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惡漢 » 第46章 黃河九曲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惡漢 - 第46章 黃河九曲字體大小: A+
     

    刀停住了,可迫人的刀氣依然透刃而出。

    壯年人被刀氣催逼,一口鮮血噴出,險些從馬上掉下來。有心側身躲閃,可那把怪異的闊刃刀卻如影隨形般的跟著,就差了一根汗毛的距離,就能砍下他的頭。

    從金城方向,一匹駿馬疾馳而來。

    馬上端坐一人,跳下馬身長八尺,體態挺拔。一件皂青色的厚厚錦袍,內罩月白色禪衫。腳下一雙尖頭馬縞靴。頭頂一隻進賢冠,前高七寸,后高三寸,長約有八寸。

    腰系三尺長劍,來人勒住了戰馬,大聲喊道:「壯士,請刀下留人。」

    這時候,北宮伯和董玉也趕了過來。他們起步較慢,而且心裏面也存在教訓搶馬賊的念頭。

    在這西北,一匹好馬價值千金。

    董俷好不容易有了一匹心愛的馬,居然還有人想搶走?不管怎麼說,這裡也是破羌的地盤。只是夫婦兩人沒有想到,董俷居然會殺了這麼多人。

    說起來,董俷也沒殺幾個人,可裴元紹和董召二人卻不一樣,出手極為狠辣。

    當董俷住手的時候,那壯年人的隨從幾乎被殺了一個乾淨。幾十具屍體倒在血泊中,把白雪染紅。

    「原來是長史大人!」

    董俷也沒有想到,北宮伯和董玉居然認識那個文士。

    心中不免詫異,手中闊刃刀一個翻轉,刀背架在那壯年人的脖子上,向文士打量。

    好一個俊俏的傢伙,只是看上去有點陰沉。

    董俷不喜歡這個文士。他覺得,這個人的身上散發著一種很陰謀的氣息,最好別接近。

    「二弟,你不在營地,怎麼在這裡?還和阿丑衝突起來了?」

    北宮伯也看清楚了被董俷闊刃刀壓住的壯年人,吃了一驚道:「莫非是你搶馬?」

    「姐夫,你們認識?」

    「阿丑,快點收起兵器。那是你姐夫的弟弟,北宮玉。」董玉連忙大聲的說道。

    北宮玉?董俷倒是沒有想到,這搶他馬,傷他馬的人,會和他還有親戚關係。

    略一遲疑,他收起闊刃刀。

    哪知壯漢才一脫困,立刻怒罵道:「該死的丑鬼,老子殺了你!」

    從腰間拔出一柄短刀,朝著董俷就刺過來。距離很近,董俷甚至沒有來得及反應。就在這時,一支利箭鐺的打在了北宮玉的短刀上,把短刀一下子打飛了出去。

    董俷嚇了一跳,扭頭看,只見北宮伯手持一張五尺大弓,一臉怒色。

    姐夫……好快的反應,好強的箭法。董俷聽大姐說過,姐夫的本領不差。這一路上也曾切磋了幾次,刀法很好,稱得上是刀馬嫻熟。可和大姐說的厲害,似乎有些差距。原來,北宮伯最厲害的不是他的刀,而是他手上的那張巨型大弓。

    「二弟,你幹什麼?」

    北宮玉剛才也是惱羞成怒,下意識而為之。

    這會兒他已經清醒了過來,額頭上冷汗淋淋。如果剛才北宮伯的箭是朝著他的話……

    想一想,北宮玉就感到后怕。

    一陣馬蹄聲傳來,大約有二百官騎朝這裡疾馳飛奔。那文士眼珠一轉,臉上立刻堆出笑意,催馬上前向北宮伯夫婦拱手道:「北宮大人,別來無恙。沒想到這一眨眼,您就成了和遂一樣的四百石官員,而且是朝廷欽命……實在是恭喜,恭喜。」

