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惡漢 » 第7章 殺人歌(2)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惡漢 - 第7章 殺人歌(2)字體大小: A+
     

    叫喊聲驚醒了一幹家將,立刻舞動刀槍沖向董俷。

    同樣的,董璜的叫喊聲也驚醒了董俷。一直在旁邊觀察董俷的李儒,發現這丑小子臉上流露出一種猙獰的表情。那表情,他曾經在董卓臉上看到過。然後,一個近千人的羌人部落從此消失無蹤。

    這阿丑,動殺心了!

    董俷輪圓的大槍,一招橫掃千軍。

    那力氣很大,速度也很快。十幾斤重的大槍在空中劃過,槍桿微微呈現出一種弓形。

    迎面而來的家將揮刀阻擋,鐺的一聲響,百鍊鋼刀被生生折斷。大槍毫無停頓的繼續掃來,把那家將一下子砸飛了出去。一口鮮血噴出,家將倒地再也起不來。

    殺一個也是殺,殺一百個還是殺!

    記得有本小說里曾有一首詩。書名已經記不得了,可裡面的內容卻給董俷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男兒當殺人,殺人不留情。千秋不朽業,盡在殺人中。

    昔有豪男兒,義氣重然諾。睚眥即殺人,身比鴻毛輕。

    又有雄與霸,殺人亂如麻。馳騁走天下,只將刀槍誇。

    今欲覽此類,徒然撈月影。君不見,豎儒蜂起壯士死,神州從此誇仁義。一朝虜夷亂中原,士子豕奔懦民泣。

    我欲學古風,重振雄豪氣。名聲同糞土,不屑仁者譏。

    身配削鐵劍,一怒既殺人。割股相下酒,談笑鬼神驚。

    千里殺仇人,願費十周星。專諸田光儔,與結冥冥情。

    朝出西門去,暮提人頭回。神倦唯思睡,戰號驀然吹。

    西門別母去,母悲兒不悲。身許汗青事,男兒長不歸。

    殺斗天地間,慘烈驚陰庭。三步殺一人,心停手不停。

    血流萬里浪,屍枕千尋山。壯士征戰罷,倦枕敵屍眠。

    夢中猶殺人,笑靨映素輝。女兒莫相問,男兒凶何甚?

    古來仁德專害人,道義從來無一真。

    君不見,獅虎獵物獲威名,可憐麋鹿有誰憐?世間從來強食弱,縱使有理也枉然。

    君休問,男兒自有男兒行。

    男兒行,當暴戾。

    事與仁,兩不立。

    男兒事在殺斗場,膽似熊羆目如狼。

    生若為男即殺人,不叫男軀裹女心。

    男兒從來不恤身,縱死敵手笑相承。

    仇場戰場一百處,處處願與野草青。

    男兒莫戰慄,有歌與君聽。

    殺一是為罪,屠萬是為雄。屠得九百萬,即為雄中雄。

    雄中雄,道不同;看破千年仁義名;但使今生逞雄風。

    美名不愛愛惡名,殺人百萬心不懲。

    寧教萬人切齒恨,不教無有罵我人。放眼五千年,何處英雄不殺人?」

    要說教起來,這首詩並算不得什麼好。特別是在董俷的這個時代,更顯得不倫不類。

    當初董俷看罷這首詩,只覺得熱血沸騰。他還專門請教了村裡的大學生,說是一個叫仇聖的人所作。真實與否,他並不清楚,只是一遍遍的背誦后,牢記在心中。

    歌聲起,血光現。

    大槍一抖,猶如巨蟒翻身。原本是董璜之前所練過的槍法,在李儒眼中是花拳繡腿。可在董俷手中施展出來,卻變得非同凡響。配合他那略帶童稚嗓音的歌聲,原本極為普通的槍法竟然變得凌厲無比。真真是十步殺一人,殺得家將心驚肉跳。

