方大帥張曼成。此人兵法不俗,而且在南陽太平道眾的心中,不弱於張角奸賊。他定然清楚宛縣之重要。而且宛縣如果失守,則豫州黃巾賊就會連成一片,繼而荊、徐、青、兗四州也都會受到波及。」

    「既然如此,我們立刻趕往宛縣!」

    沙摩柯在董俷和龐德公交談的時候,已經趕到了。

    對於龐德公和黃劭所說的害處,他並不在意,也不是非常明白。可有一點,沙摩柯卻聽出來了。只要到了宛縣,肯定還有的仗打。原本有些不高興,也隨即煙消雲散。

    董俷讓龐統坐在他的馬上,對此龐德公倒也沒有反對。

    在他看來,龐統呆在董俷的身邊,也許更加安全。他和黃劭在八名巨魔士的保護下,跟隨董俷三人向縣城外走去。可沒等他們走出縣城,迎面就看見數千百姓攔住了去路。為首一人,是個年約十七八歲的少年,長得齒白唇紅,非常的漂亮。

    跳下馬,當有七尺六寸身高,身體很結實。

    掌中一桿一丈二尺長短的鑌鐵搠,搠刃還掛著濃稠的血跡,身上的鎖子甲沾著斑斑點點的鮮血,殺氣騰騰,看上去格外的精神。

    董俷勒住象龍,一手攏著韁繩,把小龐統護在臂彎。另一隻手悄然放在了斬馬劍柄上,臉色如水般的沉靜,輕喝一聲:「大家不要輕舉妄動,這些人似乎不是敵人。」

    沙摩柯本來作勢要催胯下丹犀上前,聽董俷一語立刻勒住韁繩。

    三兄弟中,典韋是老大。不過真正說話算數的,卻是董俷。他催馬上前,沉聲說:「你們是什麼人?為何擋住我們的去路?莫非爾等要隨那黃巾賊,造反不成嗎?」

    少年在馬上微微欠身,拱手道:「公子請不要誤會,我等並非是賊人。在下文聘,是本地人。這些都是在下的父老鄉親,和反賊沒有任何關聯。聘的下人剛才聽公子身邊的兩位先生說話,亦覺得很有道理。聘也想為國效力,但這些鄉親父老……」

    沙摩柯忍不住了,「那漢人,你有話就直說,繞來繞去的好不痛快。」

    文聘被沙摩柯打斷了話語,臉上露出不快之色。但很快就恢復正常,拱手道:「公子,這裡已經無法再居住,反賊如果再來,這些父老鄉親都難逃一死。聘想請公子幫忙,護送鄉親們一同往宛縣去。此地距離宛縣不遠,絕不會耽誤公子的行程。」

    那些百姓,一個個面帶凄苦之色,畏畏縮縮的不敢抬頭。

    可以看得出來,這些人非常的害怕。

    董俷心一軟,剛準備答應下來。卻見龐德公催馬上前喝問道:「少年人,你說你不是反賊,可有什麼證明?」

    文聘一怔,忙回答說:「這位先生,聘在宛縣也小有名氣,曾拜在宛縣校尉的門下學習過武藝。若先生懷疑,聘可以先行自縛,等到了宛縣,可請官府來確認。」

    「俷公子,你看……」

    董俷想了想,「看這個人的氣度,不像是反賊,我看答應下來,也沒什麼關係。」

    說著,他對文聘道:「文家公子,我也不要你自縛其身。只是我們的時間不多,不會在這裡等候。要跟著我們,就立刻出發。如果誰在途中掉了隊,休怪我們不理。」

    文聘感激的回答說:「公子高義,聘心領之!」

    也許是那些百姓真的被嚇壞了,也顧不得什麼財物,大都只帶著隨身重要的物品,隨董俷等人離開了縣城。這裡距離宛縣大約有五十里左右的路程,依照著董俷等人的速度,最遲也就是在中午就可以抵達宛縣。可一直到傍晚,才看到了宛縣。

    宛縣四門緊閉,城頭上旌旗招展,卻看不見一個人。

    董俷催馬上前正要叫開城門,卻聽到城頭上一聲弓弦響,一支利箭快若閃電般射來。

    挽住了韁繩,董俷用力一提。

    象龍唏溜溜一聲暴嘶,前蹄揚起,以後蹄用力,一個旋身。

    幾乎是在同時,斬馬劍出鞘,狠狠的劈在了利箭之上。鐺的一聲,那利箭被磕飛,可是董俷感覺手臂一陣發麻,心中不由得駭然,好厲害的箭術,這支箭至少是有四石的強弓射出,否則不可能帶如此大的力道。

