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猛鬼夫君 » 137.四十多年前的往事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猛鬼夫君 - 137.四十多年前的往事字體大小: A+
     

    「好了戊戌,你別把她掐——」

    我話還沒說完,戊戌打斷了我:「死了才好!」

    我見他沒有鬆開的打算,便趕緊跑到他的身邊拉他的手:「戊戌你快點鬆手,不然真的弄出人命了。」

    戊戌聞言,這才肯放手,我不由得鬆了一口氣,沈嵐顏手足無措的站在原地不停的哭,她利落的短髮已然變得一團糟,戊戌不耐煩的對她厲喝:「你可以滾了。」

    沈嵐顏睜大水汪汪的眼睛,不可思議的看著戊戌,她倔強的抹了一把自己的眼淚,指著自己荒唐的質問戊戌:「那你上次跟我示好是什麼意思!」

    戊戌仍是冷著一張臉,像萬年不化的冰山,他毫不遮掩的說:「我是為了拿到血凝丹。」

    血凝丹?

    不就是混戰的那一晚,沈嵐顏給戊戌的東西么。

    「可是你並沒有吃啊。」

    戊戌拉過我,對沈嵐顏說:「那是我留給宋瑤產後吃的,她到了那時會太虛弱。」

    「她虛弱?你知不知道如果我偷血凝丹的事情被發現了,我會得到什麼處罰!」沈嵐顏歇斯底里的吼著,足以顯示她現在有多麼不甘心。

    「你會得到什麼處罰,我不管,以後別再來找我。」戊戌的言語聽起來冷血又無情。

    「那你之前為什麼還要給我虛假的希望,一開始就這樣說不就好了?一開始這樣說,我也不會死乞白賴的糾纏你!」

    「我從沒給過你虛假的希望,我只是沒有拒絕。」

    「你為什麼沒有拒絕?」沈嵐顏不依不饒的問道。

    戊戌開始有些不耐煩了,但是他知道,我同樣想知道答案,於是他耐下了性子,看似跟沈嵐顏實則在向我說道:「我不想傷害宋瑤。」

    我知道他這話的意思,放在之前,如果我懷了殭屍的孩子,我一定比死還難受。

    可是如果是這樣的話,為什麼之後他還是什麼都沒有告訴我,就讓我懷上了這個孩子,他現在就不怕我接受不了了嗎?

    我看著自己微微攏起來的小腹,母愛開始有些泛濫,現在再說這些都沒有意義了,既然我給了這個孩子生命,就說什麼也不會打掉他。

    哪怕……哪怕明知戊戌有天會跟他的妻子在一起,我也會生下這個孩子,把他好好的撫養大。

    因為他……是我第二個生命。

    雖說我也還是個孩子,但我不能因為這個借口,就去逃避這份責任。

    況且,我還愛他的爸爸。

    我沒由來的感到傷心,疼的快要喘不過氣,沈嵐顏指著桌子上的一疊照片說:「如果你真的不想傷害宋瑤,那你就告訴她這個女人是誰!」

    戊戌看了一眼那疊照片,徒生兩叢怒火:「你跟蹤我?」

    沈嵐顏捂了捂酸痛的脖子,瞪著戊戌說:「你做事小心謹慎,我之所以能拍到這些照片,還不是因為你看那個女殭屍看的入迷!」

    沈嵐顏的這句話,說的我的心有些發涼,沒有半點可以反駁的地方,那個女殭屍究竟是誰,我也想知道。

    戊戌扭頭,徵求我的意見:「宋瑤,你想知道嗎?」

    我看了一眼沈嵐顏,搖搖頭,說:「我不想知道。」

    沈嵐顏以一種看奇葩的眼神看我,氣急敗壞的跺了一下腳,不知道在嘴裡咒罵了一句什麼,然後識相的離開了。

    我似乎有種預感,這次戊戌把她弄得那麼難看,下次如果再遇到沈嵐顏,我們一定會兵戈相接。

    戊戌抱歉的對我說:「宋瑤,我去買了點你愛吃海鮮,所以回來晚了,對不起,讓沈嵐顏傷到你了。」

    他拉起我的手臂,看著我的傷口,神情有些心疼,我輕輕的把手抽了出去,我說我不想知道,那是因為當著沈嵐顏的面,但其實,我比沈嵐顏還想知道照片里的那個女人是誰,可是他不主動說,讓我怎麼問的出口呢?

    「今天晚上想吃什麼?」

    「沒胃口。」

    「怎麼能沒胃口呢,就算你不餓,我們的孩子也該餓了。」

    「孩子孩子孩子!」我像發了瘋一樣的用力一揮手,毫不客氣的把桌子上照片弄了一地「你跟我在一起是不是就是為了這個孩子!」

    「好端端的發什麼脾氣。」

    我抓起桌子上剩下的照片,照片中那個模糊的女人像是在對我獰笑,我放到了他的眼前,對他說:「你說這叫好端端嗎!」

    我把照片撕碎,甩到了他的身上,回了房間把門扣的死死。

    我不敢動怒,只能坐在床沿掉眼淚。

    一個接著一個的女人真是讓我煩透了,偏偏他什麼都不跟我說,到底是沒必要,還是不能說,我真的覺得很累,卻還要在情敵面前逞強。

    如今我變成這這個樣子,甚至孩子出生后我只能告訴爸媽他是我領養的,縱使未來荊棘叢生,前途未卜,我也不會怪他,我只希望他不要欺騙我,如果他也不可靠,就再也沒有什麼能讓我信任的了。

