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猛鬼夫君 » 156.三1年後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猛鬼夫君 - 156.三1年後字體大小: A+
     

    ——三年後——

    「宋瑤,晚上一起吃個飯吧。」

    「總監,實在對不起,我今天沒有胃口。」

    「你都沒胃口幾年了。」

    說話的是邵凡,我就職的公司的總監,今年三十三歲,一個男人的黃金年齡,也是該要成家立業的時候,他當然是屬於事業有成的類型,所以現在主要的任務就是趕緊成家,這就是他追求我的主要原因吧。

    每每想起三年前的一切,我就會痛得連骨頭都在疼,沒有辦法回到過去,我只能堅持的活下去,一晃已經過了三年多了,快要長好的傷疤,卻總在夜裡被一次次的被撕開,怎麼能不去想,能么可能忘記呢?

    三年的時間裡我盡量的去淡忘,就像隱夜說的一樣,我的時間還長,我可以充分的選擇重新開始,在活著面前,沒有什麼過不去的坎。

    我像普通人一樣的活著,累了就休假出去玩,孤獨了就回來繼續上班,過著朝九晚五的生活,出了要定期的去補染頭髮,不吃飯喝水之外,其他也沒什麼不同。當然,也會有道上的人時常來找我麻煩,卻被我一一都擺平了,現在的我,已經不是當初那個弱小的我,我不需要再去求助任何人,我只信我自己。

    「我胃不好,不消化。」我邊收拾東西,邊準備回家。

    這三年,我一直跟爸媽住在一起的,如果不是每天都能看到他們帶著笑容的臉,我一定不會走出那段難捱的陰霾。

    邵凡把我桌子上放了一板健胃消食片,帶著調侃的語氣說道:「胃不好吃消食片,如果不管用的話,我帶你去看醫生。」

    我看了一眼消食片,想都沒想就把它拿起來丟進了垃圾桶里,我有些頭疼的對他說:「我都不知道我說了多少次了,我們兩個真的不適合。」

    他有些無所謂的聳聳肩,說:「只是吃飯。」

    「不好意思,我又不是沒吃過飯,不欠你這一頓。」

    這已經不知是第幾次了,我當面數落他,為的就是讓他知難而退,或者覺得我是一個驕縱不懂事的人,可他,完全不按常理出牌,我幾乎每一次抬頭,都能看到他將手橫放在胸前,靠著他辦公室的門欄一臉笑意的看著我,精神恍惚的時候,會在一瞬間將他誤認為戊戌,這讓我更加的討厭他。

    「你有男朋友?」

    「沒有。」

    「你有老公?」

    「沒有。」

    「你有很多追求者?」

    「沒有。」

    「既然都沒有的話,你沒理由這麼長時間了,連個機會也不給,還是說……你在等誰?」

    我聞言蹭的一聲站了起來,瞪著他,兇巴巴的說:「沒有!」

    他笑了一下,笑得不太開心:「看你這樣,八成是有了?」

    「你是沒有自己的事情可干?跟你有什麼關係?」我越過了他,從他的身邊走了過去,我之所以情緒會這麼激動,是因為他的那句話觸動了我敏感的神經。

    我再等誰?

    我恨他還來不及,又怎麼可能再等他!

    天邊的烏雲在翻騰,電閃夾著雷鳴,看來不一會兒,整個城市就要襲來一場暴雨,我正準備邁下台階,邵凡就在身後拉住了我,他說:「天這麼黑了,我送你回家吧。」

    我皺了皺眉,甩開了他的手:「不用。」

    「嗬,我又不會佔你便宜什麼的,你用不著對我有防範意識。」

    我沒辦法再對他好言好語了,不耐煩的轟他:「我說你煩不煩,還要我說多少次?在我還對你好言好語的時候,盡量給自己留點尊嚴吧!」

    我話已經說得夠難聽了,可邵凡卻不為所動,果然,男人在追求女人的時候,是什麼都拿得起放的下的,擁有了之後便會轉換成另一張嘴臉,就跟乞食的狗似得,給了它吃的以後,它便可翻臉不認人。

    「不是我嚇唬你,今天可是鬼節,你難道不害怕嗎?」

    我冷笑一聲,冰涼的臉湊近了他,帶著猙獰對他說:「該害怕的應該是你吧,難道你沒有有看出來,我就是鬼嗎?」

    我陰測測的笑,看到邵凡的面部肌肉僵硬的抽了一下。

    我不再理會他,也沒有拿他遞過來的傘,就這麼橫穿馬路,走了。

    天依然在轟隆隆的打雷,路上的行人都行色匆匆的忘家裡趕,風吹得很大,我的包都快要從手裡飛了出去,不一會兒,重重的雨點便撲嗒撲嗒的砸了下來,砸到我的臉上,像一個個鈍器,我迷濛的眼,看見雨中相擁而吻得戀人,讓我回想起曾經相似的一幕,那久久遠去的記憶,卻再一次在腦海里清晰了起來。

    想忘得,忘不了,想記得,卻記不起。

    我曾對隱夜說:「隱夜,你並不欠我的,你對我做的這一切,我想還回來,你讓我還回來吧,我良心不安。」

    「別這樣。」隱夜平靜的對我說:「如果重來一次,如果明知結果,我還是會做一樣的選擇,不管時間多長,就算長到天與地都顛倒,我還會覺得愛不夠你。」

    「你個騙子!」他把我攬在了懷裡,我在他的臂彎中哽咽:「你不是說要不愛我了嗎,你不是說要開始新的生活嗎,你這樣怎麼能讓我……」

    讓我心安!

