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惡漢 » 第74章 緣深緣淺(求推薦收藏)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惡漢 - 第74章 緣深緣淺(求推薦收藏)字體大小: A+
     

    荀爽等人鬆了一口氣,面無表情的看著董俷,眼中卻流露著輕蔑之色。

    董卓?

    河東太守,司隸校尉?聽上去好像很威風,可說穿了,也不過是個六郡良家子的出身。似荀爽這樣的世家子弟,或者如同何顒一般的當世名士,還真的不把董卓放在眼中。那大將軍何進怎樣?還不是對他們恭恭敬敬?鄙夫,果然是鄙夫!

    ******

    董俷想起了誰?

    自然是蔡邕膝下的那個大名鼎鼎的女兒,蔡琰。他對蔡琰的了解不多,只是記得在評書中,曹操伐漢中時蔡琰曾經出場過。袁闊成大師對這個女人的評價很高。

    似乎後來創造過胡笳十八拍的曲子,並且聰慧過人,一生的經歷也很坎坷。

    除此之外,董俷再也想不起蔡琰的任何事情。故而在看到小書生的時候,董俷也只是在腦海中閃了一下名字,而後再也沒有反應,非常恭敬的向蔡邕躬身行禮。

    蔡邕倒是沒有顯示出荀爽等人的那種姿態,而是非常和善的點頭,「原來是董河東的公子,邕倒是失禮了。不過,公子在潁川如此大開殺戒,可不是一件理智的事情。若傳到了朝廷,說不定還會給董河東招惹不必要的麻煩,宦閹當道,公子的行事還是應該多些謹慎。今日的事情,不如就由老夫出面,就這樣算了?」

    目光掃了一下荀爽等人,語氣看似徵求,卻帶著不可忤逆的強硬。

    荀爽和何顒是領頭人,先有些不太高興。不過聽到蔡邕提起了宦閹二字,驀地醒悟過來。

    董卓的確無甚了得,可畢竟是一地太守,更兼司隸校尉,說起來也是位高權重的人物。再加上,此人和大將軍關係密切,而大將軍當年,更是靠著宦閹的幫助才有今日成就。這兩年來,由於士大夫的努力,使得大將軍和宦閹產生了間隙……如果為了今日的事情惹怒了董卓,甚至還可能會觸怒何進。到時候,大將軍和宦閹聯手的話,那士大夫和清流名士,可真的在朝堂上就沒了生存的空間。

    伯喈先生,果然是慧眼如炬啊!

    一眼就看出了這裡面的利害關係……荀爽與何顒相視一眼之後,齊齊的點頭同意。

    「慈明既然已經同意,公子你呢?」

    董俷如何不知道,蔡邕這是在幫助自己。只是他沒有荀爽、何顒那般玲瓏剔透的心思,故而也不明白,堂堂的蔡大家,為何要幫助他來說話?不過,董俷也知道,他老子看似風光,可在士大夫的眼中,什麼都不是。所以,還是見好就收吧。

    「小子莽撞,既然蔡大家如此說話,小子安敢不從?」

    「好,好,好……」蔡邕開心的笑了起來,連連點頭,「如此就好,如此就好啊!」

    「慢著!」

    何顒一皺眉,搶先開口道:「伯喈先生出面調解,我等安敢不聽從?只是潁川乃天下名士所會聚之地,更是讀書人才能停留的地方……董太守公子,還是早早離去的好。」

    言語之間,依然帶著那種高不可攀的傲氣。

    董俷心頭一怒,就要開口說話。可蔡邕卻點點頭說:「伯求說的倒是有一些道理。」

    連蔡邕都這麼說了,董俷是一肚子的火,卻發不出來。

    苦笑一聲,心中不由得黯然。這士大夫的力量果然是很王道……怪不得有人說,這武將和士大夫,是天生的敵人。武將看不起士大夫的手無縛雞之力,只會夸夸其談;而士大夫們,同樣認為武將是一個四肢發達,頭腦簡單的粗鄙群體。

    插手向蔡邕再行一禮,董俷壓著火氣說:「既然如此,俷告辭!」

    說完,他轉身命人牽過戰馬,「我們繞道而行,今夜就在野外宿營吧。」

    隨從們都流露出不忿之色,可既然董俷開了口,做隨從的,還能說些什麼呢?

    就這樣,一行人沿著大街,向潁川城外走去。

    待董俷等人的身影消失,荀爽等人上前向蔡邕見禮,「伯喈先生,您怎麼在這裡?」

    「老了,累了!」

    蔡邕爽朗的笑道:「整日在雒陽呆著也沒甚事情,索性回家,準備回陳留住些日子。」

    「伯喈先生這是哪裡的話?您這精神可好的很,怎麼就生出歸隱之心?」

    何顒的話,讓蔡邕顯出黯然之色。荀爽自然聽說過,蔡邕自幾年前被皇帝罷了官,卻依然被皇帝所重視。畢竟皇帝當年曾受過蔡邕的教導,說穿了,那可是帝師。

    只是,十常侍的能量太大了!