    我聽到外面有輕微的響動,以為是他過來了,便立馬正襟危坐,可是等了好久,也沒有人敲門,我騰著的一顆心撲通一聲垂直落地。

    我走到陽台,把們關好以後,才給姥姥打了電話。

    許久未見姥姥,她的聲音聽起來還是很硬朗的,讓我放心了不少。

    「姥姥,家裡這幾天冷不冷?」我還余留著哭過的鼻音。

    「不冷,現在還是大太陽呢。」

    「哦,那你也多穿點啊,都冬天了,怎麼可能不冷呀。」

    「孫孫,你是不是有什麼事啊?」

    姥姥曾經說過,我在她面前就像小狗一樣,我一翹尾巴,她就知道我想幹什麼,如此看來,這話一點也不假。

    「沒什麼,就是想問你一件事。」

    「嗨,你看你這丫頭,想問件事就問唄,跟姥姥有什麼好磨嘰的。」

    「我……我想問姥爺四十多年前做了什麼。」

    姥姥聽到我的說的這句話之後,頓了一下,顯然有些猶豫:「瑤瑤,你怎麼會突然問起這個,是不是發生什麼事了?」

    「沒有發生什麼事,就是昨晚夢到了,就想問問。」

    姥姥談了口氣:「你爺爺生前一直都不讓我提這件事,既然你想知道,姥姥就告訴你,否則帶到地下也沒人去說。」

    「姥姥,別說不吉利的話。」

    經過姥姥的口述我才明白,原來四十多年前的時候,正值全國鬧大飢荒。

    那個時代,用人吃人來形容一點也不過分,哀嚎遍地,餓殍遍野,人們靠山吃山,也就是俗稱盜墓,那時候大家都組隊去掘死人的墳墓,拿挖出了寶貝跟洋人換食物。

    那些洋人什麼都收,死人的骨架子,殉葬的人畜,如果屍體保存較好,價錢甚至比有些文物還要高,那時候,只要是被發現的墳墓,絕對會被洗劫一空,連帶著壁畫的牆壁都不放過。

    這天,我姥爺因為睡懶覺,錯過了大部隊,等他臉都沒洗急慌慌趕到目的地的時候,早就沒東西剩下了,別人都準備打道回府。

    姥爺一打聽,便從他人口中得知,原來這個墓里沒有墓主人,連個骨頭渣滓都沒有,陪葬品也是少之又少,值不了多少錢。

    姥爺不甘心白跑一趟,於是等眾人都離去了之後,他一個人在墓坑周圍轉悠,看有沒有可撿漏的東西。這一看,就碰巧的發現了墓室的密道。

    當時姥爺是屬於要錢不要命的人,連個手電筒都沒有,口袋裡只裝著兩盒火柴,兩根蠟燭,就這麼進了那個黑洞洞的密道。

    直覺告訴姥爺,這密道的盡頭絕對有值錢的東西。

    說來也奇怪,當姥爺進入密道的時候,覺得呼吸順暢,也沒有難聞的氣味,可這蠟燭老是剛點著就滅,來來回回好幾次,特別邪門,就好像有人守在蠟燭跟前吹似得。

    以前有經驗的人曾說,遇到這種情況就是人家墓主人給你警告,最明智的做法就是趕緊撤。

    可是我姥爺偏偏不信這個邪,況且那時的人窮啊,我姥爺當然不願意放棄這個能賺錢的好的機會,當即咬咬牙,把蠟燭往兜一揣,摸著牆壁就走了進去。

    事情的經過和我在墓道里的經過如出一轍,只是姥爺的更邪乎一些,就從姥爺到了主墓室之後的事來說吧。

    姥爺不知不覺的走到密道的盡頭,一腳差點踩空,忙不迭的點起了蠟燭,只見這偌大的墓室就好像臨時弄出來的,那叫一個寒酸,而且棺材也不是里三層外三層的套棺,純屬一口薄皮棺材。

    我的姥姥,這破地方能有什麼好東西,看來我老頭子今天是白跑一趟了。

    但來都來了,總要看看再走,棺材已經有些枯朽了,釘進去釘子從裂縫中冒了出來,姥爺做了個簡易的撬棍,將棺材上的釘子全都撬了起來,他用力的一推,棺材板上原本放的東西移了位,是一本書的模樣,姥爺這才從灰塵中發現了它。

    姥爺把書拿了起來,拍掉了上面的灰塵,蠟燭上燃燒的火焰也隨之抖了抖。

    只見那已掉色泛黃的紙張上寫著八個燙金大字:《三十六章上古秘術》



    上一頁 ←    → 下一頁

    重生似水青春恐怖修仙世界庶子風流星級獵人絕世兵王
    霍太太她千嬌百媚重生之悠哉人生鄉村小仙農冷婚狂愛野性小叔,別亂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