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惡漢 » 第57章 巨魔兒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惡漢 - 第57章 巨魔兒字體大小: A+
     

    老四還在外面晃,這是他留在我手上的存稿,委託我待發。

    CD最近不太安穩,剛才電話說又餘震了一下……

    更新無法正常,盡量保證一天一章,其他的不敢保證了。不過字數肯定都會在三千四千左右。

    ——————————————————————————————————

    眼睜睜的看著大姐在眼前死去,親手打死了跟隨自己衝鋒陷陣,朝夕相處的戰馬。

    這兩件事情加在一起,對於董俷而言造成的衝擊之大,難以想像。

    就像董玉曾經對他說的那樣,董俷始終都是站在一個旁觀者的角度,消極的去等待,然後再想辦法解決。他只想讓奶奶活下來,保護好自己的家人不受傷害。不管是因為對那些傳說中的牛人懷有恐懼,還是其他的緣故,他並沒有進入這個時代。

    即便是董玉和他討論過這個話題后,董俷也僅僅是主動了一點。

    準確的說,他一直都在逃避。

    三國,是從評書三國演義中得到了第一印象。他憧憬,甚至崇拜生活在這個時代的每一個人。但是他卻忘記了,他現在也是這個時代中的一員,真真正正的一員。

    在這個爾虞我詐的時代里,人命不值錢。

    你不去計算別人,別人也會來算計你。就算是不算計你,也很有可能因為這樣那樣的緣故,把你算計在裡面。董俷終於明白了,這就是一個狩獵場。生活在這個時代的人,既是獵人,也是獵物。任何不合實際的天真幻想,都會丟了性命。

    ******

    風暴持續了大半天的時間,在傍晚時分,漸漸的弱了。

    斜陽夕照,為白茫茫的大地平添了一抹顏色,也讓這荒蕪的世界,增添了許多生趣。

    大洋河是黃河的支流,上游是大洋等羌的地盤,中游則歸於白馬羌所有。下游的地形平緩,算是金城的治下,同時也是破羌牧馬的天堂。過了春季,這裡的水草極為豐美,只不過由於現在還是隆冬,不僅看不到綠色,連河床也被冰封起來。

    柯吾伸了一個懶腰,走出了軍帳。

    遠處,一輛輛車馬早已經列隊待命,車上堆積著糧草,準備送往河谷的燒當大營。

    還不到三十歲的柯吾,正是精力充沛的時候。

    原本想藉此機會向父親展示一下他的勇武,可沒想到父親卻讓他跑來押送糧草。

    柯吾是燒當羌王的兒子,是獨子。

    也正因為這個原因,羌王更不放心讓他去衝鋒陷陣。要知道,刀槍無眼,如果柯吾傷了的話,本就子嗣不旺的燒當羌王就只能把王位傳給他的兄弟。羌王也上了歲數,六十歲的年紀在中原算起來的話,已經是花甲之年,很難再去生一個兒子。

    但柯吾卻非常不開心,羌人重武,若是不能表現出足夠的勇武,又如何能鎮住羌部?

    可惜,這道理和燒當羌王說不清楚。

    把糧草押送到河谷大營后,一定要留下來。估計對白馬羌的攻勢也就是在這幾天內展開,說不定還能建立功勛,向世人展示自己的勇武呢。柯吾想到這裡,暗自的下定決心。

    「小王爺,車馬已經整備完畢,隨時可以出發。」

    有親衛向柯吾稟報,他看了看天色,大聲說:「風暴已經拖延了我們近一天的時間,傳我命令,務必要在今晚子時前把糧草送到河谷,否則以延誤軍機罪處斬。」

    親衛插手應命,下去傳達柯吾的命令。

    柯吾正準備上馬,也就在這時候,從河谷方向傳來了一陣急促的馬蹄聲。

    是誰在馳騁?柯吾心道:莫非是河谷方面等不及了,所以派人過來催我趕路嗎?

    正想著,那馬蹄聲越來越近,也看的越來越清楚。

    大約有百餘人的樣子,穿戴也好像不太一樣。有的看上去好像是某個豪強家族出來的家兵,有的卻是羌人的打扮。不過這在西北倒也正常,只要是豪強,誰家沒有蓄養羌奴?自東漢開始,羌漢混居已經成了習慣,這種現象也就見怪不怪。

    「去問問他們,是什麼人?」

    親衛應了一聲,催馬就沖了過去,用羌語大聲叫喊道:「前方住馬,來者何人?」

    有人回應道:「我等是破羌人,奉命來催促糧草。」

    破羌人?

