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惡漢 » 第56章 進退維谷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惡漢 - 第56章 進退維谷字體大小: A+
     

    餘震不斷,小新要繼續逃命。

    先把更新的章節送上,明天如果穩定了,會持續更新的。

    逃命要緊,各位書友多多體諒。

    ————————————————————————————————

    集鎮的圍牆只是為了阻擋馬賊,其實修的並不算特別堅固。

    董召等人在到達之後,看圍牆著實不結實,於是就修整了一下,算是好了很多。

    可即便如此,小小的圍牆卻擋不住羌騎和金城郡兵的衝擊。

    一個時辰之後,整個集鎮陷入一片火海中。就連那集鎮中最高的建築瞭望台,也被火焰吞噬。不要誤會,這火併不是北宮玉的手下所為,而是北宮伯點燃起來。

    董召過來的時候,把營地中殘存的松油都帶了過來。

    北宮伯已存了必死之心,故而在大戰開始之前,就命人搜集柴草,把集鎮里的茅棚房舍全都灑上了松油,瞭望台下更堆積了如山的木柴,一點火星就能燃起燎原之火。

    共三百壯士,盡數葬於火海之中。

    一個小小的集鎮,竟耗費了北宮玉盡一個時辰的時間才攻陷,可是卻什麼都沒得到。

    北宮伯蒼涼的歌聲,從瞭望台里傳出,伴隨著木柴燃燒的劈啪聲,傳入了眾人的耳朵里。羌騎雖然都是北宮伯帶來的親隨,卻也在這個時候下了馬,神情莊重。

    和北宮玉一起前來的都尉候選,有些糊塗。

    「大王,他們這都是怎麼了?那廝又在唱些什麼?」

    北宮玉神色凄然,「他在唱當年他和嫂子最愛唱的歌,是嫂子從樂府中選出來的曲子,換成了羌語……說的是一個男人和一個女人的故事,很多人都喜歡聽。」

    「不過是一首曲子,有甚好聽。」

    「我也不知道,可是他和那個女人喜歡唱,很多人喜歡聽。」北宮玉想起了很多,看著那熊熊的火焰,他突然想起了幼年時和兄長一起並馬馳騁的往事。從他第一次揮刀,第一次射箭,都存留著兄長的教導。後來有了嫂子,對他也非常的好……只是隨著他的年紀增大,野心也就越來越大,最終發展成今天的結果。

