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猛鬼夫君 » 113.陳琰做回自己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猛鬼夫君 - 113.陳琰做回自己字體大小: A+
     

    陳琰看隱夜的表情彷彿真的見了鬼一般,他搖著頭,惶恐的說:「不,不可能,你要是鬼的話,就不可能出現在陽光下,也不可能擋住子彈。」

    隱夜漫不經心的抬眼,瞥了陳琰一眼:「既然你不相信,就別問這麼多。」

    陳琰揪著自己的褲子口袋,那膽小如鼠的模樣和我如出一轍。

    隱夜將自己的衣服脫下來扔到我的手上,命令道:「把這件扔了吧,給我拿件新的來。」

    他使喚我跟使喚奴隸一樣,別說沒有男人的衣服,就算有我也不會給他拿的,我隨手將白色的襯衣團了團扔進了垃圾桶里,裝作沒聽見的與他說話:「事情都弄妥當了嗎,看你都受傷了,情況好像不太樂觀。」

    隱夜不說話,光著上身,坐在沙發上,翹著二郎腿靜靜的看著我,兩隻眼睛,如秋天的潭水一樣,深不見底,靜的連一片落葉都能激起波瀾。

    我扭頭對陳琰說:「你坐吧,別在那瑟瑟發抖的,我們要真想害你,他也不必去給你擋子彈。」

    「我,我還是不明白。」陳琰說。我知道他仍然在疑惑隱夜的傷口會自動癒合這件事。

    我輕笑,頗有些知性的對他說:「知道這些對你來說有什麼意義呢,何必沒事找事,自尋煩惱,這世界上令人不明所以的事多了去了,你難道要將每件事都刨根問底?」

    他搖了搖頭,坐在沙發上,嘆了口氣:「你說的對,知道太多對我的也沒有什麼好處。」

    他彆扭的看著隱夜,憋了半天才側過臉,對安靜的如同空氣般的隱夜說道:「謝謝你救了我,以後有什麼用的到我的地方我,我一定會鼎力相助。」

    「沒什麼好謝的,要不是我,你也不會中這兩槍。」

    我趁他們兩個講話的期間瞅准了機會想溜,隱夜從背後叫住了我,慢悠悠的吐出幾個字:「宋小姐,你要去哪兒?」

    「衛生間。」

    「嘖,我坐這總覺得冷颼颼,你剛剛扔我一件衣服,總得賠一件吧。」

    「明明是你讓我扔的。」我轉過身,不樂意的瞅著他,他什麼時候變的這麼強詞奪理了。

    「嗯,不錯,果然這個社會當不得好人。」他撇撇嘴,咬起半邊嘴唇。

    「得,我怕了你行吧。」所以說什麼都可以欠,就是人情不能欠。

    我去衣櫃給他翻找,看有沒有可穿的衣服,衣櫃裡面有幾件散落的衣服,是戊戌的。

    我不受控制的回想起早晨的那一幕,金燦燦的光影下,戊戌主動握上了沈嵐顏的手,那一刻,他是恢復記憶了嗎,所以,他握住了沈嵐顏的手,如果沒有恢復記憶,那麼他當時想的是什麼……

    為什麼用那樣冷漠疏離的眼神與我對視之後,握上了沈嵐顏的手,或許,他對我說的等我回來,終究是一個不能實現的謊言。

    或許,無論多久,我再也等不到他。

    我曾想過許多種我們最終分別的情景,卻從來沒有料到會這麼平淡,這麼自然。

    等我反應過來什麼是失去的時候,已經來不及了。

    沈嵐顏不可能會放他回來,而他,亦主動握住了她的手,面對沈嵐顏那樣可愛活潑的女人,想拒絕,很難,她會輕易將戊戌腦海中的我,幻化為泡影。

    我知道我不該庸人自擾的妄自猜測,但我停不下來。

    我的脖子猛地一涼,讓我從遐想中回歸現實,我慌亂的抬頭只見隱夜一隻手撐在衣柜上,頭埋在臂彎里俯視我,剛剛那個冰涼的水滴,是從他洗過的臉頰上滑下來的。大概他洗臉洗的太隨便,所以頭髮也變得濕漉漉的,不停的往下的低著水。

    他俯視著我,眉頭微隆,就像有錢人家難伺候的少爺。

    他不悅的對我說:「讓你找個衣服,你在這磨嘰多久了。」

    「哪有多久,我倆的時間觀念不一樣。」我擠了擠肩膀,想把他擠開。

    我本以為他要向我找茬,卻沒料想他只是淡淡的說了句:「快點。」便離開了,我疑惑的看向他,發覺他的步伐有些踉蹌。

    「隱夜,你沒事吧。」我習慣性的問道。

    「別管我。」他說話的聲音帶著賭氣的味道。

    「哦,那我就不管你了。」

    我話音一落,隱夜就頓下了腳步,不用想,我都能猜到他現在一定氣的臉都綠了。

    「蠢蛋。」

    他自顧自的罵我一聲,便離開了。

    他明明有很多話要對我說的,最後卻凝結成一句蠢蛋,他說我蠢,是不是因為我不知道的太多。

    和戊戌交手的時候,我就承認我蠢了,除非你高訴我,要不,我真的猜不出什麼。

    我也不管這麼多,拿著戊戌的衣服就出去了,反正衣服是乾淨的,他愛穿不穿。

    隱夜拿著那件黑色的襯衣凝視良久,久到我都有些犯困了,他抬眼,揚了揚手裡的衣服,有些吃味的說道:「同居了?」

    「沒有,他落下的。」

    說實話,在接收到隱夜這一句話透露的信息的那一剎那,我的大腦一片空白,才後知後覺的在心裡升起一個疑問,他……是不是喜歡我?

