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惡漢 » 第105章 章節名騎牛童子(再求月票)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惡漢 - 第105章 章節名騎牛童子(再求月票)字體大小: A+
     

    月朗星稀,繁星閃爍。

    董俷和典韋在月色下縱馬疾馳,朝著武陵方向急進。

    本來那張機的弟子說給他們配備幾百名官軍。可董俷卻拒絕了,甚至連巨魔士都留在了長沙,雙人四騎就上了路。這一路上緊趕慢趕,足足跑了二三百里才停下來。

    路上人跡皆無,四周曠野更是一派清冷。

    董俷勒住馬,突然詢問道:「典大哥,今天是什麼日子?」

    典韋先是沒有反應過來,旋即掰著指頭算了一下,笑呵呵的說:「正月初八,今天是正月初八。主公,怎麼突然問起日子來了?這一路上可是從沒有見你問過啊。」

    董俷笑道:「典大哥,這裡就咱們兩個人,你別總是主公、主公的叫我。我從沒有把你當過部下,而視你為兄長。在其他人面前你這麼叫我還說的過去,私下裡你還是叫我阿丑,或者叫我兄弟也行。這樣聽著,比那『主公』二字順耳的多。」

    典韋神情激動萬分。

    「……這怎麼行,你是太守的兒子,出身高貴。老典出身卻是貧賤的,能成為你的部曲,已經不知道有多開心了,怎麼能稱呼你……不行,我還是叫你主公為好。」

    董俷一笑,甩蹬下馬。

    「典大哥,咱們休息一會兒,說說話再上路?」

    「好!」

    董俷沒有管馬,因為有象龍在,儼然就如同是馬王,其他的馬都會非常服帖的跟隨。

    象龍悠悠的跟在董俷的身後,啃咬著路邊小樹的嫩芽。

    董俷在一條小溪邊停下,從口袋裡摸出一塊乾淨的錦帛,沾了沾水,在臉上擦拭了一把。

    精神立刻抖擻起來,董俷長出了一口氣。

    「典大哥,也擦把臉,解乏的很。」

    典韋喏了一聲,接過那錦帛,小心翼翼的在臉上擦了兩下,有在溪水中清洗一番。

    正要遞給董俷,卻聽董俷說:「典大哥,在你的眼中,俷是太守之子,無比高貴。可你知道在那些豪門士大夫的眼中,俷如螻蟻一般卑賤。呵呵,說好聽了叫做六郡良家子,說難聽了,我就是一個鄙夫。你我在他們眼中,區別並不太大。」

    典韋僵住了,看著董俷。

    他是一個生活在社會最底層的平民百姓,士大夫之流更少有接觸。在他的眼中,一個睢陽令就是很高貴的人。更不要說董俷這種食兩千石俸祿的太守之子,想必走到那裡,都是有人追捧。錦衣玉食,奴婢成群,高高在上。這是典韋的感覺。

    士大夫?士大夫又是什麼東西?

    一股怒意從心中升起,典韋的拳頭握的緊緊的:士大夫,能有我家主公這般勇武?

    董俷視若不見,抬著頭,看著夜空上璀璨的星辰。

    「說起來,你可能不相信。就在我和你相遇之前,曾經在潁川遭受了畢生未有過的羞辱。連一個士大夫家的家奴都敢指著我的鼻子罵。一群手無縛雞之力的士子,把我從潁川城內生生的趕了出來……若不是伯喈先生,我現在也許就成了犯人。」

    典韋駭然瞪大眼睛,怒氣勃發,鬚髮皆張。

    「兄弟,你莫要說了……是何人竟敢如此待你?告訴老典,老典去殺光了他們。」

    董俷哈哈大笑,「典大哥,有你這句話,俷心滿意足。只是,我的仇必須由我報,只要我還活著,拿了我的,欠了我的,我都會一一收回……說這些,其實就是想告訴你,我和你沒什麼分別。我視你為兄長,但不知道大哥你可視我為兄弟?」

    「當然,你就是我兄弟!」

    典韋激動的大聲叫喊,手舞足蹈的好像生怕董俷誤會。

    董俷再一次笑了,他頭枕雙手,躺在溪邊看著天上的星辰,「今天已經正月初八,我已經十四歲了……去年的生日,我在西北轉戰;沒想到今年,卻又在中原轉戰。大哥,有時候我覺得吧,這世上的事情,就好像一個圓,開始就是終點。」

