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惡漢 » 第113章 南宮巨變(求月票)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惡漢 - 第113章 南宮巨變(求月票)字體大小: A+
     

    名單呈上去之後,蔡邕盼星星、盼月亮的等著消息。

    董卓呢,則好像沒事人一樣,先是安排人走了張讓的路,然後就每天帶著華雄四處拜訪。

    他頭天進雒陽時的遭遇,已經成了茶餘飯後的談資。

    一個良家子,居然想和當朝最有權勢的人物之一袁隗征道?簡直就是螳臂擋車。

    所以,董卓每到一處,都會有人把這事拿出來當笑話。

    董卓心裡很怒,可是卻強忍怒氣,面帶笑容。他很清楚,在這雒陽城裡,他這個河東太守就好像一隻螞蟻,很容易就會被人給踩死。這不,司隸校尉已經被撤消了,由袁紹代替。雖然袁紹曾登門拜訪,向董卓表明這並非是他個人的意願。可董俷知道,這只是人家給他一個面子而已。袁紹不吐口,何遂高能主動這麼做嗎?

    不過,對於袁紹此人,董卓倒是很有好感。

    畢竟這袁紹有賢明在外,加上交友廣闊,對於董卓來說,這樣的人正要好生結交。

    蔡邕詢問過袁紹,「大將軍是否把名單已經遞交上去?」

    袁紹回答說:「還沒有……皇上最近正因為改元之事沐浴齋戒,準備在十五日在太廟稟告先皇。故而大將軍也見不到皇上,自然也就無法把名單交上去。不過大將軍說了,他一定會儘快把名單送給皇上,請伯喈先生不用著急,耐心等待消息。」

    董卓一旁心裡冷笑。

    何遂高這個蠢貨果然跟李儒說的一樣。

    他在接到名單后的第五天,就秘密和張讓會面。幸好董卓的禮物送過去的早,張讓倒是對他沒有太多懷疑,甚至還誇獎了他。不過張讓對封諝兩人的所作所為也非常生氣,並且聲稱他並不知道這件事,完全是兩個敗類私下裡自己干出來的好事。

    董卓自然是連拍帶罵,讓張讓很高興。

    同時,董卓還用巨金買通了張讓身邊的一個心腹小黃門,故而消息非常的靈通。

    他不會把這消息告訴蔡邕,因為他很清楚,以蔡邕的脾氣,知道這件事情之後一定會耐不住衝上去,指著何進的鼻子臭罵。到時候,他董仲潁才是兩頭不落好呢。

    這種左右逢源的事情,誰能比得過他董仲潁?

    日子一天天的過去,轉眼就到了十五。

    可何進那裡還是沒有消息。蔡邕幾次想要出門找何進詢問,都被董卓給攔住了。

    這也是張讓的吩咐。

    其實對蔡邕,張讓雖然恨之入骨,可漢帝說了,不許他動蔡邕,他是絕不會出手。

    而私下裡,張讓也曾對董卓發感嘆:「伯喈先生的人品和學問,讓是非常的佩服。這個人可以做名傳千古的名士,卻做不好一個官。為什麼呢?此人不懂變通。倒也不是說他不識權謀,讓知道他是不屑為之。孔仲尼一身才華,為何落得一個好像流浪狗一樣在各國亂竄的結果?他不通權謀嗎?狗屎,那是他們所謂的名節。」

    董卓對此,深以為然。

    張讓交給董卓一個任務,盡量別讓蔡邕出門。

    用他的話就是:「如今何遂高想要撇清和那些士大夫的關係;讓亦要撇清和封諝二人的關聯。這兩件事情不解決,那份名單絕不會交給皇上。不過仲潁不要擔心,這時間不會太久……嘿嘿,何進現在也是在火上烤著,那些士大夫絕不會放過他。」

    從心裡來說,董卓還是比較喜歡張讓。

    這傢伙是個純粹的小人,貪財,見利忘義,還很怕死。可這樣的人,你雖然要防他,卻比那些士大夫要來的容易。再加上董卓這些日子受人恥笑,何進的雪上加霜,讓他在不知不覺中,已經略有些偏向張讓一方。

    ******

    中平元年,正月二十五日,晴。

    一大早,何進就派人傳來了消息,說名單已經呈報給了漢帝,漢帝要召見蔡邕。

    故而蔡邕格外興奮,一個勁兒的在屋子裡徘徊。

    董卓心道:看起來何遂高和張讓等人都已經撇清了關係,開始行動了。我的事情也要結束了,不曉得這一次能從中撈到什麼好處?丟了司隸校尉,怎麼也要有補償才行。

    可整整一天,漢帝都沒有再派人來。

    正當蔡邕等的心急如焚時,小黃門施施然來到了驛館,尖著嗓子說:「皇上有旨,召見蔡邕蔡伯喈入宮問話……河東太守董卓於南宮門外等候,皇上也要見你。」

    全身的毛孔轟的一下張開了!

