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惡漢 » 第89章 再遇唐周(求推薦收藏)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惡漢 - 第89章 再遇唐周(求推薦收藏)字體大小: A+
     

    廳內一陣沉默,誰也沒有說話。

    董俷雖然早已經猜到了答案,可那也只是他的猜想。如今黃劭和蔡邕的看法和他相同,這不僅讓他感到了一種從未有過的壓力。黃巾之亂要開始了,真的要開始了!

    「兄弟,你幹嘛苦著臉?那太平道能怎樣?趁他們沒起事,咱們幹掉他們的頭目。」

    董俷聞聽苦笑,「哥哥,若我能知道張角三兄弟在何處,我肯定願意幹掉他們。可有一個問題,我們就算知道了張角在哪兒,又如何能接近他?他的守衛肯定森嚴,莫說殺他,我們兩個就算是想要靠近都很難。如今之計,當設法一網打盡。」

    黃劭搖頭說:「主公,非是劭替張角說話。那張角也是心機深沉之輩,這些年來不但是結好朝廷中的大員,更安排了很多心腹在各地鎮縣擔當官員。怕只怕,我們前腳動作,他們後腳就會知道。想要一網打盡,真的不是件容易的事情啊!」

    董俷何嘗不知道,這很困難。

    可骨子裡有一股子倔強勁兒,讓他不願意輕易的服輸。

    只是一幫泥腿子……這句話不是輕視,而是從評書中的說法來看,黃巾除了少數人之外,大都是一群烏合之眾。至於張角三兄弟,也只是有野心,而無才能的人。若他真有本事,黃巾起事之後,又怎麼會出現各地黃巾賊如同蝗蟲過境一樣?不但是毫無章法,毫無軍紀,燒殺搶掠起來,甚至比那些強盜還要兇狠。

    連這些人都無法斗得過,將來還怎麼和那些牛人斗?

    目光掃過了正在閉目沉思的蔡邕,董俷靈機一動,心裏面突然有了一番計較。

    「伯喈先生!」

    「恩?」

    「如果您向皇上當面進言,外有大將軍的幫助,能有幾分把握?」

    蔡邕沉吟了一下說:「五成,當有五成把握……阿丑,你的意思是要我回雒陽?」

    「不,您不能立刻回雒陽,那樣馬上就會引起宦閹的警覺。依我看,您應該先去河東,再設法讓我父親入京。到時候,您隨著我父親一起回雒陽,秘密拜見大將軍后,再由大將軍設法帶您去見皇上。同時外聯清流名士,應該能一舉拿下。」

    黃劭的眼睛一亮,「主公此計甚妙!」

    而蔡邕卻不言語,上上下系的打量董俷,似乎是想要看穿他的心思。

    「阿丑,你真是好打算啊!」

    董俷知道,他存的那點小心思,肯定是瞞不過蔡邕的,當下撓著頭,憨憨的笑了。

    黃劭開始還沒有反應過來,但隨即……

    這真的是五大三粗的主公能想出來的計策嗎?一箭雙鵰,這可是真正的一箭雙鵰。

    在向皇上諫言的同時,由董卓帶蔡邕入京,勢必會提高董家上下的地位。

    連帶著,一些弱小的士大夫會認可董家,只要董家能照這趨勢走,將來定能成為這大漢王朝中舉足輕重的家族。最關鍵的是,想出這主意的人,不但勇武異常,年紀也僅僅十四歲。他的路還長,跟著他,前途定然是無限的光明……沒錯,很光明啊!

    黃劭終於明白,蔡邕為什麼會看重董俷。

    這個主公丑是丑,丑的讓人看了一眼就不想看。可這不恰恰是一種避人目光的方法?

