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猛鬼夫君 » 114.爺爺想你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猛鬼夫君 - 114.爺爺想你字體大小: A+
     

    我從那虛幻的泥淖中拉扯出來,脊背發涼,布著一層涼涼的汗。

    我從沙發上坐了起來,盤算著這幾天搬家的事,不知不覺的就想到了隔壁。還好,自從上次警察來過之後,隔壁再也沒有發生什麼奇怪的。

    據說事情的起因是因為隔壁的男人喜好偷窺,冷落了女人,所以女人給男人帶了綠帽子,要和男人離婚,但是男人不肯,無論怎麼挽留都挽留不住女人,所以一怒之下將女人用亂刀砍死,用斧子剁成碎肉,餵了自家的狗吃。

    事情沒有到此為止,男人的殺紅了眼,發誓要殺死所有水性楊花的浪蕩女人,他將性工作者騙至家中,用迷藥將其迷暈,然後作案,斬去其雙腿。

    按理說,屍體腐爛了這麼長的時間沒理由聞不到氣味,還有行走的女屍,兇手的作案方式,都成了此案的團團疑點。

    最後在將要定案之際,警方有了一個突破性的發現,推翻了之前所有的猜測,原來兇手另有其人,正是另女人出軌的男人,也就是第三者。

    事情的真相其實是當時男人找上了第三者,兩個人扭打了起來,在打架的過程中第三者喪失了理智,失手殺死了男人。也就是說在女人死之前,男人就已經被第三者殺死了。

    但第三者無論怎麼審判,都說他只殺死了男人,女人的死跟他沒有半點關係,根據調查,警方也發現作案的不是同一個人,但既然兇手找到,男人女人又死無對證,所以就匆匆的結案了。

    一個月間,我們這棟樓的住戶已經搬走了不少,慢慢的就演變成了凶宅,我盡量的去遺忘這件事,如今想起來,脊背都在發怵。

    當日的情形還歷歷在目,那十幾具沒有腿的女屍一齊向我倒下,那場面極其壯觀,硬是讓我幾天都沒吃的下去飯。

    不過,不平靜的生活似乎已經告一段落了,我改考慮的是接下來該怎麼養活自己,張楚燁已經不是之前的張楚燁,公司可能將面臨收購,我還沒有結算的工資可能也要打水漂了。

    如果想弄清事情的來龍去脈,去問隱夜無疑是一個最好的辦法,可是他會告訴我嗎?

    我在我的卧室門前來回的踱步,最終沒有落下拳頭去敲。

    在這寂靜的夜裡,我突然感到日子漫漫長,我將沒有目標和希望的走下去。

    冷瑤是誰?她為何如此迫切的尋死。為什麼她的聲音和我如此相似,為什麼無緣無故的,我會聽見她的聲音?

    我強迫自己再度入睡,卻再也睡不著,一直到天亮,我才微微有些睡意,睜開酸痛的雙眼,已不知現在是幾點。

    剛撐開眼皮,就看見隱夜站在陽台上伸著懶腰,慵懶的陽光靜靜的流淌在他的身上,他舒適的揚起臉頰,活動自己嘎嘣作響的筋骨。

    「你不要命了!」我騰地從沙發上坐了起來,下意識的朝他大聲吼道。

    他轉過臉,毫髮無損!

    也對,昨天戊戌都能在陽光下不受傷,更別說隱夜了。

    我笑笑說:「你看你,多好,可以像平常人一樣生活在陽光下,還比平常人的要強大幾百倍。」

    他沒有搭話,只是神色淡淡的看著我的,我起身,準備開始新的一天的生活。

    「宋瑤,你真的覺得這樣好么?」

    ……

    「眼睜睜的看著身邊的人一個個的離去,自己的容貌卻分毫未變,你要不停的學會去融入新的世界,無論怎樣都沒有歸屬感,即使這樣,你也覺得好嗎?」

    我沉默了,他說的這些話,彷彿是真的在問我,不是詢問我的感覺,像是在試探,如果這個不死不滅的人是我,我能否承受。

    他是什麼意思,是我跟他是一類人,還是……他在考慮要不要把我變成殭屍。

    「可是,可是你沒辦法選擇,你現在都已經是殭屍了,為什麼還要不認同自己,再說,都過了這麼多年了,所有的東西都會變成一種習慣。」

    「不是習慣,而是牽挂。」

    牽挂……這個詞,不是戊戌對我說的嗎?他說他之所以蘇醒過來,是因為有牽挂。

    隱夜坐在沙發上,手指交叉,大拇指抵在下巴上的,手肘抵在腿上,他說:「我因為牽挂一個人,所以選擇蘇醒。」

    「你說的對,我應該習慣這樣孤獨寂寞的日子,都這麼過了五百年了,什麼都沒辦法改變。」

    「可是如果有一天我遇到了這個我牽挂的人,我好不容西養成的習慣將被毀於一旦,我恐怕再也沒辦法重新忍受孤獨寂寞的日子。」

    我想他口中那個牽挂的人一定不是我,因為我跟他在以前根本就不認識,便問:「那你牽挂的這個人呢,她知道你嗎?如果她也牽挂你的話,你可以把她變成殭屍,這樣你們就可以生生世世的在一起,做一對令人艷羨的神仙眷侶,你也就不會覺得孤獨了。」

