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猛鬼夫君 » 1577.爸爸媽媽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猛鬼夫君 - 1577.爸爸媽媽字體大小: A+
     

    這是怎麼回事,我的手為何會從他的身體里穿了過去,難道是我的錯覺?我再一次舉起拳頭朝他的胸膛上砸了過去,這一次,你看的清清楚楚,我的手確實就這麼穿過去了,難道說他已經不是個殭屍了,而是……鬼?

    我被眼前突然變化的一幕怔住了,所有想要說的話都不知道該從何說起,尤其聽到男孩叫他爸爸的那一瞬間,我的恨意在一瞬間銳減,他說他是頌頌,是頌頌……

    「頌頌天天吵著要見媽媽,你終於來了。」

    看到他一副寵溺的模樣,我徹底的崩潰了,掩藏了許久的眼淚像是在這一瞬間找到了出口,傾瀉而出。

    頌頌……

    他真的是我的頌頌嗎?

    頌頌不是已經……

    男孩再度跑到我的身邊,小小的腳尖踮著,似乎想要夠到我的臉:「媽媽不哭了。」

    我看著他小的像個奶包一樣的臉,一股熱流湧上眼眶,再也控制不住的抱著他,嚎啕大哭:「頌頌……」

    我聲音哽噎,除了頌頌兩個字,別的都說不出口,我有太多的東西想要說,可是已經不重要了,頌頌還活著,他還活著,真真實實的存在著,我可以看的見,也摸的件他,他仔開口叫我媽媽……

    好久好久,直到我哭的累了,才漸漸的平復下來,頌頌柔嫩的小臉上也掛滿了淚珠,就像一枝被雨水澆濕的新綠,大雨漸漸的停了下來,只剩下屋檐邊的淅淅瀝瀝聲,我們之間沒有人先開口說話,空氣里凝結著沉默,如果不是頌頌還活著,我在見到他的那一刻一定會殺了他。

    難道真的想邵凡所說的一樣,我在等一個人,或者更貼切的說,我在等一個解釋,我不明白,不明白他當初的突然轉變,為什麼明明沒有忘記我卻要裝作忘記我,好好的幸福在一瞬間崩塌,為什麼……

    最終還是我打破了這片沉默,我冷漠的說:「你現在還有臉出現在我面前嗎,你有什麼資格讓頌頌叫你爸爸。」

    他沒有急著解釋,而是一臉溫柔的對我說:「對,我沒有資格,所以今天我是為了把孩子交給你。」

    「交給我?怎麼,把頌頌交給我了之後,你是不是就可以心安理得的跟你的妻子在一起了。」

    想到姜素娥,想到她腹部的突起,想到戊戌當初帶走頌頌目的,我就會趕到恨,說實話,對於戊戌向我隱瞞姜素娥在生前就有了孩子的這件事我並不生氣,我真正生氣的是他竟然沒有一絲人性的要將頌頌的心給那個孩子,一樣是孩子為什麼頌頌要受這樣的罪,我不知道是什麼讓他改變了注意,導致現在頌頌可以活蹦亂跳的站在我面前。

    可即使是這樣,我也不會原諒他的所作所為!

    「你怎麼不說話了,被我說准了是不是,你知不知道我當初立下了什麼誓言?」

    ……

    「再見面的時候,我會讓你們兩個死在我的手下,我要親手殺了你們,就算殺不了,也會拼個你死我活。」

    「頌頌還活著。」他淡淡的說。

    我聞言,怒火一下子衝到了頭頂,朝他吼道:「難道他現在還活著,就代表你以前做的一切都不存在嗎?就代表在我心裡所有的事情都會一筆勾銷嗎?是我健忘,還是你從來就沒有把我放在眼裡過?!」

    如果你把我放進了眼裡,怎麼會看不見我受人欺凌的樣子呢?在我快要被人殺死的時候,你選擇的卻是離開,你想都不曾想過,如果我真的死了呢?

    他只是看著我,不說話,就像一個默劇演員,時刻秉持著自己的原則。

    「你沒有什麼想說的。」我瞪著他。

    他舒展了一下眉,臉依舊是嚴肅的:「你沒有什麼想問的?」

    我有,我有太多的東西想要問,只是我問不出口,不知從何問起,沒有勇氣去問,怕得到更傷人的答案,不敢去問,怕自己明知道是謊言卻選擇再相信一次,從而動搖,從而再次跌入地獄。

    同樣的傷害我不想再經歷第二次,同樣的人,我沒法再愛第二次,因為同樣一顆心,已經死了。

    「不想問,頌頌活著就夠了,別的事情我也不想知道。」

    「真的不想問?以後就沒機會了。」

    「不想問。」

    「問吧。」

    「我真的不想問,也不想知道。」我有些勞累的對他說,然後抱起了頌頌:「以後我照顧頌頌,你不用因為他而難做了,你可以走了,以後也別再出現了。」

    「好。」我聽到他帶著笑意的應答。

    「媽媽。」我正要轉身走,頌頌卻拉住了我濕濕的衣領,語氣難過的說:「爸爸不是去跟別人生活,爸爸是要去投胎了,媽媽,爸爸等了你這麼長時間,才等到你,你為什麼要趕他走,爸爸愛媽媽,爸爸不想走。」

