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猛鬼夫君 » 126.我確實沒他好!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猛鬼夫君 - 126.我確實沒他好!字體大小: A+
     

    「我,我…沒有,我看不清他的臉。」

    「好了,看不到就不看了。」他的手撫著我的後腦,安慰道。等我平靜下來之後,發現自己竟然被他摟在懷裡,我立馬彈了出來,速度之快,連隱夜摟著我的手都還沒來得及放下。

    雖然我沒看清他的臉,但那身衣服我卻印象深刻,不就是隱夜躺在棺材中穿的那身嗎!

    我有些恐慌,心臟咚咚的跳動,我不知道我為什麼會在腦海里閃出隱夜的臉,這也太匪夷所思了!

    氣氛一時間變得有些尷尬,我憋了半天,才告訴他實話:「好吧,我告訴你,我雖然沒看到臉,但我認出了他的衣服……是你。」

    他本來在玩手裡的瓷杯,聞言后,猛的抬頭看我,眉目里閃出一絲欣喜。

    「然後呢。」

    「然後就沒有了,為什麼就只是和你對視了一眼,我竟然想到你躺在棺材里時的穿著,你是不是對我做什麼了。」

    他嗤笑一聲,反問:「你想讓我對你做什麼?」

    「咱們談正事吧。」我慌亂的捋了捋頭髮,強裝鎮定。

    「說。」

    他轉了轉帶著銀色戒指的手指,心不在焉的應答我。

    「給我點你的血吧。」我開門見山的說。

    他頓了一下之後,把自己的圓領衫往下拉了拉,說:「來吧,自己吸。」

    「不是我,是,是別人。」

    「戊戌。」

    我見狀,只好誠實的點點頭,隱夜的臉色一下子就變的不太好,沉默了一會兒,用手指扣了幾下茶几,沉沉得說:「好。」

    我有點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不知道他為什麼會答應的這麼輕易,果然,不出我所料,隱夜最終還是提出了他的條件。

    「你要答應我一點事。」

    「什麼?」我有些緊張。

    他哼笑,說不是什麼大事,他指了指我的中指上的戒指,說:「取下來。」

    我不知道他的意圖是什麼,為什麼要我摘下自己的戒指,但我還是按照他說的照做了。

    我剛摘下戒指,他就從身後拿出一個戒指盒,二話不說的將裡面的鑽戒套在了我的中指上,我往後閃躲,卻被他死死的拉住。

    「隱夜…」我小聲的叫著他的名字:「你這是幹什麼?」

    「不是想要我的血嗎,有付出才有收穫。」他滿意的打量我的手指:「剛合適呢。」

    「可,可這不算付出啊,你為什麼要把我的戒指換了。」

    他抬頭,嘴角帶著淺笑,我獃獃地和他對視,氣氛詭異的安靜,他忽然低頭向我湊了過來,含住了我的唇,一時間,我整個腦袋都木然了,似乎湧進來了許許多多的記憶碎片。

    我悶哼了一聲,隱夜離開了我的唇,額頭頂著我的額頭,氣息粗重:「這算是付出嗎?」

    我就好像突然被倒進熱水的冰玻璃杯,一瞬間爆破,碎裂,漏水……

    整個人完全的獃滯,隱夜在我的額頭上吻了一下,許久許久才說:「你沒反抗,是因為有事求我,還是因為害怕。」

    我沒有回答他,因為我不可能告訴他,在他吻我的那一瞬間,我的心好痛。

    他嘆了口氣,聲音帶著無奈,和艱澀:「宋瑤,答應我,把這個戒指帶夠三天,只要三天就好。」

    我沒有看他,眼裡不知為何染上了霧氣,我不忍拒絕,點了點頭。

    他見狀利落的抽出茶几的抽屜,拿出了水果刀,毫不猶豫的劃開了自己的手腕,連傷口的位置,都與我如此相像。

    隱夜死死的壓迫自己的血管,將徘徊在他身體里的血液擠出來,我拿出事先準備好的血袋在下面接著,我感到愧疚無比,把自己的利益建立到別人的痛苦之上。

    我利用了隱夜,或許是因為我知道隱夜對我不一般,所以毫不愧疚的利用他,可是我能怎麼辦呢,如果這件事我自己可以辦到,我是萬萬不會求他的。

    「好了隱夜,這些夠了。」

    「我知道量。」

    我訝異的看向隱夜,他為什麼明明知道我的目的,還要傻傻的幫我?