    柯吾先是送了一口氣,但旋即有警惕起來。燒當和破羌之間恩怨重重,雖說現在暫時停戰,可還是不能不防。他眯起眼睛仔細看,越看越覺得不太對勁兒。為什麼呢?那些人有的的確是破羌打扮,可那些家兵,卻絕對不是破羌能夠擁有。

    而且距離越來越近,那些人卻沒有任何停下來的意思。

    不對,是敵人!

    柯吾在電光火石間閃過了一個念頭,立刻緊張的大聲喊叫:「是敵人,他們是敵人!」

    可等他反應過來的時候,對方已經快接近了車隊。

    馬隊突然向兩邊一分,一起高頭大馬從馬隊中間沖了出來,馬上一員大將,相貌兇惡,如同凶神惡煞一般。手中一把奇形的闊刃大刀,風一般的就衝進了車隊。

    那大刀揮舞,血光崩現。

    一路上,幾乎沒有任何人能擋住他的勢頭,向柯吾迅速逼來。

    而緊跟在他身後的騎隊,更好像虎入羊群一樣。刀光閃爍,運送糧草的燒當人哀嚎連連。而且那些人衝進車隊之後,二話不說就四處放火。車上堆放的都是糧草,被火星子濺上,立刻就蔓延開來。上百輛牛車,一瞬間就燒成了一片火海。

    套車的牛驚了,不停的嘶叫。

    柯吾提矛想要阻攔住對方,哪知那為首的人馬速太快,還沒等柯吾反應過來,就已經到了他的面前。

    「你家爺爺叫北宮玉,記住了!」

    馬上的大將雙手握住奇形大刀的刀柄,順勢就是一刀。連著馬頭,柯吾的上半身就在空中飛了起來。腸子灑落了一地,他倒在地上的時候,還在奇怪:北宮玉,變模樣了嗎?

    「小王爺死了……」

    也不知道是誰叫喊了一聲,原本就沒有準備好的燒當人立刻亂成了一鍋粥。

    火勢衝天,人喊馬嘶。對方來的突然,讓毫無思想準備的燒當人猝不及防。而柯吾的死,更是雪上加霜,令燒當人的士氣一下子就散了,那裡還能阻擋住對方。

    「撤!」

    隨著那員大將一聲厲喝,麾下人馬立刻衝殺了出去。

    有醒悟過來的燒當羌將大聲的叫喊:「攔住他們,抓住他們,否則我們都活不了。」

    的確,他們是活不了。

    糧草少了還是小事,這小王爺死了,卻是天大的事情。

    不說別的,那老羌王定不會放過他們。如果不抓住對方的話,他們會死的很凄慘。

    有百餘騎隨著羌將追了下去,身後的糧車在火海中化為了灰燼。

    ******

    董俷在確定了計劃之後,趁著暴風雪,帶著人悄然繞過了柯吾的糧草營地,跑到了他們的前面。

    按照他的想法,乾脆是在風雪中解決戰鬥。

    可是這暴風雪實在太大了,大的讓他們連眼睛都睜不開,更別說和人進行戰鬥。

    合計了一下之後,董俷只得放棄了這個念頭。

    雖然等暴風雪過去了之後再攻擊會有很多危險,但不可否認只要速度快,夠突然,那麼依舊能殺的對方措手不及。順利脫出了戰場后,董俷帶著人向積石山方向逃逸。可積雪很深,放慢了他們的速度。身後那羌將有帶著人緊緊跟隨,跑了半柱香的時間,董俷有點不耐煩了。

    「綠漪,你和董鐵帶人繼續撤退,董召留十個人,隨我迎戰。」

    在這個時候,綠漪和董鐵即便是有一百個不願意,也知道軍令如山倒。兩人喏了一聲,帶著人繼續跑。而董俷橫刀立馬在雪地,董召帶著十名家將在身後列隊。

    羌將越追越近,遠遠的就看見董俷等人孤零零的立於雪地中。

    「追,快點給我追上去,抓住他們!」

    羌將心花怒放,道:這回可以不用死了,抓住他們,說不定還能得到羌王賞識。

    董俷冷冷一笑,眯起了眼睛。

    「敵人距離還有多遠?」

    他看得出,身後的家將還是有些緊張,當下大聲的詢問。

    董召回答:「一百五十步!」

    「……現在呢?」

    「一百步!」

    「六十步的時候再報!」

    「主公,敵人據此六十步!」

    話音未落,董俷猛地雙目圓睜,探手從身後抽出一桿投槍擲出。跑在最前面的羌將只看到一道烏光出現,緊跟著胸口被一股巨力帶飛了起來,就掉落在雪地上。

    身後的戰馬來不及停住,踩著他的身體就過去了。

    董俷雙手連發投槍,十一支投槍帶著歷嘯聲飛出,槍無虛發,一槍一條人命。

    待投槍發完,他一聲怒吼。胯下象龍長嘶,風一般的就沖了過去。闊刃刀帶出片片雪花,鮮血如霧噴洒,殘肢斷臂四處飛濺。有運氣不好的,給砍下了半個腦袋。腦漿混著鮮血流淌出來,連聲叫喊都沒有發出。剎那間,就有二十多人倒在了雪地中。

