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猛鬼夫君 » 132.又一個變成了殭屍!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猛鬼夫君 - 132.又一個變成了殭屍!字體大小: A+
     

    祭拜我?

    宋家莊!

    難道說,當日我跟爺爺去山上給奶奶燒紙時,碰見了拿著一束滿天星的隱夜,他所祭拜的那座枯墳里,埋得是冷瑤!

    我心口彷彿被一塊重物壓著,壓得我喘不過來氣,我顫顫巍巍的伸手拿出了掛在脖子上的吊墜,這顆和隱夜幾乎一模一樣的牙齒,會不會就是冷瑤的?!

    隱夜雖然沒有明說,但他字裡行間透露出來的信息就是在告訴我,其實冷瑤也是殭屍!

    她被葬到了宋家莊,所以來世的我,也姓宋,一切就好像冥冥註定那般,都在順著軌跡發展。

    那我腹中的這個孩子呢?是否也是一種安排。

    我將隱夜寫的紙條疊了起來裝到了隨身的口袋裡,擦了擦未乾的眼淚,準備發動車子,我踩了一下油門,車子卻紋絲不動,我疑惑的抬頭,竟發現有個人此時正擋在我的車前,殺氣騰騰的臉上掛著極其陰險的笑容。

    張楚燁!

    狹小的空間里瞬間騰升出陰冷的氣息,我的腳一直不受控制的踩著油門,卻只能聽到車輪在原地摩擦的聲音,就好像四個輪子都掉到了坑裡,只能無力的原地轉動一般。

    張楚燁呼的一下,趴在了車頭上,瞪著通紅的眼睛,張大嘴巴恐嚇我。現在的情況已與白天不同,我一個人形單影隻,沒有幫手,當然大不過他。

    但是我不能在表面上露怯,否則,他會對我更加的沒有忌憚。

    「哎。」張楚燁嘆了一口氣,說:「本來大人還可以留個全屍的,現在卻連屍體都消失的一乾二淨了。」

    我死死的握著方向盤,瞪著他:「你什麼意思?」

    「如果你當初沒有喚醒他,他就只是個魂魄,他的屍首就不會因為魂魄的離開而灰飛煙滅。」

    我的心裡如同被打翻了五味瓶,宋瑤,你看看你,沒有給隱夜帶來一丁點好的東西,你就是個禍害。

    「張楚燁你給我讓開,要不然我就撞死你!」

    「這句威脅此刻顯得有點無知了吧,如果你能把車開出去一厘米,我張楚燁就跟你姓。」

    「果真是上樑不正下樑歪,你跟你爺爺一個樣,沒一個好東西!」

    張楚燁既然選擇來糾纏我,就一定沒有打算走,我也沒有必要想著法討好他,隱夜對我說,他希望我能找回作為冷瑤時的勇氣,以前的冷瑤,一定是一個勇敢決絕的女子,我應該比上輩子的我做的更出色才對。

    我下了車,毫不畏懼的直視張楚燁那張暴怒的臉:「張楚燁,我知道你今天既然找到我就沒打算空手回去,還特地卑鄙等到我剩一個人的時候出現,我告訴你,我不怕你!」

    「你不過抵擋住了我兩拳,就開始不知天高地厚了嗎?」他冷哼,唇邊帶著冷笑,和從前的他判若兩人,我還可笑的想,或許有天張楚燁會反思,會找回自己的初心,如今看來,我確實把人性想象的太強大。

    張楚燁接著說:「當時我沒有得手,是因為我一攻擊你,就能感到來自大人壓制我的力量,使我根本不能發揮自己,所以才會被你踢的吐血,但是現在大人已經消失了,在這個世界上,沒有人可以壓制住我了!哈哈哈!」

    他笑得張狂,我啐了他一口,譏諷的說道:「誰說沒有?你難道把戊戌給忘了?張楚燁,無論你多們強大,你永遠只是一個二代殭屍,而戊戌卻是初代殭屍,你輸在了起跑線上,就算他一滴血都不喝,他也可以打敗你。」

    他不贊同的搖了搖的頭,伸出長指甲的手,把隱夜的車挖出了五道深深的痕迹,說不膽怯是假的,我只能硬硬的挺著膝蓋,讓小腿不要再發抖。

    「你太天真了,先天賦予的能力,早就被他慢慢的消耗完了,現在的他,只是空有一個頭銜而已。」

    他優雅的在車前踱步,帶著一個狩獵者的悠閑,此時他可能在想,何種死法才能讓我流出最少的血。

    我渾身僵直的站在原地,他優雅而緩慢的動作,讓我像被扼住喉嚨一樣慢慢窒息。

    突然,他扭過頭,沖我一笑說:「宋瑤,我還是念舊情的,所以給你兩個選擇,要麼現在就跟著我去醫院,把孩子取出來,要麼,就由我親自動手。」

    我正準備告訴他不要廢話,要打就打,卻被不遠處的聲音給打斷了。

    「還跑?吃我一鞭!」一個凌厲的女人響起,伴隨著鞭子抽打到皮肉上的『啪』聲。

    「啊!」一聲慘叫傳來,張楚燁立馬渾身緊繃了起來,無瑕顧我,我本該趁這個空檔逃走,卻不知為何無法挪動腳步,因為我聽出了那凌厲的女聲是……沈嵐顏!

