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惡漢 » 第84章 劉門血案(求收藏推薦)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惡漢 - 第84章 劉門血案(求收藏推薦)字體大小: A+
     

    持刀的人,年約八九歲,還是個童子。黑黝黝的臉膛,長發扎了一個髻。

    手中的繯首刀對這童子而言,顯然是過於沉重。所以刀勢雖猛,卻是破綻百出。

    對於這樣的攻擊,董俷自然不會放在眼中。

    他單腳撐地,身形滴溜溜在原地打了一個轉兒,側身讓過繯首刀,一把就攫住了那童子的手臂。童子吃了一驚,雙腳站穩后驀地向後一褪,單手運刀,橫抹過來。

    這絕非一個普通的童子,要知道這童子的刀法不但精湛,而且在進退之間絲毫沒有半點的驚慌失措。只從他沉穩的反應,董俷可以確認,這童子定是經過世面。

    不過,董俷倒不驚慌,抬手一記白鶴亮翅,腳下倒踩七星,躲過童子大刀的同時,另一隻手就抓住了他的手腕。微微用力,那童子吃不住力,啊的一聲丟掉大刀。

    幾乎是在同一時刻,從院中兩塊巨石後傳來兩個帶著童稚音的喝聲:「壞人,放開我哥哥(表哥)!」

    話音未落,唰唰兩道光毫射出。

    這一次,著實讓董俷嚇了一跳。對方竟然用的是甩手箭,雖然力道不大,可因為距離很近,而董俷又雙手抓著那童子,倉促間難以躲閃。好在董俷反應快,猛的哈腰,一把抱住了那童子,順勢一個懶驢打滾,甩手箭擦著他的後背就飛出去。

    叮、叮兩聲,打在牆壁上。

    懷中的童子大聲叫喊,「滿子,弗子,殺了這個壞人,不能讓他進去。」

    他用力的掙扎,可又怎是董俷的對手?不過,這輩子沒有這麼狼狽過,哪怕是當年殺那些家將的時候,董俷也沒有像現在這麼狼狽過。殺又殺不得,可是……

    這童子是什麼人?

    董俷記得劉望說過,他膝下只有二女,還有個外甥,因為父親早亡,雖母親寄宿在他那裡。

    這手中的童子,難道是牛剛不成?

    牛剛,就是劉望的外甥。不過據說也只有七八歲。而手中的童子,怎麼看怎麼不像。當然不拍出那牛剛和董俷的情況一樣,小而猛,看上去會比實際年齡大。

    「出來,否則我就要殺人了!」

    董俷厲聲喝道,把那童子向後輕輕一送,自有董鐵飛身上前,一把就攫住了手臂。

    一名親隨奉上斬馬劍,董俷一劍在手,氣勢更盛。

    「裡面的人聽著,我乃劉望大哥的朋友,姓董名俷,乃河東太守、司隸校尉董卓之子。若是劉望大哥的家人,請勿驚慌;若是賊人,乖乖走出來,否則休怪我心狠手辣。」

    話音剛落,十名親隨搶入院中,一色的大盾長劍,朝著地上一磕,同時發出喊喝道:「殺!」

    那聲音是故意壓低,彷彿是從肺里擠出來一樣,不但帶著濃濃殺氣,更有一種奪人心魄的奇異魔力。一時間,院內竟然安靜了下來,想那石后的人也感到恐懼。

    「你,你真的是董叔叔!」

    咦,怎麼這麼一會兒的功夫,就變成叔叔了?

    董俷正疑惑,卻看見正屋大廳里走出來了四五個人來。都是婦孺,兩個女人,年紀大約在二十四五的樣子,面容憔悴,雲鬢蓬亂。三個童子,二女一男,看樣子都受了驚嚇,躲在那兩個婦人的身後,不時的偷偷朝董俷看一眼,馬上又縮回去。