    開頭的那些話,典韋能理解。

    可到了後來,他就有點不太明白了,正能坐在董俷身邊,呵呵的傻笑。

    「大哥,你明白我的意思?」

    典韋笑著點頭,馬上又用力的搖頭,「俺聽不懂,不過兄弟你說的話,好像很有道理。俺說不上來是什麼意思,可是俺心裡明白……真的,不騙你,俺真的明白。」

    董俷揉了揉鼻子,坐起來說:「明白不明白的不重要,重要的是咱們是兄弟。」

    「沒錯,咱們是兄弟!」

    「哈哈哈,這就夠了……走,典大哥,咱們上路嘍!」

    兩人站起來,各自上了馬。醜醜的兩張臉上,都帶著很快意的笑容。相視一眼,縱馬揚鞭。

    「典大哥,咱們比比腳力!」

    夜空中迴響董俷的聲音,緊跟著象龍一聲長嘶。

    「兄弟,你賴皮了……你的馬好,你怎麼能先跑起來了?」

    典韋大聲叫喊,馬蹄聲陣陣,在空曠的曠野上空,久久回蕩,久久不息。

    ******

    又見武陵山,董俷勒住了坐騎。

    有一種近鄉情怯的感覺。雖然此武陵山,非彼武陵山。如今的武陵山,和一千八百年後的武陵山完全是兩個樣子。按照科學的說法,地殼總是在運動的,哪怕每年只有一毫米的距離,一千八百年下來,足以讓這座奇峻險要的山脈變成另一幅模樣。

    一千八百年後,山中聽不到這樣美妙的鳥叫聲。

    一千八百年後,水沒有這時的清,樹沒有這時的茂盛,就連道路也沒有這是的崎嶇。

    天已經亮了。

    在黎明時分,武陵山下了一小陣淅淅瀝瀝的小雨。當太陽升起來的時候,武陵山特有的雨霧也升了起來。雨如絲,霧成紗,把這武陵山裝點的好似一個婀娜少女。

    真美!

    董俷的眼睛濕潤了……看到一千八百年前的雨霧,這是一種怎樣的造化?

    典韋不懂得董俷此刻的心思,可是沒有上前打攪。他知道,這個醜醜的兄弟,看上去很粗豪,很魯,但實際上卻又一顆玲瓏剔透,多愁善感的心。

    「大哥,我們進山!」

    在出發之前,張機的學生從長沙府衙中找出了一張牛皮地圖。地圖是三十多年前的長沙太守所制。當時五溪蠻人造反,長沙太守奉旨招撫。不過他很清楚五溪蠻人的性情,故而在招撫的同時,命隨從偷偷的繪製了一張五溪蠻人的地形圖。

    上面把五溪蠻各族的居住點都標註的清清楚楚,乃至一水一石都沒有放過。

    進山之後,董俷展開了地圖,很快就找到了他們現在的落腳點。可五溪蠻人的居住地幾乎覆蓋了半座武陵山,其面積粗略計算的話,也有數千平方里。莽莽群山,茫茫人海……張機被誰綁走?被綁到了什麼地方?董俷是一點都不知道。

    心中苦笑:這英雄情結真是要不得。人家明明都說了免費治療,不用自己去營救張機。可偏偏要逞英雄。逞什麼英雄啊,弄不好,還會死在這險惡的群山峻岭中。

    「兄弟,咱們怎麼找?」

    董俷撓撓頭,收起地圖苦笑道:「我也不知道。五溪蠻三十六洞,咱們一個一個的挨著找吧。大哥,一會兒遇到事情別輕易和人動手。否則事情可就會變得複雜。」

    典韋點點頭,「兄弟放心,這我省的!」

    兩人再次上馬,沿著山道緩緩行進。鐵蹄踏在山道上,發出了清脆的聲響。大約走了半柱香的時間,從山道的盡頭傳來了一陣鈴鐺聲。叮噹,叮噹,非常好聽。

    山灣處,出現了一頭牛。

    這牛通體黑色,沒有一根雜毛,看上去油光鋥亮,非常的威猛。

    體型碩大,比之普通的牛至少要大一倍,甚至比象龍還要高半頭。有一對碩大而向下彎曲的鋒利雙角,雙眸帶著淡淡的紅芒。粗略估計,這頭牛的重量最少有一千斤。

    牛背前高后低,背前段有兩塊隆起的骨頭,背部平滑,走起路來尾巴一甩一甩。

    董俷不認得這是什麼牛,可也能知道,這頭牛絕對是性情兇猛。

    不過,真正讓他吃驚的還不是這頭牛本身。牛在兇猛,還是牛,難不成能變成老虎?

