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猛鬼夫君 » 150.寧承凰的突然到訪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猛鬼夫君 - 150.寧承凰的突然到訪字體大小: A+
     

    我抱著頌頌,蹭了蹭他的小臉蛋,只覺得心裡無比的踏實,就這樣結束吧,無關的人不要再打擾我們,我突然感到未來一片茫茫,望不到盡頭的歲月卻殘忍的告訴我,殭屍是沒有未來的。

    我走出了那扇虛無的門,身後不出意外的是一面白牆,頌頌一直張著圓溜溜的眼睛瞧我,眼神純真的就像被水洗過的寶石,我該怎麼像爸媽解釋他的出生呢,就說他是棄兒吧,我摸著頌頌的臉,眼淚在眼眶裡打轉,保護不好他,還不能讓他被承認,剛剛那個女人說的沒錯,我確實太懦弱了,甚至連一個母親都當不好。

    頌頌伸出小小的手,在我的面前晃了晃,咧起粉粉的嘴唇笑了起來,我點了點他的小鼻子,也對著他笑了起來,我抱著他,不由自主的就走去了女洗手間,盯著那面鏡子,一直發獃,路過的人都神色奇怪的看著我,可我卻絲毫不為所動。

    就在我的眼睛逐漸失去焦距的時候,面前突然出現一片平靜的湖泊,緊接著視線往上,逐漸可以看清了全景,入眼的竟是一個滿頭白髮的背影,看身形,分明是隱夜,他還穿著我離開之前的喜服,甚至地上還有一束我未能帶走的滿天星,他怎麼會變成了一頭白髮,難道說是在那一聲嘶吼的同時么?或許是變身了?

    我可以從背影看到他的手上,並沒有伸出指甲,這是怎麼一回事,我想叫他,但我知道我的聲音是沒辦法傳到他的耳朵里,只能靜靜的看著他,可他只是撿起了散在地上的花束,身形有些不穩的離開了,最終沒有回頭。

    隱夜應該是回去跟閻女成婚了吧,隱夜,祝你幸福,閻女比我,更適合你……

    我不敢想以後日子的艱辛,我怕我會提前覺得生活味同嚼蠟,以前的我縱然膽小,卻不是任人欺負,以前的我普普通通,卻時時刻刻保持著樂觀的態度,對未來充滿了憧憬,可當一切都能看的那麼清的時候,我便失去了去探索生活的慾望。

    我的未來,就這麼綁在一條沒有盡頭的線上了吧,筆直而又平穩。

    直到隱夜完全的消失在了視野中,我才將視線從鏡子中抽離出來,大概因為我的行徑太古怪,導致好多經過的人神色奇怪的看了我一眼,便放棄去照鏡子而離開了。

    我緊緊的抱著頌頌,像是抱著我唯一的精神支柱,我不該這麼沮喪,不該這麼悲觀,失去了愛情,我還有永遠都不會消失的親情,愛情並不是全部,一個男人的離開,算不上什麼,如果他的離開與背叛使我一蹶不振,那我就活的太悲哀了。

    可我不甘心,不甘心這麼久的日子,我被一個男人利用乾淨,我被他耍的團團轉,就像一個被蒙蔽雙眼的傻瓜,曾經的我對自己是那麼的有信心,自以為自己不會輕易的被騙,自以為自己看人比沉浸在幸福中的小女人要更準確。

    現實卻扇了我狠狠一巴掌,他欺騙了我,可我還要因為他欺騙我這件事而變的更加可憐嗎?我這不是自己在給自己找虐嗎,我再難受,他的欺騙已成為了事實,我再難過,他也不會就此改變他最初的目的。

    如果他最後還是要動我的孩子,我一定會不遺餘力的殺了他,伸頭一刀縮頭也是一刀,不要被這五花十色的社會磨平了自己的銳氣,初生牛犢不怕虎,我會感到畏懼,是因為我長時間被灌輸著能忍則忍的思想,我沒有把握好其中的度,過分的忍耐是懦弱和無能的表現。

    我是一個母親,我要保住自己孩子的安全,我要對的起母親這兩個字,不能讓自己的孩子也受欺凌,如果我沒有這個能力也就算了,可我明明有,就算比不上戊戌強大,也到不了事事求饒的地步,宋瑤,拿出你作為冷瑤時的膽量吧,你要把你這些年所慢慢流失的勇氣,一點點的找回來,有一顆強大的內心,才能有一個堅不可摧的外表。

    若不想被人左右,若不想再受到傷害,就要從心底強大起來,膽小怕事的人,永遠都是碌碌而無為的,永遠都是別人成功的墊腳石!

