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惡漢 » 第94章 斷頭溝(繼續求票求收藏)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惡漢 - 第94章 斷頭溝(繼續求票求收藏)字體大小: A+
     

    就在董俷擊殺雷公的時候,黃巾力士的步軍已經抵達了斷頭溝前。

    十丈寬的橫溝上,覆蓋著白雪。如果能仔細觀察,就會發現積雪中有一些很奇怪的凝結物。不過並不明顯,對於急於追上雷公的黃巾力士而言,基本上可以無視。

    在一名頭目的帶領下,黃巾力士開始試探著滑下橫溝。

    似乎沒有什麼兇險之處,那頭目在確認之後,立刻大聲叫喊起來:「全軍出發,全軍出發!」

    五六百黃巾力士紛紛的從溝沿兒滑了下去,一步步的朝著對面走去。

    一開始的時候,似乎確實沒什麼異常的情況。偶爾有幾名黃巾力士的腳陷入積雪下一時間拔不出來,黃巾頭目也沒放在心上。可越是往裡面走,陷入積雪中的人也就越多,越頻繁。特別是到了橫溝中間的時候,頭目發現竟然有一半人失去了行動能力。

    「你們在幹什麼?快點起來……否則雷公大人發怒,大家都沒好果子吃。」

    說著,他走上去想要把一個士兵抓起來,哪知道腳下好像突然塌陷了一樣,雙腳陷入了一團踩不到底的鬆軟。那頭目啊的一聲驚叫,努力想要拔腳出來。可越是用力,身子就越是往下面沉,一眨眼的功夫,半個身子就沒入了溝中的積雪。

    一個很古老的傳說,在頭目的腦海中閃過。

    相傳斷頭溝是經常砍人頭的地方,甚至在遙遠的戰國時代,這裡是齊、魯、魏、燕作戰的地方。每次戰役結束之後,總會有大批的戰俘被砍下腦袋。後來劉邦造反,其麾下大將韓信曾在一次戰役后把數千俘虜全部殺死,人頭填滿了橫溝。

    武帝時期,這裡又變成了行刑的地方,很多死囚就是在這裡掉了腦袋。

    斷頭溝,怨氣很重,想要趟過橫溝的人,都會被溝里的冤鬼抓住,拖入地府當中。

    後來當地人請了高人做法,又修了橋樑。而官府也停止在這個地方處決犯人,情況才好轉了一些。

    黃巾力士自恃為大賢良師的門下,受仙人保護。

    當初來到昌邑的時候雖聽人提起過這種事情,但也就是當作笑話,聽過了就算。

    可現在……

    那頭目感到了一陣恐懼,大聲喊叫起來:「是鬼門開,快撤,快點撤退!」

    說著,他還拚命的往外面掙扎,可越掙扎,沉的越快。尚未陷入橫溝的黃巾力士也慌亂了。如果是正面敵人的撕殺,他們未必會害怕對方。但是這種鬼神之事,能奪人心魄。他們既然信奉太平道,自然對鬼神也是敬而遠之。如果那頭目不喊,他們也不會太慌亂。可這一喊叫起來,許多人慌亂中,也陷入了橫溝積雪之中。

