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惡漢 » 第33章 放長線(求推薦)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惡漢 - 第33章 放長線(求推薦)字體大小: A+
     

    董卓如今頗有一點春風得意馬蹄疾的意思。

    昨日收到雒陽的消息,皇上似乎又要給他陞官了。苦心經營多年,終於又有了結果,這怎麼能不讓他感到開心?

    幾年來,處心積慮的想要和世族打好關係,但因為他出身粗鄙,朝中又沒有什麼靠山,始終無法成為其中的一員。反倒是國舅何進,對他屢次表示出了善意。

    如今的董卓,已經不再是當年那個廣武令了。

    他想要做更大的官,擁有更大的權勢,好讓那些世族們看看,他董卓不是好欺負的。

    世族的力量太可怕了,區區一個衛氏家族的門子,都可以對他使臉色。

    董卓每每想起這件事情,心裏面有憋了一股子邪火。衛氏自前朝大將軍衛青之後,就成了河東的大族。經過三百年的經營,在河東有著盤根錯節的複雜關係。

    不到河東不知道,區區太守根本不在人家的眼中。

    想他董卓一道政令下去,卻要經過一重重的阻撓,等落實到地方,已經變了味道。

    這裡面,就有河東衛氏的痕迹。

    想他衛家人的祖宗衛青,原來也不過是個縣吏的私生子,後來做了平陽公主家的騎奴,靠著姐姐衛子夫受武帝寵愛才得以施展才華。說穿了,還不如他董卓呢。

    可現在……

    董卓已經開始設想,將來有朝一日能手握殺人劍,定要好好的羞辱衛氏一族。

    機會是靠人創造,這幾年他結交皇親國戚,同時有暗中行賄十常侍的張讓等人,終於可以得嘗所願。

    但沒想到,臨洮的一封家書,卻讓他的好心情一下子都消失了。

    唐周被秘密押解至河東,一同來到的還有董夫人以及女婿牛輔的親筆信。而且押送的人,居然是他的女兒董照,董卓立刻意識到,臨洮一定發生了天大的事情。

    看完了信,又詢問了董照,董卓立刻找來了女婿李儒。

    把臨洮發生的事情詳細說明之後,董卓問:「文正,我欲將此事上報朝廷,如何?」

    李儒反反覆復的把那信函看了又看,聽到董卓詢問,他沉吟片刻后說:「岳父,現在上報,恐怕不妥……母親也說了,那唐周交代過,張角和朝廷中的一些人暗中勾結,只怕勢力已成。而現在,張角聲望正盛,連一些世族都勾連其中。再加上太平道反相未曾顯露,若冒然上報朝廷,非但不會有功,只怕還會受牽連。」

    董卓很為難,「卓一心想要上報國家,下安百姓,不負皇上的厚恩。這件事關係重大,如果不及早上報朝廷,將來一旦事情敗露,只怕我們會受到更多的牽連。」

    「不然!」

    李儒一笑:「以文正觀之,那張角不過是個裝神弄鬼的傢伙,雖有野心,卻沒有足夠的才能,不足為慮。加之太平道教眾人數眾多,而張角聲勢正旺。冒然出擊,只會引起騷亂,到時候朝中世族出面,只會說是我等官逼民反,岳父只怕是難說清楚。」

    「那以文正之意……」

    「儒以為,既然張角要鬧,不妨任他鬧去。我們只需安排一細作在張角身邊,探聽太平道的虛實,查找朝中究竟有那些世族和張角勾連。待太平道將反未反時,我們先發制人,到時候張角賊眾上上下下都落入我等手中,由不得世族分辨。」

    「沒錯,到時候把衛家在牽扯進來……」

    「不,不能牽扯衛家。」

    董卓奇道:「為什麼?」

    「衛家三百年世族,在河東根深蒂固,朝中更有無數清流為之講話。張角的事情,可以剷除一些中小世族,但對於衛家這種大世族,只怕是……我等所要做的,就是借張角的事情得勢。只要我們手中有更大的權勢,到時候再對付衛家……岳父,對付衛家人,必須要一擊致命,絕不能讓他們緩過氣,否則就是我們遭殃。」

    董卓想了想,輕輕點頭,「賢婿言之有理。母親讓我做主,只怕也有這樣的想法。」

    「老夫人不是送來了那個唐周嗎?其實已經為我們謀划完畢,我們只需要如此這般,這般如此……到時候岳父必將成為大漢功臣,區區河東衛家,還不是手到擒來?」

    董卓笑逐顏開,「賢婿此計果然是妙,就依賢婿之言,此事由你負責打理。」

    李儒遲疑了一下,說:「另外,此次多虧了大姐及時回家,否則家中恐怕危險。岳父,大姐夫千里迢迢前來求官,我看不如就幫他一把,也可以安大姐的心愿。」

    董卓站起來,在客廳中徘徊。

    「玉兒的意思我明白,此次她讓北宮伯送來赤兔馬,我也非常喜歡。可是文正,你也知道滿朝文武對我甚看不起,若我為北宮伯求官,只怕會招惹他們的嘲笑。」

    李儒冷冷一笑道:「岳父大人,就算你不為大姐夫求官,難道滿朝文武就不笑你了?」

    「這……」

    「您向大將軍示好,殊不知大將軍對您未必放心。您權柄越重,他就越發的對您防範。與其這樣,不如乾脆一點,告訴大將軍您和那些清流沒關係。同是豪強出身,大將軍又怎能不明白?再說,說不定您越是為家人求官,大將軍越高興。」

