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猛鬼夫君 » 149.別再懦弱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猛鬼夫君 - 149.別再懦弱字體大小: A+
     

    迷濛間,似有壓抑的嘶吼聲傳入我的耳朵,可我再也沒辦法睜開眼睛了,如果我只是個普通人,所有的遺憾都能夠留給下輩子,該多好。

    像是被卷進了墨汁般的漩渦,渾身都被碾碎了一樣,再次睜開眼睛的時候發現自己處在一個似曾相識的廚房。

    骯髒的砧板,沾著血肉的大砍刀,還有角落裡的一團黑色塑料袋,同樣的,有一個被捆綁起來的男人藏在這一堆的黑色塑料袋中,他動彈了兩下,用求助的眼神看著我,放在以前,我會因為自己的膽小和怯懦而選擇視而不見,可現在,我因為異樣的身份而必須去承擔這份責任。

    我走了過去,用刀割掉了綁在他身上的繩子,他像個被老虎抓住的兔子,瑟瑟發抖,有些神志不清,我這才開始環顧四周,竟發現四周都是有些泛黃的牆,沒有門!

    和上次的情況完全相似,我為了躲避杜梓霜派來追我的人,無意中進了這個廚房,進來之後門便消失了,之後進來一個留著一個大鬍子的胖男人,他的胳膊上扛著一個人的大腿,大腿上面還帶著污血。

    如今回想起來,就跟發生在眼前似得,記憶在我昏倒的那一刻就戛然而止,醒來后我便出現在牆外面了,牆外面根本沒有門。

    我向對面的牆走了過去,敲了敲那面牆,確實是存在的,難道說,我正現在處在這面牆的夾縫中。

    「呵呵呵……」一聲類似於蛙叫的笑聲,在我的背後呼嚕嚕的響了起來,我被嚇得抖了一下,緩慢的轉過了頭像身後看去,只見身後的那堵牆出現了一扇門,門後站著一個留著大鬍子的男人。

    他的手裡拿著一條人的小腿,邊朝我笑,邊啃咬著手中的小腿,皮肉在他的口中甩動,噁心的我差點吐了出來。

    「你又來了。」他的聲音格外陰森。

    「我不是從地府來的嗎?怎麼會出現在這?」

    「你是被從鏡湖送上來的,自然會出現在與鏡湖相對的醉仙樓里,你現在所處的這個空間,是普通人看不見的。」

    果然我猜的沒有錯,我們現在正處在一個根本不存在的空間里。

    或許真是所謂的藝高人膽大,我對他的畏懼比之前少了許多,我靠著牆,盡量的有些強硬:「那麼你是誰?」

    「食腿魔,所有在人間因為意外而失去的腿,都會到我這裡。」

    「可這只是一個幻境。」

    「我分食的是人類的靈體,除了食腿魔,還有食臂魔和食首魔,等等。」

    他說的悠閑,嗓子里似乎塞了一大把的沙子,不住的摩擦著他的聲帶。

    「上次放了你,沒想到你又來了,看來這是上天賜給我的美味,不容錯過。」他獰笑著,口水流到了地上,就像一坨粘膩的膠水。

    「想吃我?沒那麼容易。」

    「呵,當時要不是因為那個新郎,你認為你能逃得出去么,早就已經成了我的盤中餐。」

    新郎?不正是和杜梓霜結婚的戊戌么,我的心底剛冒出一絲感動,便被厭惡的情緒給壓了下去,他所做的這一切,就是為了等待今天吧……

    糟了!

    如果戊戌從我們落入地府的地方回到人間的話,我的孩子不就有危險了嗎!

    想到這,我所有的恐懼都轉換成了力量,焦躁與不安像是團團的絲線將我惡狠狠的纏繞了起來,我瞪著他,言語冷冰:「那你的意思是,你現在要吃了我嗎?」

    那男人不說話,伸出長長的手臂就要攥我的脖子,這時候突然從四周湧上來許多半截身子的女人,源源不斷,像潮水一般,故事好像在重演,我又想起了那些向我磕頭的女人。

    大鬍子顯然有些慌張,嘴裡嘟囔著:「這不可能,她們怎麼會臣服於你!」

    眼前的情形印證了寡不敵眾的那句話,大鬍子瞬間被這些半截子的屍體給圍堵,撕扯,遠方傳來一個女子的聲音:「食腿魔,你放不放我家大人,否則,別怪我不留情面!」

    大鬍子的聲音軟了下來,類似求饒的說到:「姑奶奶,我再也不敢了,小的不知道姑奶奶有這麼大的來頭……」

    我見狀,只好朝著空氣說了一聲停下,那如同潮水一般的半截女屍便停了下來。

    「她們的腿,是拜你所賜?」

    他聞言,老老實實的點了點頭,我見那一波波女屍,彷彿看到曾無半點縛雞之力的自己:「既然這樣,你作為食腿魔,怎麼能還留著自己的腿呢?」

    他聞言,識實務的站了起來,拿起案板上的砍刀,連眼睛都不帶眨的朝自己的雙腿上砍去,因為他知道在自己的性命面前,這雙腿不算什麼。

    他撿起自己那條肥碩的腿,嘎吱嘎吱的吃了起來,白花花的脂肪像是一串串的豆腐腦,被吸了進去,我感覺到前所未有的勞累,我想離這個混亂又詭異的世界遠一些,再遠一些,我真的不想在參與了。