    李儒咽了口唾沫,也覺得那歌聲讓他熱血沸騰。

    他忍不住邁出了一步,但又生生的止住腳步。他很清楚,這一步邁出去,代表什麼。

    董璜的家將屍橫演武場。

    而董俷只覺身體中的力量好像使不完,急需找一宣洩的口子。

    他啊的爆喝一聲,展臂把大槍擲出。一個家將本來已經心寒,正朝著演武場外跑。那大槍帶著破空的歷嘯,兇狠的貫穿了家將的胸口,巨大的力量帶著他的屍體凌空飛了起來,一下子釘在了演武場的門檻上。屍體在空中晃來晃去,血滴滴答答的掉在演武場的大門口。

    此時,演武場里除了董璜、李儒之外,只剩下一個家將。

    董俷健步如飛,衝到那家將門前,一拳把對方打倒,一腳踩著家將的腿,雙手抓住另一條腿,兩臂用力,大喝一聲之後,把那家將生生的撕成了兩半,鮮血灑得他全身濕透。

    細長的雙眸掃過,盯在了李儒身上。

    李儒打了一個寒蟬,心裏面撲通撲通的亂跳。

    「阿丑,我是姐夫,你四姐董媛的丈夫……你聽說過嗎?」

    董俷那雙發紅的眸子中,突然流露出一股暖意。他的身體鬆弛下來,剛要開口,李儒的臉色突然大變,驚恐的叫喊道:「小心!」

    本能的,董俷輕輕一閃。

    一抹寒光擦著他的肩膀掠過,利箭釘在假山之上,箭羽顫個不停。

    李儒心裡暗罵一聲:蠢貨!

    眼見著董俷殺心將要消失,那該死的董璜居然……

    董俷呼的轉過身,正好看見董璜正捻出一支利箭,張弓向他瞄準。

    兩人之間大約有二十步的距離,董俷大吼一聲道:「蠢賊,給我死來!」

    李儒沒有看清楚董俷是怎麼移動,那速度太快了。而董璜被董俷的咆哮聲嚇了一跳,手中的利箭居然掉在了地上。也就是這麼一眨眼的功夫,董俷衝到了董璜的面前。揮拳把董璜打翻,而後雙手抓住董璜的腿,竟然要生生的把他撕裂。

    就在這時,演武場外有人高喊:「阿丑,手下留情!」

    一匹戰馬衝進了演武場,向董俷衝過來。馬蹄聲如雷,令董俷心中更怒。他抬手把董璜扔出去,跨步轉身,迎著那戰馬一拳就轟了出去。

    拳帶萬鈞之力,把戰馬的腦袋轟的粉碎。

    可憐的馬兒唏溜溜一聲長嘶,不過身子卻止不住慣性沖了兩步,把馬背上的人一下子摜翻下來。

    「阿丑,那是你叔叔,別胡來!」

    李儒看清楚了馬背上的人,驚恐的大叫。馬背上的人,是董卓的弟弟董旻,也是董俷的親叔叔。李儒也不管那昏過去的董璜,快步向董俷跑去。一邊跑,李儒心裡一邊說:這算是什麼事情,亂了,全都亂了。

    不過,李儒的叫喊聲並沒有能阻止董俷。

    已經暴走的董俷才不管是什麼人,從地上撿起一把大刀就向董旻衝去。馬蹄聲響起,一隊人衝進了演武場。為首的人看到這情況臉色一變,縱馬衝出,手中大刀架住了董俷的大刀,人借馬力,把董俷撞得連連後退。

    「文才,還不把他抓住!」

    馬上人大聲命令。只見一員大將衝到還沒站穩的董俷面前,縱身下馬,一把抱住了董俷。

    「放開我,我要殺了你們!」

    「公子,冷靜、冷靜……大人回來了……」

    董俷腦袋微微清醒了一些,停止了掙扎。也就在這時候,就聽馬上人怒喝道:「孽子,還不跪下!」

    抬頭看去,董俷這才看清楚,那出手崩飛他大刀的人,赫然就是他的父親,董卓。



    上一頁 ←    → 下一頁

    末日輪盤權武風云大聖傳龍符修真聊天群
    他與愛同罪明日之劫逆天神醫妃:鬼王,纏上全職抽獎系統一劍斬破九重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