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惡漢 » 第63章 董卓喪女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惡漢 - 第63章 董卓喪女字體大小: A+
     

    光和三年初春,洛陽接到了金城長史韓遂的奏章。

    奏章里說,新任西部都尉北宮伯與金城太守陳懿發生了激烈的衝突,雙方在光和二年末相互攻擊,陳懿、北宮伯相繼斃命,更因此而引發出西涼三十六羌部騷亂。

    幸有韓遂出面調解,令各羌部平息下來。

    大意如此,等等等等。

    ……

    這份奏章並沒能在洛陽引起過分的注意。

    西涼羌部的騷亂,隨他去,只要漢家的江山不亂就行。

    不過,金城太守死了,西部都尉死了,畢竟也不是一件小事。皇帝劉宏這一次倒是沒有計較太多,慷慨大方的把兩個官職一起安放在了韓遂頭上。昔日的西涼名士,金城長史在一夜之間就成了西涼最具權威的人,讓很多人一下子無法接受。

    而最無法接受這個事實的,就是正在河東巡視的董卓。

    ******

    「玉兒呢?玉兒可好?」

    當董卓聽到北宮伯死亡的消息時,腦袋嗡的一聲,立刻就亂成了一鍋粥。身子晃了幾晃,險些暈過去。幸好身邊有一員大將眼疾手快,上前一步攙扶住了董卓。

    「主公,請保重!」

    那員大將生的身高九尺,虎體狼腰,豹頭猿臂。漆黑賽似鍋底的面龐,一雙銅鈴般的環眼。頜下黑須,鼻直口闊。他站在董卓的身後,臉上流露著緊張的表情。

    董卓用力的甩了甩頭,一把推開那員大將。

    抓住了李儒的手臂,大吼道:「快點說,玉兒如何了?可有她的消息?文正快回答。」

    董卓那是什麼出身,出了名的西北豪俠,孔武有力。

    李儒被他抓的倒吸涼氣,苦笑道:「父親,朝廷傳來了邸報,怎麼可能談及大姐?」

    「是啊,是啊,怎麼可能會……玉兒那麼聰明,怎麼可能和陳懿翻臉,更引發衝突?那陳懿不過是個手無縛雞之力的書生,有玉兒相助,北宮伯又怎麼會戰死?」

    董卓說:「這不可能,這決不可能!」

    李儒看了一眼董卓身後的那員大將,「文開,煩你在門外看護,我想和主公說幾句話。」

    「文正莫要客氣……主公,您還請節哀,文開告退!」

    那員大將說完,退出了房間。順手關上了房門,而後在距離房門十步的位置立下。

    李儒猶豫了一下,「父親,儒也覺得此事有蹊蹺。那區區陳懿,如何是大姐和大姐夫的對手。更何況大姐夫的身邊,還有一員虎狼之將,大姐夫怎麼就會死了?」

    董卓一怔,愕然道:「虎狼之將?是誰?」

    「父親,您難道忘記了,阿丑可是跟在大姐的身邊呢。上次二姐來的時候,也曾對如提起過,阿丑對大姐甚親……他那脾氣儒倒是知道,誰若對他好,他就以十倍報之。儒接到邸報后就在奇怪,阿丑怎麼可能眼睜睜的看著大姐夫戰敗?」

    董卓恍然大悟,「是啊,阿丑可是在玉兒身邊呢。」

    雖然和這個兒子不親,但董卓也知道,他那個好像妖怪一樣的兒子,年紀不大,卻有萬夫不擋之勇。聽李儒提起董俷,他這心裡也不免生出了一絲疑惑和不安。

    「儒以為,此事必與那韓文約有關。」

    「文正,你的意思是……」董卓一顫,那牛眼也似的雙眸,陡然殺機畢現。

    李儒點頭說:「儒少年遊學時曾聽人提起過韓遂此人。此人頗有心機,而且智謀不凡。他在西涼三十六羌部之中很有威望,不但為羌人所尊重,連清流黨人對他也讚賞有加。如果他要耍手段,儒以為就算大姐再聰明,怕也不是韓文約的對手。」

    董卓怒道:「若果真是韓文約,某必殺之!」

    「父親請暫息雷霆之怒,只怕現在想動韓文約,不是那麼容易的事情。」

    董卓道:「文正,你這話是什麼意思?」

    「韓文約如今是金城太守,兼西部都尉。論官職,他和您一樣大;論威望,他在西涼的名氣未必就比您小,而清流黨人之中,您卻遠遠不及他。」李儒說完,惶恐的看了董卓一眼。見董卓沒有太大的反應,當下接著說:「而且,若大姐的事情真和他有關,只怕韓遂已經對咱們生了防備之心。還有,他這次輕而易舉的獲得太守和都尉的官職,固然是金城偏僻荒涼,無人願意過去,只怕裡面還有……」