    看起來,他們更怕董俷。

    也是難怪,大半夜的,出現一個長相好似凶神惡煞般的男人,手裡拿著一把明晃晃的斬馬劍站在自家的門口,身前還有十個手執大盾短劍的人半蹲在他身前。

    任你膽子再大,也難免會感到害怕。

    五個人走出來的時候,從巨石后也走出來了兩人。

    一人手中一把短劍,一個年齡大約七八歲,另一個就比較下,只有五六歲的樣子。

    不過,年紀雖小,卻長得很威武。

    董俷看看身後的孩子,又看了看那兩個童子。一蹙眉,心道:這三個孩子倒是長得很像。

    「你們是誰?可是劉望大哥的家人?」

    「弗子,滿子,你們都過來,他不是壞人,是你們劉伯父這次回來時認識的好朋友……董叔叔,還請您放了那孩子。他們沒有惡意,只是擔心我們再遇到危險。」

    董俷想了想,抬手示意董鐵放了那孩子。

    沒想到,董鐵剛一鬆手,那童子轉身一腳就踢在他的小腿上。沒等董鐵做出反應,就刷的跑向了那婦人,一邊跑一邊喊:「嬸嬸,他們真的不是壞人,是好人嗎?」

    也許,在童子的心中,這世上只有兩種人,好人和壞人。

    「小鐵,沒事吧。!」

    董鐵尷尬的說:「主人,是小鐵不小心……不過,這小子的力氣……呵呵,可不小啊。」

    董俷點點頭,對那婦人說:「人我已經放了,你們是什麼人?劉望大哥如今何在?」

    「妾身是劉望的妻子,祖籍中山。這是劉望的妹子……董叔叔,您怎麼現在才來啊!」

    董俷已經信了大半,抬手示意隨從收起刀槍。

    「嫂嫂,劉望大哥呢?」

    「劉望,劉望他……」

    那劉望的老婆話未說完,淚如雨下,哽咽著再也說不出話來。

    還是劉望的妹妹鎮靜一些,走上前說:「我大哥,我大哥他被人殺死了!」

    董俷多多少少已經知道了答案,可是猛然聽對方說出來,依舊如同是一聲霹靂在頭頂炸響,震得他半晌沒有反應過來。

    「劉望大哥,被誰殺了!」

    「劉伯父是被壞人殺死了……」

    先前從樹椏上跳下來襲擊董俷的童子大聲說道:「五天前,有一群壞人闖進了劉伯父的家中,殺死了滿門大小,只剩下嬸嬸和姑姑,還有大丫二丫和牛子活著。」

    董俷細目一眯,看著那童子道:「那你又是誰?」

    「我叫典佑,是隨叔叔前來拜訪劉伯父一家人,你是劉伯父的朋友嗎?請為劉伯父報仇!」

    那童子說著,上前一步插手請求。

    言談舉止之間,頗有一些成人的風範。

    另外兩個手持短劍的童子也一同上前,和典佑並肩站立。

    「我叫典弗!」

    「我叫典滿……請為劉伯父報仇!」

    典佑、典弗、典滿!

    對於董俷而言,這是三個非常陌生的名字。不過也正是從這三人的姓氏當中,他想到了一個人。

    「典韋是你們什麼人?」

    典佑和典弗說:「是我們的叔叔!」

    而典滿則回答:「那是我爹!」

    典韋,典韋果然出現了。董俷強忍著詢問下去的衝動,目光一轉,盯在了劉望一家人的身上。

    「董叔叔,還請到屋裡坐。」

    兩個婦人側身邀請,董俷點點頭,「董鐵,帶著人警戒四周。若發現有異況,立刻稟報。」

    「喏!」

    董鐵一揮手,十五名隨從隨即散開。

    還有五人,四十多匹戰馬進了院子,直看的典家三兄弟眼睛發綠。這三兄弟也是好武之人,從小隨典韋習武。可何曾看到過如此神駿的西涼戰馬,何曾看到過那些隨從身上,比之官軍還要高出幾籌的裝備。就連那牛剛,也不由得看直了眼。

    四個小孩子,在那裡一個勁兒的倒吸涼氣。

    倒是兩個女孩兒,很乖巧的抓著母親的衣襟,走進了大廳。

    劉望的妹子,點燃了燭火,把大廳照的通透。廳中還有血腥氣,董俷環視一眼,可以清楚的看到,地面上、牆壁上,還有柱子上面的血跡。傢具凌亂的倒了一地,有幾張長案上,還有明顯的刀劍留下的痕迹。顯示出,這裡曾經有過激戰。

    劉望的妻子有些笨拙的收拾兩張席子,然後愧疚的說:「叔叔,請坐!」

    董俷的臉色鐵青,點點頭在一張席子上坐下,迫不及待的問道:「嫂嫂,我與劉望大哥一見如故,如兄弟一般。都是一家人,請不要客套。究竟是怎麼回事?劉望大哥怎麼就會被人殺了呢?被誰殺了?那兇手在何處?官府又是如何說呢?」

    一連串的問題出口,劉望的妻子神情暗淡。

    「其實,都是這家產惹的禍……劉望經商多年,這些年著實賺了不少的錢,也讓很多人眼紅。這次劉望回家以後,沒兩天就有睢陽縣的李大戶來找他。他們在書房裡說了一會兒話,就吵了起來。後來據劉望說,那李大戶是邀他加入一個什麼道……當時妾身也沒有在意,故而記不清楚。反正,劉望當時有一點緊張。」

    『什麼道『?

