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惡漢 » 第51章 走馬震金城(三)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惡漢 - 第51章 走馬震金城(三)字體大小: A+
     

    已經快到子時,金城郡內卻是燈火通明。

    雪越下越大,把先前地上的血跡掩蓋了起來。但是對金城郡兵而言,有一些東西卻不是一場大雪就能遮蓋。不過也虧得他們是身經百戰的西涼郡兵,在經過片刻的慌亂之後,很快就醒悟過來。與此同時,韓遂也接到了消息,立刻派程銀、成宜兩員大將前來督戰。

    也許會有讀者問了,韓遂為什麼不在這裡?

    這也正常,任何人在看到大功告成的時候,總是會難免放鬆警惕。而在韓遂開始向太守府發動攻擊的時候,不論從哪方面來看,太守府中的人都不可能有活路。

    如果說先前太守府頑強的抵抗讓韓遂吃了一驚的話,那麼當他聽到有人闖入金城郡,殺進太守府的消息時,整個人都有點懵了。問清楚了來人的樣貌之後,韓遂扼腕長嘆,「莫非是天不助我?怎麼蹦出來了這麼一個好似魔王一樣的傢伙。」

    「叔叔休要漲他人志氣,滅自家威風。小侄不才,願領一彪人馬擒拿破羌賊人。」

    韓遂的感慨,惹怒了身邊的一員小將。

    他大步上前,插手行禮向韓遂請命。但見這員小將,身高八尺,猿臂蜂腰。雙肩抱攏,面如美玉,雙眉入鬢,目若朗星。鼻直口闊,兩耳垂輪。看年紀,也就是在十六七的樣子。身披三環青銅甲,上嵌九吞龍鱗片。豆青色的戰袍,腳上蹬著虎皮戰靴。

    韓遂一見這小將軍,頓時眉開眼笑。

    「彥明,那董家巨魔兒非同小可,你真有把握拿下他嗎?」

    「侄兒學藝多年,雖說不得武藝精通。但若拿一鄙夫人頭,卻如同探囊取物般。」

    這一席話,說的韓遂心花怒放。

    立刻下令讓小將軍帶一彪人馬前去助陣。等小將軍走了,韓遂又一想:不對,那些人是怎麼進了城?難道說,這城門有失嗎?若如此的話,那可就要有危險了。

    想到這裡,他立刻召喚來三名心腹,正是金城郡八都尉中的三人。

    這三人分別是李勘、張橫、梁興。都在壯年,血氣方剛,武藝精湛在西涼頗有名望。再加上程銀、成宜和督戰的候選,以及那死去的楊秋和馬玩二人,合稱八部將。據說,這八人跟隨韓遂已經多年,可以說的上是能和韓遂推心置腹的親信。

    「你三人各帶一彪人馬,查看金城東西北三門。我自帶一彪人馬,前往南門查看。」

    「喏!」

    三員將轉身離去。韓遂也帶著人往南門去了。

    ******

    韓遂等人巡查各門且放到一邊不說,單說說董俷帶人衝出太守府。

    自有董鐵為他把大鎚裝好,徒步跟在他的馬前。董俷出門,一把投槍奪取了一員將領的性命,二話不說輪錘就殺了出來。這邊金城郡兵剛清楚了狀況,正準備抖擻精神,向太守府發起攻擊。哪知道太守府的人突然殺出來,不禁有些措手不及。

    董俷一馬當先,好像下山的猛虎。

    口中不停的咆哮怒吼,大鎚嗚嗚掛風,血光崩現。在他馬前,有董鐵護著董俷的戰馬,一對摺刀寒光閃閃,殺氣騰騰。那寒光過處,必有殘肢斷臂散開。他馬戰雖然不精,但是步戰可謂是兇猛無比。加之有董俷保護,兩人配合起來,倒是相得益彰。在二人身後,有北宮伯揮舞闊刃刀,帶著近百名家將親衛緊緊跟隨。

    這一行人殺出來,一路如同劈波斬浪般。

    董俷已經記不清有多少人死在他的錘下,鎚頭上全都是粘稠的血和腦漿。身上的披掛,也是血跡斑斑。分不清楚是他的血還是敵人的血。眼看著就要到南門了,從小巷中突然殺出一彪人馬。為首一員小將橫槍立馬,大吼一聲道:「閻行閻彥明在此,破羌鼠輩,安敢傷我軍士,還不下馬投降,等待何時?」

    董俷這時候殺得暈頭轉向,聽到那閻行高喝,不由一怔。

    這是個非常陌生的名字,至少在三國演義的評書當中,董俷並沒有聽說過此人。

    但看此人的氣勢,應當是比較難纏的那一種。

    不過,董俷自出道以來何曾有過敵手。眼見這閻行年紀比他大不了多少,可說起話來卻是傲氣衝天。心中勃然大怒,二話不說一催戰馬,朝著閻行就沖了過去。

    那閻行也不搭話,手中金槍分心便刺。

    兩人胯下的戰馬都是少有的大宛良駒,只是董俷的斑點獸已經苦戰了許久,力氣相對而言就弱了一些。二人相遇,都不搭話。董俷舉雙錘向外一磕,鐺的一聲就把閻行手中的金槍盪開。緊跟著一式二龍戲珠,雙錘一分嗚的砸向了閻行。