    張楚燁麻木的轉動著自己的目光,超遠處的牆邊看去,我也跟他往遠處看去,此時我已經完全適應了黑暗,看東西跟白天的時候沒有什麼差別。只見一個頭髮蓬亂的女人,瑟縮著抱著自己的肩膀,像逃命一般,她胳膊上被鞭子抽出來的傷口,此時正杳杳往外流著污血。

    而她身後緊跟的,正是留著利落的短髮,有一雙靈動的大眼睛的沈嵐顏。

    沈嵐顏舉起鞭子準備再次往前面的那個女人甩去,隱夜『吼——』的一聲怒吼,沖了上去,一把把沈嵐顏推得像后衝撞去,眼見著她就要重重的摔在地上,這時候從拐角處突然冒出一個身影,眼疾手快的接住了沈嵐顏。

    而這個人,便是戊戌。

    為什麼,每次我看到沈嵐顏的時候,她的身邊都有戊戌,而且照現在的情況來看,或許他們只是經過這裡,根本就不是來救我的。

    我差點就跟孩子一屍兩命了,而他,卻跟別的女人在一起。

    想到這,我心裡覺得特別不是滋味。

    戊戌抬眼稍稍跟我對視了一下,神色很平靜,我有些慪氣的撇開目光,不去看他。

    隔著好幾米遠,我能清晰的看到張楚燁顫抖著手扶起那個頭髮糟亂的女人的臉,在看到那女人的臉的一瞬間,我立馬被噁心的反胃。因為她的臉上長滿了膿包,有幾個破掉了,不停的往外流著黃色的膿水。

    我低下頭,不想再去看,卻在低下頭的那一刻,感覺到事情的不對勁,如果只是一個普通的醜女人,張楚燁怎麼會這麼傷心。

    那女人太臉,眼睛死死地圓睜著,整個人像是呆了一般,半宿,她才後知後覺的聲音含糊不明叫了張楚燁一聲楚燁。

    我立馬反應了過來,這個滿臉膿瘡的女人,竟是光鮮貌美的杜梓霜!

    她為什麼會……變成這般模樣!

    張楚燁仰天長嘯,一頭黑髮立馬變得火紅,且在一瞬間長到了齊肩的長度!他的指甲還有牙齒,比先前恐嚇我的時候還要長!他的眉毛烏黑,幾乎要豎立了起來,他身上的血管根根畢現,像是要挑破皮膚,先水蛇一樣在空中揮舞一般。

    他怒瞪的雙眼,眼角流出兩滴濃血!

    他太氣憤了,彷彿胸腔隨時會被這股怒氣撐爆!

    他為什麼會變得這麼氣憤,我想起剛剛沈嵐顏的舉動,在心裡得到了一個可怕的結論,難道說……杜梓霜也變成了殭屍?可是,就算她變成了殭屍,也不會如此醜陋啊,就像把癩蛤蟆的皮披在了她的臉上一樣。

    「誰幹的!」張楚燁怒喝,聲線特別的粗,還帶著厚重的迴音。

    戊戌的手往拐角處一伸,便拉出來了一個眼圈通黑,瘦成一把干皮男人,隨意一甩就甩到張楚燁的附近。

    戊戌冷哼,拍了拍手掌:「你自己製造出來的產物,當然要對你有所回報。」

    張楚燁眼角滲血更加的嚴重,白皙的臉上爬出許多的血紋,他一個箭步上前,抓住了那枯瘦如柴的身體,直接一把掏出了他已經硬化的心臟,徒手把他的撕成了碎片。

    剛剛還活生生一個人,被張楚燁從心臟撕成了兩半,頓時像一個漏氣的皮球,迅速枯縮,變成一團黑氣,空氣被這團黑氣染上了焦臭的氣味,我本就胃淺,現在又懷了孩子,再也沒有忍住,哇的一聲吐了出來。

    戊戌立馬像道閃電似得,趕到了我的身邊,他用手捂上了我的鼻子,輕輕的幫我捋著背,我吐完了,他就拿隨身帶的手帕給我擦嘴,我從來都沒有見過他用手帕,這手帕,不會是為我準備的吧。

    喜歡一個人就是這樣,他做的每件小事都會在自己的心裡無限放大,變成感天動地的大事,我鼻子不由得發酸,是因為先前的吃醋和現在他溫柔模樣的對比。

    「你怎麼速度變得這麼快,恢復好了?」

    「嗯。」他頓了頓,說:「沈嵐顏給了我一粒血凝丹。」

    我的心情彷彿坐上了過山車,特別想不講理的沖他說:沈嵐顏給你什麼你就吃什麼嗎?她要是給你屎,你是不是也要吃。但話到嘴邊卻變了句,我裝作無所謂的笑了一下說:「挺好的。」

    戊戌突然笑了,揉了揉我的頭髮,笑得一臉柔情:「看你這傻樣。」



    上一頁 ←    → 下一頁

    我的大小美女花爆萌小仙:撲倒冰山冷上電影世界私人訂制這個大佬畫風不對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重生似水青春恐怖修仙世界庶子風流星級獵人絕世兵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