    哥哥,若你往日能有今天這般的決絕,我又怎敢心生妄念。

    北宮玉下了馬,朝那燃燒的瞭望台躬身三拜。此後,他就是北宮伯玉,破羌再也沒有北宮伯和北宮玉這兩個人,有的只是他,北宮伯玉……未來的西北羌王。

    「不好!」

    北宮伯玉上馬之後,突然一聲驚叫,「那董家的崽子從頭到尾沒有出現,莫非是……」

    候選點點頭,「定是那巨魔兒逃走了。」

    「不能放過那小子!」北宮伯玉的臉上流露出恐懼之色,「放了那小子,不亞於放虎歸山。」

    候選笑道:「放心,大人已經派人堵住了各條往臨洮方向的道路……那巨魔兒就算是生有三頭六臂,也休想逃出文約先生布下的天羅地網。你我只管放心就是。」

    「不,我不親眼看見他的屍體,總是難以心安。」

    北宮伯玉說完,立刻喚人派出斥候打探。候選雖然沒有阻攔,眼中卻流露譏笑之色。

    就這種腦瓜子還想當羌王?嘿嘿,若非大人留你有用,那容你在這裡猖狂。

    ******

    董俷一行人離開了集鎮之後,縱馬疾馳。

    象龍不愧是有天馬之稱,快如閃電,而且持久力非常的強,和獅鬃獸跑了個並肩。

    足足跑了一炷香的功夫,董俷這才勒住馬。

    獅鬃獸噴出了氣霧,不停的對象龍嘶鳴,好像很不服氣。

    董俷笑著拍了拍獅鬃獸的頭,「阿丑,莫要再鬧了,等你長大了,一定能贏過它。」

    胯下象龍似乎聽懂了董俷的話,打了一個響鼻,表示不滿。

    也是,等獅鬃獸長大了,象龍也差不多要過了巔峰期。此消彼漲之下,未免有些不公平的嫌疑。董俷彎下腰,抱著象龍的脖子在它耳邊說:「不過你現在才是我的好夥伴。」

    那象龍嘶鳴一聲,似乎很滿意董俷的態度。

    大約又過去了一個時辰,董俷看眾人都露出了疲憊之態。看看天色,已經是晌午,只是烏雲翻滾,看上去隨時都會變天的樣子。他手搭涼棚向前方觀望,卻只能看到一片蒼茫的雪白。

    「綠漪,把姐夫給你的地圖拿過來。」

    綠漪應了一聲,縱馬過去,從懷中取出一張牛皮。上面彎彎曲曲的畫了很多條線路,董俷眯著眼睛看了一會兒,收起地圖說:「大家趕一趕,前面好像有個山坳……看著天色,可能還會有風暴。我們必須在風暴出現前抵達山坳,躲避風雪。」

    就這樣,眾人再次賓士起來。

    在雪地當中,馬跑起來很困難。地面溜滑,時常會出現馬失前蹄的現象,造成了一些戰馬在中途不得不被迫放棄。幸好出發前,北宮伯為他們一人準備了兩匹馬。所以雖然損失了十幾匹馬,倒也沒有造成大礙。在正午之前,找到了那個山坳。

    風雪終於到來,整個世界都變得不清晰。

    董俷讓董召負責安頓大家休息,吃東西,自己卻在綠漪和董鐵的陪伴下登上了山丘。

    向四周望,這風暴中的平原更有一種冷酷肅殺的氣息。

    董俷面無表情,站在山丘上一動不動。身上的黑色大氅在風中更是獵獵的作響。

    「公子,我們下去吧。」

    「不,我想一個人在這裡待一會兒。綠漪,你和董鐵下去吃點東西,等風暴過去了,我們還要趕路呢。」

    「公子不休息,綠漪也不休息。」

    綠漪手裡拿著老夫人送給她的龍頭拐,看上去有點不倫不類。但她的語氣很堅決,董俷又勸說了幾次,見這丫頭的倔強勁兒上來了,也實在是無法勸說她離開。

    風雪越來越大,小丫頭在風中瑟瑟發抖。

    董俷無奈的嘆了口氣,解下了大氅披在小丫頭身上,「我服了你了,我們回去吧。」

    就在兩人轉身的時候,董鐵突然停住身形,扭頭看去。

    「小鐵,怎麼了?」

    董鐵一邊側耳傾聽,一邊心不在焉的回答說:「主人,你有沒有聽到什麼聲音?」

    「聲音?」

    董俷搖搖頭說:「沒聽到什麼聲音啊!」

    「是馬嘶聲……從那個方向傳過來的馬嘶聲,而且數量好像有不少。」

    董俷凝神細聽,還真的聽到了一點不尋常的動靜。是馬嘶的聲音,若隱若現,非常的弱。再加上風聲呼嘯,把那本來就不清楚的馬嘶聲徹底給掩蓋了下去。如果不是董鐵的耳朵好,董俷還真的是不會在意。不過,這麼大風雪,會是誰趕路?

