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惡漢 » 第70章 巨魔士(一)求推薦收藏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惡漢 - 第70章 巨魔士(一)求推薦收藏字體大小: A+
     

    葬禮后二十天,董卓離開牧場,迴轉河東。

    畢竟是朝廷的官員,不便在家中停留太久。此次為了女兒的葬禮而專程回家,說不定那些清流名士們又會有什麼樣的反應。董卓心裡很清楚,他現在應該更小心。

    最大的收穫,莫過於和兒子合好。

    董卓走的時候,臉上一直都帶著快意的笑容。董夫人花鬘隨同董卓走了,她不願意再住在臨洮。這裡有女兒的墳塋,會勾起她的傷心事;董媛也跟著董卓走了,畢竟已經是*,和丈夫總是分居兩地,她不覺得什麼,可李儒未必會高興。

    董璜,也不適合在留下來。

    董卓對這個侄子還是很疼愛的,不過再疼愛,總不是他的骨肉。牧場的一切都交給了老夫人,實際上也就等同於交給了董俷。董璜有小才,可有些時候……董卓不敢保證,如果某一天他再去招惹董俷,能不能活下來,恐怕都是一個很大的問題。

    隨行的還有雅丹、黃道、胡赤兒等一幹家將和三千鐵騎。

    牛輔繼續留在臨洮,加緊練兵。至於原因,董卓沒有說,牛輔也沒有問。這一點也正是董卓器重牛輔的主要因素。什麼事情該知道,什麼事情不該知道,牛輔心裡很清楚。董照被留在了臨洮董府裡面,負責照顧牛輔和處理一些瑣碎事情。

    一切安排好了后,董卓有些不舍的離去。

    說心裡話,他很希望董俷能和他一起回河東。父子兩人十三年來說過的話,加起來不超過二十句。如今關係好轉,他也想好好的盡父親的責任。可他也明白,董俷說的那句話沒有錯:讀萬卷書,不如行萬里路。呆在老鷹翅膀下的雛鳥,永遠無法展翅翱翔,搏擊長空。兒子大了,當老子能做的,就是給他提供一片天空。

    於是,董卓便讓董媛把留在臨洮的所有私兵交給了董俷,並且囑託牛輔,凡阿丑所需,盡量提供。若臨洮家中有困難,可以直接告訴河東,他這個老子會想辦法。

    不過,也有人不高興。

    華雄從酒宴上和董俷短暫的一次較量后,一直想要找董俷比試一下。但由於舉行董玉的葬禮,董俷沒有時間和他比武。之後董卓又整天的帶著董俷,讓華雄無法開口。如今要走了,華雄雖然知道還會和董俷相見,可這心裡卻不免感到遺憾。

