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猛鬼夫君 » 116.拜觀音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猛鬼夫君 - 116.拜觀音字體大小: A+
     

    我的心臟像被人揪著似得砰砰的跳動,這才穩定思緒開始回想,原來我竟不知不覺被那個鬼引到了墳山去,到了墳山之後,不知道因為什麼靈魂出竅了,所以才可以跟爺爺的魂魄講話。

    當時我追趕勾魂的鬼的時候,一路上呼呼作響,並沒有覺得奇怪,就好像是被迷了心竅一樣,滿腦子想的都是要趕上他。如今到了家中,我只覺的小腿發酸,涼颼颼的,低頭一看,只見自己的褲管上一直到小腿都沾滿了泥巴。

    我怕爺爺發現了之後要詢問我,我也不能跟他解釋什麼,於是取了帶的換洗的褲子,匆匆的換了,然後摸黑將換下的褲子洗乾淨。

    我就說爺爺突然給我打電話說想我這事有些蹊蹺,大概人死前都會有預感吧,我萬萬想不到爺爺在這種預感下,最想見的人竟是我。

    得虧我趕了回來,讓勾魂的鬼沒能把爺爺的魂勾走,可這代價又是什麼?我已無暇去顧忌那麼多。

    當時並未發覺,現在細細回想起來,不由得覺得事情有些詭異,我什麼時候變得這麼能耐,竟能從地府里搶人,而且從那鬼的表情來看,明顯是在驚訝。

    我已經漸漸地意識到自己的不平凡,也漸漸地享受這種不平凡帶給我的好處,可是人生什麼都是對立的,有大起,必有大落,有大喜,必有大悲。

    這突如而來的能力,某天會不會給我帶來什麼大麻煩?

    早上六點鐘,天還蒙蒙亮,爺爺就起床了,活動還算自如,正在給愛睡懶覺的我的張羅早飯。

    我聽到噗通一聲,是心跳落定的聲音,一夜未和的眼,終於放心的合上,但是不到一會兒就被爺爺叫起來了,爺爺說:「瑤瑤,趕緊起來吃飯,吃過飯爺爺帶你去觀音廟去拜一拜。」

    「為啥?」我覺的奇怪,聽爺爺這語氣,似乎去觀音廟拜一拜才是我此行的主要目的。

    「求個平安啊。」

    我也不好說什麼,其實拜佛不過是求個心安,舉頭三尺有神明,人有些洗信仰總是好的,不過這兒哪有個什麼觀音廟呢?

    爺爺拄著拐杖,拉著我,走上一個羊腸小道,一路曲折,來到一個破敗的廟裡。

    這廟由於日月風化的緣故,好像輕輕一碰都能碎成沫似得,用斷壁殘垣來形容最貼切不過。廟不太大,呈凸字形,頂部基本上都坍塌了,只剩下幾根做房梁的木頭,還有些碎步,風一吹,極其蕭索。

    爺爺走在前面,將半人高的枯草踩到,為我開了一條道,我越看心裡越犯嘀咕,這個廟顯然已經被荒廢了,爺爺他帶我來這拜什麼?

    「爺爺,你確定是來這裡嗎,這都荒廢了吧。」

    「胡說話,別被觀音娘娘聽了去。」

    爺爺彎著個要,拄著拐棍左右不穩,我小心翼翼的跟在後頭,生怕他摔倒了。

    廟門是一個雙開的紅色木門,上面的漆差不多都剝落完了,爺爺抓著門環,禮貌的扣了三下之後才推開門帶我進去,令我驚訝的是貢台上擺放的泥塑觀音像還保存的完好,雖然顏料脫落了不少,但神態還栩栩如生。

    不知是心理因素還是環境因素,在見到這個泥塑之後,我肅然起敬,完全摒棄了先前不重視的心態。尤其是菩薩的兩隻眼睛,彷彿能看透人心似得。

    後來我才知道,這種讓人有震懾感的供像,是真的有神明存在的,而且是正神。

    爺爺二話不說就讓我跪在觀音像前的蒲墊上,說:「瑤瑤,快給觀音娘娘好好磕頭,多虧觀音娘娘保佑,才讓那個跟著你的男人消失了。」

    「爺爺,哪有男人跟著我,你是不是看花眼了。」

    爺爺按著我的頭神秘的說:「先磕頭,別說話。」

    我見他這麼說,只好怪怪的給觀音娘娘磕頭,每磕一下,都腦子發矇。

    三個響頭一磕,只聽到哐當一聲,泥塑的內部好像有什麼東西掉了下來,我耳朵靈敏的聽到,趕忙叫爺爺,沒想到爺爺上了年紀,聽覺一點也不比我差,不等我告訴他,他就已經走到了泥塑前,將手伸到泥塑的底部,將泥塑移了起來,從裡面取了一樣東西,握在手裡,一副神秘的樣子。

    然後爺爺將我拉起來說:「好了,瑤瑤你出去吧,我和菩薩說會兒話。」

    我走了出去,將門虛掩著,從門縫裡觀察裡面的情況,只見爺爺老淚縱橫的看著觀世音菩薩,彷彿看著一個許久不見的老朋友,他嘆了口氣說:「我老了,以後不能再來這看給你侍奉香火了,謝謝您肯救我們瑤瑤,謝謝您。」