    我跟普通媽媽不同的便是我沒有奶水,剛剛忘了問那個女人是怎麼喂頌頌的了,無奈,我去超市買了奶粉還有奶瓶,還有嬰兒椅,些小孩的衣服,頌頌還太小,我就沒有買學步車,這段時間我一個人應該會挺累的,等頌頌在大一些,我便把這件事告訴爸媽。

    頌頌現在的生長速度跟普通小孩差不多,沒有在肚子里時那麼快,說實話,當初得知頌頌只要一個月就可以降生時,我是非常擔心的,怕他生長周期太少,生理上會有些缺陷,不過如今看他這麼健康的樣子,我便放心多了。

    回想起頌頌出生的時候,我難免會感到一絲酸楚,只要一想到戊戌,還有他的前言后語,我便怒火中燒,我生氣,十分的生氣,可我的憤怒卻找不到一個合理的出口,說實話,我是一個報復心不強的人,所以不知道如何去自我解救。

    我一手抱住頌頌,一手提著打包小包的東西,大冷天的,流了一身汗,整個城市乾燥的冷,我生頌頌的那天,最終沒有下雪,只是陰沉了一整天。

    身上還有些積蓄,是之前戊戌給我的,但我總不能坐吃山空,等頌頌長大一些,我必須要出去工作了,以後他要上幼兒園,那將是是一筆不小的開支,看著頌頌在不刺眼的陽關下兩頰紅撲撲的模樣,我的心就軟的快要化了,他可以見陽光,他可以想正常的小孩一樣生活,我的頌頌,總算能有一件事讓媽媽安心的了。

    我正準備把東西往車的後備箱提,就被一隻男性的手給按住了,我詫異的抬頭,發現竟是我幾乎快要遺忘的寧承凰。

    我訝異的瞧著他,有些結巴的不確定說道:「寧……寧承凰?」

    他見我還記得他的名字,不自然的臉稍稍有些舒展,他說:「是我。」

    「你,你不是在練什麼法術嗎?」

    「我出關了。」

    這時候,計程車的司機等的有些不耐煩了,催促我幾聲,見我沒有上車的趨勢,便低咒一聲揚塵而去,寧承凰還保持著壓住我的購物袋的動作,我看了看他的手,面朝他詢問:「你找我有事?」

    他點了點頭,說:「還記不記得《三十六章上古秘術》?你說你可以找到下卷。」

    我愣了愣,才想起什麼似得,尷尬的對他說:「我當時是瞎說的,我不知道那本書在哪。」

    「不,你沒有瞎說,這本書確實跟你有關聯。」

    我神色一凜,面無表情的問他:「這話是什麼意思,你難道不相信我,這本書對我來說根本沒有用處。」

    他接過我的購物袋,帶我去了附近的一家咖啡廳,我百無聊賴的攪著焦糖瑪奇朵上面的泡沫,不知道為何,手心竟有些冒汗,或許是在害怕他發現頌頌的身體里流著非人類的血液,從而傷害他。

    我將包裹頌頌的毯子移了移,儘可能的擋住了他的臉,但寧承凰的注意力顯然不在頌頌身上,他說:「我之所以要找到《山十六章上古秘術》的下卷,是因為上面寫著除掉高級殭屍的辦法。」

    我聞言,身體猛地發涼,似乎變得和室外的溫度一樣了,他發現了我神色有些古怪,卻沒說什麼,彷彿有些心照不宣?

    「我查了師門裡流傳下來的古書,得知在五百年前,這本能夠制約殭屍書就已經落到了殭屍王的手裡,殭屍王將書轉交給了屍王母,而這個屍王母,就是你——」

    「你胡說,什麼屍王母不屍王母的,我不是,你天天抓妖抓瘋了吧。」

    我由於的心虛而使講出來的話的聲音大了一倍,因為王母這個詞我已經聽那個女人叫過我一邊了,而現在,我得知了它的全稱,竟是……屍王母。

    這麼說的話,屍王母不就是與殭屍王平起平坐的存在嗎,前世的冷瑤,竟是屍王母,在殭屍族群中,最強大的女人!

    可現在,作為她轉世的我,何德何能能承擔起這個稱號,我渾身的每一個細胞都在源源不斷的往外疏送冷清,因為這個對於我來說的驚天秘密。

    「是不是真的,你比我更清楚,我們兩個也算相識一場,以前我道行淺,沒能看出你的真實身份,但現在,就算我知道了你是殭屍,我也可以看在你沒有害人的份上,放過你。你只需要告訴我,屍王母被埋在哪?」

    「你不是還沒有找到除掉高級殭屍的方法嗎?」我臨危不亂的反問。

    他明顯的怔了一下,不知道怎麼去接我的話。

    「既然這樣,我何必要害怕你的威脅呢。」

    他微微有些吃驚,顯然是因為太小看我,而忘了使語言更加的縝密。

    「我可以助你,殺了那個男殭屍還有他要復活的女殭屍。」

    我不知道他怎麼會知道的那麼清楚,但現在我一定不能露怯。

    「有了那本書,我還會需要你嗎?我可以親手殺了他們。」



    上一頁 ←    → 下一頁

    佛本是道豪門小妻子情陷極品美女上司:無限初婚有刺魔禁之萬物凍結
    我的功法全靠撿婚不由己,總裁情深不負總裁的女人兩界搬運工深情不枉此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