    橫溝對岸不遠的山樑上,出現了七八騎。

    為首的是兩個文士,神情肅然,表情更顯得非常平靜。

    在他們身後,是五個巨魔士。手持弓箭,靜靜的等待著文士的命令。

    「自古鬼神不可欺,爾等可知,你們觸犯了連鬼神都會恐懼的巨魔兒……如今,巨魔兒發怒,爾等都將死無葬身之地。黃兄,我看差不多是時候開始了,你說呢?」

    黃劭點點頭,抬起了手。

    五名巨魔士彎弓搭箭,箭頭上裹了布,上面沾滿了松油。

    唐周點燃箭頭,一支支火箭呼嘯著朝橫溝里射過去。那橫溝之中,倒了許多松油,大都是先前唐周出重金請昌邑和東郡等地的百姓在城裡購買回來,足足有五十壇。

    把松油倒進了橫溝里,很快就變成了結晶。

    只需要一點火,那些結晶體就會迅速燃燒,並且蔓延整個橫溝。

    看著那些陷入橫溝中,不斷被火焰吞噬的黃巾力士,兩個文士都忍不住笑了起來。

    「可惜手頭的物資不多,不然的話,連昌邑也燒了!」

    黃劭閉上眼睛,耳聽黃巾力士們的哀嚎。把人體燒焦的惡臭氣息在空中瀰漫,但他卻似乎毫無覺察。臉頰輕輕抽搐:這一把火,將是黃劭和太平道一刀兩斷的見證。

    遠處,撕殺聲已經漸漸的平息下來。

    黃劭睜開眼睛,「唐先生,主公那邊好像也快要結束了。我們準備走吧……這一下,只怕想不驚動張角都難了。親傳弟子死了,道場被燒了,真想看看,張角知道以後,會是什麼表情?」

    唐周笑道:「還能有什麼表情,唯有暴跳如雷爾!」

    「走,和主公匯合!」

    黃劭撥轉馬頭,唐周隨後跟上。五名巨魔士獃獃的看著橫溝里的火焰,突然打了一個哆嗦。

    怪不得主公會提醒我們,要小心中原文人。

    這些傢伙要是狠起來,可是比我們要厲害的多。六百個人,要殺需要一炷香的時間。可這兩人竟然抬手將之灰飛煙滅。他日有此臂助,金城之仇定然可以報償!

    巨魔士調轉馬,向黃劭二人追去。

    已經過了正午時分,太陽漸漸被烏雲所遮掩,看起來又要有風雪來臨。

    當黃劭等人和董俷匯合的時候,戰鬥已經全部結束。二百黃巾力士,只逃走了大約三四十個。其餘的人都變成了死屍,正有十幾個巨魔士在戰場上疊摞著屍體。

    唐周看見了一個黑臉漢子,被五花大綁的扔在一旁,昏迷不醒。

    「主公,這個人是誰?」

    「哦,是元紹的朋友,我猜想元紹見到他,一定會很開心。先帶著他吧,實在是麻煩的時候,再殺了他。哦,讓人把這顆人頭放到屍體的最上面。這叫雷公墳!」

    一百多具屍體,跌落成一人高的樣子。

    最上面擺著雷公的首級,看上去很怪異,同時也讓人感到心悸。

    董俷命人把周倉扔在一匹馬上,而後有典韋過來報告。

    此戰雖然幾乎全殲了對方的騎兵,可己方也有三人陣亡,兩人重傷。

    這才是剛開始啊!

    董俷看著那三具曾經和他一起轉戰西北的巨魔士屍體,心裏面陡然有一種凄然。

    跳下馬,在三具屍體上割下了三縷頭髮,用布分別包好。

    「唐周,找人把他們好好的安葬,做好記號。等將來我們有能力了,再移回臨洮。」

    「另外兩個呢?」

    「能騎馬就騎馬,不能騎馬,我們也要帶走。他們是我的兄弟,絕不能丟棄他們!」

    正在忙碌的巨魔士們聽到董俷的這一席話,不禁萬分的感動。典韋更是手足無措,連聲道:「主公,你這樣的主公,我典韋跟定了,跟定了……」

    「你我兄弟,想必他日我有危險,你也不會放棄!」

    「自然,這是自然!」

    董俷把三具屍體的頭髮放進懷裡,翻身上馬。不過在他心中,卻升起了一種異樣。

    我變了嗎?

    不丟棄?只怕那兩個人,未必能熬過今夜!

    我什麼時候,也變得如此虛偽,處處想著要收買人心……罷了,虛偽就虛偽,總比做一個家破人亡的死鬼強。姐姐,阿丑今日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咱們的家。你別怪我,阿丑並沒有變,阿丑還是當日的那個阿丑,只是這世界再不斷變化。

    用力甩了甩頭,看周圍的人已經收拾妥當。

    董俷深吸一口氣,抬手指向前方:「出發,我們今夜就在山陽郡外過夜,出發!」

    ******

    日暮時分,橫溝的火已經熄滅了!