    董卓感覺到很爽,從頭爽到了腳。

    連忙命人偷偷塞給了小黃門一袋子散碎黃金,董卓在送他出門的時候小聲詢問:「敢問,皇上召見卓,有什麼事情嗎?」

    「這種事情,我又如何知道?」

    小黃門接過了袋子,掃了一眼之後臉上立刻露出笑容,壓低聲音說:「阿父讓小的給董大人道喜。這次董大人立了大功,飛黃騰達指日可待,您以後可要多多關照小人啊。」

    「客氣,客氣……」

    董卓一顆心放回了肚子,總算是了了一樁心事啊。

    這雒陽,看似繁華,可甚至比不上臨洮逍遙自在。滿街都是官員,出個恭說不定旁邊都會蹲著一個名士。整天的陪著笑臉,董卓自己都覺得,他快要支撐不住了。

    蔡邕整理衣冠,在河東人馬的護衛下,走進了皇城。

    巍峨的皇城,在夕陽中格外雄偉。宮門內,董卓看到了遠處金碧輝煌的金鑾碧瓦。

    那就是漢帝朝會百官的所在。

    總有一日,我也會堂堂正正的走進去,而不是在這宮門外好像孫子一樣的乾巴巴等候。

    董卓發下宏願,而後命華雄帶領河東人馬,在宮門外肅立。

    「主公,這要等到什麼時候啊!」

    足足一個時辰,天都已經黑了。華雄肚子餓得咕咕叫,忍不住湊過來低聲的詢問。

    董卓也覺得餓,可他知道,如今正是他一生中最為關鍵的時刻。

    「文開,忍耐一下。」

    董卓一邊整理馬匹上的兵器,一邊回答:「等過了今晚這一遭,我請你去英雄樓。」

    「哈,當真?」

    「當真……不過,還真的有點餓了。你有沒有什麼墊肚子的東西,讓我先頂一頂。」

    華雄看了看那宮門外的侍衛,偷偷的從懷裡取出了一塊餅子。

    「出門的時候,雄從伙房裡拿了一塊餅子,主公如果不嫌棄,就先拿去墊墊肚子。」

    肚子餓的時候,什麼都是香的。

    董卓眼睛一亮,從華雄手裡接過餅子,想了想之後把餅子分作兩半,「文開,咱們一人一半。對了,和大家說說,忍一下。等過了今晚,每個人賞十金。都精神點。」

    華雄從董卓手裡接過餅子的時候,感動的差點掉淚。

    他連忙點頭,轉身下去。董卓偷偷摸摸的把那半個餅子吃下去,感覺舒服了很多。

    看看天色,也著實不早了。

    想必皇上也該召見我了吧……

    不過很奇怪,今天怎麼這麼安靜?還有,都這個時候,按規矩宮門應該關閉了啊。

    又等了一炷香的時間,耳邊突然傳來了一些聲音,由遠而近。

    似乎有很多人在向宮門走來,董卓不免心中愕然。這裡不是鬧市,而是大漢皇城南宮城門。說白了,就是召見百官的地方,普通人根本不可能隨隨便便來到這裡。

    更不要說,那腳步聲嘈雜,隨著距離城門越來越近,更有人聲喧鬧傳來。

    可是看宮門外的守衛,一點反應都沒有。董卓甚至以為,是自己的耳朵出毛病了?

    「文開,可聽到什麼?」

    「好像有人往這邊過來,人數似乎不少!」

    董卓一皺眉,心裡突然生出了一絲不詳的預兆,扭頭對宮門外的禁軍喝道:「有人往這邊來,你們還不趕快阻止?」

    禁軍頭領露出詭異的笑容,「是,有人往這邊來,我們立刻過去。」

    宮門之後,人影晃動。

    董卓一個哆嗦,立刻醒悟道:「文開,奪門!」

    華雄一時間沒有反應過來,而宮門外的禁軍頭領鏘的拔出寶劍,厲聲喝道:「殺!」

    寂靜的宮門外,這一聲『殺』就好像導火索一樣。

    從遠處突然爆發出山呼海嘯般的聲響:「蒼天已死,黃天當立,歲在甲子,天下大吉……天下大吉!」

    也許是一個暗號,遠處燈火齊亮。

    數不清的人,身穿各種老百姓的服裝,但頭上都是用黃巾裹頭,手中拿著各種武器。

    數百名禁軍,從宮門后殺出來。

    出於武將的本能,董卓翻身就跨上了馬。

    禁軍頭領已經衝過來,但沒等他到達董卓的馬前,華雄突然一聲怒吼:「找死!」

    他赤手空拳,想要回身拿武器已經來不及了。

    一個健步衝上去,抬起手就抓住了那頭領砍過來的寶劍,順勢一領,一腳踹過去,正踹在對方的胸口。頭領身披鎧甲,可是卻被華雄這一腳踹飛出去,胸前的甲胄更凹了進去,哇的吐出一口鮮血。

