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猛鬼夫君 » 118.正面交鋒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猛鬼夫君 - 118.正面交鋒字體大小: A+
     

    我媽見狀瞪了我一眼,意思是人家明明沒走,你還不叫到家裡吃飯。我接過包,媽媽就說:「小夥子,在我們家吃個飯再走吧。」

    我立馬走出了門,將隱夜推了一下,對媽媽說:「媽,我們兩個不在家吃了,我請他到外面吃,你幫爺爺收拾房子吧。」

    媽媽點點頭說:「也行,那你們出去吃吧,瑤瑤你身上有沒有錢,我再給你給點。」

    「不要了,我身上有錢,我吃個飯就回來。」

    我拉著隱夜出來了,他的語氣平平,像是不太開心:「你趕我做什麼。」

    「誰趕你啦,我不是怕你吃了人類的食物肚子疼嗎。」

    「哦?那你請客要請我什麼。」

    「我那是騙我媽的,我請你吃海底撈你能吃的了嗎,這樣吧,這個人情我先記下了,你先走吧。」

    「那怎麼行,不如,請我喝你的血好了。」他低頭,嘴角露出一個危險的笑容,讓我不自覺的後退了一大步,再抬頭時候,他的牙齒竟已經張了出來!

    看他現在這嗜血模樣,完全不是在開玩笑。

    「你敢!」一聲厲喝從後方傳來,這聲音極其熟悉,熟悉到我渾身震裂般的疼痛,他真的回來找我了?他真的回來找我了!

    我欣喜的轉頭,卻看到跟在他身後的沈嵐顏,頃刻間,所有的愉悅都崩塌成碎片。

    為什麼,為什麼他會允許這個女人在他的身邊。

    隱他看著戊戌輕輕皺了一下鼻頭,說:「幾天沒見,膽子到打了不少,你覺得自己有那個本事命令我么。」他的長臂一伸,輕而易舉的將我禁錮在他可以控制的範圍內。

    戊戌瞬間變得躁動不安,想要衝過來將隱夜撕成碎片。

    沈嵐顏將一隻纖纖玉手搭在了戊戌的肩膀上,她說:「戊戌,你想要去白白送死?我不肯。」

    幾秒之後,戊戌聽話的鎮定下來,沒有了想要衝上來的意思,我的心彷彿跌入了萬丈深淵,莫名的酸楚。

    我真是個矛盾的人,不想隱夜傷他的同時,卻期望他能為我而衝動,期望他面對隱夜這樣強大的對手時,能為我勇敢,是我太自私了嗎?是我只一昧的知道索取嗎?

    不是,

    我只是想明白,我在他心裡到底有多少重量。

    我沒有沈嵐顏有魅力,我承認,不過幾天的時間,她就能讓戊戌變得如此聽她的話,從一個孤高絕情的男人,化成繞指柔。

    我感到無法呼吸,再一次被這該死的嫉妒心折磨的快要窒息。

    我轉過頭,將臉面對著隱夜,我緊閉起了雙眼,怕自己如果睜著眼睛,就關不住自己的眼淚,到時候隱夜一定會嘲笑我,嘲笑我這個沒出息的女人。

    隱夜涼涼的氣息打在我的面頰上,他嗤笑:「果然期望越大,失望越大呢。」

    他話音一落,我瞬間落入了另一個懷抱,這懷抱出奇的涼,我不知道是因為驚喜,還是因為冰冷而渾身顫抖,在他的手從身後攬上我的那一瞬間,我的眼淚終於無法隱藏奪眶而出。

    戊戌冰冷的聲音,從頭頂傳來:「我又沒死,你哭什麼。」

    我睜大淚眼模糊的眼睛,想要看清他,眼淚反反覆復的往下落,他總是模糊一片。

    戊戌,我還以為,我還以為我們就這樣錯過了。

    在那樣的瞬間,我所有的糾結都顯得那麼可笑,坎坷明明已經夠多了,我卻還自己給自己製造煩惱。

    被愛的人有恃無恐,我之所以糾結,我之所以拖拉,是因為我心底明白,戊戌他是不會丟棄我的,在我需要他的時候,他一定會出現在我的身邊。

    因為我對自己沒有把握,因為我對待愛情太過小心謹慎,讓我差點失去了他,差點……

    我還沒有來的急說話,隱夜那蒼白的利爪猶如離弦的箭一樣,掐住了戊戌的脖子:「路是你自己選的!」

    隱夜掐著戊戌的脖子,兩人腳步一同飛移出幾米遠,我在這混亂中被戊戌推了一把,他怕傷害到我,他讓我遠離戰鬥的場面。

    這時,沈嵐顏大喝了一聲,抽出放在腰袋裡的白骨鞭,說道:「戊戌,我來幫你!」

    她朝地上狠狠的揮了一鞭,『啪!』的一聲,地上激出無數火星。

    好厲害!我在心裡感嘆道,卻只能在一邊躊躇,無法上前半步。

    周圍的人漠然的從身邊走過,彷彿沒有看到這一幕似得,難道說,我們現在正處在一個結界里?