    抬頭看去,城頭上呼啦啦出現了一排弓箭手。

    為首一名將領,手持一張神臂弓,彎弓搭箭已經對準了董俷。

    「爾等是什麼人?」

    沒等董俷回答,沙摩柯在後面卻怒了。董俷在他心目中的地位非常高,更何況是他結拜的兄長。平白無故的被人射了一箭,對於沙摩柯而言,又豈能忍下這口氣。

    從丹犀身上摘下寶雕弓,厲聲道:「那漢人,只你會射術嗎?竟然襲擊我二哥,休走,看箭!」

    利箭離弦飛出,破空發出歷嘯。

    城頭上的將領一聲冷笑,抬手迎著沙摩柯的箭就是一箭。

    兩支利箭在空中碰撞,啪的一聲同時落地。將領道:「那蠻子,箭法不錯,接我一箭。」

    「我怕你不成?」

    沙摩柯二話不說,又是一箭。

    只聽空中叮叮噹噹的響個不停,利箭破空發出的歷嘯聲,箭頭相撞的撞擊聲交織在一起。不管是董俷、典韋,還是城頭上的官軍,那裡見過如此精湛的射術對決。

    忍不住齊聲叫好……

    一壺箭射完,沙摩柯喘著粗氣。

    長這麼大,還沒有過如此和人對射的經歷,那城頭上的將領,比他略高明一籌。

    而城頭上的將領,手臂也有些發酸。

    瞪著沙摩柯看了半晌,而後問道:「你們是什麼人?」

    這時候文聘催馬上前,在城下拱手說:「老師,可記得文聘?」

    那將領眯著眼睛看了看,「是仲業嗎?你怎麼在這裡……這些傢伙又是什麼人?」

    「老師……」

    不等文聘說話,董俷卻搶先開口了,「我是河東太守董卓之子董俷,這裡有我父親的關防印信和碟文。」

    說著,董俷把印信和碟文包在了一支箭上,讓沙摩柯射到了城頭上。

    將領接過關防印信和碟文掃了一眼,轉身匆匆離去。文聘卻用奇異的目光看著董俷。

    「你看我做什麼?」

    「唔,沒什麼!」

    文聘倒是真沒想到董俷是官宦子弟,之前如果不是他看到董俷帶人殺退黃巾賊,甚至還把他當成了一個惡人。但這些話說出來,未免就顯得他太過於無禮。於是笑道:「聘只是沒有想到,公子竟然還是河東太守大人的公子,這一路多有失敬。」

    董俷聳了聳肩膀,也沒有深究。

    此時,城頭上突然燈火通明,先前那將領陪著一個三十左右的文士登上了城樓。

    「那位是董河東的公子?」

    董俷催馬上前道:「在下就是!」

    就著火光,文士仔細的看了一眼,而後點點頭,對將領說:「應該沒錯,開城吧。」

    「秦大人,他……」

    「早些時候,褚郡長曾接到了大將軍的信,讓我們幫忙尋找河東太守董卓之子。具體內容我不是很清楚,反正褚郡長說過,那董大人的兒子形容秉異,應該沒錯。」

    「末將明白!」

    將領應了一聲,對城下喊道:「開城門!」

    緊閉的城門隆隆的開了一條縫,董俷正要讓百姓先進去,突然從遠處傳來了一陣喊殺聲。

    回頭看去,見漫山遍野的火把,如火龍翻滾一般撲來。

    天色已經晚了,看不清楚究竟有多少人馬。只是對方都是騎兵,那鐵蹄踏在大地之上,隆隆作響。城上的文士和將領臉色大變,而城下的董俷等人,也變了臉色。

    百姓們在鐵蹄聲中更是瑟瑟發抖,哭喊著向城門跑去。

    如果他們能有些秩序,情況倒是不會太糟糕。可這功夫,誰還會在意什麼秩序?

    擠成了一團,向城中跑。

    文士臉色一變,暗叫一聲不好。

    這樣下去,等百姓進城,那些反賊也殺過來了。

    「關上城門,關上城門!」

    「大人,不可以啊……如果關上了城門,那些百姓可都活不成了!」

    「漢升,此事不可生婦人之仁。城外不過數千,可城內卻有更多人要活命。如果城門被破,你我生死事小,可這滿城的百姓……傳我命令,立刻關上城門。」

    將領的表情陰晴不定,「大人,請給末將一支人馬,末將願掩護城下百姓入城。」

    「漢升,你這是何苦?」

    文士想要拒絕,可是看這將領的表情堅決,不禁猶豫了。

    在城下,董俷卻撥轉了馬頭,把龐統交給了龐德公,順手從另一匹馬身上摘下雙錘。

    「俷公子,你這是要幹什麼?」

    「先生大賢,想必那城頭上的官員定然知曉。俷請先生出面,勸說城上官員暫緩關閉城門。我兄弟三人願領兵阻擋反賊……文公子,請你組織百姓,不要慌亂。」

    說完,董俷催馬就沖了出去。

    典韋和沙摩柯二話不說,跟在他的身後。八名巨魔士表情嚴肅,緊緊的跟隨。

    八百五溪蠻人隨之也沖了出去。

    文聘竟呆住了!

    說實話,對於官宦子弟他從沒有什麼好感。只是沒有想到在這種情況下,董俷居然會做出這樣的決定。

    咬著嘴唇,摘下鑌鐵搠。

    「先生,這裡的事情就交給你了。這些人都是我的鄉親,俷公子一外人尚能為之搏命,聘豈能袖手旁觀?」

    催胯下馬,向董俷追去。

    龐德公呆愣了片刻,催馬來到城下,雙膝跪地。

    「我是襄陽鹿門山人龐德公,請大人念俷公子赤誠,為這些百姓留一生路,放他們入城吧。」

    說完,他彎腰叩首。

    黃劭默默無語的也在他身後跪下,小龐統眼中閃爍著淚光,匍匐在黃劭身邊。

    城頭上的文士震驚了……

    龐德公?居然是有八顧之一的龐德公。

    他可以無視那些百姓的生死,但卻不能無視龐德公的請求。殊不知,龐德公的一番話,讓城頭上的官軍面露羞愧之色。那將領跪在文士身邊,「大人,我等願死戰,以護百姓入城。」

    ——————————————————————

    好友佳作推薦

    《我是傳奇》,作者石章魚

    這個世界太瘋狂

    美女追著我上床

    雄霸天下不靠槍

    智勇雙全王中王

    章魚的書,俺也不多廢話了,還請大家多支持。

    http:www.qidian.combook1021650.aspx(未完待續,如欲知後事如何,請登陸www.qidian.com,章節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閱讀!)



    上一頁 ←    → 下一頁

    外室女民國小地主極品學生重生千金歸來網遊之虛擬同步
    縱天神帝惡魔校草:吃定獨家小甜極品小農場放開那個女巫三界紅包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