    此時,河東人馬也開始動作起來。

    董卓一馬當先,順勢就抽出了斜插在馬鞍上的斬馬劍。這斬馬劍是臨洮將做營出品,質地一流。早些時候老夫人派人送來了一批斬馬劍,專門供董卓的親衛配備。

    董卓愛這斬馬劍殺人鋒利,故而也配備了一把。

    此時,禁軍已經沖了過來。董卓不但手中的武器好,胯下的戰馬也是西涼少有的好馬。劍疾馬快,光寒閃過之處,禁軍那號稱精良的武器被砍成了兩段。董卓順勢推刀,在馬上一招橫掃千軍。

    這斬馬劍的長度可不比一般的長兵器短,董卓也是力大,雖然比不得早年的勇猛,可依然是悍猛無比。一劍掃過去,當先的三個禁軍被砍下了腦袋。這時候華雄也翻身上馬,帶著人朝禁軍衝過去。可這個時候,遠處的雜牌軍也已經逼了過來。

    「喏!」

    華雄從馬鞍橋上摘下大刀,也顧不得手上鮮血淋漓,雙目圓睜,大聲喝道:「兒郎們,隨我殺敵!」

    「文開,帶三百人給我擋住那些暴民!」

    金背砍山刀劃出一道弧線,華雄已經衝進了人群。

    三百名訓練有素的河東士兵立刻從隊伍中分離出來,揮舞著斬馬劍沖向了暴民。

    暴民的人數不少,足足有數千人。

    遠處還有許多黃巾抹額的暴民朝南宮趕來,聲勢極為浩大。

    面對如此眾多的敵人,華雄毫無畏懼。大刀上下翻飛,霍霍刀光帶起一片片絢爛的血花,在空中飛濺。所過之處,是一具具屍體。身後三百河東士兵更如出山猛虎一樣,跟在華雄的身後,一把把雪亮的斬馬劍無情的斬斷對方的兵器,奪走暴民的性命。

    暴民人數雖多,但大都是臨時聚集起來的普通百姓。

    被華雄帶人一陣兇猛的撕殺之後,竟然是節節敗退。後面的人不清楚發生了什麼事,和前面退下來的人撞在了一起。倒在地上的,立刻就被無數只腳踩過去,很快就變成了一堆爛肉。

    華雄這邊節節勝利,可是董卓卻面臨危險。

    對方同樣是訓練有素的禁軍,與河東士兵鬥了一個旗鼓相當。

    董卓知道,如果不儘快關閉宮門,那些暴民的數量越來越多,遲早會發生大事。

    雙眸通紅,董卓也豁出去了。

    那傳入耳中的撕殺聲,更讓他有一種回到涼州的感覺。

    「殺死這些禁軍,關閉宮門,關閉宮門……」

    董卓連聲的吼叫,雙手握住斬馬劍更是瘋狂的劈砍。這時候也顧不得什麼招法了,能殺死對方的就是最好的招法。一劍下去,把對手劈成兩半。身下戰馬突然一聲凄厲的嘶鳴,董卓心叫一聲不好,猛然從馬上騰空而起,落地之後就地一滾,斬馬劍輪出去,就聽一連串的慘叫聲傳來,至少有四五個禁軍的雙足被立刻砍斷。

    主將都豁出去了,更激發出了董卓親衛的凶性。

    這些人,大部分是董卓從涼州帶過去的心腹,其中更有大半有羌人的血統。那飛濺的血肉,激發了他們骨子裡的凶性。在河東忍氣吞聲這麼多年,積壓的憤怒一下子爆發出來。

    「殺,殺,殺!」

    一連串的吼叫聲,讓河東人馬似乎變身了一樣,悍不畏死的衝殺過去。

    禁軍有點擋不住了!

    雖說訓練有素,可畢竟是在雒陽城內養尊處優,那裡真正的上過戰場。對方這些河東士兵是真不要命。即便是身受重傷,猶自撲過去,或是抱住對手的雙足,以方便同伴擊殺;或是用身體攔住對方的兵器,而後抱住對手,張口惡狠狠的噬咬。

    這時候,這些士兵已經不再是人,而是殺紅了眼的狼。

    董卓,就是那狼王。斬馬劍成了閻王爺勾魂的帖子,所過之處竟然無一人能抵擋。

    衝進南宮的時候,禁軍全軍覆沒。

    而董卓的手下,也只剩下不足百人。董卓回頭厲聲叫道:「文開,帶人回來,回來!」

    華雄聽到董卓的叫喊聲,立刻撥轉馬頭,一刀劈翻了一個暴民,就往宮門方向撤退。華雄勇武,無人可敵。但他的那些手下可就不一樣了。原本已經陷入了重圍,想要撤出去,談何容易?

