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惡漢 » 第83章 赴已吾(求收藏推薦)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惡漢 - 第83章 赴已吾(求收藏推薦)字體大小: A+
     

    歷史上關於蔡文姬的出生說法並不統一,歷史越久遠,那麼人物的出生也就越混亂。有的史書上記載蔡文姬出生於公元178年左右,但也有的說蔡文姬生活的年代是在公元162年以後,在下不是歷史學家,無法考證。

    不過既然是在下來寫這部小說,當然選擇和這部作品最為符合的記錄。

    所以我懸在了蔡文姬的出生時間為公元162年以後,比董俷的年紀大約大兩-三歲,也就是公元166-168之間。

    以上就是在下的答案,如果您不滿意,在下也無能為力。

    還有一句話,有疑問或者建議,在下很樂意聽取。但如果是在書評區里無理取鬧,在下的態度只有一個,那就是一律無視。在下的作品寫的好與壞,能否有今日的成績,不是你們一兩個人說了算,而是大家說了算。還是那一句話,不喜歡看,您走人,在下沒有哭喊著去哀求您觀賞閱讀。就這麼簡單,此後不會再做評述。

    ——————————————————

    顧雍走後的第三天,也就是董俷來到圉城的第七天。

    按照早先董俷和劉望的約定,也差不多這兩天他會帶著典韋一起來圉城和他相聚。

    說心裡話,董俷有點想念劉望了!

    一方面是渴望能早點見到典韋,另一方面卻實在是有點受不了這圉城枯燥的生活。

    蔡邕忙於應酬那些名士,每天早出晚歸,很少有在家的時候。

    更不要說提點董俷的學問,有時候一天下來,都未必能說上幾句話。而那部《史記》,董俷讀的快要吐血。以前他學習,都是讓別人讀給他聽。好像那部伏波兵法,就是先由成方讀解,而後由綠漪誦讀。待到已經明白了一個輪廓,才自己看。

    這有助於他的記憶和理解,董俷後來才明白,蘇秦為什麼能把一部鬼谷子苦讀好多年。漢語博大精深,成字載於書上的,不過幾千字而已。如何用最少的語言,來包容最多的含義,古人著書的時候都會反覆推敲,哪怕一個字也會耗費多年。

    這也就形成了古漢語獨特的微言大義。

    一個字,包含了多重意義。如果不反覆的聽、記、閱讀、理解,根本無法弄明白。

    伏波兵法還好些,主要是記述馬援一生的用兵心要。

    可那《史記》……

    董俷覺得,就他那點墨水去理解《史記》中的博大精深,顯然是還差的太遠。黃劭有時候會為他解釋一番,可他的精力主要放在了那部《尚書》上面,也沒有太多的時間。董俷跑過去請教一次兩次,雖然黃劭不煩,可董俷卻覺得很不好意思。

    在未來的一段時間,黃劭將會成為他的主要謀主。

    如今能有機會多學一些東西,對於董俷而言有很大的好處,他又怎能總去打攪呢?

    日子就是這樣,在無聊中渡過。

    每天除了練武就是啃生澀的《史記》,一兩天還好,時間長了,董俷有點不耐煩。

    也正是因為這個原因,董俷更加想念劉望。

    那是一個能和他說到一起的人,至少在很多方面,董俷覺得劉望能夠理解他的意思。

    所以,利用手中的便利,董俷讓蔡府家人打掃房間,等待劉望的到來。

    ******

    站在蔡府的水塘邊上,董俷意外的發現,他好像又長個了。把正在練習猿戲的董鐵叫過來,董俷笑眯眯的問道:「小鐵,你有沒有感覺到,我有什麼變化嗎?」

    董鐵瞪著眼上上下下的打量,「主人,還是老樣子啊!」

    「老樣子?」

    「唔,還有點變化……主人,您臉上的痘痘,好像比前兩天有多了一點。」

    那痘痘,說的董俷的青春痘。這不是他想要的答案,細長眼睛一眯縫,「你沒覺得,我好像又長高了嗎?」

    上輩子,董俷在二十歲的時候才長到了170公分。可現在呢,八尺身高,可差不多已經接近180公分了。如今又長了個頭,心裡又是開心,又是感到愁苦。

    這還不到十四,等成年後,究竟要長到什麼樣子?

    董鐵驚叫一聲,歡喜的說:「主人,您要是不說,小鐵還真的是沒有注意。您又長高了。小鐵記得,離開家的時候,小鐵到您的下巴,現在都高出小鐵一個頭了。」

    肯定超過180了!

    董俷挺了挺腰板,心道:這都快九尺了……老天,這不是再玩兒我嗎?