    他摸摸我的頭髮,語氣親昵:「對啊,我都忘了自己是有婦之夫,不能再這樣抱你了。」

    他把我從懷裡推了出去,背對著,欲走。

    我不知道這一次的分開,下一次見面會是何時,我跑了過去,抱住了他的背,我想說,隱夜,我們再一起吧,我們永遠不分開。

    可我最終卻沒有說出口,因為我的心上始終刻上了一個人帶給的傷痕。

    隱夜是那麼的優秀,我們也曾那麼相愛,可是有種東西叫做過期不候,我們不能再回到從前,或許是,相濡以沫的日子。但我知道,隱夜會像天邊永遠閃爍的星星一般,安靜的守護我。

    「隱夜,不要忘了你說的話,等到我活夠了的時候,你就在生死簿上添我一筆,讓我去地府陪你。」我仰著臉,故作洒脫的對他說。

    「好。」他笑著應允,身影越變越淡。

    我要給自己,一個療傷的時間。

    雨點越來越密集的砸在我的身上,我渾身都濕透了,黑色的頭髮一縷縷的貼在了頭皮上,看了看四周,並不是我回家必經的地方,大概是我剛剛思想拋錨的時候,不知不覺的走到了這裡。

    在冬天都不會覺得冷的我,此刻卻覺得有些陰冷,光禿禿的小路邊,有一個破舊的電線杆,上面掛著搖搖欲墜的燈泡。

    雨越下越大,燈泡再也支撐不住,閃了幾下,應著茲茲的電流聲,滅了。

    我用手擦了擦落了滿臉的雨水,可是卻根本沒辦法擦得乾淨,只能得到短暫的清晰,隨後再度朦朧,我就這麼憑著感覺走,卻被一塊凸起的石頭給深深的絆倒,在這寂靜的有些荒涼的雨夜,我再也壓抑不住自己的悲傷,放聲大哭了起來,三年了,整整三年了,我被這痛苦,折磨了三年……

    每每想起頌頌可愛的小臉,我就像一個溺水的人,被罪惡感,還有心痛一遍一遍的淹沒。

    突然,一個小小的手,伸到了我臉前,似乎是想要把我拉起來,我頓了一下,緩緩的抬起身,我還沒有反應過來,這個又小又軟的身體便衝進了我的懷裡,哇哇大哭的在喊我媽媽。

    我怔住了,眼睛酸痛的像是被滴了檸檬汁,媽媽么?頌頌他連一聲媽媽都沒有來得叫,就這麼死了,我像是心臟病人突發了心臟病,疼痛的整個脖子都感到麻木,我平復了半天,拍了怕小男孩的背,哽咽到:「不怕,阿姨幫你找媽媽奧。」

    小男孩從我的懷裡離開了,臉上不知是雨水還是淚水,總之水汪汪的,看起來十分可憐,他癟著嘴,抽噎道:「媽媽,我是頌頌,你不認識我了嗎?我跟爸爸終於找到你了,我們好想你。」

    他再度撲進了我的懷裡,小胳膊繞上了我的脖子,我完全的獃滯了,我整個人都在因為震驚而顫抖。

    頌頌?

    我是出現幻聽了嗎?

    他怎麼可能是頌頌,頌頌不是已經……

    「宋瑤。」

    這突入而來聲音,像一道閃電,混著磅礴大雨,劈進了我的耳膜,我緩緩地抬頭,頭皮發緊,在看清楚那人的一瞬間,整個人完全崩潰了,像是被抽調了筋骨,渾身的汗毛都一根根的樹立了起來。

    戊……戊戌!

    我找了三年的戊戌,此時竟然就這麼出現在了我的面前?!

    他穿著一身白衣,跟睡衣一般,整個人雖然同從前一樣高大,卻難掩憔悴,甚至比我……還要憔悴。

    『頌頌』回過頭,欣喜的看著他,抹了一把眼淚,朝他歡快的跑了過去:「爸爸。」

    這個小男孩,到底是頌頌,還是……他跟姜素娥的孩子?!

    想到這,我的心不由得抽痛,所有的憤恨都在一瞬間點燃,我朝他跑了過去,揚起手臂,在他的臉上扇了一巴掌。

    我不可置信的看著自己的手掌,

    因為它,

    竟從戊戌的臉部穿了過去!



    上一頁 ←    → 下一頁

    婚不由己,總裁情深不負總裁的女人兩界搬運工深情不枉此生全服最強刺客
    吞噬星空東方夢工廠你是我的榮耀曖昧技師男神抽獎系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