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惡漢 » 第58章 破羌之難(求推薦收藏)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惡漢 - 第58章 破羌之難(求推薦收藏)字體大小: A+
     

    董俷等人追上了大隊人馬,清點了一下人數后,發現剛才一戰,共有三人戰死,沒有人受傷。

    損失了六匹馬,不過還能補充的上。

    這樣的戰績,在董召等人看來簡直是完美無比,可是在董俷的眼中,還是有些失敗。面對這樣的一群烏合之眾,一方有備而來,另一方倉促迎戰,還是損失了人手。在董俷的計劃中,此後類似這樣的戰鬥還會有很多。從現在開始,一直到脫離險境,能平安到達河湟地區的人,究竟能有多少個?董俷有點猶豫起來。

    長出一口氣之後,董俷隨著大隊人馬前進。

    他臉上的陰翳,讓原本興高采烈的董召等人也不敢再說笑了,跟在董俷的身後徐徐而行。

    按照董俷的計劃,他們接下來的目標是積石山。

    可是走了一半之後,他突然勒住了馬,若有所思的看著夜空,嘴角露出一抹笑意。

    「公子,您笑什麼?」

    綠漪催馬上前詢問。這許多人當中,也只有她能和董俷搭話,其他人略顯膽氣不足。

    董俷心不在焉的回答:「綠漪,你說如果韓遂看到那麼多屍體,會是什麼反應?」

    「氣急敗壞吧。」

    「不,不僅僅是氣急敗壞。董召,剛才我好像聽見那些羌人在喊,他們的小王死了?」

    「啊,您這麼一說,我也想起來了,好像真的是這麼喊的。」

    「小王是誰?」

    董召並不熟悉燒當羌,故而把目光移到了兩個破羌百人將的身上。那兩個百人將先是一怔,旋即醒悟過來,臉上露出驚喜之色,「少主,莫非您殺了他們的小王?」

    由於北宮伯把他們送給了董俷,可是又沒有給他們正式的身份。

    破羌人在商量之後,決定認董俷為主公。畢竟他們的家已經沒了,把董俷當主公也是唯一的選擇。否則他們就只有去當馬賊,去過那種朝不保夕的艱苦生活。

    只是董俷還沒有答應,所有破羌人稱呼他為少主。

    董俷搖搖頭,「我說不清楚。反正我殺了那人的時候,的確是有人這麼叫嚷過。」

    「少主,那小王是燒當的一種稱呼。燒當人稱他們的王為老王,未來的繼承者為小王。既然他們這麼喊,那一定是燒當小王。少主,你殺了燒當王的繼承人。」

    「啊?」

    董俷也吃驚不小。這運氣來了,還真的是城牆都擋不住。

    不過念頭剛過,又生出一念。他看著綠漪笑道:「韓遂只怕不止是氣急敗壞,恐怕他要狗急跳牆了……慢著,我殺了燒當小王,那燒當人豈能善罷甘休?韓遂既然是聯絡人,他說不定會為了證明他的立場,親自帶兵追殺我們……綠漪,會不會?」