    董俷和典韋吃驚的,是在牛背上坐著的那個人。

    跳下牛,身高當有九尺上下,和董俷相差無幾。生的是虎背熊腰,面紅似丹漆,一雙鷹目,隱現碧芒。一頭亂蓬蓬的黃髮披散在肩頭。他坐在牛背之上,一把重約百斤的鐵蒺藜骨朵橫放在牛背前段的肩胛骨上,端的是殺氣騰騰,威風凜凜。

    看到這個人,董俷和典韋不知為什麼,如釋重負的長出了一口氣。

    腰板一挺,精神頭就來了。為什麼?這貨太丑了,丑的以董俷和典韋這種貨色都生出了強大的自信心。你要問他有多醜?說不上來,反正他若說第二,董俷自認不是第一。

    這三大丑橫在山道上,你看我,我看你,誰也沒有先說話。

    在那人身後,跟著大約五十名蠻人步卒。也許是習慣了自家主人的長相,看到董俷和典韋的時候,居然沒有一個人流露出驚異的表情。寂靜無聲的停下了腳步。

    對方的年紀不大!

    從他光禿禿的下巴,和唇邊短細的絨毛可以看出,最多也就是和董俷差不多。

    從生下來至今,董俷還沒有見過如此極品,而且是和他年紀相當的絕世極品啊。

    董俷和典韋同時催馬,那牛身上的少年也催動胯下的牛。

    三人相聚二十步的距離時停下來,再次上上下下的打量一番后,對面少年的臉上,也露出了自信的笑容。

    三個人都是面帶微笑,董俷拱手剛要說話,對方卻搶先發言。

    「對面兩個丑鬼,不知道此地不歡迎漢人前來嗎?若想活命,還是速速退出去。」

    董俷也已經麻木了,反正被人叫丑鬼也不是第一次。

    只是被這麼丑的人叫丑鬼,未免,未免心裡有點不太舒服。

    當下冷哼一聲,「兀那妖怪,爾等蠻人不服教化,屢次造反。如今竟然攻打長沙,還綁走的長沙太守,難道不怕國法嗎?聽我良言,速速把人交出來。否則,休怪本公子馬踏五溪蠻。」

    「呸,你才是妖怪!」

    那少年勃然大怒,摘下鐵蒺藜骨朵,點指董俷道:「你這丑鬼不知死活,竟然敢口出狂言,還馬踏我五溪蠻?今日,就讓沙沙來教訓你一下,省的你不知天高地厚。」

    董俷也不示弱,從另一匹馬上摘下雙錘。

    「來就來,誰教訓誰還不一定呢!」

    「丑鬼,休走!」

    「妖怪,找打!」

    這兩個人年紀相當,又都是心高氣傲的主兒。一言不和,董俷也顧不得剛才還讓典韋不要莽撞的交代,催馬就沖了上前。別看那少年的坐騎是一頭牛,可在這山路上奔跑起來,速度竟然也非常的快。一馬一牛照面,牛低頭就頂,馬跳起閃過,一蹄子就踹了過去。

    兩頭坐騎誰也不服誰,那坐騎的主人,更不會示弱。

    那少年掄起鐵蒺藜骨朵,掛著風聲呼的迎頭砸下來。而董俷則運錘向上,雙臂運足了力氣,口中一聲大喝:「開!」

    鐺的巨響,在群山間繚繞。

    距離近一點的人,只覺得耳朵嗡嗡作響,腦袋一個勁兒的發暈。

    兩頭坐騎都有點吃不住力量,象龍噔噔噔後退。那頭牛也險些一屁股坐在地上。

    董俷的雙臂,被震得麻木的失去了感覺。

    而那少年也是雙手發顫,虎口隱隱有血跡顯出。

    這一回合,竟然是勢均力敵。董俷細長的眼睛眯縫起來,而少年的鷹目瞪的溜圓。

    幾乎是異口同聲喝道:「爾敢下馬再戰?」

    ~~~~~~~~~~~~~~~~~~~~~~~~~~~~~~~~~~~~~

    (庚新電腦出問題,暫時無法登陸作者專區,特委託我更新章節)(未完待續,如欲知後事如何,請登陸www.qidian.com,章節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閱讀!)



    上一頁 ←    → 下一頁

    特種歲月斗羅大陸隨機懲罰一名幸運觀眾洪荒歷異界極品紈?
    我修的可能是假仙我統領狐族那些年一劍獨尊大王饒命網遊之倒行逆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