    我猜我現在的臉色應該極度的僵硬,我覺得我和隱夜相處起來十分的自在,自在的就好像許久不見面的老朋友,我們不用寒暄就可以達成一片,一切都那麼的自然,自然到讓我沒有一點別的想法。可是剛剛這麼一句語氣親昵中帶著些吃醋的話,猶如醍醐灌頂,讓我一瞬間明白了很多事情。

    落花無情,流水有意,只怪我神經大條,一直都沒有發現。

    可是細細想想,又覺著有些不對勁,如果隱夜真的喜歡我,就不會去幫助戊戌了,我不相信那個男人會這麼『大度』。

    隱夜沒有理會我心裡的小九九,而是拿出打火機,將手裡的衣服一把火燒成灰燼,紅色的火光在他的眼眸里跳躍,他看那衣服的眼神就像是看著某個人一樣。

    「陳琰,你看這件衣服,是不是該燒。」

    陳琰又不傻,當然知道隱夜這句話表面上是說給他聽,實際上是在說給我聽。所以,陳琰在聽到了隱夜對他說的話之後,只是沉默的微微點頭。

    「隱夜,這件衣服為什麼該燒。」

    「因為它選錯了主人。」

    我試探的問道:「那……他的主人呢。」

    「他的主人倒是聰明,選對了女人,如果不是這個女人,他的下場比這件衣服還要慘。」

    「可這個女人不過是個普通人。」

    他笑意薄薄,挑眉看我:「你以為我說的是你嗎?」

    我啞言,因為他的一句說我自作多情的話而變得臉頰通紅,含含糊糊了半天說:「我又沒說是我,猜的還不行嗎。」

    「對啊,我也奇怪,不過是個普通的女人而已。」他笑著搖搖頭,笑容看起來十分苦澀,與無奈。

    之後,隱夜將陳琰以後該乾的工作告訴了他,他說:「這也算是那個人對你的一個補償吧,他早晚有一天會將身份歸還給你,他所經營的一切,可讓你坐享其成。」

    陳琰聽完隱夜的敘述后,有些可惜的點點頭說:「要是他沒和杜梓霜離婚就好了。」

    「你跟他差太遠了,你以為杜梓霜傻嗎?」我鄙夷的看著他。

    陳琰還想問什麼,看了我一眼,大概是想到我之前說的讓他不要沒事找事,自尋煩惱,所以閉了嘴。

    「有不知道怎麼處理的事就聯繫我,我會幫襯你,直到你能勝任你的新身份的時候。」

    陳琰走後,我笑著看著隱夜說:「嘖,你善心大發了,還要做售後服務。」

    「不知好歹。」他倪了我一眼之後,就徑直走到我的卧室里。

    「喂,你幹嘛?」

    「睡覺,沙發是你的了。」

    過了一會兒他從我的卧室里走了出來,赤裸的上身上披著我新買的浴巾,他揉揉頭髮,提起一隻眼瞧我,戲謔道:「瞪我作什麼,怨婦。」

    他撂下這麼一句話,就走進了浴室,把門關得砰的一聲響。

    他還真把這當自己家了!

    「喂!你睡你的棺材去,我又沒說要留宿你!」

    在我說話的期間,他已經打開淋浴的蓬頭,嘩啦啦的流水聲徹底擋住了我的憤懣。

    我抱了床被子,窩在沙發上可憐兮兮的睡覺,半夢半醒之間,感到天空猛然下了一陣雨,我一個激靈坐了起來,只見隱夜一張帶著得意的笑容的臉放大在眼前,而剛剛的一陣雨,顯然是拜他甩頭的動作所賜。

    「昨天沒洗,今天還不洗嗎,臭女人?」

    「我白天的時候洗過了好不好。」

    「哦,那算了。」他眯眯眼,大搖大擺的走回我的卧室。

    明明就是故意的!

    被他這麼一折騰,我的睡意全無,睜大著眼睛看著白色的天花板,幽幽然間,我的耳邊竟響起我的自己的聲音:

    讓我死吧

    另一個聲音勸道:冷瑤,你振作點,他會來救你的,他會來救你的。

    我的心感到虛妄,像是被掏空了一般,我渾身沒有一點的力氣,痛苦的沒有辦法呼吸。

    我回過意識的時候,發現兩隻眼睛在空洞的流淚,這不是夢,這不是夢。

    我甚至能感知到,對話中的那個會救冷瑤的人,沒有來……



    上一頁 ←    → 下一頁

    大王饒命網遊之倒行逆施外室女民國小地主極品學生
    重生千金歸來網遊之虛擬同步縱天神帝惡魔校草:吃定獨家小甜極品小農場