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猛鬼夫君 » 154.沈氏.一族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猛鬼夫君 - 154.沈氏.一族字體大小: A+
     

    我停下去抵擋姜素娥攻擊的手,整個人被戊戌的話活活劈成了兩半,死……死了?

    死了!

    我的胸腔里像是被點燃的火藥,衝擊著,就快要爆炸了!

    我發出一聲壓抑的嘶吼,似乎都將這空曠的土地都撼動了,我的頭髮飄到我的視野里,竟然是雪白色,和雪一樣的蒼白,我的指甲像一條條鋼刀狠狠的扎了出來,像是能夠輕易的將混泥土給捏成粉末一般,我紅著眼圈,勢必要將面前的這個女人撕成碎片。

    姜素娥才剛剛復活,力量還沒有完全恢復,強烈得憤怒把我刺激的就像是一頭髮了瘋的野牛,所有埋藏在深處的力量,都被激發出來了,我要殺了他們,我好恨,好恨!

    在我被頌頌死亡的這個消息震驚的時候,姜素娥把我打的吐了血,可現在,情況完全逆轉,我只有將他們撕成碎片,才能消解心頭的恨意。

    我的頌頌……他還只是個孩子啊!難道姜素娥的孩子是他的孩子,我的就不是么,他竟然用頌頌的心……

    緊繃的最後一根弦突然斷了,我完全不能夠控制住自己,完全失去了理智,我唯一想的就是殺掉這一男一女,讓他們永遠的消失,永遠!

    姜素娥嘴裡嗚咽著:「不枯……之心。」

    她已經拿走了頌頌的心,現在還要來拿我的心么,好,我給她!前提是——她先死!

    我伸出一掌拍到了她的臉上,她的臉骨被我打的塌陷,一張臉看起來失去了方才的美艷,反而有點滑稽,她塗得鮮艷的指甲顫抖的摸了摸自己的臉,在接觸到那抹血液的時候,眼珠都快要從眼眶裡蹦了出來,她跟我們不一樣,傷口並沒有自動癒合,取而代之的是,周圍的皮膚開始加速的老化,怪不得她會這麼的緊張。

    她捂著自己的傷口,給戊戌使了個眼色,意思是讓戊戌來對付我,可是戊戌並沒有按照她的吩咐行事。

    我見狀,先發制人的沖了過去,一把掐住了戊戌的脖子,只要我輕輕用力,他就會被我扭斷脖子,灰飛煙滅,可我在這個當口卻猶豫了,因為我看到他狹長的丹鳳眼中,有我的倒影,我頭髮花白,嘴唇絳紫,就像一個女魔頭,什麼都回不去了,連我的內在和外在也沒辦法在回去了,這一切,都是這個虛偽的男人造成的,他讓我崩潰,讓我完全失去了活下去的意念,他把我,折磨的好慘!

    「如果殺了我算種彌補的話,我決不還手。」他將手倍到了身後,眉目中帶著我曾熟知的寵溺。

    「你為什麼要欺騙我!」我掐著他的脖子,手指甲向他的皮肉里前進了一分,他真的沒有還手,我手中攥著的……是他的命!」

    「這是我的使命,我的蘇醒,就是為了這個使命,其實……」他伸出了手,縷了縷我雜亂的白髮,趴在我耳邊小聲的說:「最初,這個孩子不會出現在你腹中,只是到最後,別的女人我都不想碰。」

    他對我露出了一個微笑,帶著將死之人的平靜,我呵呵的笑,笑到血一般紅的眼淚從眼眶裡滑了出來:「那麼……我該感謝你?」

    他根本沒有失憶,他什麼都記得,他裝作忘記,是為了讓他自己的心裡感到好受么?他裝作忘記,可我卻不能裝,我什麼都記得,記得比什麼都還要清楚……

    他閉上了眼睛,說:「殺了我吧。」

    「殺了你?你難道不要你的愛妻,還有她肚子里的唯一的孩子了嗎!」我冷冷的嘲諷道,可這些話,卻變成了一把把刀子,刀尖扎向了我,他只是眼皮微顫,欲言又止。

    只要殺了這個男人,所有的痛苦就戛然而止了,再也不會有人利用我,再也不會有人把我的心一片一片的割下來。

    我閉上了眼睛,心痛的宛如有千萬根針在扎,我正要捏緊我的手,胸口上便被人給了一掌,這一掌位置極准,正中我的心臟,我向一片風箏一樣,輕飄飄的飛了出去,重重的落在了地上,我有些恍惚,但恍惚只是一瞬的,我知道這一掌來自姜素娥。

    我沒有取她性命,她卻反過來至我於死地,婦人之仁,是我悲哀的源頭!