    綠漪跟著董俷聽了幾年的兵書,心裡也有些算計。

    聽了董俷的話以後,她想了想,點頭道:「如果真是燒當小王,韓遂倒是很有可能。」

    董俷抬手,厲聲喝道:「全軍住馬!」

    「主公,您這是……」

    「如果是韓遂追來,他一定能算出我的去向。到時候燒當人和他們聯手,我們前有狼,後有虎,只怕難以逃出他的算計。不行,我們不能就這麼往積石山走。」

    「不去積石山,那我們去哪兒?」

    董俷閉著眼睛沉吟片刻,大聲說:「去西海,我們去西海!」

    「去西海?」

    「不禁要去西海,而且還要繞圈子。我們的圈子繞的越大,韓遂就越弄不清我們的行蹤……董召,傳我命令,所有人立刻轉向,我們就往西北走,立刻出發。」

    董召雖然還不明白董俷的用意,可命令既然發出,他也沒有遲疑。

    「喏!」

    在馬上應命,董召立刻傳令下去。

    綠漪奇怪的問道:「公子,我們只是繞圈子嗎?」

    「不僅僅是繞圈子,我們要搶,要殺……只有把韓遂徹底激怒,我才好渾水摸魚。」

    說完,他看了一眼精神抖擻的眾人。

    暴風雪雖然阻擋了他們的路,可是也給了他們充足的休息時間。故而雖然跑了一晚上,卻沒有人流露疲憊之色。董俷心道:這樣很好,只是不曉得你們能否支撐下去。

    ******

    眾人一夜疾馳,天亮之後,在往西海的路上發現了一個破羌的營地。

    董召拍出了探馬,很快就得到了營地的詳細資料。這是個游牧群,人數大約在三百人左右,有男有女,並且有三百多匹馬,和近八百頭牛,聽上去似乎很富裕。

    董俷看著破羌百人將,「知道這個營地嗎?」

    「知道,他們應該是北宮玉的人。北宮玉的一個小妾,好像就是那營地首領的女兒。」

    「既然如此,那咱們就別客氣了!」

    董俷抬頭看看天色,已經接近了是晌午。羌人一般有兩頓飯,晌午一頓,晚上一頓。算算時間,此刻正是吃飯的時辰。他不再猶豫,對董召和兩名破羌百人將道:「傳我命令,衝進那營地,凡抵抗者格殺勿論。我想大家的肚子,也都餓了!」

    董召三人在馬上領命而去。

    他們一人帶著三十騎,呼號著向遠處的營地衝去。董俷和綠漪、董鐵在後,帶著七個人緩緩而行。

    遠處,傳來了撕殺聲。

    坐下的象龍和跟在身旁的獅鬃獸都顯得有些躁動。很顯然,它們感受到了戰場的氣息。

    「董鐵、綠漪,你們帶著他們七人看好咱們的馬。我估計,這些馬恐怕是不夠!」

    沒明白董俷的意思,董俷已經催動象龍,風一般的沖了出去。

    那營地里有火光,還傳來了一陣陣的慘叫聲,兵器碰撞的聲音和人喊馬嘶混在一起,顯得格外熱鬧。董俷發現,當他聽到這種聲音的時候,渾身的熱血都在沸騰。

    他已經喜歡上了這種感覺,可以毫無顧忌的殺戮,不亦快哉。

    闊刃刀擎在手中,他仰天一聲長嘯,縱馬沖入了營地。迎面兩個破羌人衝上來輪刀就砍。董俷哈哈大笑,闊刃刀一個撥草尋蛇,鐺鐺兩聲,就盪開了對方的兵器。

    象龍似乎心有靈犀,猛然提速。

    董俷順勢唰唰兩刀,掛著呼呼風聲,把兩個破羌人砍翻在馬下。

    一路殺進去,闊刃刀如同死神的鐮刀。所過之處人仰馬翻,血肉橫飛。正如董俷所猜想,這些破羌人在做飯,根本沒有防備。事實上,又有誰會在自家的地盤防備呢?