    蔡邕站起來說:「也罷,我在圉城說實話也沒什麼留戀。原想回家能清靜一些,可沒成想比之當初在雒陽還要麻煩。去河東很好,順便去看看我那丫頭……不過,你讓我去董家,總要給我一個說法。阿丑,我且問你一句話,你可願拜我為師?」

    一種巨大的幸福感,好像澎湃的海潮,一波接著一波的襲來。

    董俷前世,沒有能獲得進學的機會。重生在這個時代后,得到的教育機會更少。

    成方是教他兵法,可也僅止於此。

    如今,當世聞名的大儒願意收他做學生?天,這可是在這個時代里最幸福的事情。

    起身跪在蔡邕面前,董俷恭敬的說:「先生大才,俷能做個先生的小書童,就已經是三生之幸。安敢得先生如此厚愛,俷願拜在先生門下,不負先生的厚望。」

    「好好好……」蔡邕扶起了董俷:「只是你這樣的書童,我卻是不敢收的!」

    言下之意是在打趣:你太丑了,帶出去丟人。還是乖乖的在家裡當我的學生吧。

    一旁的黃劭,更露出了羨慕之色。

    典韋鼓掌大笑道:「兄弟,恭喜你,恭喜你,來,我敬你一杯!」

    ******

    蔡府的東西不算多,可是很麻煩。

    主要是蔡邕的那是書簡,多的讓人看著就害怕。

    足足用了半天一夜的時間,才算是整理完畢。整整二十口大箱子,裝了六輛大車。

    蔡府的下人,不願意走的就遣散了,不過願意跟隨的,還有八九十人。

    天亮之後,一行車馬匯合了董鐵等人。足足十幾輛車,浩浩蕩蕩的就駛出了圉城。

    待圉城官員反應過來時,蔡邕已經走遠了。

    董俷依舊是和典韋在後面壓陣,看著長長的車隊,不由得心中暗自叫苦。

    我的個老天,這麼慢騰騰的走,要什麼時候才能到河東?不過,他也不能去催促,因為他很清楚一件事情。那就是像蔡邕這種人,若非萬不得已,定然不會棄了書籍。

    蔡邕還沒有收他做學生,說要到了河東,正式告之董卓后才會行拜師之禮。

    古人對收學生,拜老師是很看重的。要知道天地君親師,這老師可是列在了五常之中。特別是像蔡邕這種聞名天下的名士,要收一個學生,更是會非常的隆重。

    反正,有得罪受!

    圉城地處中原,交通發達。想要到河東,有很多條路可以選擇。董俷等人若是走潁川的話,定然會有很多應酬。所以一行人決定,順著睢水出豫州,從東郡繞道,走河內而入河東。這樣可以省很多事情,按照董俷推算,二十天後可到達河東。

    一路閑話不說,風餐露宿。

    天氣很冷,風雪很大,卻無法阻住車隊的行進。

    不過,不得不說,速度還是很慢。一天下來三四十里,最多五十里,走的董俷心急如焚。

    過了睢水之後,眼見著就要到東郡了。

    突然董鐵派人前來報告,說是在正前方,似乎有人被追殺,正朝著車隊方向過來。

    董俷二話不說,催馬向前衝去。

    「巨魔士,接陣!」

    成方等二十人立刻沖向了前方。另外三十人圍住車隊。而蔡府的家人,把車輛組成了一個環形的防禦陣,從車上取出弓箭,嚴陣以待,目光灼灼的凝視正前方。

    遠處,雪塵滾滾,看起來人數應當不少。

    董俷一馬當先衝到了最前面,典韋卻悄然無聲,沉默的在他身後勒住了戰馬。

    一騎當先,飛馳而來。

    在他後面大約有二百多人。那人雖然騎著馬,可路上有積雪,令他的速度放慢了很多。遠遠的看到了董俷等人,他不由得魂飛魄散。胯下的馬突然一聲哀鳴,馬失前蹄,把那人甩了出去。也就在落馬的同時,那人卻看清楚了董俷的樣子。

    「少主公,少主公救我!」

    這奇怪的稱呼,著實讓董俷愣住了。

    少主公?難道是我爹的手下?再仔細辨認,董俷啊的一聲驚叫。原來這個人他真的認識。誰呢?就是那個當初在臨洮被他抓住,後來送往河東的太平教徒-唐周。

    這貨居然沒有死?可他為什麼叫我少主公?