    說實話,董俷的長相隨董卓,只是比董卓看上去更丑一些。

    特別是那雙眼睛,細長的給人一種很陰森的感受。而這一特徵在董卓身上更明顯。

    他眯起眼睛,眸光閃爍。

    「文正可否詳細說明?」

    「岳父,莫非忘記了那蕭何求田問舍嗎?」

    蕭何是西漢開國元勛,也是漢高祖劉邦最為倚重的人。其人精於內政,劉邦和項羽交鋒屢次戰敗,但兵源和糧草從未斷絕。有一次劉邦出征,將舉國政務託付給了蕭何。說劉邦不懷疑蕭何,那是屁話。家底子都交給了對方,要是蕭何有一點不臣之心,劉邦就死無葬身之地。

    為了消除劉邦的疑心,蕭何就強買田地,做出求田問舍的姿態。

    當一張張狀紙送到劉邦的面前時,劉邦反而疑慮全消。李儒提起求田問舍,讓董卓恍然大悟。

    李儒接著說:「二姐夫信中說,臨洮官員被馬賊所殺。而老夫人派二姐前來,其實就是告訴岳父,臨洮決不可落入他人之手。既然大小官員被殺,索性任命二姐夫為臨洮縣尉。官不大,卻是實權。再加上咱家中的勢力,臨洮可謂固若金湯。」

    「此計甚好,甚好。」

    「岳父可為大姐夫求官,一來是安大姐的心,二來則能收買大姐夫。大姐夫雖然本事不大,可畢竟是金城破羌的首領。給他一個官位,他還不對您俯首帖耳?家中若能再給大姐夫支援,西涼羌人誰能是大姐夫的對手,到時候羌王非他莫屬。」

    董卓一皺眉,「北宮伯做羌王,與我有何干係。」

    李儒握緊拳頭說:「如今世族當道,想要飛黃騰達,就要有拳頭。大姐夫為羌王,則西涼數十萬鐵騎進入岳父轂中。誰要動岳父,難道就不考慮一下西涼鐵騎?」

    董卓兩眼放光,「文正果然是老成謀國,此計甚好,甚好!」

    拉著李儒又商討了一些細節,董卓這才放李儒離開。

    站在太守府的台階上,李儒突然笑了。

    都說董卓聰明,其實最聰明的人,恐怕還是老夫人。

    兩千馬賊,加上數千太平道眾,憑牛輔就能平息?他李儒打死都不會相信。

    對牛輔沒惡感,但李儒也知道,此人無大才,能做個中郎將就已經是他的極限。

    牛輔生性穩重,說白了就是膽小。

    此人能治理一地,但若要搏殺兩軍之間,只怕才能就不夠了。這裡面,定然有人相助。

    大姐董玉是其一,不過絕不會是唯一。

    阿丑……不論是老夫人、牛輔、董夫人還是董照,都沒有提起阿丑。這本身就是一件怪事。董卓不喜歡阿丑,故而可以視而不見。但李儒卻不能。想當初演武場董俷那一曲殺人歌,給他留下了太深刻的印象,以至於到了現在,他也忘不掉。

    那麼一個兇猛的人,居然沒有人提及?

    李儒輕輕搖頭:老夫人,您好深的算計啊。給咱們老董家,留下了一頭猛獸做奇兵。

    只是這頭猛獸,老夫人您在的時候尚能被家族使用,若您不在,誰能駕馭?

    李儒不由自主的想起董璜,這傢伙從來到河東之後就又成了老樣子,整日里吃喝玩樂,而且和衛家人走的挺近。希望這小子能守口如瓶,否則泄了底兒,連岳父都保不住。

    甩甩頭,算了吧!

    這些事還用不著我去頭疼,自有老夫人去操心吧。

    我還是想想怎麼辦好太平道的事情……放長線,掉大魚。嘿嘿,老夫人,您好算計!

    ——————————————

    推薦一本好書,一部極其淫蕩的作者,所寫的極其淫蕩的書。

    《基地》

    http:www.qidian.comBook1009155.aspx



    上一頁 ←    → 下一頁

    大劫主師父又掉線了醫手遮天武器大師至尊毒妃:邪王滾一邊
    陰陽鬼術嬌妻在上:墨少,輕輕親極靈混沌決異能之紈?寧小閑御神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