    爺爺穩定了一會兒情緒之後,便走了出來,他說:「走吧,瑤瑤。」

    「爺爺,你現在可以跟我說那個跟著我的男人的是了吧。」

    「我告訴你,你怕不怕。」

    「不怕。」我肯定的點了點頭,心想,什麼事還能比我經歷過的事情可怕。

    「爺爺以前總是在夜裡掐你,並不是因為爺爺老糊塗了,而是因為爺爺的這隻眼。」他指了指他的那隻狗眼說:「這隻眼可以看到平常人看不到的東西。」

    我吃了一驚,想起昨夜爺爺將狗眼餵給我的那一幕就有些作嘔,怪不得當時爺爺會說他的這個眼睛是寶貝,原來這隻狗眼竟然可以看到髒東西!

    這就令人匪夷所思了,現在的人如果做了眼球摘除手術,就會用人造眼球代替真的眼球,也就是說這安著的人造眼球是不能使用的,同理,這隻狗眼也應該無法使用啊。

    可爺爺竟然說他能用這隻狗眼看到平常人看不到的東西!

    爺爺嘆口氣,像是準備說出他隱藏在心裡多年的往事,他說:「我聽人說,被鬼附了身,就得用大腳趾在這個被附身的人身上掐。因為一根腳毛壓十個鬼,所以腳的陽氣比手的要重的多。」

    「後來那個男人找過我談話,我和他談完話以後,連著發了一個月的高燒,可見這個男鬼的道行不淺。」

    我越聽爺爺的話,便越好奇這個男人是誰,如果我自小就有鬼附在身上,怎麼會平平安安的度過這麼些年。

    「爺爺,那你都跟這個男人講什麼了?」

    爺爺沉默了一陣,顯然是在組織語言,準備將事情的來龍去脈一清二楚的講給我聽:「我說讓他離開你,但是他想都不想就說不行,我問為什麼,他說他要娶你,我這麼一聽就給慌了,趕緊求他放過你,但是這個男鬼就告訴我,說什麼一報還一報,既然奪走了他的妻子,他就拿你來頂替。」

    我聞言,心裡一抽一抽的發慌,這不就是……戊戌嗎!難道他從我小的時候就跟著我了,為什麼我從來都沒有感覺到過,甚至,現在回想起來以前的事,總覺得有著一段一段的空白,想破腦袋也想不出什麼。

    「那之後呢。」

    「之後你就很少來這裡了。」

    我聞言,感到特別的羞愧,原來我一直都誤會爺爺了,還總是疏遠他,算一算已經五六年都沒有來看過爺爺了。

    「不過——」爺爺像是想起什麼,說:「你有一次來時,我見過他,當時你掉到了河裡,還是他把你救出來的,我看他沒有害你,所以就任他去了,想著他可能纏你一陣就不纏你了。你考大學那年,我去市裡了,當時見著你,發現他已經不跟著你了,爺爺這顆懸著的心才放下了。」

    「爺爺,那段時間,你是不是經常去觀音廟裡拜拜?」

    「那可不,什麼都只能指望觀音娘娘了,得虧她開眼,你才能平安無事。」

    我努力的回想,卻怎麼也想不到我什麼時候掉過河裡,更別說那個男鬼救我了,如果跟著我的鬼是戊戌的話,他為什麼沒告訴過我。

    「爺爺,你知道那個鬼長得是什麼樣子嗎?」

    「長得挺俊,個還高,不過頭髮老長,穿著也像個古代人。」

    我頭皮發麻,如此看來,是戊戌無疑了,我還記得清清楚楚,他那一頭綢緞般的黑髮慘死在我的剪刀下。

    「那你剛剛為什麼還要帶我的去拜觀世音?」

    爺爺這才從手裡拿出一個東西,尖尖的,像犬類的牙齒,他說:「這人到了快要死的時候,預感就出奇的准,我之所以叫你過來,一是感知到自己沒有多大活頭,想再見見你,二就是解解自己的心頭病。我叫你來之前,你奶奶給我託夢了,她說:老伴啊,你不是放心不下瑤瑤嗎,明天帶她去拜拜觀音娘娘,觀音娘娘心好,會給你指示的。」

    「那指示是什麼。」

    爺爺指著我手裡的牙,說:「就是這個,如果那個鬼再來找你,就拿這顆牙插他的脖子。」

    「這牙是什麼牙,有什麼特殊的功能嗎?」

    「我也不知道,不過瑤瑤你可真有福氣,能讓觀世音娘娘顯靈保佑你。」

    我將牙齒收了起來,心裡暗自嘀咕,這顆牙跟戊戌的那顆殭屍牙長得可真像,說不定就是他同類的呢!



    上一頁 ←    → 下一頁

    民國小地主極品學生重生千金歸來網遊之虛擬同步縱天神帝
    惡魔校草:吃定獨家小甜極品小農場放開那個女巫三界紅包群寒門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