    我身後的牆壁上顯現出了一堵牆,方才還瑟瑟發抖的男人見狀立馬跑了出去,在經過我身旁的時候,還怪異的看了我一眼,等他醒來的時候,他會發現這是一個斷斷續續的夢。

    我聽到嬰兒的啼哭,方才出聲的女子突兀的出現在了矮矮的屍群之中,她懷裡抱著的——正是我的頌頌!

    彷彿所有的晦氣在一瞬間找到了出口,通通的沖了出去,我的心情無比的晴朗,彷彿撥開了層層迷霧,終於見到了一縷陽光。

    「頌頌……」

    女子朝我飄了過來,長長的裙子讓我不能從表面看出她是否有腿,不過此時這些都顯得不重要,我只關心我的頌頌現在好不好。

    女子將頌頌小心翼翼的交給了我,我抱著頌頌眼淚止不住的流,我以為我再也見不到他了,我差點沒有保護好他!

    女子將我的手掌展開,咬破了自己的手指,在我的手掌上畫了一個符咒模樣的東西,我疑惑的看向她,她細心向我解答:「以後這些半身人,就交給你掌管了,這是大陰倌苦苦為你布下的權利,你一定要好好使用,在關鍵的時候救自己的性命。」

    大陰倌?隱夜?這麼說,她應該是隱夜身邊的人,如今隱夜這兩個字就像扎進我心中的藤蔓一般,不能碰,不能提,否則就會像現在這樣,讓我難受的久久不能平靜下來。

    「這兩天是大陰倌吩咐我上來照顧頌頌的,大陰倌跟閻女結了婚之後,便不能在來陽間了,我也不能再來了,王母,不知道有句話,當講不當講。」

    我緊緊的抱著頌頌,心裡無比的踏實,也不去疑惑她為什麼叫我王母,我說:「沒關係,你想說什麼就說吧。」

    「大陰倌曾告訴我,說你是個敢愛敢恨比男人還要有魄力的女子。你敢於反抗,敢於鬥爭,永遠都懂得什麼叫做爭取,可今日一見,我覺得並不是如此,你不勇敢,甚至有些怯懦,你也不像大陰倌說的那樣,是個敢愛敢恨的女子,你跟其他的人類沒什麼兩樣,被各種各樣的東西束縛著,扭曲著。」

    我被她說的無地自容,有些慌張。

    「如果我是你,我是絕對不會傷害大陰倌這樣的男子的,他愛你已經是別人求不來的,更何況,還是深愛……」

    她的語氣不知為何,突然變得有些生氣:「當初大陰倌為了你鬧得地府雞犬不寧,自己變得傷痕纍纍,可同樣的事發生在了今天,你就不能救救他嗎?就連一句寬慰的話,你都不敢說?你在怕什麼?怕大陰倌就此纏上你,還是怕他成為你的拖累。」

    「如果這世上真的有致死不渝的愛,大概只有他做到了。他把你藏在心底,不忍讓你受一絲傷害,大陰倌不是個無私的人,看到你跟別的男人在一起,他一定比死了還難受,更何況……」

    她有些氣憤的看了一眼頌頌,看見頌頌在她的眼裡並不討喜,我知道她想說的是,更和況你還跟別的男人有了孩子。

    如今我所做的一切,不就是再為我的愚蠢買單么?

    我被日久生情這四個字給害慘了,當戊戌在我的眼前晃來晃去,時常進進出出我的生活,若即又若離的時候,我不知道除了他,我還會跟誰在一起,我以為我了解他,所以他輕而易舉的騙了我。

    「你最好保護好自己的孩子,不要再讓大陰倌為了他而冒險,我不想大陰倌在陰間也活的痛苦,既然你希望他能開始新的生活,就不要再去打擾他了。」

    我有些哽咽的說道:「我,不會的。」

    「那你就保護好自己的孩子,不要讓大陰倌為了你跟別人的孩子而冒險,別再折磨他了!」她重複道,我機械般的點頭。

    「王母,我想送您一句話。」

    ……

    「不要再去蒙蔽自己,把自己當做一個普通人,也不要依賴別人,能將你從痛苦中解救的,永遠只能是你自己,你的懦弱只能換來變本加厲的欺凌,除了那個愛你的人,沒有人會心疼你。強大起來吧,膽小怕事的人永遠都會是條可憐蟲,死在別人腳下的可憐蟲。」



    上一頁 ←    → 下一頁

    妾本驚華:彪悍小王妃佛本是道豪門小妻子情陷極品美女上司:無限初婚有刺
    魔禁之萬物凍結我的功法全靠撿婚不由己,總裁情深不負總裁的女人兩界搬運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