    「小鐵,今天是什麼日子?」

    「十月初八!」

    「那馬嵩應該已經到河東了吧。」

    董鐵掐著指頭算了算,「差不多,按照馬嵩的腳程,也就是這兩天抵達河東。說不定,現在已經見到老主人了呢。對了主人,您讓馬嵩去見華將軍,有什麼事嗎?」

    別看董俷平日里和董鐵嘻嘻哈哈,但是到了正事上面,可一點都不含糊。

    醜臉一板,看上去格外的嚇人。他陰沉著說:「小鐵,該你知道的自然會讓你知道,不該知道的事情,你最好問都別問。有時候,知道的事情太多,反而不好。」

    自從跟隨董俷后,董鐵從未見過董俷用這種語氣說話。

    打了個哆嗦,董鐵頭上冒出冷汗,連忙低頭說:「主人,是小鐵不對,小鐵不該問。」

    董俷沒有再追究下去,拍了拍董鐵的肩膀,向空曠的院落走去。

    那是他臨時性的演武場,翻身上馬,雙錘上下飛舞。三十六路長恨錘一氣使下來,精神格外的矍鑠。

    董鐵站在演武場的旁邊,看著正在練武的董俷,一臉的羨慕之色。

    如果我能有主人這樣的力氣,將來一定可以幫主人做更多的事情……唉,可惜了!

    日子就這樣一天天的過去。

    等到了第十五天,董俷有點坐不住了。

    劉望早就應該來圉城和他相聚了,為什麼一點消息都沒有?再不濟,也應該派人來說一聲啊?觀劉望的行事,並不是一個不知道禮數的人。就算是家裡再忙,也不應該連一點消息都沒有。難道說,劉望的家裡出了事情?可又能出什麼事?

    心裡好像有一團火,董俷一連三四天都坐卧不安。

    到了第二十天,劉望還是沒有消息。董俷忍不住了,在一天晚上,等到了蔡邕。

    「阿丑,還沒有休息?」

    蔡邕帶著微醺之意走進了書房,看到董俷的時候,也不由得一怔。和阿丑相處的時間長了,蔡邕對這個孩子倒也頗為欣賞。至少有時候董俷會說出一些很精彩的話,值得人回味許久。而且,他的理解力不錯,這一點遠超過了同齡中人。

    本來就有打算,等眼前的這些應酬結束了,就好好的教導董俷一番。

    得良才而授之,也是人生一大美事。蔡邕本來已經打好了主意,準備過兩天和董俷說這件事。可沒想到,董俷會主動的來找他,讓蔡邕倒是頗有些感到奇怪。

    董俷沉吟了一下,輕聲道:「先生,您還記得劉望大哥嗎?」

    「劉望?你是說已吾人劉望嗎?我怎能不記得他。你不提我也正要問你,你那劉望大哥不是說要來圉城嗎?為何到現在連點消息都沒有?唉,走卒販夫,都是如此。」

    言語間,對劉望的職業還是有些輕視。

    董俷嘴巴張了張,想要辯解一番。可又不知道該如何說,一時間沉默下來。

    蔡邕一見,不由得失笑,「阿丑,我說這話,倒也不是看不起他。劉望賢侄和我相處時間不長,談吐倒也深得我心。只是他不一心向學,卻做那販夫走卒的逐利之事……我倒是希望,他有一日能全心求學,若有所成,他日成就一定不差。」

    其實,不僅僅是蔡邕,在這個時代,人們對商人都抱有輕視之意。

    甚至董家,當年也從事過商人的事情。但到了後來,還是要儘力的抹去商人痕迹。

    所以,商人雖有錢財,卻沒有半點地位。

    若求你的錢時,自然會幫你。若對你無所求,那就隨時都會把你幹掉。

    董俷有著上一世的記憶,對商人的感覺說不上好,也說不上壞。畢竟山村閉塞,村裡的人祖祖輩輩靠山吃山,和商人的接觸,並不算太多。也就是他在縣城上初中的時候,曾接觸過一些商人。當然,這種接觸也只是局限於他去購買東西。