    我撫了撫他的臉,微笑著,眼淚卻不知不覺的濕潤了眼眶:「傻孩子,你還小,等以後你長大了,媽媽再講給你聽好不好。」

    「不好,我要爸爸和媽媽永遠在一起。」頌頌癟著嘴巴,眼淚像珠子一樣的往下落,怎麼可能在一起呢,頌頌,你不知道媽媽心裡的苦。

    看來,戊戌確實已經變成了一個鬼,今天是鬼節,也就是他要投胎的日子這也是一種好結果吧,痛苦而又充滿恨的日子終於宣告終結,只有知道那個人已萬全的消失了,我才能開始新的生活,我可以帶著頌頌去任何他想去的地方,給他任何他想要的東西,我會將我未得到的他缺失的愛,全都給他,我和他相依為命,在漫長的日子裡有著永遠不會背叛的陪伴,我不想再整夜整日的以淚洗面,就這麼簡單,就這麼平凡。

    「他不配做你的爸爸。」

    「不。」頌頌堅決的搖了搖頭,紅了眼圈:「他就是頌頌的爸爸,爸爸為了頌頌,把自己的心給了壞阿姨,所以爸爸才會變成鬼,爸爸的身體變成了灰,埋在地底下了,所以爸爸不能去找你,他只能呆在那裡,不能動。我不識路,所以爸爸不允許我去找你,他怕我迷路走丟了。」

    我聽頌頌這麼說,才明白了他為什麼會一直站在那裡,一動不動。

    難道說……他代替了頌頌,將自己的心臟給了姜素娥?所以他現在變成了一隻鬼。

    難道姜素娥對他來說,就這麼重要嗎?

    「媽媽,爸爸當初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讓你變強大,因為他知道會有今天這樣的結果,他給出了自己的心,變成了鬼,不能保護你,所以才那麼對你的,媽媽,你不要怪爸爸,爸爸只是想讓你能夠保護自己……」

    我看著頌頌,含淚而笑:「他真是,連小孩都騙。」

    我雖是這麼說,內心卻不斷的追問,這是真的嗎?是真的嗎?真的嗎?

    「媽媽,如果爸爸投胎了,我就再也找不到他,再也沒爸爸了。」

    「媽媽會更加愛你的。」

    他伸出小手,委屈的擦著眼淚,抽泣著說:「媽媽一點也不好,媽媽要趕走爸爸,讓頌頌變成一個沒爸爸的孩子。」

    我見跟他說不通,只好佯裝生氣的對他凶到:「那你跟不跟媽媽走?還是要爸爸。」

    頌頌聞言后乖乖的不再說話,把嘴唇咬的青紫。

    他從我的懷裡跳了出去,跑到戊戌的身邊,我見此,心裡不由得感到一陣空落,當年那種失去的感情有再度回來了,我嗓子發緊,乾澀而無力。

    頌頌在戊戌的腳下撓著什麼,不一會鬆軟的塗便被他挖出了一個小坑,他撅著屁股,從坑裡抱出了一個罈子……是戊戌的骨灰!

    頌頌向我了過來,把罈子遞給了我,我端在手上,覺得有些輕。

    「這是爸爸讓我給你的。」說完之後,他便低垂著眉,坐到樂石條上,原本靈動的眼睛此時看起來卻十分的暗淡:「如果媽媽不要爸爸,我就在這裡陪著他,一直等,等到爸爸再次出現的那一天。」

    「頌頌,聽話。」我要拉他走,可他卻坐在原地不動,鼓著嘴巴,看起來特別的委屈,作為一個三歲的孩子,頌頌他確實懂得太多,成熟的太早了。

    可這只是我跟戊戌之間的傷痕,並不應該落在他的頭上,他那麼小的年紀應該頑皮才對,可他卻被我跟戊戌之間的事改變的敏感,老成。

    我又跟頌頌好言好語的說了一些話,可他壓根不聽,鐵了心的要一直坐在這。

    這時候,一直沉默的戊戌開口了:「頌頌,你不是最想媽媽了?」

    「可是,媽媽不要爸爸。」

    「還記得爸爸給你說的話嗎?」

    「記得。」頌頌點了點頭,小聲的說道:「要每時每刻想著多愛媽媽一點,把爸爸的那份愛也要一起加上。」

    「那你現在這是在做什麼?」

    「我錯了。」頌頌內疚的地下了頭,哽咽的說道:「爸爸你別走。」

    頌頌的模樣觸動了我心裡最柔軟的地方,我倒抽了一口氣,壓抑住自己顫抖,對戊戌說:「我們說清楚吧。」



    上一頁 ←    → 下一頁

    總裁的女人兩界搬運工深情不枉此生全服最強刺客吞噬星空
    東方夢工廠你是我的榮耀曖昧技師男神抽獎系統超級神基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