    「小鐵,帶幾個人過去看看!」

    「遵命!」

    董鐵立刻飛奔下山丘,在山坳里叫了幾個人,朝著那馬嘶傳來的方向疾奔而去。

    他們並沒有騎馬,步行而去。在雪地上留下了腳印,卻很快被風暴掩蓋。

    董俷和綠漪匆匆下了山丘,召集人馬候命。大約過去了半柱香的時間,董鐵帶著人回來了。隨行還抓了一個俘虜,看打扮似乎是羌人,卻又和董俷見過的羌人不同。

    董召臉色一變,在董俷耳邊說:「主公,看打扮,好像是燒當羌。」

    羌人在西北人數眾多,自東漢以來佔據了西涼大部分地區,部落林立,數不勝數。

    羌人也並非都是游牧,也有一些人是農耕漁獵,受中原文化熏陶,和漢人的關係非常密切。臨洮附近的羌人,有六成就屬於農耕羌,又稱食草羌。還有一部分是居住于山嶺中,也叫山地羌。總之,生活形態各異,董俷根本就記不完整。

    這燒當羌,又是什麼來頭?

    「主公,燒當羌位於鄂陵湖和積石山之間,是一個半游牧羌。由於燒當羌的領地地形複雜,有很多丘陵山地,故而至少有很多人從事農耕和漁獵,實力非常大。」

    「有多大?」

    一名破羌人介面道:「比我們的人多,不過要打起來的話,半斤八兩。」

    「你們打過嗎?」

    破羌人說:「燒當羌和我們只有一水之隔,為了草地沒少打仗。不過有時候他們贏,有時候是我們勝。自從大王執掌破羌后,我們倒是沒輸過他們,有一次甚至達到了鄂陵湖……如果不是他們的人多,而且地形又複雜,說不定就滅了他們。」

    董俷聞聽,向那燒當人看去。

    鄂陵湖、積石山?可這裡嚴格的算起來,應該是破羌的領地,燒當人怎麼過來了?

    「董召,問清楚他,為什麼他們是什麼人,為什麼會在這裡出現。」

    說著,他取出了牛皮地圖,查找片刻之後,突然氣得一跺腳,「這裡沒有積石山。」

    「公子,那看看這一張!」

    綠漪連忙又從懷中取出了一張地圖,比剛才那張地圖顯然要大了好幾倍,是用完整的牛皮製成。而且地圖上的圖形,是用一種很特殊的手法鞣製而成,不會掉色。

    董俷奇怪的問道:「這是哪兒來的?」

    「少爺,您忘記了?這是大老爺帶過來的東西,是當年馬將軍繪製的西北地域圖。」

    馬將軍?董俷一時間沒反應過來。

    綠漪在他耳邊吹氣如蘭,「就是伏波將軍。」

    「啊……」

    董俷恍然大悟。當初他離開臨洮的時候,老夫人說過成方已經回家去了,東西都交給了綠漪。那麼幾大箱子的竹簡,肯定是沒法子帶著。可當年馬援留下來的西北地域圖卻被這小丫頭隨身攜帶。也不知道她是出於什麼考慮,不過很有用。

    「綠漪,乾的好!」

    董俷大聲稱讚,把地圖完全攤開,手指在上面仔細的尋找。

    綠漪得董俷的誇獎,自然是喜不自禁。小臉紅撲撲的,也不知道是冷的,還是興奮的。

    「這裡!」

    董俷指著地圖上的一個點,「我們現在是在這個位置,準確的說,是位於破羌領地中。燒當羌從積石山過來,只有一條路,而且必須經過破羌的領地……奇怪。」

    的確,很奇怪的事情!

    燒當羌和破羌之間的恩怨很深,打了那麼多年的仗,肯定是無法化解。

    這時候,董召也問出了口供,神色慌亂的來到了董俷的跟前,低聲說:「主公,問清楚了。」

    「慢慢說,是什麼情況?」

    董召平息了一下情緒,回答道:「那傢伙果然是燒當人,而且還是個什長。他說他們一共有五百人,在前面的河床斜坡駐紮,主要是負責往大洋河方向送糧草。」

    「送糧草?」

    董俷低頭看著地圖,「大洋河在什麼位置?」

    董召立刻在地圖上尋找,片刻后在一個黑點上畫了一個圈,「就在這裡……咦,這可是我們通往白馬羌的必經之路。那傢伙還說,要在兩天之內把糧草送到。」

    「有多少糧草?」

    董召說:「據那傢伙交代,至少可以供一萬人馬吃三天。」

    一萬人馬?