    雪白的大地上,被鮮血殷紅。

    這時候,董召也帶著人衝上來了,二話不說就是一頓狠殺。

    追上來的燒當羌兵才有多少?不一會兒的功夫,就死傷了一大半。剩下的人一聲吶喊,扭頭就跑。董俷又追了一里多地,這才勒住了戰馬,朝著燒當逃兵大聲的嘲諷:「回家告訴你們羌王,等著爺爺把你們這些燒當賤種殺光,鄂陵湖是我們的。」

    「燒當賤種,燒當賤種!」

    董召明白了董俷的意思,立刻帶著人大聲的嘲笑。

    董俷看燒當人已經遠走後,抬手示意停止叫喊。他笑道:「這下子,就算是韓遂在,那北宮玉也要費上半天的功夫。走,讓他們解釋去,我們再去找一個目標。」

    一行人縱馬遠去,只留下了一地的死屍。

    平原遠處,起風了……

    當晚,在河谷準備對白馬羌發動襲擊的韓遂,聽到了糧草被燒,柯吾被殺的消息。

    他連忙帶著人匆匆感到了河床時,糧草都已經成了灰燼。

    看著一地的狼藉,韓遂不禁咬牙切齒。而不遠處,一個燒當將領正抱著已經被燒得面目全非的柯吾死屍放聲大哭。他厲聲吼道:「文約先生,你不是說過這裡不會有敵人嗎?為什麼,為什麼會發生這種事情?是誰殺了小王爺,誰殺了小王爺!」

    「鄂將軍莫著急,這只是個意外。」

    「意外,一個意外就讓小王爺戰死,這讓我回去如何向老王爺交代?」

    「鄂將軍,此事我自會向老羌王解釋,和你無關。當務之急,是要弄清楚敵人是誰。」

    韓遂說著,立刻命人找來的倖存的羌兵。

    「可知道是誰襲擊了車隊?」

    「是破羌,是破羌的那些雜種……」

    羌兵顯然也是被嚇壞了,歇斯底里的大聲吼叫。

    「破羌?」

    燒當將領聞聽勃然大怒,「果然是那些不講信用的傢伙。我就說過,信不得破羌人。」

    「不可能,這不可能!」

    這時候,一個漢人打扮的男子催馬上前,看著眼前的一幕,笑道:「文約先生,看起來您遇到了麻煩啊。我從益州趕來,原想看文約先生大展身手……沒想到,沒想到啊……呵呵,呵呵呵。」

    韓遂臉色陰沉,但似乎不敢和對方翻臉,強笑一聲道:「黃先生見笑了,這只是小麻煩,一個誤會罷了……你,再把當時的情況說一遍,你怎麼知道那是破羌人?」

    燒當羌兵立刻回答:「是他們說的,也是破羌人的打扮。而且,殺死小王爺的人,自稱是北宮玉……「

    「慢著,北宮玉現在改名做北宮伯玉。你慢一點,告訴我那人長什麼樣子?」

    羌兵一五一十的陳述一遍后,韓遂的臉色越發的難看了。

    「是那巨魔兒,莫非是那巨魔兒還沒有死?」

    「文約先生,哪個巨魔兒?」

    韓遂陰沉著臉,「黃先生莫問,此事遂自有主張。鄂將軍,你且帶人回去,我自會帶人把兇手抓到。百密一疏,百密一疏……沒想到那巨魔兒,居然還不死!」

    鄂將軍卻不管什麼巨魔兒不巨魔兒,怒道:「先生說的容易,死的是我燒當少主,你卻要我撒手不管?你要多久才能抓住那小子,莫非十年二十年,我也要等嗎?」

    「將軍莫急,三天,三天之內,遂定然送上那兇手的首級。」

    韓遂說完,咬牙切齒的喝道:「程銀、梁興,帶上兩千金城兵,隨我捉拿巨魔兒。」

    註:關於柯吾此人,在歷史曾有記載:羌首領。叛魏,為魏護羌校尉徐邈所伐。此君並未在三國演義中出現過,並且也沒有任何對於他的具體評論。



    上一頁 ←    → 下一頁

    蛇王纏身:老婆,生個蛋我跟天庭搶紅包重生之賊行天下萬古第一神次元手機
    網遊之末日劍仙系統之鄉土懶人抗日之超級戰神都市之少年仙尊歐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