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猛鬼夫君 » 131.永遠的告別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猛鬼夫君 - 131.永遠的告別字體大小: A+
     

    面前的隱夜只是對著我笑,他的臉逐漸的模糊,漸漸地,和無數張臉重合,這無數張臉——皆是隱夜,許許多多的畫面像加速快進的電影,我的腦袋出奇的吵,那個男人的聲音在我的腦海里反覆穿梭,如同午夜收音機里的電流聲,吱哩哇啦聽不清明,終於,他的聲音變清晰了——

    「冷瑤,我不准你死!」

    「我怎麼會忘了呢,冷瑤,你不會死,我和閻王做了約定,他答應我你不會死,我怎麼會忘了,如同你忘記我一般……」

    「隱夜!」我猛地掙開了刺痛的雙眼,像中了邪似得,用力的拉住了隱夜的手,我的手不停地抖,圓睜著眼睛盯著他久久沒有說話。

    隱夜被我突如其來的舉動,驚得一詫,也如同我一樣,彼此注視久久。

    我用力的攥著他,手指甲都快要嵌入了他的肉里,他只是淡淡的看著我,連眉頭都沒有皺一下。

    「隱夜。」我的聲音無比顫抖,像是踮著腳尖走鋼絲一樣「你跟閻王做了什麼約定?!」

    他啞言,我能明顯的感受到他被我握住的手臂變得僵直:「宋瑤,你……」

    「你到底跟閻王做了什麼約定,為什麼說我不會死,是因為你跟閻王做了約定!」我再一次的追問道。

    隱夜在聽完我的話之後,眉眼都展開了,他揉揉我的頭髮,說:「好了,別說胡話了。」

    他的雙肘抵在兩腿上,十指相觸,放在鼻子兩邊,合十。

    他垂著眼睛,像是在思考什麼,氣氛一度默然,我仍然心有餘悸,不懂為什麼這麼多句話,我唯獨真真切切的聽到了這兩句,他到底和閻王做了什麼約定,而我,到底跟冷瑤是什麼關係?

    難道說……我跟她根本就是同一個人?!

    冬天的夜色落得極快,不一會,天只有些蒙蒙亮了,尤其我們現在處在陰暗裡,我幾乎快看不見隱夜的臉。

    突然,隱夜一把握住了我的手,將我的手放到了他的唇邊,他瑣碎而綿長的吻落在我的手上,我只覺得指尖癢得發顫,我的手指不停地顫抖,在他寒氣逼人的手掌里,感覺不到半點溫暖。

    我的手掌忽然變得異常冰涼,像是有冰水低落在了上面,一瞬間,涼到了骨子裡,當我反應過來這液體是什麼的時候,不由的心痛的喊了他一聲隱夜。

    他聽見我叫他的聲音,停頓了一下之後,猛地抱住了我,把我狠狠的衝撞上了他的胸膛,我捂著發痛的鼻樑,僵著全身,本想掙脫他的懷抱,卻因為他的眼淚而失去了力氣。

    我從來都沒想過,有一天,隱夜會哭,並且是當著我的面……

    我攥緊了手掌,只覺得裡面涼濕一片,就好似他這個人,沒有半點溫度。

    「隱夜,你怎麼了?」我輕聲問,拍了拍他的背「如果你不想說,就不要說了。」

    他聞聲,把我抱得更緊,快勒的我喘不開氣,他的下巴在我的我肩摩挲了兩下,一滴兩滴冰涼的液體鑽到了我的脖子里,他音色沙啞,不如以往的低磁有力:「宋瑤。」

    他低呼我的名字,手扶住了我的後腦:「有些事情,不要去想了知道嗎?關於我的任何事,從此以後都跟你沒有半點關係了,沒有我看著你,你要好好的,聽話些。」

    「隱夜你是不是今天沒有吃藥,瞎說什麼瘋話,什麼叫沒有你,你要去哪,有什麼想不開的非要去死呢?你好不容易的活到了現在,為什麼要選擇在現在結束,你不是殭屍王嗎?你不是最厲害的嗎!」我語無倫次的說著,我想知道他為什麼會說這麼絕望的話。

    「我都說了,我要去地府,等你死了之後,就可以見到我了,我先幫你熟悉一下路。」

    「你別開玩笑了。」我用力的打了他一下,明知他不是在開玩笑,卻多麼希望他是在開玩笑

    「不希望我走嗎?」

    我心切的點了點頭,他輕笑一聲說:「我說了,如果我不走,我一定會拆散你們,這樣的話,你還希望我不走嗎?」

    我沉默,想了半天,才傻兮兮的說:「還有別的辦法,你為什麼不走就要拆散我們,你如果不走的話,還有很多別的事可以做。」

    「你是傻嗎?」他從鼻腔里輕哼了一聲:「她消失之前,我想一直活著,她消失之後,我一秒都不想活,我堅持到現在,為的那個人,我能親眼看到她過的幸福,就滿足了。」

    他鬆開了我,在我的額頭上印下深深的一吻,我能感受到他的唇間,細緻的挽起:「宋瑤,能和你有這麼一段的時光,已經是恩賜了,但是你一定要記住,冷瑤就是你,你就是冷瑤,你要找回自己,找回自己作為冷瑤時的勇氣。」