    ******

    七月的陽光很毒辣,董俷讓人在大姐的墳旁栽了一排松樹,而他則在墓旁結廬而居。

    此時的人們,並沒有後來唐宋時的那麼多規矩。

    董俷按照老家的規矩,決定在姐姐的墳前守七七,之後就準備動身前往中原遊歷。

    他坐在廬屋內,手捧一卷兵法誦讀。

    旁邊有綠漪抄錄他所誦讀的內容,廬屋外,墳塋邊上有一朵不知名的野花綻放,隨風輕輕搖擺,似乎是在聆聽董俷的讀書聲。董鐵坐在廬屋外,磨著他的折鐵刀。

    鏘鏘之音合著讀書聲,倒另有一番滋味。

    一陣馬蹄聲打斷了讀書聲,從山崗下一匹純種的大宛馬風馳電掣般沖了上來。

    「綠兒,看看是誰來了?」

    董俷穩坐席上,對綠漪說完之後,繼續誦讀兵書。

    綠漪起身,走出了廬屋。片刻后,她帶著董召走進了屋中,「公子,是董召來了。」

    「主公,好消息,好消息啊!」

    董俷放下竹簡,「什麼好消息?」

    「斬馬劍,斬馬劍做成了……」

    「哦?」

    「水質改良以後,蒲師傅他們日夜趕工,終於達到了您的要求,一劍破甲。第一批斬馬劍已經出爐了,共五百把。還有相應的甲胄,共三百套,蒲師傅請主公前去檢驗。」

    董俷的眼睛眯成了一條縫,嘴角微微的翹起來。

    熟悉他的人,知道這樣的表情說明他很高興。果然,董俷立刻起身,「綠兒,把今天整理出來的東西收好,然後送到奶奶那邊保管。恩,記得去把裴元紹找過來。」

    「明白了!」

    綠漪答應了一聲,開始收拾案子上的紙張。

    董俷和董召出了廬屋,從樹上解下了象龍的韁繩,翻身上馬後嘬口發出口哨聲。

    遠處,傳來了獅鬃獸暴烈的長嘶,如雷般的蹄聲由遠而近,好似有幾百匹戰馬奔騰。

    回到臨洮后,董俷對獅鬃獸徹底放羊,任憑它在牧場中自由的賓士。

    反正在牧場居住的人也都知道,獅鬃獸是董俷的命根子,動它一根毫毛,董俷絕對會暴走。依舊是不合群,依舊是和往常一樣生活,但阿丑能更爽快的馳騁。

    這也是董俷所希望的。

    只有保留著野性的阿丑,才是他心目中最理想的坐騎。

    獅鬃獸跑到了山崗上,搖頭晃腦。董俷拍拍它的頭,「在這裡替我好好的守著。」

    打了個響鼻,獅鬃獸算是答應了,在董玉的墳旁匍匐下來。

    「小鐵,看著廬屋內的東西,一會兒綠兒去見奶奶,你就保護她一同前往。」

    「喏!」

    董鐵收起了折鐵刀,站在廬屋門口插手應道。

    董俷催馬和董召朝遠處的寨子飛馳。兩人在寨子門口停下馬,董俷大步走進了寨子。

    董召很自覺的在寨子門口停下來,招呼周圍早已經全副武裝的士兵警戒。

    「主公,小人幸不辱命!」

    蒲師傅一看到董俷走過來,立刻迎上前。在工棚的架子上,擺放著一排鋒利的斬馬劍。清一色四尺刀身,一尺多長的刀柄,光禿禿的沒有任何裝飾,卻透著一股子凜凜煞氣。

    董俷二話不說,上前一把抄起了斬馬劍。

    「鎧甲何在?」

    早有人準備好了鎧甲,董俷走過去,單手舉刀呼的劈落。兩層鑲嵌鐵釘的皮甲刷的一下就被劈成了兩段。刀口依舊,寒氣逼人。董俷手指輕輕一彈刀脊,就聽鐺的一聲輕響,悠悠不斷,似乎還帶著回聲。忍不住,他大叫一聲:「果然好刀!」

    「主公,此次共打造出百辟寶刀五百零六把,長矛八百七十六支,筩袖鎧三百一十七副,兜鏊四百頂,盾一千副。另外,小兒根據滕麗兒姑娘的提示,設計出了兩種鎧甲……主公請看,這叫兩當鎧,是滕麗兒姑娘起的名字,經過實驗,更利於騎兵靈活的在馬上作戰;這幅鎧甲名為馬鎧,是專門為戰馬所設計的鎧甲。」

    董俷對這些並不是很清楚,不過他知道,一副好的鎧甲,在戰場上能大大的提高活命的幾率。剛要讚賞的一剎那,目光猛地落在了那馬鎧的身上,不由得一怔。

    這馬鎧設計的非常怪異,有人牽來一匹西涼戰馬,把馬鎧披了上去。

    董俷的眼睛不由得眯縫起來,這模樣看上去,看上去怎麼和上輩子在電視里看到的那種重裝騎兵裝備相似。馬鎧幾乎護住了戰馬身體的大部分,只能看見一雙眼睛。也不知道是有意,還是蒲元為了好玩,在鎧甲上更鏤刻出一幅幅骷髏的圖案。

    當董棄上馬飛馳的時候,如同鏡面一樣的鎧甲在陽光下折射光芒。鎧甲上的骷髏頭隨著馬身的起伏,竟好想要衝出來一樣,為戰馬衝鋒平添了一分凜冽殺氣。

    董俷不由得倒吸一口涼氣。

    戰場上,若有這樣一支鐵騎出現,數量不用太多,幾千足矣,就能起到關鍵性的作用。董俷前世不懂兵法,可這一世卻是看著兵書戰策長大,立刻意識到了其中的奧妙。

    「董棄,回來!」

    他轉身對蒲師傅說:「這鎧甲也是蒲元的設計?他在哪裡?立刻讓他來見我。」

    突然變了臉色,把蒲師傅嚇了一跳。

    「主公稍等……」

    他轉身就朝著遠處的駐所跑去,卻不知道董俷為何要突然召見蒲元。

    這時候,裴元紹和滕麗兒也來了。

    董俷讓董棄下馬,走過去輕輕***冰涼的鎧甲,心裡卻生出了另一番的心思。

    不一會兒,蒲元睡眼朦朧的跟著蒲師傅來了。見到董俷,蒲元剛要行禮,卻見董俷正色道:「蒲元,這馬鎧是你設計?」

    「唔……」

    「一共打造出多少套?」

    「十套……主公,這種馬鎧雖然精美,但是耗費的材料太多,不適合大規模應用。」

    蒲元胖乎乎的臉上,睡意一下子消失。

    取而代之的是一種嚴肅的表情,「小人曾讓滕姑娘試過,這套馬鎧重量共八十斤,首先對馬的要求很高。同時,在衝鋒的時候固然威力強大,可一旦沒有足夠的距離,就無法展現出足夠的威力。主公若想大規模配備,恐怕有點不太可能。」

    董俷笑了,「我何時要大規模配備?蒲元,還有你們都聽著,這種馬鎧要保密,絕不能流傳出去。另外,兩當鎧也要保密,以後這裡生產的所有物品,都要保密。」

    蒲元眼睛一亮,董俷專門點了他的名字,這說明……

    「蒲元,你做的不錯,我要獎勵你。想要什麼獎勵?只要我能做到,一定滿足。」

    那蒲元猶豫了一下,「主公,請您稍待。」

    他轉身就跑,朝著住所跑去。董俷愕然,但旋即一笑。

    「蒲師傅,我需要你繼續為我打造這些兵器。你們這次做的不錯,此後這個寨子里的人,只要能做出成績,我定不會虧待你們。恩,這個寨子從此以後名為將做營,獨立為軍,只聽命於我。蒲師傅,我命你為大匠,他日會呈報我父親,為你等安排一個出身。滕麗兒,傳我命令。將做營里的人都稱之為匠,牧場中所有人,都不得對他們無禮……蒲師傅,你們好好乾,我董俷發誓,定不負你等。」

    這一句話,讓四周匠人們熱淚盈眶。

    蒲師傅更跪地叩首:「我等願為主公效死命!」

    這時候,蒲元回來了。他手裡抱著一個鐵盒子,看到這場面,不由得一下子愣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重生軍營:軍少,別亂來重生之武神道修羅丹神我真的長生不老傭兵的戰爭
    我在末世有套房當醫生開了外掛儒道至聖重生軍婚:首長,早上好穿越絕色毒妃:鳳逆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