    我起了殺心,瞬間醞釀好了力量,朝姜素娥沖了過去,這一拳下去,我確保她的腦漿會飛濺出來,想到這,我嘴角情不自禁的上揚,心裡格外痛快。

    在我的拳就要落到姜素娥腦門上的時候,戊戌伸出了鐵臂擋住了我的攻擊,我的心涼透了,連思考都不思考,就把他轉作攻擊目標。

    他攥住了我的手腕,說道:「殺我可以,放過她。」

    「我要你們兩個一起死!」

    「聽話。」

    「閉嘴!」

    我伸出一拳,捶到他的小腹上,他沒有抵擋,整個人退出了幾米遠,我正要乘勝追擊的時候,脖子上突然被栓了一條鐵鏈。

    鐵鏈被人猛然的扯動,我只覺得那一片的皮膚,刺辣辣的疼,還帶著麻木。

    我回頭,只見握住鐵鏈的人竟是沈藍顏,她笑說:「這就是風水輪流轉啊。」

    她的旁邊還站著幾個男人,年齡不一,難道說,是她們家族裡的人,這是什麼情況。

    「這次,我們沈氏一族要將你們一網打盡!」出聲的是一個比較年長的老頭,他的頭髮還有鬍鬚皆以發白,饒是這樣,我還是能夠輕易的看的出來,他是這一群人裡面最厲害的。老頭嘆了一口氣,說道:「五百年前的惡戰本以為會使你們殭屍一族全軍覆滅,要不是嵐顏告知,我老頭子竟不知當年的漏網之魚再度復活了。」

    「老頭。」我冷笑,大言不慚的叫了他一聲:「就憑你們幾個老弱病殘的,還想打敗我們么?」我把我還有戊戌和姜素娥歸為同一戰線,完全是為了在氣勢上先發制人。

    「你們剛剛的互相爭鬥,已經損耗了大半力氣,我們沈氏一族的能人全在這裡,對付你們幾個,那是綽綽有餘。」

    「沈藍顏,你捨得嗎?」我冷笑道。

    她揚起唇角,唇線依舊鋒利的像一把刀:「我得不到的東西,寧願親手毀滅也不會讓別人得到,今天,就是你的死期!」

    她把鐵鏈收了回去,在頭頂甩了一圈之後,再度向我襲來,我正想一把抓住這鐵鏈,一隻手就率先的出現在我面前……是戊戌。

    他猛的一扯,就把沈藍顏扯到了自己的範圍內,他扣住了沈藍顏的脖子,笑容裡帶著死亡的氣息:「要是我把她變成殭屍呢?」

    老頭有些無所謂的說:「我們會連她一起殺。」

    沈藍顏被老頭決絕的語氣,嚇得猛地抬頭,不可置信的看著老頭疑惑的叫了一聲爺爺。

    「藍顏,為了我們沈氏家族的名譽,你必須要做點犧牲。」

    「既然這樣……」戊戌一句話沒有說完,就伸出了牙齒咬上了沈藍顏的脖子,我看到沈藍顏血管里流動的血液后,開始變的興奮,也想去品嘗那滾燙的血液有多可口。

    老頭不慌不亂的給身旁的幾個男人下了命令,那幾個男人變一擁而上,手裡面拿著法器,我被潑了一身金錫,像是被無形的繩子綁了起來,那男人見狀,立馬拿了一個錐子模樣的法器向我喉嚨進攻。

    戊戌一腳把那男人踢的後腿,對我命令道:「把衣服脫掉。」

    我聞言,立馬脫掉了自己的外套。

    「想想血液的味道吧宋瑤,這些人的血液,可是無比美味!」

    聽了他的話之後,我的喉嚨因為飢餓而感到發緊,恨不得立刻把面前帶著體溫的人類撕成碎片,大口大口喝他們的血液,想到這,我渾身瞬間充滿了力量。

    一連擺脫了好幾個人的束縛,按住了他們的脖子,但我們的狀態冰不算好,一個二個都傷痕纍纍,尤其是姜素娥,在他們的攻擊下,快要灰飛煙滅了一般,這樣也好,省得我自己動手!

    戊戌見狀,立馬跑去幫她,而我,卻在這個愣神的瞬間,被一直觀戰的老頭鑽了空子,他用一條金色的緞帶拴住了我的脖子,我明明不需要呼吸,卻有種窒息的快要死了的感覺!

    他只要稍稍用力,我就會不由得跟著繩子的走向走,完全被控制了!

    我用指甲用力的去划那緞帶,可看似不結實的袋子,實則堅不可摧,無論我用多大的力,它依然再慢慢縮緊,再這麼下去,我的脖子就會被勒段了,我能清楚的感覺到它勒進了我的肉里。

    我怒吼一聲,老頭子像是被震到了,險些脫手。

    繩子是軟的,我下意識的選擇掙脫,其實只要朝老頭的方向跑去,即可。

    我後知後覺的反應過來,便立馬朝老頭的方向跑去,等緞帶一有空隙的時候,我便拿了起來,用牙齒給撕碎了。

    老頭有些驚訝,似乎沒有預料到我的牙齒會這麼鋒利,我只顧著往前跑去追上老頭,卻沒有注意到身後。

    我從身後被人插了一刀,完全的穿過我的身體。



    上一頁 ←    → 下一頁

    魔禁之萬物凍結我的功法全靠撿婚不由己,總裁情深不負總裁的女人兩界搬運工
    深情不枉此生全服最強刺客吞噬星空東方夢工廠你是我的榮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