    我搖著頭,擺脫了他的手指,他的輪廓在我的視線里漸漸地清晰,我再次一步步,勝任了黑暗:「我聽不懂你在說什麼。」

    「冷瑤,是你的前世。」

    「這就是你一開始出現在我身邊的原因。」

    「對,我只是想看看現在的你,看完的時候,就是我應該走的時候。」

    「為什麼?」

    「你愛上了別人,有另一個人可以在你身邊照顧你,保護你。」

    「我問得不是這個。」我抬眼看他,眼淚從眼眶裡涌了出來「我問,為什麼你跟我是前世的戀人,為什麼你一直等待我到現在,為什麼你明知道這些,明知道我什麼都不記得了,卻不早點出現,卻不趕在我愛上戊戌之前告訴我你的心意,你把一切都拖了這麼久,現在卻要因為我跟別人在一起了而離開。隱夜,不是我背叛了我們之間上輩子的感情,而是這輩子,你根本什麼都沒有告訴我!」

    「我不能告訴你。」隱夜的頭埋在了雙肩里,他的拳頭緊緊的攥著,肩頭微微的抽動,幾秒之後,他站了起來,似乎要走:「這就是約定。」

    他的話被揉碎在空氣里,在我的耳郭中無限的延長。

    他這就要走了嗎?我還有好多事沒有問明白,他就要這麼走了嗎!

    「隱夜!」我叫住了他的背影,他身形一頓,雲淡風情的捂了一下心口,我聲音哽咽的問道:「星星還沒有出來呢,你不看了么?」

    他淡淡的呼了一口氣,裝作雲淡風輕的說:「下次吧。」

    我哭的不停的抽噎,在沒有支撐住自己的力氣,一下子蹲坐在了地上。

    迷迷濛蒙中,有四個腳不著地的,穿著一身白的人,飄飄蕩蕩的趕了過來,他們跪拜在地上,對隱夜說:「大人,隨我們走吧。」

    霎時間,煙霧繚繞,隱夜的背後像是散發著萬丈光芒。

    他扭頭,沖著我微笑,嘴角上提的對我揮了揮手,用唇語對我說:「我走了。」

    我的心被揪著痛,但我卻沒辦法趕上前去追他,因為我愛的人是戊戌,我有了戊戌的孩子,我無法追他回來,因為我沒辦法給他他想要的。

    隱夜,隱於夜晚,沒想到,當初的隨口一說,卻一語成讖。

    他的身體逐漸的破碎,變成細小的銀色粉末,飛浮到了我的身邊,我伸手去抓,只抓到了空蕩蕩的空氣,從掌心,涼到了心裡,叮咚一聲清脆的響,我循聲望去,只見墨綠色的扳指在地上左右晃動,我走了過去,把它撿了起來,用力的握著。

    空氣中突然傳來一聲輕哼,然後是他帶著些許驕傲的聲音:「對了,事情忘了告訴你,其實……我愛你,愛你愛了一輩子,我認栽。」

    「嘖,別急著得意的笑,因為你笑起來太丑,不忍直視。」

    「嗯……還有,我的一日新娘,再見了。」

    他座著轎子,飄蕩盪的消失在一面黑色的幕布里,消失之前,他頭也不會的對我坐了一個再見的手勢。

    沒關係隱夜,我們不是永遠的分別,你都說了,我死的那天可以見到你,倒時候我滿臉的皺紋,你一定都認不出我來了。我看著他消失的那片黑暗,痴痴的笑著,眼淚趁機鑽到我的嘴巴里,苦澀至極。

    曾經你為了我,毫不猶豫的下了地府,如今事情再次降臨,我卻在這一瞬間,沒有上前的勇氣。

    隱夜的外套還平平整整的躺在那裡,一切安靜的就好像剛剛發生的一切只是錯覺,彷彿在下一個瞬間,隱夜就會出現在我身邊,執拗的撇過我的肩膀,讓我看看他眼睛里有什麼。

    我一個人坐在原地,哭著等星星出來,但是今天的夜卻十分應景,一直陰雲密布,不肯露出他澄澈的一面,我上了隱夜的車,準備開車回去。

    伸手拿鑰匙的時候,發現副駕駛座上擺著幾個證件,還有一張書信模樣的紙。

    其中的一個證件是房產證,讓我訝異的是,房產證上寫的是我的名字。

    我打開那張有些皺的紙,只見上面的字跡工整,全是繁體字,內容如下:

    嘖,你現在就偷著樂吧,沒想到我隱夜大人一世英名,到頭來卻把個人所得交給你了。

    還好你算識相說房子裝修的不錯,要不我一定會收拾你,有空多祭拜祭拜我,像我當初在宋家莊祭拜你一樣,聽到沒?



    上一頁 ←    → 下一頁

    明天下我的大小美女花爆萌小仙:撲倒冰山冷上電影世界私人訂制這個大佬畫風不對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重生似水青春恐怖修仙世界庶子風流星級獵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