    董俷倒吸一口涼氣,抬頭駭然的看著董召。一旁綠漪和董鐵,包括兩個破羌的百人將都流露出驚懼表情。一萬人啊,一萬人駐紮在大洋河谷,我們怎麼過去?

    「過了大洋河是什麼地方?」

    「那就是河湟地區,白馬羌的領地。」破羌人回答:「從河谷過去,白馬羌在那裡有三個寨子,是他們的眼哨,也是他們的第一道防禦。前兩年我曾隨大王去過一次白馬羌,那裡的人並不算多,三個寨子加起來,包括婦孺也只有三四千人左右。」

    董俷的第一個念頭就是:燒當人要打白馬羌!

    想想也正常,白馬羌的大王和北宮伯是結義金蘭,若知道北宮伯被害死,豈有不管的道理?董俷的手指順著地圖的黑線走過去,進入白馬羌,然後繼續走過去。

    出了白馬羌,就是武都、廣漢屬國、還有漢陽郡。

    董俷一皺眉頭,心道一聲不好:這些人不僅僅是要圖謀西涼。消滅白馬羌族,而後再掌控河湟地區,佔領武都等地,等同於打開漢中的一扇門戶。燒當人要造反?

    燒當、破羌、狼羌……

    董俷有點糊塗了,這是典型的西北大亂啊!

    評書里不是說過嘛,西北造反好像是和黃巾之亂同一年。難不成,黃巾之亂要在今年爆發?

    所有的線索,匯聚到了一個人的身上。

    韓遂,這麼大手筆的布局,只怕也只有那位西涼名士韓遂能夠做到。

    「公子,我們該怎麼辦?」

    綠漪有些失了分寸。小丫頭雖然學了不少東西,可面對這樣的情況,還是很緊張。

    她說:「燒當羌既然能暢通無阻的從這裡過去,顯然是和破羌有聯繫。我們要去白馬羌,他們不正好擋住了我們的路?而且,就算我們過去,還是要面臨危險啊。」

    幾雙眼睛都盯在了董俷的身上,在這一刻,董俷成了他們的主心骨。

    沉吟片刻后,董俷咬牙道:「我們不去白馬羌。」

    「不去白馬羌?那我們去哪兒?往臨洮的洮水一線,肯定被那些人給封鎖住了啊。」

    「我們也不回臨洮。」

    董俷的手在地圖上畫了一個圈,握緊拳頭狠狠的擂在上面,「我們去這裡。」

    「積石山?」

    董召等人異口同聲的驚呼起來,「主公,這可是燒當人的地盤啊。」

    「就因為這裡燒當人的地盤,我們才要去。韓遂定然不會想到我們會走這麼一條路……剛才你也說了,燒當和破羌之間恩怨很深,能暫時聯手,裡面肯定有韓遂的作用。我們乾脆就挑起燒當和破羌之間的仇恨,讓他們再打起來。兩邊一交手,白馬羌的壓力也就隨之減少……我們只要繞過積石山,就是白馬羌所在。」

    「這……」

    破羌百人將有些猶豫。

    雖然北宮伯玉背叛,可他們始終還是破羌人。

    這打起來的話,還不是破羌人在流血?委實有些為難。

    董俷冷笑一聲,「若你們有更好的辦法,那就說出來吧。如果沒有的話,想活下來就照我說的去做。兵法有雲,出其不意,攻其不備……不過,在這之前,我還要給韓遂一點小小的教訓。」



    上一頁 ←    → 下一頁

    都市極品仙帝蛇王纏身:老婆,生個蛋我跟天庭搶紅包重生之賊行天下萬古第一神
    次元手機網遊之末日劍仙系統之鄉土懶人抗日之超級戰神都市之少年仙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