    蔡邕雖然大難不死,卻時時被十常侍所惦記。就連去年蔡邕嫁女,十常侍也生出了許多事端。雒陽雖好,可奈何奸臣當道。蔡邕就算有天大的本領,也無處施展。

    心知蔡邕心情並不是很好,荀爽輕輕拉扯了一下何顒。

    那何顒也是名士,平素也是心直口快,但不代表他不通人情世故。荀爽這一拉扯他,也就馬上明白了其中的內情。頓時心生愧疚之意。這心裡想什麼,嘴巴上立刻就說出來了,「伯喈先生休息一下也好,休息一下也好……將來還要東山再起。」

    荀爽很無奈的看了何顒一眼,而蔡邕卻笑了起來。

    「伯喈先生,爽也是剛到潁川,正和好友們相聚。先生既然也在,不妨一起?」

    蔡邕搖頭笑道:「慈明客氣了……邕如今也是待罪之人,不敢連累各位好友。剛才也只是恰逢其事而已。趕了一天的路,用也乏了。正要休息,就不打攪各位了。」

    荀爽等人也不勉強,「既然如此,那就不擾先生了。不知先生打算在潁川停留多久?」

    「哦,明日一早,我就動身!」

    一干人頓時流露出失望之色,何顒道:「先生難道不能多留些日子?正好可在書院開講,我等也好聆聽先生的教誨啊。」

    「伯求不必客氣,你我皆是不得志之人,何來教誨二字?只是邕如今心急回故里休養……不如這樣,他日若慈明、伯求到陳留時,邕做東,到時候我們再暢談一番?」

    「既然如此,我等將來必登門拜訪。「

    荀爽與何顒也不再強求,恭送蔡邕上了酒樓,他們這才回酒席中。只是這心情,和早先大不一樣。

    ******

    回到客房裡,蔡邕在榻上坐下,靠著軟墊閉目養神。

    兩個少年在旁邊捧著書,大聲的朗讀。蔡邕面帶笑容,不時的點頭,表示讚賞。

    突然,瘦弱少年放下了手中的書卷。

    他這一停下來,那魁梧的青年也隨之放下了書。

    蔡邕睜開了眼睛,看著瘦弱少年道:「奉孝,你在想什麼?」

    瘦弱少年靦腆的一笑,「先生,嘉想起了一件事……去年這個時候發生的一件事。」

    「哦?」

    蔡邕問道:「什麼事?」

    「去年此時,董衛兩家險些聯姻。衛家人曾經派出了迎親的隊伍前往臨洮,但是……據說那為首之人,也是個用錘的傢伙,綽號『公子』。剛才看到了董氏良家子,嘉就想起了那個『公子』。自去年之後,那位『公子』似乎就在茫茫人海中消失了。」

    魁梧青年眼睛一亮,「奉孝是說……」

    瘦弱少年搖搖頭,「嘉什麼都沒有說。」

    蔡邕流露出沉思之狀,半晌后長嘆一聲道:「奉孝提起這件事,我倒是也有印象。董衛若是能聯姻,倒也是一樁美事。至少朝中清流,在司隸也能獲得助力。可惜,事情沒能成功……奉孝,你聰慧狡佶,思路敏銳,是一件好事。可你剛才說的事情,未免有些……董家雖非世族,可也是功勛之臣。董卓當年得種嵩太尉提攜,可是立下了許多功勛,你沒有證據,不能亂說。再者,董衛聯姻,對董家只有好處。我實在想不出,董家人有什麼不滿。以後說話,定要三思啊。」

    「學生受教!」

    「今日觀慈明等人作為,我實在有些擔憂。慈明、伯求都是有見識的人,卻一樣對董卓這樣的良家子不屑一顧。殊不知,如今朝堂上內憂外患,董卓這樣的人固然出身卑賤,卻已經成了氣候。若再把他們排斥在朝堂之外,只怕是遲早生出禍事。這種人,只能偱偱誘導,而不可一味的打壓。用的好,那可是我等的臂助。」

    「先生,您對剛才那董門良家子,有興趣?」

    「興趣嘛……呵呵,我不通武事,對那孩子了解也不多。只是從他的表現來看,初時能忍,行事也很沉穩;而後出手,更殺決果斷,頗有大將風範。而他的隨從,也多是能征善戰的勇武之輩……對了,那孩子說,他曾在西羌從十萬人的重圍中殺出來?不知道是不是真的?若是如此,你等以後遇到他,斷不可小覷。」

    兩人點點頭,都沒有說話。

    蔡邕笑著說:「奉孝,你八歲就隨我學習,這些年我會的,都已經教給你了。潁川是你故鄉,明日我啟程,有元嘆陪伴即可,你回家和父母相聚吧。你要牢記,天下能人有很多,你雖然已經從我這裡學了不少,但還要繼續努力。我這裡有一封信,回頭你持此信去潁川書院拜訪,多聽多學……若有機會,多出去走走。」

    瘦弱少年一怔,「先生,學生是不是做錯了什麼?您為何要趕學生走呢?」

    「呵呵,我生平有三絕。書畫經文,元嘆受之;琴道音律,昭姬傳承。然,邕最得意的,還是幼年得異人傳授的兵法韜略,合縱連橫之術。元嘆生性耿直,雖聰慧卻不善變通,昭姬女兒身,也不適合學習。此術如今都傳授於奉孝,怎會怪罪你?」

    「可……」

    「樹欲靜而風不止,子欲養而親不待。你離家多年,正應該多盡孝與父母。而潁川能人異士很多,你也可以多認識一些朋友。邕有一言送你:江河之大,因其能匯聚百川。奉孝當時時牢記,多學他人優點,將來方有可能成就一番大事。」

    瘦弱少年點點頭:「學生當牢記老師今日教誨!」



    上一頁 ←    → 下一頁

    傭兵的戰爭我在末世有套房當醫生開了外掛儒道至聖重生軍婚:首長,早上好
    穿越絕色毒妃:鳳逆天下快穿:男神,有點燃!萬年只爭朝夕末世大回爐農女要翻天:夫君,求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