    北宮伯怒視了北宮玉一眼,向文士拱手,「文約兄,您說笑了。北宮不過是一鄙夫,如何能與文約兄相提並論?您這一客氣,真是讓北宮夫婦愧不敢當啊。」

    董俷已經退回了北宮伯的身後,和董玉並排。

    獅鬃獸在他另一邊,而董召、裴元紹等人也帶著人在董俷的身後列隊嚴陣以待。

    這時候,官騎已經趕到。

    文士拱手笑道:「北宮大人且稍待,遂先打發了這些官兵,再做寒暄吧。」

    說著,他催馬向官兵走去,在和北宮玉錯身的一剎那,偷偷的使了一個眼色。

    北宮玉連忙下馬,走到北宮伯的面前,「兄長,可安好?」

    「二弟,你不在營地里看家,怎麼跑這裡來了?剛才是怎麼回事?為什麼和阿丑打起來了?」

    「這……」

    董玉一笑,拍了拍北宮伯,「算了,也許是誤會。你又不是不知道阿丑的暴烈火性。更何況,獅鬃獸是阿丑的心肝寶貝。好在沒傷著人,你就別再和二弟計較。」

    北宮玉心裡這個火大啊。

    什麼叫沒傷著人?是,的確是沒傷著人,你們那邊一個人沒傷著,我這邊的四十個護衛被你們殺的乾乾淨淨。的確是沒傷人,就他媽的在這裡殺人來著呢。

    偷偷的看了董俷一眼,發現董俷也在看他。

    那雙細長的眸子,陰森森的透著殺機,好像毒蛇的眼睛,讓北宮玉不寒而慄。

    「阿丑,還不過來給叔叔道個不是?」

    古人稱丈夫的兄弟為叔叔,董俷不太願意,畢竟是這傢伙先找事,還傷了阿丑。

    可姐姐的話不能不聽,當下收起闊刃刀,跳下馬向北宮玉躬身行禮。

    「剛才阿丑多有得罪,還請兄長不要見怪。」

    心裏面卻說:你最好翻臉,老子一刀砍了你,算是給我家阿丑出了這一口惡氣。

    「原來是一家人,誤會,真的是誤會!」

    文士已經穩住了官騎,催馬過來。聽到董玉的話,他爽朗的大笑。跳下馬,熱情的拉住董俷的手說:「好漢子,當真是好漢子……北宮大人,這位好漢又是哪位?」

    董玉搶先說話:「這是我弟弟,董俷。」

    「弟弟?」文士一怔,看看董俷,又看了看董玉。言下之意不言而喻,這姐弟兩個的差別也太大了吧。姐姐貌美如花,怎麼這弟弟長得,看上去好像凶神惡煞?

    說實話,董俷的相貌比小時候看上去好多了。

    只是他生來一副獅鼻闊口,加之體型魁梧,特別是那雙眼睛狹長,總給人不協調的感覺。

    「二弟,我早就和你說過,天外有天,人外有人,今日可服氣了?」

    文士笑呵呵的打趣北宮玉,而董俷趁機掙脫文士的手。這傢伙的手心溫濕,汗膩膩的,很不舒服。他立於董玉的馬後,董召等人自然也不能再騎馬,紛紛下來。

    北宮玉哼了一聲,沒有說話。

    「二弟,怎麼對文約先生如此無禮?」北宮伯有些不滿道。

    看起來,這文士還頗有威望。至少從姐姐和姐夫的表現來看,這個人的地位不低。

    難不成是三國演義中的某位牛人登場了?

    董俷很好奇,上上下下的打量對方。可惜文士這時候卻對他失去了興趣,笑呵呵的對北宮伯說:「北宮大人莫要責怪二弟,他也是心繫於你夫婦。今日前來為的是向我詢問你的行程。北宮大人,以後你可就是這西北的都尉,遂還要你多多照應。」

