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猛鬼夫君 » 148.忘記我好不好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猛鬼夫君 - 148.忘記我好不好字體大小: A+
     

    我不知道隱夜為什麼會帶我來這,尤其是在他要成婚的這個當口,他竟當著那麼多人的面,帶著我逃走了,閆女會不會因此惱羞成怒,不僅不去兌現她的諾言,還會把隱夜打入十八層地獄。

    如果她把所有的怒氣撒在我的我的身上,我絕無半點怨言,可我不能再讓隱夜因為我而受責難了,我不能再欠他的了,不能。

    我閉著眼睛,趁隱夜還沒開口之前,調整好了語氣,率先冷冰冰的開口:「你不去結婚,帶我來這幹什麼。」

    他苦笑了一下,說:「以前我們常來這,還許願下輩子能當一對深海里的魚。」

    我聞言,喉間止不住的泛酸,差點沒有繃住,哭了出來。

    為了我的下輩子,隱夜卻永遠的失去了他的下輩子,他要在這無止境的黑暗裡呆多久呢,或許,比一億年還要長,想到這裡,我的心開始急速的不安起來,也終於明白,這所有的事情並不是不能夠彌補的,如果……我死了,所有對隱夜的折磨都將畫上一個休止符。

    只要我死了,隱夜就可以過上他自己的生活,他不必再為我而活。

    事情想起來簡單而可行,我甚至想佯裝一副有情有義,不畏生死的模樣,可我牽挂的東西太多,我的父母,我的姥姥爺爺,還有我的……孩子,我放不下他們,也放不下自己。

    前世的冷瑤為了隱夜一心求死,今生的宋瑤卻在隱夜的庇護下貪生怕死,這何嘗不是一種諷刺。

    也許這是上天在那我們做實驗,他想證明,再堅不可摧的愛情,也抵擋不住物是人非這四個字,如果真的是這樣,那麼,他贏了,我不在乎自己的結局,我只求老天能夠放過隱夜這個可憐人,愛一個人沒有錯,被一個人愛著,亦沒有錯……

    「隱夜,如果有下輩子,你真的要做魚嗎。」我不冷不淡的問到。

    他想也沒想,就說不想。

    「去了現代我才知道,原來魚只有七秒鐘的記憶,我不怕忘了你,而是怕有天你不回家了,我找著找著,就會忘記去找你。」

    「家?」我反問他,眼淚不避免的在眼眶裡打轉:「只怕你愛上的這條魚,不願意跟你組成一個家。」

    我知道我說的話極其刺耳,我知道我講這句話時毫無人性可言,可我不能死,便只能去傷害他,我希望他不要再想著我這個沒心沒肺的女人,不要再無條件的對我好,不要再像只反穿皮的刺蝟,把柔軟給了我,把疼痛留給了自己,為了我,不值。

    「不管她願不願意跟我組成一個家,我心裡的位置,隨時都屬於她,她不是一個人,她的身後,永遠都站著一個愛他的男人。」

    我再也沒有站著的力氣,蹲坐在地上抱著腿,將臉埋在膝蓋里,鹹鹹的眼淚像斷了線的珠子,源源不斷的從眼裡滑落,鑽到口中,又咸又苦。

    我聽見隱夜在佯裝平靜的說話,他的身影又輕又遠,像清風一樣,倏爾吹了過來,倏爾又飄向未知的遠方。

    「我也是偶然才發現,這湖中央月亮的輪廓和『醉仙樓『女洗手間的鏡子是相通的,估計這是陰間里唯一一個可以看到陽間的地方,以後……你要經常來這鏡子前站站,就算你不想我也要常來,因為……我想你。」

    我站了起來,朝隱夜狂奔過去,用力的撞在他的懷裡,撞得他微微踉蹌,他愣住了兩秒,繼而比我還要用力的緊緊抱住了我,我一直以為隱夜是個無所畏懼的人,可這一刻,我清楚的感覺到他因為害怕而顫抖的手臂,我就像他手中的一把沙,他想要握緊,卻怕我流逝的更快。

    我在他的懷中抽噎,眼淚打濕了我的臉,還有他紅色的喜服,我緊緊的摟住了他的腰,嘴中含糊的說道:「隱夜你別這樣讓我難做,我已經愛上了戊戌,我跟他都有了孩子,我現在過得很幸福,你不要再打擾我了好不好!」

    我知道,此時如果在一個旁觀者的立場,我一定會忍不住扇我自己一巴掌,可是我沒有辦法了,就像閻女說的一樣,我不能再給他不能實現的希望了,我不能再讓隱夜為這種不能實現的希望而痛苦了,我不能讓他把他的下個百年也用來等待我,我不能這麼自私。

    隱夜一點一點放鬆了他緊緊摟著我的手臂,我接著說:「隱夜,你不要再想我了,愛你的是前世的冷瑤,並不是我,你知不知道你這麼做會給我帶來多少麻煩,我們已經不可能了,這句話難道非要我親口說給你你才明白嗎!」我留著淚,捶打他,這一幕更像是開誠布公,而不是受他人委託。