    「她會願意嗎?」他笑笑看著我,眉宇間有一絲不易捕捉的哀傷。

    我安慰他:「當然,你這麼好,說不定在你想她的時候她也在想你呢,你不要太難過了你要抱著希望,只要有希望,一切都會守得雲開見月明的。」

    「你何時看到我難過了?」他笑著反駁,搖搖頭,剩下的話都吞進了喉嚨里,不知為何,他滾動喉嚨的動作如此艱澀,像是哽咽了一般。

    「去把你的臉洗洗。」

    在他嫌棄的聲音催促下,我才醒悟過來自己沒有洗漱,立馬跑的如同個兔子,一溜煙的鑽進了洗手間,看著鏡子裡面滿面油膩的自己,不由得一陣羞赧,我剛剛竟然用這副模樣去情真意切的安慰隱夜。

    洗臉的時候,我的手機響了,叮鈴鈴的聲音帶著我的眼皮一陣顫動。

    「喂,哪位?」

    「是瑤瑤嗎?」電話那頭傳來一個年邁蒼老的聲音,一個我從未預料到的聲音。

    「爺爺……是我。」

    「來村裡吧,爺爺想你了。」

    我拿著手機,久久沒有應答,懷疑自己的耳朵是不是聽岔了,爺爺他竟然說他想我了?

    我先前說過,爺爺從小就討厭我,每次爸爸媽媽把我放到他家的時候,他就會把我身上掐的青一塊紫一塊,而且爺爺有些神神叨叨的。

    自從奶奶過世以後,我就漸漸地不去爺爺家了,如此想來已經好幾年沒見過爺爺了。

    「好,爺爺,我馬上去找你,你想吃什麼,我給你買了去。」

    「啥也不不用買,你過來就行了。」

    我依稀記得同村的人叫爺爺叫老狗,因為當時爺爺由於生病摘除了一隻眼球,安了一隻老黑狗的眼睛,所以自此以後大家都叫他老狗。

    我收拾好東西之後對隱夜說:「隱夜,你回你的房子吧,我爺爺叫我回鄉下。」

    「我就住你這。」

    「隨便,反正我這也沒什麼值錢的東西,回來的時候我給你買袋狗糧哈。」

    「買狗糧,給你自己吃么?」

    「呸,當然是謝謝你給我看門了。」

    他笑著用手指隔著空氣點點我,說:「看你這張嘴。」

    我發誓,我只愣住了零點零一秒。

    在這零點零一秒內,我的腦海里不斷湧現戊戌的臉,未來是怎樣,我預測不出來,我唯一知道的是,在戊戌將要離開的時候,我鬆開了我的手。

    我莫名的有些難受,用手捶捶胸口之後開始若無其事的收拾衣服,戊戌,我不知道你是不是哄騙我,反正我相信了你的話,我相信我能等到你。

    如果你不來,我將永遠記得你欺騙了我,可是,如果你來了呢?

    我無法對你做任何的承諾……

    戊戌讓我讓我感受不到安全感,所以,我從不敢掏心掏肺的擋死自己的後路。

    ————

    我收拾好東西之後,就去汽車站坐車,每次我來到這個汽車站,目的地都是姥爺家,可如今,人已經不在了。

    就像斷了線的風箏,越飛越遠,你越追趕越追不回。

    姥姥一個人呆在塔塔村,不願意來市裡,她說她現在還能動,自己還能照顧好自己,等到老的不能動的時候再來市裡,讓爸爸媽媽照料她。

    回想起地府攔親的那一幕,仍是膽戰心驚,可是我並不後悔,要不,姥姥就跟著姥爺去了。想想這些東西還真是玄的很,不服不行。

    爺爺住的地方叫宋家莊,一個莊裡面住的都是姓宋的人。記得當時有個老爺爺非對我說我們宋家莊的人是宋江的後代,幼年的我信以為真,為此天天守在電視前看水滸傳等著宋江出場。

    現在看來,就跟哪天有個姓孫的人告訴我他是孫悟空的後代一樣荒誕。

    如今,宋家莊只剩下些年事已高的老人了,逢年過節,別的地方的人都快快樂樂,辭舊迎新,只有宋家莊,吹吹打打,哀樂四起,不絕如縷。

    在奶奶過世后,我曾去看過爺爺一次,那天,爺爺搬著小板凳,坐在堂屋門前曬太陽。

    他滿是皺紋的手裡握著煙桿,煙桿上掛著一袋煙草,吧嗒抽了一口旱煙,吐出一團青霧,頗有些感慨與無奈的磕磕煙斗,望著天邊的殘陽顫顫巍巍的嘆了一口氣:「這人老了,就只有四個字,混吃等死。」

    【本文獨家首發於磨鐵中文網,請支持正版】



    上一頁 ←    → 下一頁

    網遊之倒行逆施外室女民國小地主極品學生重生千金歸來
    網遊之虛擬同步縱天神帝惡魔校草:吃定獨家小甜極品小農場放開那個女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