    說是照應,可聽得出來這傢伙並沒有多少誠意。

    甚至在話語之中,也聽不出來有什麼恭敬的意思。可偏偏連心高氣傲的姐姐,都沒有反應。在董俷看來,姐夫對這傢伙有禮貌,禮尚往來,他至少也該有些表示。

    殊不知在這個時代中,武人的地位很尷尬。

    有軍功而無名望,特別是北宮伯這種出身低下的羌人,在士人眼中更代表著粗鄙。

    也就因為這裡是西北,文士還能和北宮伯呼朋喚友。

    如果是在中原,只怕北宮伯跪在人家的面前,人家也未必會看上他一眼。所以說,這文士也算是當時的一個異類。北宮伯夫婦非但不覺得委屈,反而還很高興。

    「北宮大人,您這是要往哪兒去?」

    「文約兄,下官正要去金城,拜訪一下陳太守。然後就回營地去,離家的時間太長了,也不知道家裡現在怎麼樣。文約兄,正好你我現在就去拜見太守大人?」

    文士猶豫了一下,輕聲說:「北宮大人,只怕現在太守大人無法見你。」

    「哦?」

    「這雪來的突然,大人的身體不好,你也是知道的。前兩天病的厲害,今天的情況剛好一些。不如這樣,你先在城外紮營,我回去和大人說一聲。如果他方便呢,我就派人通知你。如果不方便的話,只怕北宮大人你要等上兩天才可以啊。」

    北宮伯想了想,拱手道:「既然如此,麻煩先生了。」

    「那裡,那裡……」

    「二弟,一起走吧。先和我住一起,等我見過了太守大人後,咱們再一起回家。」

    「這個嘛……」北宮玉有點猶豫。

    文士上前,在北宮伯耳邊低聲道:「北宮大人,非是遂多話。二弟和令妻弟剛發生過衝突,恐怕不適合在一起。要不然,讓二弟和我回去,等拜見了大人後,你們兄弟再一起啟程?總要有個時間來緩解一下,再說這件事情令妻弟恐怕也太狠了點。」

    北宮伯想了想,覺得文士說的不是沒有道理。

    「既然如此,那就給先生添麻煩了。」

    「無妨,無妨!」文士大笑著說:「我和二弟也算是朋友,就讓他住我那裡好了。」

    北宮玉自然沒有拒絕,連忙答應下來。

    雙方再次見禮,文士帶著北宮玉施施然離去。官騎隨著文士身後,徐徐離開。

    董俷一皺眉,總覺得這文士的譜兒也未免太大了吧。

    這邊姐姐、姐夫還彎腰行禮呢,他就這麼大搖大擺的走了?而且看那些官騎,就好像他的私兵一樣。真是奇怪,這傢伙究竟是誰呢?三國演義裡面,有沒有出場。

    「阿丑,我們回去吧。」

    董玉和北宮伯翻身上馬,董俷也跳上了斑點獸。

    發出一聲口哨,獅鬃獸跟在他的身邊。董俷忍不住扭頭看了看那已經消失在城門內的文士等人,疑惑的對董玉問道:「大姐,那傢伙是誰?怎麼你們對他很尊敬?」

    董玉一瞪眼,「阿丑,不許胡說。」

    「我胡說什麼了?」

    「怎麼可以成文約先生為那傢伙?先生乃金城名士,就算是太守見到他也要禮讓三分。我等不過粗鄙的羌人,能和先生把臂交談一會兒,已經是很榮幸的事情了。」

    董俷不由得更加好奇,「大姐,那這位先生究竟是誰啊。」

    「你可聽說過韓遂韓文約,就是此人。」

    韓遂?果真還是個名人啊。至少在三國演義的評書里,出場過好幾次呢。不過似乎沒什麼本事,後來還背叛了馬超,似乎被馬超砍了一條胳膊后投降了曹操呢。

    但演義是演義,三國之中無弱者,還是要小心一點。

    董俷心裡這麼想,可仍然不免受到了三國演義的影響,很快就把這韓遂拋在腦後。



    上一頁 ←    → 下一頁

    我當道士那些年滄元圖大明帝國日不落帝道獨尊隨波逐流之一代軍師
    重生校園女神:明少,太最強仙府升級系統妾歡龍王殿大唐貞觀第一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