    而閻行的槍雖被盪開,但架勢卻沒有散亂。

    在馬上扭身,大槍刷的一轉,槍頭從肋下刺出,依舊是朝著董俷的胸口扎來。

    這可是搏命的招法,但董俷卻知道,這傢伙不是搏命,而是仗著馬的精氣神足,速度可比他的要快許多。如果就這樣打下去,錘沒要了對方的命,槍先扎到他。

    不可否認的是,這閻行的槍法的確是高明。

    董俷忙屈肘,運錘向外封擋。馬打盤旋,兩個人就這樣站在了一起。

    一個是異世現代人,自有苦練五禽戲,更得伏波真傳。而另一個卻是未來三國將,祖傳槍法,快如閃電,招招致命。這兩個人糾纏在一起,北宮伯等人卻陷入了苦戰。前面有閻行帶來的兵馬蜂擁而上,後面卻是程銀等人帶著追兵緊緊跟隨。

    北宮伯連連吼叫,闊刃刀揮舞出去,必然有人喪命。

    他抬手從一個郡兵手中搶來了一把長矛,一手刀,一手矛,刀矛相交,威力倍增。

    而其他人也知道這時候不拚命是不行了,索性閉上眼睛衝過去,二話不說就是一陣砍殺。這也是路窄了些。金城郡兵雖然很多,可是卻無法一下子衝上去。而另一邊,董俷越打越吃力。他發現了一件致命的事情,這傢伙根本不和他硬碰硬。

    閻行的力氣不小,槍法也很精妙。

    如果是在往常,董俷定然會樂於奉陪。可現在,他很清楚拖一分鐘,就多一分危險。更何況,姐姐在身後仍昏迷不醒,這時候可不是裝英雄,充愣的好時候。

    你不和我硬拼,那我就逼著和你硬拼。

    想到這裡,董俷根本不顧閻行的大槍扎來,怒吼一聲大鎚華稜稜散開了鎖鏈。

    要知道,董俷這大鎚的鎖鏈足有兩丈長,鎚頭飛出之後,那威力馬上展現出來。

    閻行嚇了一跳,本能的抬手舉槍向外封擋。

    就聽鐺的一聲,錘是被盪開了,可這錘上的力氣,卻真的閻行雙手發麻,險些抓不住槍。董俷放聲大笑:「小子,好本事,你是第一個能擋我這一錘的人,再來!」

    說話間他手臂用力,肩膀和肘關節有一股淡弱的氣流過,呼的那大鎚飛回來。而董俷左手錘迎著大鎚再向外一磕,「給我回去!」那大鎚嗚的一聲朝著閻行砸去。

    閻行手還沒恢復過來,眼看鎚子有到了,忙向外再擋。

    錘狠狠的砸在了金槍的槍桿上,把鵝蛋粗細的槍桿生生砸的彎曲。

    閻行的雙手鮮血淋漓,虎口迸裂,再也拿不住槍了。就在這時候,董俷的第三錘可就過來了。閻行那裡還敢再打下去,身體貼在馬背上,就聽到背上嘩啦一聲響,身體傳來了一陣劇痛,甲葉紛飛。那鎖鏈上的倒鉤生生刮開了他的甲胄,後背上頓時鮮血淋漓。

    「痛煞我也!」

    閻行一聲慘叫,撥馬就走。

    董俷也不追趕,一手錘舞動起來,那鎚子輪圓了,只看到滿天的血肉飛濺起來。

    這怪物的加入,令本來岌岌可危的北宮伯等人頓時壓力減輕。

    而金城郡兵因為閻行的敗陣,軍心有些渙散。至於程銀、候選三人看到董俷那威風凜凜,殺氣騰騰的樣子,未戰心裡就生出了怯意,那裡還敢在衝過去交手呢?

    就這樣,董俷一行人衝到了南門口。

    可是到了南門之後,他才發現裴元紹不見了!

    大門落鎖,有千斤閘扣在門上。周圍地上有十幾具屍體,董俷一眼認出,那是他交給裴元紹的家兵。

    城樓上,突然燈火通明。

    韓遂站在城垛上,兩邊都是張弓搭箭的郡兵。

    「董家巨魔兒,還不下馬投降!」

    裴元紹,難道死了嗎?看地上的屍體,沒有他的蹤跡,那很可能是逃出了城去。

    身後,北宮伯等人都疲憊不堪。

    從太守府出來的家將親衛,更不足二十人。遠處,有追兵正在逼近,好像一切都完了。

    董俷抬起頭,向韓遂看去。

    那韓遂雖然是佔盡了上風,臉上卻沒有流露出半點欣喜之色。

    「董家巨魔兒,還不放下兵器!」

    巨魔兒?董俷突然放聲大笑,這名字聽上去倒是真的好聽。他舉錘點指韓遂道:「姓韓的,你若聰明,就快開城門,我可以把今日的事情當作沒有發生。否則的話,他日我定然會帶兵殺回金城郡,馬塌你金城,讓你金城郡雞犬不留。」