    沈嵐顏一個飛身,就用白骨鞭套住了隱夜的脖子,隱夜向後退,那白骨鞭卻縮的更緊,隱夜冷哼,說:「沈家的人。」

    「算你識相!」

    隱夜怔怔的看著沈嵐顏,一瞬間像是定住了,只見他的兩隻眼睛紅如血染的燈籠,就快要從眼眶裡灼燒出來,他握緊拳頭,渾身猛地一振就將那白骨鞭震成碎片,有一節白骨直接抄朝我崩了過來,扎進了我的手掌。

    我只覺得手掌鑽心的疼,整個身子都像是要燃燒了起來,我低頭,只見手掌像是被什麼烤了一樣,黑黑的一片,我咬著牙,將那一節白骨碎片給拔了出來出來,傷口處立馬流出濃濃的黑血。

    我顧不得害怕,因為戊戌和沈嵐顏現在完全處於劣勢,白骨鞭被震斷,手持白骨鞭的沈嵐顏也收到了波及,伏在地上,嘴角滲血。

    目睹這一幕的我只覺得不可思議,隱夜明明只是動了一下身子,就能讓沈嵐顏傷到吐血?!

    「就這點三腳貓的功夫也配當伏屍人,看來在我們殭屍一族沉睡的這些年裡,你們懈怠了不少啊。」

    隱夜冷笑,不屑的看著一臉憤恨的沈嵐顏:「甚至連自己的原則都忘了,嘖,想想和我們攀親么,那你倒是和你愛的這個殭屍生上一男半女的,奧不對,我怎麼給忘記了,你們女伏屍人在十六歲的時候,與自己的父親,或者爺爺孕育一個後代之後,便再也能生育了。」

    「你放屁!」沈嵐顏怒喝一聲,被隱夜氣的眼珠子都快鼓了出來,她伸直手掌狠狠地一拍地,不服輸的站起來,想要向隱夜衝過去,再和他較量一番。

    戊戌卻在中途攔住了她,說了一聲:我來。就朝隱夜狂奔過去。

    沈嵐顏如痴如醉的看著戊戌的背影,彷彿只要戊戌對她稍稍關心一下,她就算替他死,都毫無怨言。

    我知道我不該小心眼,不該在這個時候心裡像打翻了五味瓶,沈嵐顏在幫戊戌,我應該心懷感激才對。

    我討厭自己的無能,厭惡自己在這一刻不能像沈嵐顏一樣與戊戌並肩,我只會給他添麻煩,如果不是我,戊戌和隱夜或許就不會打起來。

    隱夜面對這場鬥爭的態度一點都不認真,他倪著戊戌,眼神極為不屑,隨便的揮一下手,就能使戊戌節節敗退。可是戊戌一點也不畏懼,幾個回合下來,戊戌的衣服由於老在地上摩擦而變得破爛不堪,極其狼狽,而隱夜,依然光鮮照人,似乎連髮型都沒有亂。

    為什麼會這樣,難道無論戊戌變得多麼強大,都會永遠是隱夜的手下敗將嗎?

    我真後悔,我不該喚醒隱夜!可我又能躲得過嗎?

    戊戌用手背擦了一下嘴角的血,臉色白的如同一張紙,體力明顯的不支。

    我不知道為什麼戊戌沒有變成銀髮的樣子,我還記得變成的他渾身的肌肉都會隆起來,連衣服都會撐破,顯然比現在現在這個只露出兩顆牙的狀態要強大許多。

    隱夜瞟了我一眼,似乎準備收手,他哼笑,對戊戌說:「你知道為什麼你連二代殭屍都打不過嗎?因為你活的太像個人了。」

    他向單手伏地的戊戌走了過去,掐住了他的脖子:「一個只吃清湯寡水的人,永遠不可能打敗一個吃肉喝髓的人,戊戌,你需要讓你感到興奮的血液,否則,你永遠不可能打敗我。」

    戊戌聞言,翹起一邊的嘴角:「是嗎?那我們拭目以待。」

    隱夜隨便的點了下頭:「好啊,我們拭目以待。不過時間不會很久哦,因為我很有可能在某一天心情好的時候--殺了你。」

    「隱夜,你們明明是同類,你們為什麼要互相殘殺。」

    「為什麼?理由太多了,要我一一說給你聽嗎?」

    「隱夜。」我抓住了他的胳膊說:「你放過他好不好。」

    「宋瑤,你別--」戊戌喊了我一聲之後,就合上了眼睛,倒在了地上。

    「不要為了他求我。」隱夜的聲音幽幽如寒泉,那隻放在我臉頰上的手猛地收緊:「我會更生氣。」

    他的眼睛漆黑如碳,彷彿輕易地就能洞穿人心,記得隱夜還是鬼魂的時候,我說我能在他的眼睛里看到星星,可如今,他眼裡的星星不知不覺的跑到了哪裡。

    見我低著頭沉默,隱夜轉身,上了他的車,從我身邊轟轟而過,他的小肘抵在車窗上,手指扶住下巴,在略過我身邊的那一剎那,我看到他的眼裡有星光閃爍。

    我的心臟猛地一滯,彷彿被人插了一刀。

    那是否不是星光,而是……

    淚光……



    上一頁 ←    → 下一頁

    重生千金歸來網遊之虛擬同步縱天神帝惡魔校草:吃定獨家小甜極品小農場
    放開那個女巫三界紅包群寒門狀元西遊大妖王最強妖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