    「對不起。」我歉疚的吐出這幾個字。

    他沒有回答我,又放了一會兒血,隨便的擦了擦已經癒合的傷口后,淡淡的說:「我只想知道,如果有一天我被戊戌打敗了,受傷了,你會不會照顧我,對我好。」

    「你怎麼可能會被戊戌打敗呢。」

    「回答我。」

    「隱夜,你是我的朋友,我當然不會不管你。」我說的誠懇,可他卻不怎麼領情,臉色一點都不好看。

    「你回吧。」

    「哦。」

    我把那袋冰冷的血放到了懷裡,開門走了出去,腳步還沒邁開,就被人突然從身後抱住,我愣住了身形,明顯一晃。

    「宋瑤,答應我,無論如何都不要幫助戊戌一起對付我,否則,我會比死了還難受。」

    他的語氣呆著一絲哀求,又保留著自己的自尊。我還沒來得及回答,他就鬆開了手,砰的一聲關上了門。

    我回頭,彷彿透過那扇冰冷的門,看到隱夜靠在門上,無力的蹲了下來。

    我看了看手上的戒指,有些心神不寧,被隱夜摘下來的戒指是戊戌昨天才送給我的,現在正躺在隱夜家的茶几上,我不可能再回去拿。

    手上這隻戒指雖然答應了隱夜要至少帶三天,但他看不見的時候,我也可以取下來。

    這隻戒指,和他中指上的,是一對吧。

    隱夜他到底在做什麼,他想要的又是什麼……

    我馬不停蹄的趕回了家,經過樓下的時候,下意識的抬頭看樓上,發現樓上的窗帘竟然動了一下,我不由得上揚起嘴角。

    一推門,我就對他笑眯眯的說:「嘖,剛剛在望我呢,是不是想我啦。」

    「沒有。」他淡淡的打量我一番,眼神落上了我空蕩蕩的手指,臉色一沉。

    我立馬變的有些心虛,臉上笑容更盛。

    「你看我給你帶什麼了,新鮮又好喝的o型血哦。」

    他象徵性的咧了咧嘴角,立馬又恢復成一張撲克臉,質問道:「戒指呢?」

    我立馬裝模作樣的看了一下自己光禿禿的手指,故作驚訝的說:「咦?弄那去了,我是不是洗臉的時候忘到哪了。」

    「再裝。」

    「什麼呀,我哪裡裝了。」

    「戒指呢。」他重複道。

    我沒有回答他,他起身走到我的身邊,指著我手裡的血袋,問道:「血哪來的?」

    「血戰買的。」

    「宋瑤,別騙我,這是不是隱夜的血。」

    我猶豫了一會兒后,老老實實的點了點頭。

    「怎麼來的。」

    「他把我的戒指拿走了。」

    「就這麼簡單?沒別的?」他問著,將鼻子湊近了我的嘴唇,說:「我在很遠就聞到了,還要我仔細說明嗎?」

    「你幹什麼要這麼咄咄逼人,把血給你拿回來了,你就老老實實的喝了不行嗎!」我被他逼的靠到了牆上,本來就心煩,我這麼做還不都是為了他。

    「通過這種方式得來的血,我才不會喝。」他怒視著我,一把推開了我的手,差點把我推到了地上。

    我一時間怒氣噌噌的往上涌,差點一把把血袋扔到地上,告訴他愛喝不喝,但我最終還是忍住了,畢竟這袋血得來不易,我不可能再次去求隱夜。

    「好,你不喝我喝!」

    我用牙齒咬開了血袋,剛吸了一口血,就嘔吐了起來,那甜腥味就好像在一下一下的扯著我的。

    「別喝了。」

    「不,我就喝。」我拿著血袋,準備再次喝一口,戊戌一把奪過我手裡的血袋,一口氣的喝乾凈,他擦擦唇角,將自己關進了卧室。

    我覺得特別委屈,我做這些還不是為了他,如果不是為了讓他不要放棄自己一直堅持的事,我也不會求隱夜,我哪裡知道他會親我。

    我看著空蕩蕩的手指,只覺得心堵得厲害,這時候收到了一條隱夜的簡訊,他讓我守著自己的承諾,我問他是怎麼知道的,他叫我別管。

    我沒法,想著戊戌不在,就把隱夜給的戒指帶到了手上,順便拍了張照片給隱夜,我沒有被子,蓋了件自己的大衣看著電視,看著看著就睡著了。

    半夢半醒之間,似乎有個人握住了我的手,把我猛地驚醒,發現竟然是戊戌,他的手指撫摸著我手上的戒指,嘴角浮現一個冷笑,陰冷至極,讓我如同掉進了冰窖。

    我抽了抽手,驚動了他,他盯著我,鳳眼裡蘊著怒氣。

    「他的戒指更好看,就這麼迫不及待的帶上了?」

    「不是,戊戌,我是因為——」

    「不用說了,我知道自己不如他,我連自己的女人被他佔了便宜,都只能看著。」

    「什麼叫佔了便宜!」我提高了音量,反駁他。

    他一下子攥住了我的手腕,撇的我手指生疼:「那麼你是自願的?」

    「戊戌,你能不能不要找事,我已經很累了,難道我比你容易嗎?難道我願意嗎?」

    「對,你很累,我拖累你了,我這就走。」他起身,準備要走,天空中掛著一輪孤寂的彎月。

    「戊……嘔~」我捂著嘴巴,跑到了洗手間,哇哇的嘔酸水。



    上一頁 ←    → 下一頁

    西遊大妖王最強妖孽三國之召喚猛將會穿越的流浪星球唐朝好地主
    明天下我的大小美女花爆萌小仙:撲倒冰山冷上電影世界私人訂制這個大佬畫風不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