    韓遂也不生氣,卻笑了,「巨魔兒,你如今身在牢籠,居然還口出狂言。只要我一聲令下,萬箭齊發你以為能活下來嗎?我只你勇武,但你就算渾身是鐵,又能捻幾根釘?聽我良言想勸,下馬投降。我看你一身好本領,可饒你不死,如何?」

    董俷的身體突然嘎嘣嘎嘣的輕響,那伏波將軍馬援流傳下來的運錘之法頓時起了作用。本來已經是很疲憊了,可是那一陣劇痛過後,竟然力氣恢復了八成左右。

    他也不回答,右手脫手飛出。

    轟的一聲,那鐵鎚砸在了千斤閘上,引得城門亂顫。

    這傢伙想要幹什麼?難道他還想把城牆砸塌了不成嗎?不僅是韓遂愣住了,就連北宮伯等一干人,也覺得莫名其妙。阿丑瘋了嗎?他這樣做又是要幹什麼呢?

    很快的,董俷用行動解釋了他的行為。

    右手錘甩出之後,他催馬沖向城門,左手運錘,用盡了全身的力氣,大喝一聲:「呔!」

    只聽轟,轟,轟三聲天崩地裂的巨響,城頭眾人感到腳下的地面都在顫抖不停。

    而那城門上的千斤閘,竟然在董俷三錘砸的連著大門一起飛了出去。半個城門樓幾乎要塌了一樣,出現了無數道蜿蜒而蔓延出去的裂痕細縫,讓人看了觸目驚心。

    緊跟著城門大開,董俷一撥馬頭,大聲喝道:「姐夫,此時不走,更待何時?」

    北宮伯等人立刻醒悟過來,催馬就衝出了城去。

    董俷在最後,兩把大鎚掉在地上,可卻看都沒有去看。

    他出城后,並沒有立刻走,而是抬頭向城頭看去,厲聲喝道:「韓遂,你等著……若我家大姐有半點不妥,小爺他日傾我董府全部力量,馬踏金城,取爾狗頭。」

    說罷,打馬揚鞭而去,只留下城頭和城門口的一干郡兵獃獃發愣。

    好半天,程銀三人才反應過來,「追,給我追!」

    「不用追了!」

    韓遂在城頭一聲厲喝。他臉色陰晴不定,嘴角帶著淡淡的苦澀笑容。

    董氏一門,在西涼號稱豪強,果然是有豪強的資本。本來是天衣無縫的計劃,如今卻變得……

    身邊有親信問道:「主公,若是就這麼讓他們走了,只怕對我們非常不利。」

    韓遂眼中寒光一閃,「立刻帶著我的名帖,廣告西涼三十六羌部,讓他們給我攔截那些人。不必告訴他們要攔截誰,只說這些人是敵人,見到他們就給我格殺勿論……另外,通知狼羌首領,就說他們的條件我同意了,讓他給我堵住小陰山。」

    那小陰山,是董俷等人回隴西的必經之路。

    韓遂又想了想,對身邊的親通道:「再派人告知燒當首領,就說暫且推遲聚會。這巨魔兒不死,我寢食難安……咦,那不是彥明嗎?他站在那裡又在幹什麼?」

    不知何時,閻行包紮好了傷口,出現在城門口。

    要說在此之前,閻行可說是心高氣傲,自認天下他認第二,就沒人當得起第一。

    可誰想到和董俷一戰,卻是慘敗。

    他很清楚,自己佔了老大的便宜,雖然最後董俷出其不意,可他輸了,就是輸了。

    雪夜中,地上有一串遠去的蹄印,很快又被大雪淹沒。

    閻行的傷並不重,披著一件獸皮袍子,彎腰拎起了董俷留下來的那柄大鎚來。有點沉,雖然可以舞起來,但不可否認的是很吃力。閻行一手拎著一柄大鎚,站在城門口。

    巨魔兒,你我遲早還會再見!

    我閻彥明發誓,我一定會打敗你,親手打敗你……我要用你的錘,讓你心服口服!

    ————————————————————————————————

    我小老弟的作品,《飛翔法寶夢》

    有時候我也不清楚我這位小老弟究竟在想什麼,認識他有四年了,從他剛開始在網上發文,什麼人都不認識,到後來他認識的大神比我還要多……中間有很多次機會成神,可是最終都失敗了。

    這才他帶著新書,在一年後重返起點。

    斬浪08精心力作《飛翔法寶夢》,還請朋友們多多支持。

    http://www.qidian.com/Book/1011725.aspx



    上一頁 ←    → 下一頁

    重生校園女神:明少,太最強仙府升級系統妾歡龍王殿大唐貞觀第一紈
    都市極品仙帝蛇王纏身:老婆,生個蛋我跟天庭搶紅包重生之賊行天下萬古第一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