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猛鬼夫君 » 122.不確定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猛鬼夫君 - 122.不確定字體大小: A+
     

    「那你現在是什麼意思。」我問,差點拿不穩手裡的手機。

    隱夜用安慰的口吻對我說:「別怕,宋瑤,就算戊戌死了,還有我呢。」

    話音一落,他冗自的笑了出來,可我卻絲毫笑不出來。

    我下定決心,問他:「隱夜,你到底想要幹什麼,你說吧,你的目的根本就不是要殺他,否則他也活不到現在,不是嗎?」

    他冷哼一聲說:「自作聰明。」

    「我不管我是不是在自作聰明,如果你覺得我智商不夠跟你燒腦,你就把真相告訴我。」

    「真相就是沒有真相。」

    「隱夜!」

    我話音一落,只聽到一聲清脆的掛電話聲,我惴惴不安的給戊戌打了個電話,竟沒想到真的打通了,他說叫我不要擔心,讓我晚上在房子里等他。

    我去樓下曬了會兒太陽,正要上樓,發現一個穿著靚麗的女人帶著墨鏡左顧右盼,朝我這裡走來,這身形一看就是杜梓霜,時隔這麼久,突然插入一個沈藍顏,我幾乎要把她給忘了。

    她突然注意到我,順手摘下了墨鏡,抿著嘴對我笑了一下,笑容十分優雅,可眼神卻不怎麼優雅,她看了一下周圍,眼神特別的嫌棄。也對,我住的地方跟她比起來簡直就是鳥籠子。

    我裝作沒看見的轉過頭,她走過來,說:「宋瑤?你沒看到我嗎?」

    我對她抱歉的笑了笑說:「咦?是你呀,我剛剛沒看出來。」

    她沒說什麼,做到了我身邊的位置,說:「沒關係,現在不就看到了。」

    我打哈哈的點頭:「對,也是。」

    我們沉默的坐了一會兒,氣氛尷尬無比,如同針氈在腚。

    最終還是杜梓霜打破沉默,她說:「陳琰找我復婚了。」

    話一出口,我一個腦袋變的兩個大,這個沒腦子的陳琰,果然見到杜梓霜這種美女智商立馬就歸零了,竟跑去跟杜梓霜復婚,廢物!

    我正想接話,她又說:「但是我沒同意。」

    我脫口而出問了一句她為什麼,她哼了一聲說:「敢這麼玩我杜梓霜的人,只有陳琰一個人,要不是我爸爸讓我忍一忍,我早就把他給踹了,還會留到他到頭來甩了我?我已經傻過一次了,不會再傻第二次了。」

    杜梓霜說話說的咬牙切齒的,一副恨不得把陳琰千刀萬剮的模樣,我猜,陳琰一定已經被她教訓過。

    我不知道她今天來找我的目的是什麼,此時也接不下去話,過了一會兒,她的怒氣有些消了,她說:「實話跟你說,在我認識你之前,陳琰對我真的很好,卻又不是討好的那種,我當時確實感動了,再加上他挺有能力的,所以我就答應了他的求婚。」

    「我在張楚燁把你介紹給我的時候,一點都沒有想過你和陳琰之間是不是有什麼,就算之後發現你們之間關係不普通,我也沒有當作一回事,因為我對我自己有足夠的自信,可誰知他竟是個有眼無珠的人。」

    此話一出口,我簡直無地自容,想立馬拍拍屁股走人,她這話不就是指桑罵槐么。

    杜梓霜一點不在乎我的心態,仍是自顧自的說:「我今天過來不是找你麻煩的,只是作為前車之鑒,我想給你一個忠告,陳琰他的情商真的很高,我現在才反應過來,他之所以跟我在一起,就是利用這個身份和地位打通自己的人脈,等到他自己有自己的人脈時,他就不需要我了。與其說他跟我離婚是因為你,不如說是他已經把我利用乾淨了。」

    我的腦子嗡嗡的響,雖然我知道戊戌跟杜梓霜在一起的目的不純,但沒想到竟然是為了擴大自己的人脈,我還以為是為了錢呢。

    「風水輪流轉,他為什麼會跟你在一起,你沒想過嗎。」

    「可我覺得我沒有什麼利用價值。」

    「那是你自己覺得,你能保證你自己知道他的想法嗎?他跟你談過心,講過他自己的過去嗎?他今天可以利用我,明天就可以利用你,我們兩個都不是讓他心動的女人,如果他有那麼愛你的話,當初就不會在我面前給你巴掌。宋瑤,他給你一顆糖,你就能把這些都忘了嗎?那我只能用兩個字形容你——下賤!」

    「你夠了,我也可以用同樣的兩個字形容你。」我雖這麼說,但心裡早已潰不成軍了,因為杜梓霜的話句句屬實,戊戌確實在她面前扇過我一巴掌,如果他有一點心疼我的話,也不會下的去手,一切都是為了他的計劃,噁心的計劃,說什麼為了激發我的潛能,完全是個哄我的謊言嗎。

    「宋瑤,現在已經是二十一世紀了,女人早都不是男人的附屬品,你不覺得自己活得窩囊嗎。」

    「我為什麼要覺得自己活的窩囊,你今天來這就是為了對我說這麼一段挑撥的話,未免也太無聊了!」

    我說完,就準備轉身回房子,杜梓霜在背後對我說:「我話已經說了,你聽不聽無所謂,我今天過來是問你知不知道張楚燁在哪。」

    張楚燁?