    不過,沒有給董俷留下太多的考慮時間,他一磕馬肚子,舉起大鎚,厲聲道:「巨魔士聽命,全部出擊,出擊……一個敵人都不許放過,其他人列陣,隨時狙殺!」

    所謂的狙殺,是董俷創造的另一個名詞。

    其意思也就是用弓箭射殺企圖逃走的人。這裡,我們不得不佩服董俷的自信。還沒有開打,就已經算定了對方必然失敗。也許是狂妄,但更多的是他內心的自信。

    一切行動,幾乎是出自本能。

    董俷甚至沒有再去想唐周為什麼會叫他少主公。一馬當先的沖了過去,典韋和成蠡隨後跟進。

    越過了唐周,正迎上兩個黃巾抹額的漢子。

    「來者何人,報上名來……」

    「你爺爺叫巨魔兒!」

    董俷也懶得理會,馬不停蹄的就沖了過去。大鎚一招野馬分鬃,同時想兩人砸去。

    那兩個漢子吃了一驚,心道:這傢伙怎麼不按照規矩來?

    不過想是想,可手上卻不敢停。抬手舉兵器向外封擋。哪知道象龍突然間一個加速,大鎚唔的一聲,就砸在了兩人的頭上。一手錘八十四斤,一手錘九十六斤。

    這兩把大鎚砸上去,那還能活的了。

    噗、噗兩聲,腦袋成了肉餅。鮮血濺在董俷的臉上,那種溫熱的感覺,令董俷一下子興奮起來。口中連連爆喝,大鎚呼嘯著,以泰山壓頂之勢就衝殺上去。對方大都是一些步卒,跑的正歡,甚至沒有弄清楚是怎麼回事,兩個頭領就被殺了。

    正疑惑中,董俷衝殺進來。

    錘掛風聲,一蓬蓬血光,一聲聲慘叫在空中回蕩。而跟在他身後的典韋,更是兇狠的舞動雙戟。月牙帶起片片寒光,只要是碰到了,就會是血肉橫飛。只有十個人跟著衝殺,其餘的四十人在董俷等人衝殺進去之後,突然分成了兩隊,迂迴包圍。

    那唐周張大了嘴巴,久久說不出話。

    想當初在臨洮他並沒有看到董俷的手段,直到此時,他才領教了,什麼叫做殺人。

    我的個天,就算大賢良師召喚十萬天兵,恐怕也不夠這怪物殺。

    突然覺得當初的選擇很正確,身上又有了力氣,爬起來,這貨撒丫子朝車隊跑去。

    而另一邊,一場單方面的屠殺已經進入了尾聲。

    賊兵們被殺得四處逃散。有一些人鼓足了勇氣過來圍攻,哪知還沒有挨過去,就被象龍撞了出去。那象龍衝擊起來的力道,可絲毫不比董俷的大鎚差。賊兵跌在地上,隨即就被馬蹄踩的血肉模糊。董俷記不清楚殺了多少人,待身邊的賊兵已經看不見了,這才收起了大鎚。

    遍地的死屍,沒有一具是完整的。

    鮮血把潔白的地面染成了紅色,合著積雪,變成了一片觸目驚心的殷紅泥濘。

    董俷催馬想車隊走去,唐周急匆匆上前:「少主公,周奉主公之令,回河東復命!」

    ——————————————

    《符世畫魂》,一本被冰姐姐極為推崇的書,看了一部分,確實不錯,應在水準之上。

    作者是林伽,具體和冰姐姐有啥關係,俺不知道。男人?女人?

    鏈接:http://www.qidian.com/book/1013032.aspx,有時間可以踩踩。



    上一頁 ←    → 下一頁

    我有一座冒險屋費先生,借個孕穿越諸天萬界惡漢贅婿當道
    重生軍嫂攻略遊戲之狩魔獵人第一神算:紈?顧少的獨家摯愛終極獵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