    董俷沉吟片刻,突然開口說:「太平道嗎?」

    劉望的妻子還沒有來得及回答,那小妹卻搶先開口說:「對,就是太平道,太平道。」

    董俷有點糊塗了!

    怎麼劉望和太平道又扯到了一起。

    大丫,也就是劉望的女兒說:「叔叔,當時我和二丫在門外偷聽。李大戶說,要爹爹加入太平道,還要捐出所有的財物,說什麼日後會享盡富貴,但是爹爹不同意。李大戶走的時候很生氣,說讓爹爹考慮十天,十天後他會帶人在來拜訪。」

    董俷明白了,原來是太平道看上了劉望的家產。

    劉望的妻子連忙捂住了大丫的嘴巴,「大人說話,小孩子不要插嘴。」

    她苦笑一聲后,對董俷說:「叔叔,大丫後來也把這件事告訴了我。不過我不太相信,以為那李大戶只是在恐嚇。劉望剛開始也有點緊張,可又有些捨不得這些年積攢的家產。大約過了三天,見沒什麼動靜,也就沒當回事。還說過幾天要帶我們去圉城,和你聚會,然後要拜見一位大人物,從今後再也不去經商了。」

    董俷神色漠然。

    劉望看起來已經決心讀書,不再做商人了。只是……

    回想和劉望交往的種種,董俷不由得感到一陣揪心的痛。他沉默了半晌,抬頭問道:「那後來呢?」

    「後來……大約過了十天,我們一家人正在吃飯。突然聽到外面有動靜……劉望出去看了一眼,就回來把我們藏進了地窖里。我們在地窖里聽到劉望叫喊李大戶的名字,後來就沒了聲息……當時我們很害怕,在地窖里躲到了天亮。等外面沒有動靜了,我們才出來……連家丁一共一百多人,如今只剩下了我們五個。」

    劉望的妻子聲淚俱下,泣不成聲。

    兩個丫頭也在抽泣,嗚嗚嗚的哭了起來。

    劉望的妹子倒堅強一些,「家裡的財物都沒有了!我們去告官府,可官府說是盜賊乾的事情,和李大戶無關。那天晚上,縣尉大人和李大戶在一起吃飯喝酒……他們還說,我家的田地要重新分配,除了兩畝薄田和這幢宅子,都被官府收走,又廉價的賣給了李大戶。官匪是一家,我們那時候就知道,他們早就串通了!」

    董俷的臉色越發陰沉。這恐怕不僅僅是官匪串通,而是官府投靠了太平道!

    「那典韋如今去了何處?」

    「典家叔叔在五天前來了這裡,聽說了事情之後,非常惱怒。他在這裡等了三天,見李大戶沒有派人來,就讓他三個孩子留下來保護我們,自己獨自去了睢陽。」

    劉望的妹子拉著兩個女孩兒,撲通跪在了董俷的面前。

    「董家大哥,我哥哥回來后一直說您是個了不起的人,還說以後要追隨您建功立業。可沒想到……我待我家嫂嫂求您,求您為我哥哥報仇。我哥哥,死得冤啊!」

    大丫二丫奶聲奶氣的說:「請叔叔為我爹爹報仇!」

    與此同時,典佑三兄弟和牛剛也闖進了大廳,同時跪在董俷的面前:「請叔叔做主!」

    眼看著這一家人的慘狀,董俷只覺一股火沖向頭頂。

    拍案而起,那堅實的長案被他一掌拍斷。董俷怒吼道:「此仇不報,俷誓不為人!」



    上一頁 ←    → 下一頁

    全職法師婚後相愛:腹黑老公爆萌寵妻無度:金牌太子妃柯南世界里的巫師神級奶爸
    我有一座冒險屋費先生,借個孕穿越諸天萬界惡漢贅婿當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