    我以為她對我說的這些話,是張楚燁教給她的,難道不是嗎?

    「我不知道。」我有些心煩的說。

    「不知道就算了。」

    我氣鼓鼓的回了房子,往下一看,杜梓霜早就不見了身影,找張楚燁是假,把這麼一段話傳給我是真。

    我打電話給隱夜,語氣極其生氣:「你能不能不要這麼無聊!」

    「哦?」

    「你什麼意思?讓張楚燁派杜梓霜過來挑撥我和戊戌,你過好自己的生活不行嗎,幹什麼要來插手別人的事!」

    「我過的不好。」

    隱夜說完這麼一句話之後砰的一聲掛了電話,只剩我一個人握著電話發獃,他的聲音為什麼聽起來有些傷感,像似希望別人能關心一下他一樣。

    我一個人呆坐在家裡,就像一個失去目標的傻瓜。

    爺爺午睡醒來之後我就和他聊天,十句有九句圍繞著戊戌,爺爺納悶的說:「瑤瑤,你幹啥總問那個跟著你的鬼,放心吧,事情都過去這麼多年了,他不會再來找你了。」

    我打哈哈道:「這樣啊,那就好。」

    戊戌說讓我晚上去我租的房子睡,但我沒去,因為杜梓霜的一席話刺激到了我小小的自尊心。況且,有一件事我弄不明白,杜梓霜說戊戌接近她是為了拓展人脈,可是這人脈顯然不是為了我,更不可能是為了所謂的事業,那麼是為了什麼呢。

    想不明白的事,乾脆就不想,可我又沒辦法當面向戊戌問出口,畢竟我們之間的關係還沒有走到追根問底這一步。

    我躺在卧室的床上輾轉反側的睡不著,而戊戌卻連個電話也沒給我打,說不定沈嵐顏正給他療傷呢,和禹思瀚在一起的時候我從來都沒有吃過醋,可這個臭戊戌,輕而易舉的就能打翻我的醋罈子。

    我拿被子捂緊了臉,心煩意亂,戀愛這檔子事真是麻煩,跟老殭屍談戀愛更是煩上加煩。

    半夜的時候,我猛的從夢中驚醒,虛無的看著天花板,再也沒辦法入睡,我感到莫名的煩躁,就好像生理期來臨前的狀態。氣死我了,這個死戊戌!到現在都不聯繫我。

    我猛的坐起身,想出去透透氣,卻沒想到在起身的那一剎那,在床尾的沙發上看到了一個熟悉的身影,他目光沉沉,穿過漆黑的夜,直打在我的身上,目光相撞的一瞬間,我竟然差點哭了出來,我沒想過,沒想過他會出現在我的房間里。

    「怎麼不聽話。」

    我被他突然發出的聲響嚇了一跳,半晌才後知後覺的問道:「你怎麼會在這裡。」

    他答非所問的說:「不聽話也沒關係,我可以來找你。」

    「我問你怎麼進來的。」

    「窗戶。」他輕巧的說道。

    「你以後事先給我打個電話,要不嚇到別人了怎麼辦。」

    他哼笑:「又不是一次兩次了,誰讓你從來不鎖窗戶。」

    「嘖,你什麼意思。」

    「沒有我,你從來睡不安穩,這還要我告訴你嗎。」

    我登時臉變得通紅,支支吾吾了一陣,蒼白的反駁道:「呸,我這不睡的好好的,你又不是在安眠藥。」

    「那你睡吧。」他淡淡的笑,我立馬拉過被子,想證明就算沒他我也可以睡著。

    他似自言自語:「這個沙發還是帶著我的味道。」

    「你得什麼味道?」

    「男人味。」

    我發誓他說的這句話沒有半點開玩笑的味道,就像在認真的敘述一個事實,我咬著嘴,差點笑了出來。

    說來也怪,我的心境竟然一下子平靜了許多,覺得特別安逸,因為我知道戊戌就陪在我的身邊。

    我的嘴角情不自禁掛上了微笑,甜甜的入睡。

    第二天一早,我慵懶的睜開眼皮,只見沙發處空蕩蕩的,連上面鋪的單子都沒有皺,就好像我昨晚見的只是一團空氣。

    這樣的日子會一直持續下去嗎,我們只有在夜晚才可以見面,一到白天,他就不著痕迹的走掉。

    就像沒存在過一樣,那樣的不真實。。。



    上一頁 ←    → 下一頁

    極品小農場放開那個女巫三界紅包群寒門狀元西遊大妖王
    最強妖孽三國之召喚猛將會穿越的流浪星球唐朝好地主明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