    融合的積雪和溝底的沼澤爛泥混在一起,隱約可以看到許多被燒焦的屍體浮在表面。

    張丈八帶領一千黃巾力士,看著眼前的慘狀,心中燃燒起熊熊的怒火。

    那天他連夜去已吾捉拿典韋的家人,卻遲了一步。在睢陽周圍轉了整整兩天,沒有發現對手的影子。回去后,李大目雖然什麼都沒有說,可張丈八卻總覺得李大目在心裡不停的責備他。慚愧,羞恥,令張丈八再也無法忍受。他想李大目請命,然後從譙縣附近調集了一千黃巾力士,發誓要捉拿那個該死的典韋。

    同時,李大目也向青、兗兩州的教友請求幫助。

    三日之前,得知了敵人在東郡附近出現。張丈八星夜從豫州趕到了東郡,卻又得知敵人向昌邑逃竄。心裡很開心,他知道在昌邑有同門師兄弟雷公帶領的八百黃巾力士。

    於是又急急忙忙的追過來,沒想到昌邑道場,成了一片廢墟。

    從正在收拾道場的信徒口中得知,雷公已經抓住了對方的行跡,追蹤過去。

    張丈八這才馬不停蹄沿著雷公追擊的路線跟過來。在到達斷頭溝之前,他還是很樂觀。在他看來,對方雖然兇悍,可是有雷公和他的八百黃巾力士,休想逃出生天。

    哪知道……

    一邊命人搭起臨時的橋樑,一邊看著橫溝中焦黑的死屍。

    張丈八開始感到情況有點不太妙了。從現場看,對方可不僅僅是一群莽夫,而是有高人在旁邊出謀劃策。這些人,真的只是為劉望報仇的江湖遊俠,山野村夫嗎?

    如果不是,又會是什麼人?

    就在張丈八沉思的時候,簡陋的浮橋也搭好了。

    帶著人馬跨過斷頭溝,張丈八這一次不敢再拚命的追擊。一路上小心翼翼,在翻過一道山樑之後。他被驚呆了!無數據屍體跌落起來的京觀,呈一個金字塔形狀。一人多高,在最上面,赫然放著他那個師兄,雷公的首級。在夜色中,這京觀奪人心魄,令所有人都鴉雀無聲。

    「師兄!」

    張丈八悲呼一聲,跳下了馬。

    他很難過,也變得更加冷靜。一舉擊殺己方二百訓練有素的騎兵……要知道,這些騎兵可不是睢陽縣那些郡兵可以比擬。這是十幾個人能做到的事情嗎?決不可能!

    追,還是不追?

    張丈八很猶豫。也就在這時候,有人帶著一個倖存下來的黃巾力士跑到了張丈八面前。

    從那黃巾力士的口中,張丈八得到了答案。

    十幾個人,但絕對沒有二十個人。為首的是兩個丑鬼,其中一人手持雙錘,殺法兇悍,如同凶神惡煞。雷公就是死在那個人的手裡,沒錯,就是典韋一行人。

    只有十幾個人,居然,居然……

    這對於心高氣傲的張丈八而言,絕對是一種恥辱,一種深深的恥辱。

    同時,他也不用再擔心對方有援兵。

    所有情況都已經表明,對手就是那十幾個人,了不起再增加一倍,三十個人好了!

    就算那典韋和那個不知名的惡漢渾身是鐵,又能捻幾根釘?

    張丈八憤怒的咆哮起來:「追,給我追……不抓住那些人,難消我心頭之恨,追擊!」

    在隆隆的馬蹄聲中,雪花飄落了下來。



    上一頁 ←    → 下一頁

    重生軍嫂攻略遊戲之狩魔獵人第一神算:紈?顧少的獨家摯愛終極獵殺
    餘生皆是喜歡你AWM[絕地求生]王者榮耀之最強路人王邪風曲媽咪17歲:天才兒子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