    「降者不殺,降者不殺!」

    隨著董召等人的呼號聲響起,營地中的抵抗越發的無力。

    終於,一個蒼老的聲音高喝道:「我等投降,不要再殺了,不要再殺了……大家都是破羌人,為何自相殘殺?」

    董俷一刀將馬前的羌人腦袋砍下,任由鮮血濺在身上。

    他那一身盔甲,已經被血染成了暗紅色。闊刃刀舉起,他高喝道:「董家兒郎,停手!」

    對方已經放下了兵器,營地里東倒西歪的到處是屍體。

    董俷命人把俘虜聚集在一塊,足足有近二百人,其中還有幾十個看上去不足十歲的小孩子。

    「你們是什麼人?難道不知道這是破羌王的領地?還有你們,為什麼要帶人屠殺自己的族人?」

    「烏馬,你可認得我是誰?」

    破羌百人將催馬上前,怒視那開口說話的老年人。

    「你是……棄人,你不是和……已經被大王殺死了?怎麼會在這裡?」

    「承老狗你那女婿的福,某家還活著。今日來,就是要殺一儆百,告訴那些背叛大王和王妃的人,叛賊不得好死,爾等就是榜樣。」

    那名叫棄人的百人將厲聲喝道,整個營地中,一時間鴉雀無聲。

    董俷命另一名百人將去收攏戰馬,同時闖入牛皮帳篷里搜刮方便攜帶的食物和衣物。

    「你叫棄人,是嗎?」

    「少主,正是。」

    「說的不錯,叛賊不得好死,你說的很好。去和你的夥伴收攏一下戰馬,我們有用。」

    棄人看了看董俷,從他那雙半眯的眸中,看出了董俷的意圖。

    他有心開口,但話到了嘴邊又咽了回去。只是插手行禮,然後帶著人匆匆的離去。

    「這位英雄,我不知道您是誰。但我們已經投降了,還請您放過這些婦孺吧。」

    烏馬向董俷哀聲懇求,而董俷卻看著那些俘虜,臉上還帶著一種很詭異的笑容。

    「英雄!」

    「老頭,放心吧,我不殺沒有反抗能力的人,不過我會殺你。」

    「只要您能放過他們,烏馬來世願做牛做馬……」

    話音未落,闊刃刀帶著一抹寒芒從他眼前掠過。烏馬的頭被砍下來,身子卻直挺挺的站著,一腔熱血噴濺而出。董俷舉起闊刃刀,好像是從肺里擠出一個字:「殺!」

    董召聞聽,立刻大喊一聲,帶著人沖了過去。

    本來聽到董俷說不殺的俘虜們,那曉得會出現這樣的狀況。站在第一排的青壯還沒反應過來,就被蜂擁而上的董召等人砍到在血泊當中。董俷催馬來到了烏馬的腦袋邊上,探身用闊刃刀挑起他的腦袋,「老頭,記住一句話,斬草要除根……嘿嘿,別瞪我,我沒有食言。我只殺了你,其他人可不是我殺的……你死吧。」

    揮刀一甩,烏馬的首級飛出去,摔在了營地的門框上。

    「董召,一個不留……那些小崽子,更是一個也不能放過,否則將來會成大患。」

    「喏!」

    董俷催馬出了營地,此時棄人帶著其他人,趕著幾十匹上好的戰馬,靜靜等候。

    「少主,我們接下來……」

    「繼續往西北,我們帶著他們繼續繞圈子。殺一個營地他們不跟來,我不信殺他一千個人,一萬個人,他們還不跟過來……告訴大家,抓緊時間休息。不管再累,我們都要熬過去……只要熬過這一關,就有好日子過。否則,大家死路一條。」

    「還要這麼殺嗎?」

    「就這麼殺,殺到他們害怕,殺到他們失去了思考能力,我們才有機會脫身。」

    董俷咬牙切齒的回答。目光向金城方向看去,細長的眼睛,變成了兩條縫兒。

    韓遂,北宮玉,這只是開始!這只是我替姐姐收回來的第一筆債。還會有第二筆,第三筆……你一日不死,我董俷就一日不會罷手,直到取走你二人項上狗頭。

    ————————————————————————

    手裡的存稿已經不多了……

    如果明天CD沒有非常明顯的餘震,在下留在家裡努力碼字。天災……坐在家裡,根本無法碼字。大樓一會兒晃一下,心裏面慌的很。

    看著那麼多鮮活的生命一下子就沒了,在下心裡突然有很多感慨。各位朋友,珍惜自己,珍惜家人,珍惜身邊的每一個朋友。



    上一頁 ←    → 下一頁

    我跟天庭搶紅包重生之賊行天下萬古第一神次元手機網遊之末日劍仙
    系統之鄉土懶人抗日之超級戰神都市之少年仙尊歐神綴術修真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