    隱夜的聲音有些沙啞:「你愛戊戌嗎?」

    我盯著他有些暗淡的眼睛,無比堅定的說:「愛,他是我這輩子最愛的男人,就算他把我千刀萬剮,我也依然愛他。」

    他垂下眼瞼,虛無的笑了一下,帶著薄繭的手將我臉上的淚痕擦去:「那就好。」

    我拉住了他的手,以一個過來人的口吻對他說:「隱夜,感情是需要培養的,閻女那麼好,比我好太多了,你要珍惜眼前人,不要在挂念我了好不好?」

    他就勢將手指插進我的指縫中,與我緊緊的握了起來,一種異樣的溫暖傳遞過來,就像我整個人置身在柔軟的溫水中,它包裹我,許我安全。

    他的另一隻手固住了我的後腦,柔軟的唇緊緊的貼上了我的額頭,很久之後才離開。他低下身子,額頭和我的額頭抵在了一起,他開口,冰冷的氣息打在我的臉上。

    ……

    「不好。」

    有冰涼的液體,一滴一滴的打在了我的臉上,我想要抬頭看,他卻按著我的後腦,讓我無法動彈,我一下子慌了神,不知所措的抓著他的衣服,邊流淚,邊哽咽的說著:「隱,隱夜……你別…這樣…」

    「我哪樣了?」

    我用力的搖晃著他,可他卻紋絲不動:「你忘了我好不好!」

    「都說了不好!」他挑起我的下巴,用力的吻上我的唇,他咬破了我的嘴唇,我疼的死死抓住了他的腰,我早已不知我口中的咸腥味是血液,還是眼淚了,我拚命的哭,哭的隱夜再也吻不下去。

    他離開了,眼神氤氳而心疼的看著我的唇:「咬疼了?」

    我死死的咬住嘴巴,用力的搖著頭,我沒有被咬疼,而是我的心,快要疼死了,那麼想離開隱夜的我,卻開始有點留戀他,我感到不舍,感到無可奈何,痛的快死了一般。

    而隱夜,又何嘗不是呢?

    「宋瑤……」他的手亦貪戀的撫摸著我的碎發,眼裡帶著忘不到底的眷戀:「該回陽間了。」

    「我不回。」我抱住了他的腰,將頭埋在他的胸前,眼淚再度落了下來。

    他輕笑了一聲,我能感到他胸腔的起伏,他用哄小孩般的口吻對我說:「不回去,難道要留在這嗎?」

    我的聲音帶著哭過的含糊不清:「我參加完你的婚禮再走。」

    「有你在,這個婚我怎麼能結的下去?」

    如果我勇敢一點,如果我愛隱夜一些,我絕對會說那就不結好了,這已經是這糟糕的背景下最好的結局了,不是嗎?

    因為我沒辦法去承擔後果,所以我選擇沉默。

    「我不會打擾你的生活,也沒辦法打擾。」他揉揉我的頭髮,說:「好好愛自己。」

    他嘆了口氣,氣息不穩而顫抖,他拉開了衣襟,從喜袍當中拿出了一束花,是滿天星,那日他祭拜冷瑤時便拿的這種花,大概是因為冷瑤最喜歡的花就是滿天星了吧。

    「送你的。」

    我接過花,眼淚滴進了花束里,我仰頭,淚眼模糊的問他:「隱夜,你說,對於我們這種人,還有未來嗎?」

    「只要你活著,我就會有未來,別想著死,否則我……」

    「你怎麼了?」

    「我也不活了。」

    我聞言,瞳孔擴大了一圈,甚至有些渙散,我知道隱夜愛我,可我不知道,我是他存在的意義,活著的寄託,可我卻愛上了別人,親口對他說著一句又一句的不可能,一點一點,把他推入更深的泥淖。

    「隱夜,你恨我嗎?」

    「愛你都來不及,又怎麼會恨。」

    「你為什麼不能說恨我,你我什麼對我說那麼多情話……」

    「現在不說,以後就沒機會了。」

    他對我微笑,像是永遠都不會對我生氣一般對我說:「宋瑤,不要覺得虧欠我,需要回報的愛只是一種交易,別把我對你的愛跟交易混為一談,你記住,我愛你,是我的事。」

    「跟我相處的日子,你有沒有,對我有過一點,就一點的心動。」他垂著眼,像個羞澀的大男孩。

    眼淚止不住的滑落,我哽咽著說:「有,不止一點,有很多,非常多,如果……」

    他出聲打斷了我,露出最純粹的笑容:「有就夠了。」

    他眉目深情的看著我,緩緩抬起了手掌,我的眼前開始慢慢扭曲,我知道,我們兩個將就此陰陽相隔。

    如果……

    你早一點告訴我,

    我們會不會,

    在一起?

    我撐開千斤重的眼皮,竟見隱夜單膝跪地,痛苦的捂著心臟,深刻五官糾在了一起,眼角凝結而出……血一般的眼淚。



    上一頁 ←    → 下一頁

    異世妖姬:科學家的修仙妾本驚華:彪悍小王妃佛本是道豪門小妻子情陷極品美女上司:無限
    初婚有刺魔禁之萬物凍結我的功法全靠撿婚不由己,總裁情深不負總裁的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