    「你是說,張讓?」

    「若非十常侍從中打點,他韓文約又有何德何能,擔當太守職務?」

    董卓漸漸冷靜,跪坐下來後點頭道:「文正這麼一說,我也有同感。」

    「父親,您的根基並不穩,此時還不宜和張讓等閹黨翻臉。而且,此事定然讓大將軍臉上無光。您想,那西部都尉是您和大將軍爭取來的,卻出了這麼一件事,大將軍一定很生氣,怪您無識人之明。您如今當務之急,是要得到大將軍的諒解,同時結好閹黨……穩固根基,才是您現在最需要考慮的事情啊。」

    李儒這番話,說的董卓大為讚賞。

    「若非文正,卓險些誤了大事。只是……」

    「父親若是信的過,儒願為父親謀之。區區韓文約……若大姐沒事,阿丑定然會保她回家。儒以為,在沒有得到大姐的確切消息之前,按兵不動方是上上策。」

    「就依文正。」

    董卓和李儒又謀劃了片刻,正準備起身,突然聽到門外一陣騷亂。

    兩人相視一眼,不禁感到奇怪:是誰這麼大的膽子,居然敢在門外面大聲喧嘩?

    「文開,誰在喧嘩?」

    董卓和李儒推開門,走了出來。

    就見一個家將打扮的人正在門口大聲的叫嚷:「我是臨洮董府家人,有要事稟報。」

    那員大將卻不為之動,「主公正在商談要事,不可打攪。」

    「你讓開!」

    「你若再喧嘩,休怪我寶劍無情。」

    這時候正好董卓出來,聽那大將的話語,不由得點點頭。

    「文開,讓他過來。」

    那員大將聞聽,連忙側身讓路。家將匆匆走過來,雙手高舉一封信,在台階下單膝跪地,「主人,家中有事,主母命小人稟報,故而在門外喧嘩,尚請主人責罰。」

    董卓一皺眉,心裡生出不詳的預兆。

    他看了一眼李儒,李儒立刻明白過來,走下台階從那人手中接過了信件。

    轉身走上台階,把信放在了董卓的手中。信封上有火漆,還打著董夫人的印信。

    董卓猶豫了一下之後,伸手拿起了信。

    打開來看了一眼,他陡然雙目發直,雙手直顫,更顯露出一種憤怒和悲傷交織在一起的表情。

    「父親?」

    李儒發現董卓臉色不對,忍不住上前叫了一聲。

    董卓卻在這時大叫一聲:「真,真,真……痛煞我也!」

    一口鮮血噴出,董卓仰天倒地,昏迷不醒。李儒頓時晃了手腳,「來人,來人啊!」

    有府中的家人跑過來,看到這情況都嚇了一跳。

    連忙把董卓抬起來,朝卧房裡送。李儒大聲吼叫道:「快,快點去請郎中。」

    那員大將已經把家將放翻在地,寶劍就架在了他的脖子上,「你是何方妖人,竟敢來害主公?」

    「我不是妖人,不是妖人……」家將大聲叫喊起來:「我乃公子麾下,姓董名鄂,字白摩……我這個字,還是大小姐賜的,我不是妖人,快點把我放開。」

    「文開將軍,他卻是臨洮董府家人。」

    李儒曾聽過這名字,上次董照來的時候,也曾提過這件事。

    畢竟是大姐親自賜名賜姓的人,所以李儒也有些印象。那員大將一怔,收起寶劍。

    「文開,煩你守護父親,等郎中前來。」

    「喏!」

    董卓昏迷,李儒自然就成了這府中的施令發號者。他走過去彎腰撿起那封沾著血的信,又讓董鄂站起來。

    目光在信上掃了一眼,以李儒這等冷靜的人也不由得臉色大變。

    「大姐,大姐真的死了?」

    董鄂驚魂未定,但聽到李儒的問話,連忙恭敬的回答:「啟稟姑爺,三月中公子從漢陽郡回到了臨洮,還帶回了……主母聽說大小姐死了,當時就昏了過去……然後一病不起,連郎中也沒有辦法。四小姐看情況不好,這才命我前來送信。」

    李儒一目十行,把信看完了。

    「韓文約,韓文約……我必殺汝!」他頓足大叫,雙手把那封信揉成了一個紙團。



    上一頁 ←    → 下一頁

    系統之鄉土懶人抗日之超級戰神都市之少年仙尊歐神綴術修真路
    白月光男神自救系統[快百煉成仙重生軍營:軍少,別亂來重生之武神道修羅丹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