    「先生,俷這兩日也覺得奇怪。劉望大哥不是言而無信的人,卻遲遲沒有音訊。俷擔心他是不是出了事情,所以想要向您請辭,去已吾一趟,看看他是否需要幫助。」

    「你要走?」

    蔡邕的酒意全消,帶著一點不舍之意。

    畢竟膝下無子,原先最疼愛的女兒已經嫁了出去,諾大的蔡府,時常是冷冷清清。對於已經上了年紀的蔡邕而言,家裡的人多一些,也就可以排解掉許多寂寞。

    至於和那些名士清流的交際,也是無奈之舉。

    蔡邕並不喜歡整日的風花雪月,故而聽董俷這麼一說,不免感到很不舒服。

    董俷察言觀色,雖不知道是為什麼,但也能看出蔡邕對自己的離開有些捨不得。

    連忙說:「先生莫擔心,俷去已吾,若是劉望大哥沒事兒,還會回來,聆聽先生教誨。說不定,到時候會與劉望大哥一同來拜訪先生,還望先生到時候接納。」

    蔡邕笑了,搖搖頭說:「老了,老了……也罷,你就去已吾走一趟,也算是全了兄弟的情義。若劉望願意來,就帶他來;若是他不願意的話,你也不要太勉強。」

    董俷插手道:「俷牢記先生的話!」

    ******

    第二天一大早,董俷帶著董鐵和二十名親衛,離開了圉城。

    黃劭和剩下的三十名隨從留在了蔡府,一方面是因為黃劭想要讀書,另一方面那三十名隨從也能保護蔡府的安全。雖說圉城是蔡邕的地盤,可董俷還是不放心。

    天曉得,那些黃巾賊會不會捲土重來呢?

    圉城和已吾的距離並不算太遠,走的慢,也不過是兩三天的路程。

    董俷一行人馬不停蹄,在太陽還沒有出來的時候離開圉城,夜幕時分就看到了已吾鎮。

    已吾屬睢陽縣的治下,人口不多,一共只有兩三千人。

    鎮里的防衛不是很嚴密,低矮的土牆……董俷自認一個縱身就能從牆上跳過去。

    鎮門口,有幾個鄉勇看守。

    董俷等人抵達已吾鎮的時候,正是半夜。

    鄉勇迷迷糊糊的被董俷驚醒,自然很不高興。不過看到董俷一行人都是高頭大馬,盔甲鮮明,武器精良,那一絲不滿立刻就不見,非常馬虎的檢驗了一下,就放董俷等人入鎮。

    董俷突然勒住馬詢問:「請問,這鎮上可有一個叫做劉望的人?」

    那鄉勇一怔,警惕的看著董俷,表情看上去非常的猶豫。見四下沒有旁人,一個頭目似的鄉勇上前,輕聲問道:「敢問閣下是劉望的什麼人嗎?」

    「哦,我和劉望是在路上相識,途經已吾,想來拜訪他一下。」

    頭目說:「劉望家,進鎮之後順著大街一直走,盡頭左拐的第三個門。門口有一顆大樹……不過,我還是勸您,如果和劉望沒有什麼過命交情,還是別去的好。」

    董俷眼睛一眯,「你這是什麼意思?」

    「我……你自己去看就知道了!」

    那頭目不肯說,董俷又不好在這裡動武。當下拱手道了一聲謝,帶著董鐵等人催馬就進了鎮子。深夜寂靜,馬蹄踏在碎石鋪成的街道上,發出了嗒嗒的聲響。

    鎮子里很安靜,看不到一個人。

    董俷示意董鐵牽馬過來,從另一匹馬上摘下了大鎚,掛在馬背上。

    一行人沿著大街走到了盡頭,向左一拐,在第三個大門口停下來。門前有一棵參天的古樹,如同傘蓋一樣,罩在那宅院的上空,把大半個宅子都籠罩在陰影下。

    董俷猶豫了一下,跳下馬大步走上台階,抓住大門上的門環,邦邦邦敲了三下。

    門后鴉雀無聲,董俷心生一絲不詳預兆。

    探手推了一下大門,那門竟然是虛掩。有一股血腥氣從門內傳出來,令董俷的汗毛立刻乍立起來。

    一隻腳剛踏進門檻,突然就聽到一個童稚的聲音:「壞人,拿命來!」

    一支手戟從院內上空的枝椏上飛出,速度非常快,帶著嗚嗚的呼嘯聲。董俷探步側身一閃,那手戟鐺的一聲打在地上,濺出了一流火花。緊跟著,從樹椏上跳下了一個人,雙手一把明晃晃的繯首大刀,看份量大約在十幾斤上下,朝著董俷呼的一刀劈過來,刀掛風聲,招數更是走剛猛的路數,而速度更是快的驚人。

    董俷不由得頓時愣住!



    上一頁 ←    → 下一頁

    農女要翻天:夫君,求壓全職法師婚後相愛:腹黑老公爆萌寵妻無度:金牌太子妃柯南世界里的巫師
    神級奶爸我有一座冒險屋費先生,借個孕穿越諸天萬界惡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