    殺出重圍,華雄已經是全身浴血。

    扭頭看,竟然沒有一個手下跟出來,全都陷入了包圍。

    再次撥轉馬頭,也不顧董卓在他身後叫喊,華雄嗷嗷的嚎叫著沖入了人群。金背砍山刀的刀口已經卷了,就砸,就剁。剁不死你,也要讓你骨斷筋折。胯下戰馬,更是遍體鱗傷,但仍舊頑強的馱著華雄衝殺。

    劈手從一個士兵手中奪下了斬馬劍,華雄虎目圓睜,大聲吼道:「兒郎們,撤退,撤退!」

    哪裡的暴民多,華雄就朝那裡沖。

    這一路殺過來,他也記不清究竟有多少人死在他的手裡,斬馬劍更是出現了鋸齒形的缺口。

    但也就是華雄這瘋狂的一陣衝殺,令一百多名河東士兵從重圍中殺出來,闖入南宮宮門。

    有心再殺回去,可是胯下的戰馬一聲悲鳴,終於支持不住,倒在血泊中。

    華雄爬起來,從地上撿起了兩把斬馬劍,看著被暴民淹沒的河東士兵,悲嘯一聲,進入南宮城門后。他也實在是殺不動了。剛才的這一陣子拚鬥,也耗盡了力量。

    沉重的大門緩緩關閉,華雄和董卓爬上城頭,向外面看去。

    只見人山人海,足有上萬暴民聚集在南宮之外。高呼著歲在甲子,天下大吉的口號,這些人好像瘋了似的朝著宮門衝擊。僅存的二百人也上了城牆,抄起隨身攜帶的弓箭,朝著宮門外射去。這些人的箭術都不錯,可暴民的數量,也太多了。

    這時候,皇城裡的人也得到了消息,何進帶著袁紹等人匆匆趕來。

    「仲潁,你瘋了……究竟出了什麼事情?」

    看到滿地的死屍,看到董卓一身的鮮血,何進有點懵了。

    「太平妖人,太平妖人造反了!」

    董卓凄厲的吼叫:「我的人,我的人都快要死光了,連禁軍都反了……」

    何進的腦袋嗡的一聲,有點短路了。

    向城外看去,只見密密麻麻的人頭在火光中簇擁,那些因殺戮而顯得扭曲的面孔,更是猙獰可怖。

    「放箭,快放箭!」

    「大將軍,一共就這些人,我們頂不了多久。快點召集人馬,緊閉城門。我相信他們的人也就是這麼多……快點召集人馬。我在這裡頂住,大將軍快點召集人馬!」

    這時候,什麼小心思都要拋在一旁,董卓聲嘶力竭的咆哮。

    何進也顧不得董卓的無禮,一把抓住袁紹:「集結人馬,立刻集結御林軍!」

    悠長的牛角號聲在皇城上空回蕩,和喊殺聲揉合在一起,給這雒陽的夜晚平添了一種恐怖的氣氛。

    董卓在城頭上指揮,和華雄來回奔走。

    何進也忍耐不住,從地上撿起一把斬馬劍,加入了撕殺。

    這一場戰鬥,整整持續了一炷香的時間。不到二百人的河東士兵,折損了三分之二。

    數十個暴民衝上了城頭,後面還有更多的暴民。

    城牆上,到處都是粘稠的鮮血,到處都是殘肢斷臂。一腳踏上去,會發出嘎吱的聲響。

    鮮血順著城牆的縫隙往下流淌,宮門外也是屍橫遍地。

    董卓殺得手已經發軟了,根本就無力再撕殺下去。

    完了,難道我董卓就要死在這裡嗎?

    突然仰天一聲長嘯,「皇上,董仲潁無能,只能以死報答皇上的厚恩。」

    橫劍在脖子上,董卓閉上眼睛,心道:「阿丑,爹爹要走了。若你活著,為我報仇!」

    ————————

    新人新書:

    1.作者:兩個人飛

    《涅磐之欲》

    鏈接http://www.qidian.com/book/1015736.aspx

    是一個呂布轉生到現在的故事,蠻有新意,喜歡的朋友可以去踩踩。已經十萬字了……

    2.《音神》,作者無常三公子

    能看得出,作者在很用心的構架一個世界觀,而不是套用DND等現有的元素,用音樂來融合魔法,聽上去不錯。

    鏈接:http://1001150.qidian.com(未完待續,如欲知後事如何,請登陸www.qidian.com,章節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閱讀!)



    上一頁 ←    → 下一頁

    大王饒命網遊之倒行逆施外室女民國小地主極品學生
    重生千金歸來網遊之虛擬同步縱天神帝惡魔校草:吃定獨家小甜極品小農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